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30日2020年

只有你

作者
只有你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东西》会刊第140期,刘荒田组稿)王渝 黄昏来得早,暮色漫涌到房间里,她们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沉,时断时续,渐渐就只剩下倩宜的独白了。倩宜终究被自己的絮絮叨叨惊醒。面对着倩宜的那张脸,在昏暗中显得一片空茫。倩宜几乎不敢伸手去触碰,怕一碰就碎。因为太像一个梦境。“你有什么不舒服吗?是不是太累了?”倩宜问她。她只摇头并不出声。倩宜起身在房里转悠,先把灯给打开,又转到厨房打开炉子烧起一壶水。等到水壶呜呜地鸣叫了一阵,倩宜才觉得房间里又有了生气。她们闷闷地喝着茶,许是太烫了,发出嘶嘶吸气的声音。“你去躺一下吧。...
05月27日2020年

刘浅冬京城过年

作者
发表于《世界日报》小说世界...
05月15日2020年

谋杀(下)

作者
(四)    纪冰是前年回国时才认识李嘉渔的。她这几年成为一个网球迷,每年夏天更是狂热追看美网系列。这些年她陆续去过了辛辛那提、华盛顿DC、多伦多、蒙特利尔、纽黑文等地,每个夏天也都以在美网看一天或者两天的网球作结。看过了球,还想着看评论,自己也时不时这里那里地发表些见解,批评国内一些网站上翻译文字里的错误。认识嘉渔,就是先从微博上的互动开始。嘉渔供职于国内的一家叫“君子好球”网站。   ...
05月15日2020年

谋杀(上)

作者
(一)    这些日子,纪冰不知道自己怎么挨过来的。这一个周末,她找了嘉渔无数次,微信、电话、电邮,可是他却杳无信息。一直到星期天夜里,他才回了话,说是周五晚上被朋友一起拉出去到雁荡山那边玩,山里信号不好,拍照片又耗电池,后来就索性关了手机,所以错过了纪冰的问询。纪冰看到他的回复已经是纽约的早上。   ...
04月18日2020年

44个未接来电

作者
王太太急病发作了,不仅头疼,还喘不上气来。情急之下,血压也陡然升高。闻讯赶来的女儿王家家见到这阵势,一边马上给母亲吃降压药和情绪安定药,一边马上打电话给街道派出所。对,不是医院,而是派出所。一王太太前年体检的时候查出患了高血压,一直在吃降压药。去年,王太太又患了焦虑症,医生给开了抗焦虑的药。如今,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因各种原因患焦虑症的人越来越多,全城四处好像都潜伏着坏脾气的人。好在王太太这样的患者有一个关心她的女儿王家家,带着她去看了医生,检查出问题。而那些得了焦虑症自己却不知道的人,或者那些知道自己得了焦虑症却拒绝看医生的人则在这个城市到处流窜,给城市的生活增加各种紧张气氛。...
03月28日2020年

妈妈的细竹棍(选载)

作者
发表于《泉州文学》2020年第三期 邢嫂和冬燕1冬燕的母亲邢嫂的睡房里,靠墙角处放着一根青色的细竹棍。那是她拿来打冬燕用的。邢家房子后头不远处有一片竹林,源源不断地提供给邢嫂新嫩的青竹棍来对付性情倔强的大女儿。邢嫂并不是在怒不可遏时才抄家伙。就像小桐镇上人碰面时用“吃过饭了吗”来打招呼那样,青竹棍是邢嫂每逢“教育”女儿时所必须要用的工具。生冬燕的那会儿,邢嫂可不是那样的。冬燕出生在被称为困难时期的1961年的冬天。邢嫂坐月子的时候,家和——冬燕的爸爸——只能熬米糊给她“补”。当年冬燕饿得哇哇哭的声音邢嫂记得清清楚楚。她还记得,女儿一哭,她心就一颤……邢...
03月28日2020年

失足

作者
失足    ■卢迈...
03月21日2020年

淑芬的烦恼

作者
淑芬的烦恼(小说)■夏婳(北卡)淑芬姓王,这个名字太寻常,随便上百度或者谷歌一搜,估计没有一箩筐,但装满一抽屉是没有问题的。她名如其人,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特别注意。其实她蛮想可以一鸣惊人,惹起关注甚至威名远震什么的。不过似乎是命里注定的,她的无声无息与生俱来,凭她的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改变。王淑芬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在很注重传宗接代的父母眼里,她的位置可有可无。说得更严重些,她不存在可能还会让他们更加喜闻乐见些。王淑芬曾设想,如果自己再漂亮点,再聪明点,再能干点,再乖巧点,再……再……可是世事根本没有如果,她就是个不折不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将...
03月11日2020年

按摩床

作者
《短小说》杂志 2018年第六期 好友买来了一张按摩床,一定要我试试,说是“一按解千忧,再按忘凡俗。”我躺上去,开关一打开,床体便开始加温,一串滚珠来回滚动,上上下下按压我的脊椎;耳边,还响起来异常悦耳平安的曲声。其中,有一首曲子十分悠扬,千回百转。...
03月02日2020年

是谁偷走了快乐

作者
 ■文章(加拿大)她是个单纯快乐的姑娘,在一间写字楼做小白领。虽然工作在格子间,但她还年轻,只要努力,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办公室。她的丈夫是同一公司的,每天同出同进,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几年前两边父母赞助了首付,他们用公积金贷款在单位附近买了一小套住房,儿子上小区里的幼儿园,日子过得平淡满足。因为性格随和,有了微信之后好多人拉她入群。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单位同事,加上各种办事场合遇到的、需要经常联系的人,她微信朋友圈有近300好友。那天在一个孩子教育群里,她看到一个本市幼儿园排名,自己儿子上的这个排在倒数第二,头一下子就大了。她知道这个幼儿园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