11月11日2020年

最后两个人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7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组稿,子姜编发)周土昨晚睡得不好,今天早早就醒了。开始他有点不相信自己是真的醒了。不过,外面的机动车声此起彼伏,还有那准时响起的卖豆腐花的吆喝声,都再真实不过地向他证明:他还活在这个小镇,这个世间。昨天,一个祖传的陶罐突然无端地在他跟前裂开,让他觉得这是极不祥之兆。今年他八十九岁,九是年龄中危险的坎。因了这两点,他昨晚是开着小灯睡觉的。小时候,他的怕黑在亲戚中是出了名的。长大后自己走南闯北,压根忘记黑夜有什么可怕的。等到年岁大了,怕黑的感觉再一次袭来。他走进洗手间。灯亮了,镜子里的那张脸连他自己都不太认识。他对自己容貌的意识,还时不时回...
11月11日2020年

卷心菜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0期(原公众号文章由陈瑞琳约稿,子姜编发) 他用力打了一下方向盘,这辆十二年新的科罗拉慢慢拐进了停车场的一个空位,发动机突突的声音显得有些干涩。他皱眉看了看前方,阳光正好直射过来,有点刺眼。他扭了下钥匙。车里安静下来。副驾上的女子熟练地翻出两个口罩,先自己戴好了,然后很自然地靠过身子,给他戴上。他笑了笑,乖巧地把头凑了过去,免得她太费劲。女子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好看的眼睛似乎发出征询的目光,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超市里面灯光明亮却显得有点清冷,不多的几个顾客都相互提防着隔得远远的。他们推着手推车,靠得很近,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10月25日2020年

一杆进洞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3期(公众号文章由陆蔚青组稿,凌岚编发)老夏打高尔夫球有些年头了,可从未打过一杆进洞。其实一杆进洞与打高尔夫球的水平高低没有直接关系,就算是职业运动员,一生都没打进过的也大有人在。可是老夏不这么认为,老夏是一个仪式感极强的人,总觉得不打一杆进洞,自己的高球人生就不完整。在生活中,老夏也是这样做事有头有尾,从不半途而废。打一杆进洞这件事既然已经开了头,那么总要落实才能安心。不过,这件事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说起来这事怪老邓。五年前老邓跟老夏学球,打了几次练习场之后,老夏便带着老邓下场打球。蓝天白云,绿野清风,老邓说怪不得人们喜欢高尔夫,不打球...
      路遇张兰(下)      ...
       ...
09月24日2020年

挽救的档案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8期(刘荒田组稿,凌岚编发) 1                            ...
09月24日2020年

见面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7期...
08月30日2020年

潜伏期

作者
 潜伏期2020-08-28 文章 北美文学家园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4期“她现在的疑惑是,当初老公得的会不会就是新冠?虽说核酸测试是阴性,不是还有假阴性一说吗?” 潜伏期 文|文章 1一月中下旬新冠在武汉流行时,他在小城。小城是老婆的家乡,老婆家兄妹多,父母都还健在。他喜热闹,也惦记小城的淮扬菜和双沟大曲,把北京的事儿办完之后,就来小城过年。谁知刚到小城就病了,咳嗽、怕冷、胸闷胸痛。去药店买了几盒药,吃了几日没见效,依然浑身难受。他又去药店。这时武汉已经封城了,小城虽说病例不多,也开始指定...
08月30日2020年

寡妇食物指南

作者
 寡妇食物指南2020-08-13 曾晓文 北美文学家园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2期 秋紫在成了寡妇的第五天早晨,感觉自己肚子里生出了一条饥饿的毛毛虫。前一天在多伦多西城的一家殡仪馆里,她给丈夫办了简朴的葬礼。女儿从美国加州的一所大学赶回来,在葬礼过后就满面泪痕搭乘飞机返校了。秋紫不堪面对主卧室人去床空的骤变,躺在二楼女儿房间里的单人床上,挨到凌晨才迷糊了一小会儿,随即被冰雨惊醒。倾斜的风力暴烈而执拗,驱使雨鞭抽打窗前的白云杉树,直把前几日的新生枝叶抽得七零八落。丈夫在R通讯公司做技术支持,平日恪守朝九晚五的坐班制,上个星期...
08月30日2020年

流泪谷

作者
 流泪谷2020-08-08 于艾香 北美文学家园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1期本文写了一对母女在美国的凄凉心路。相爱而又相伤,痛楚而又悲酸。仿佛命运的捉弄,又似乎情之所归。为什么远走他乡,永恒的叩问折磨着灵魂。 流泪谷文|于艾香 “我在这里的经历胜过我以往几十年经历的总和”JUAN女士终于对我说出这句话时,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知道,这意味着她想把某种对任何人都不想说的事告诉我。在她大大咧咧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封闭的心——仿佛是一口井,那井盖永远盖着,总也不打开。井有多深,水有几尺,没有人知道。由于她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