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最容易感觉到的是时间,最不容易感觉到的也是时间。它无色无味,无声无息,无影无形,无始无终。浸泡在时间的无尽长河里,偶一回头,猛然惊醒——这就是每当年终升起的那种无名的愁绪。   少年时,常常参加文艺演出,父亲在黑夜里用自行车载我回家;年轻时,跃跃欲试地为庆祝新年忙碌,聚餐、派对,后来是邮轮、旅行、美食、美酒,光彩照人的一大群人,在寒冷的冬夜里热烈地起舞,带点及时行乐的味道。当然这都不能和纽约时报广场上数十万人的勇气相比,他们从地球的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为一只水晶球的降落,在瑟瑟寒风中等待数小时。人类是多么喜欢制造惊喜的生物呀。   和数十万人一起度过一年...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81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唐简编辑/编发) 在公司的一次聚会上,我聊起小时候大陆与金门互打宣传炮的情景。当我讲到尖叫的炮声传来时那种令人提心吊胆的感觉时,坐在身边的伊扎克•戈德伯格博士深有同感地说:“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戈德伯格博士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公私极为分明,平时只讲公司的事,从不涉及他自己的家庭私事。当他说对炮声的感觉时,我觉得他只是在无意中回想起童年时战火纷飞的以色列,没有指望他会进一步披露任何细节。也许是因为对炮声的共同回忆让他有所触动吧,他忽然出乎意料地讲出了一段家族的故事。这段故事扑朔迷离,凭借一块五十多年前的金表和一张...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80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南希编辑、非尔编发)柴米油盐酱醋茶,百姓开门七件事中,茶虽然敬陪末座,却说明它是中国百姓生活中最基本的需求之一。国人饮茶起源甚早,原始社会后期茶已成为交换物品,战国时茶生产有了一定规模,先秦时期《诗经》里有茶的记载,茶在汉朝成为佛教"坐禅"的专用滋补品,魏晋南北朝已有饮茶之风,隋朝饮茶普遍,唐朝出现茶馆、茶宴、茶会、提倡客来敬茶。中国茶文化糅合佛、儒、道诸派思想,独成一体,盛于宋代,普及于明清之时。所谓茶文化,简言之即是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有关茶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茶文化以物质为载体,反映出明确的精神内容,是物质文明...
飞机在中国南方那个大城市的机场降落,我怀著近乡情怯的忐忑心情步出机场门口,扑面而来的热浪让我觉得像骤然掉进滚烫的油锅,炽热而潮湿的空气呛得我无法呼吸,几乎窒息。被热空气包裹着,我像被点了穴道,无法动弹,又像迷失了方向,不知该朝哪裡迈步。在纽约,我经常抱怨北美天气的干燥寒冷,一直怀念家乡的温暖。但相隔多年,我却发觉,我更无法适应中国南方潮湿闷热的空气了。...
世界日报家园 2021年1月15日  海外链接 ...
 发表于《世界日报》副刊...
每次与家人去唐人街饮茶,点一壶菊花茶,是我们的习惯。菊花有清热解暑的功效,特别解渴,喝一口菊花茶,沁人心脾的清香直入腑脏,使人立刻神清气爽,这是我们喜欢它的一个原因。我们喜欢菊花茶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对它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吧:在乡间生活过,我们都曾亲眼看过野菊花璀璨盛开。每年秋稻将成熟时,也是野菊花盛开的季节到了。不知不觉,某日走出家门,放眼四野,就发现村前村后,菜园边,路旁,荆棘丛中,田野间,山坡上,到处已是野菊黄灿灿的身影,仿佛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真让人有意料不及的惊喜。野菊花或三两枝、三两枝的从篱笆间,荆棘丛中侧着身子探出头来;或一小撮、一小撮的洒满路旁,零零星星地点缀着田野...
遇到王渝2018-06-23 05:22:40 鸭绿江 2018年6期[美]...
◆          初访沈从文(外四篇)                ·王 渝·   一九七九年夏天,我在北京见到沈从文老伯,记得那天在座的有诗人杜运燮和老作家荒芜。沈老伯和伯母住在一座四合院中的一间房子里,房中陈设简陋,一床、一藤椅、一小板凳、一矮茶几和一张倚窗放置的旧书桌。我们都坐定后,沈老伯笑指着矮茶几说,是他一位亲戚用干面板改造成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亲戚即是著名雕刻家刘焕章。...
◆          书 里 书 外                         ·蔡维忠·   读完王渝的小品文新书《碰上的缘分》,我的脑海里蹦出“书里书外”这个题目。书里指她的文字,书外指她这个人。书里描述的以前的事,可以在书外的现在得到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