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05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李文心组稿编辑,唐简编发。)每年三月,我会想起日本的樱花。我在东京住了八年,每年看樱,日语叫“花见”,这是日本的大日子,那时万人空巷,都到公园的樱树下聚会,或在寺院神社举行樱花祭。樱花在摄氏二十度左右开放,从南到北因纬度不同,花开时间有先有后,因此日历上没有设立樱花节的具体时间。樱花的花期只有十天,盛开的时间也是四五天,遇风雨,便纷然落尽,所以日本人看花是争先恐后的。日本国土由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四个大岛组成,行政区分为都、道、府、县。县有四十三个。日本东西窄,南北长,从南到北三千多公里,纬度相差二十六个区。樱树开花的时间,冲...
呼吸之间文/ 一木 ...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9期。原公众号文章由王渝编辑,凌岚编发。)10/27/2020我收到的检测结果;No Covid-19 Virus...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7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荒田编辑,唐简编发。)   钱钟书先生谈交友,把直谅多闻的诤友,纾困解难的义友,都批了个稀巴烂。在他眼里“真正友谊的产物,只是一种滲透了你的身心的愉快。”他还发明了一个新词—— “素交”, “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黄山谷《茶词》)。按照他这个说法,森林小丘花园算是我的“素交”了 。 1.庭园  ...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7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荒田编辑,唐简编发。)   去年4月30日,当首波疫情袭击纽约的时候,蔚蓝先生不幸染疫去世,但我得知却是两个多月之后了。这噩耗虽然迟到许久,但对我的震惊却没有半点减弱:他是医生啊,最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况且,3月里他还给我发他外孙的视频,这位在曼哈顿当急诊医生的小伙子正在电视台介绍疫情进展呢。我直觉的反应是,即使蔚蓝先生染上病毒,他外孙也可以设法帮助他得到最好的救治,无论如何不会就这样离去啊! ...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5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宣树铮编辑,怡然编发。)   我曾经“杭州听雨”,是在虎跑。沿一条缓缓上行的石板路上山,浓阴覆盖,路旁小溪在树林后忽隐忽现,若即若离,淙淙流下。   走到翠樾堂,天空飘下小雨,我没带雨具,便走了进去。翠樾堂是个著名的茶室,虎跑泉水泡龙井绿茶,那是绝配。我在屋檐下挑了一张小桌坐下,点了一杯龙井茶。 ...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5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宣树铮编辑,怡然编发。)   中华副刊有一篇「京都听雨」,触发我们的灵感。我也曾山中听雨。“山是脱离社会最大的一堆土”(许达然),这堆土确实太大了,如果换成平面,那就给地球增加了很多面积。山高,雨声也嘈杂喧嚣。地球上多了这么大的面积承受雨水,怪不得大江大河都在高山发源。流到江里河里,雨声变奏为波声。一条一条小河汇成大河,河流纵横交叉,滋润大地,最后入海,雨声合奏为涛声。 ...
    华裔女导演赵婷的《無依之地》(Nomadland,又译《游牧一族》)今年连连获奖,包括最近把今年金球奖的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收入囊中,一时成为热门话题。电影镜头里呈现的美国中西部地域风貌,既呈苍凉,又蕴优美,让这部“公路电影”首先以画夺人。两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的表演精湛细腻,将女主角弗恩的独立和坚韧表现得丝丝入扣而自然可信,应该算是这部影片成功的另外一个要素。   ...
和董先生一起听布鲁赫文/ 一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