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16日2020年

陀飞轮

作者
凌岚 |...
07月16日2020年

纠正谁的错?

作者
  “弗兰岑自称年轻时是马克思主义者,至今仍坚信文学要有社会担当,要做新时代的吉诃德,讨伐以真人秀、漫画和微博为代表的碎片万花筒。对此我只想说:时已过,境已迁,与其讲这些抱残守缺的理,还不如赶紧去琢磨人情世故。其实弗兰岑又何尝不明白,他小说里所营建的一幕幕场景,恰好是向虚拟社区寻求逃避的宅男宅女不能也不愿直面的人生尴尬。” 纠正谁的错? 文 | 倪湛舸当意识到自己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浏览(甚至只是刷新)网页,我(仍然是通过点击)买来了kindle阅览器,而入账的第一本书,是乔纳森·弗兰岑的《如何孤独》(How...
06月27日2020年

珍珠(外九首)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3期 ​珍珠 我就在你心里,孕育着他们名为爱情的结晶可我,总也有些忧郁 在我坚强的外表下,怀着捍卫着一些些骚动一些刺激,一些分泌一些甜,不安与苦楚 蚌壳的世界无人能懂大海总有些隐隐的争执一些痛,与伤感 我也想它,圆满剔透 变态 当我是一颗卵的时候我感觉非常渺小、自卑当我是一条毛毛虫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丑死了没有人要跟我做朋友 于是,我偷偷躲起来哭慢慢地结成一个孤独的蛹蜷曲,躲在阴暗的...
凌岚小说集《离岸流》序:逐浪而生的叙事原创 黄子平 北美文学家园   缘起——海与岸——离与合——情与欲——虚与实——结语 缘起...
偏 ...
汇流的华章——《2018年北美中文作家作品选》序                       陈瑞琳     在北美的各大城市,从旧金山到纽约,从温哥华到多伦多,中文写作的浪潮正如春风野火,处处是麦浪滚滚的景象。北美的华文作家,多属第一代移民,历史的记忆深刻,二是学养背景深厚。前者决定了他们的生活底蕴,后者决定了他们面对世界新思潮的敏感性和表达能力。   ...
10月05日2019年

不一样的富二代

作者
 丁海南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以如此奇葩的方式碎了饭碗。那天也是怪,午餐时间,他打开公司厨房的冰箱门,才发现忘了带午餐。他看见冰箱里有个披萨盒子,只当是公司开了派对后没吃完的披萨,便吃了两块。没想到有人在他身边狂叫,原来是同事加里(Gary)怒发冲冠,一对牛眼瞪得吓人,蔚蓝的眼珠子因震怒而添了紫红色。不就是几块披萨吗?犯得着变色吗?一声道歉就解决的问题,海南居然就被炒了。海南懵了,他一个网络工程师,大学毕业后,在佛罗里达这家海鲜集团公司干了3年,成绩卓著。部门领导何塞(Jose)对海南说,我今天早晨在海边跑步,看见密密麻麻的死鱼,赤潮又要来了!每次赤潮一来,公司总要出些诡异...
 沧海一泪 文 | 王渝  巫宁坤(1920 - 2019)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  2019 年 8 月 10 日,著名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巫宁坤在美国逝世,享年99...
浮世谪仙悲 ——专访华裔作家哈金及他的英文新著《李白传》■刘倩(纽约)一位西方读者说,由出色的小说家哈金来撰写对后世影响巨大的诗人李白的传记,让更多西方人了解这位1500年前的中国古代大诗人,真是令人激赏的事。今年1月,当我收到出版社寄来的英文版《李白传》(The Banished Immortal  A Life of Li Bai)的时候,心里也是同样的感触。这是第一本完整的英文李白传记作品,也是自1947年林语堂在美国完成英文《苏东坡传》《The Gay...
捉人 九岁那年我开始写诗,诗里的第二人称属于一个令我迷狂又敬畏的名字。他遥远,遥远到足够容下我奢华无度的想象。我将他定义为假想敌而不是守护者,这样他在我的故事里就拥有比纯洁更复杂的力量。 相逢的地点总是荒岛古堡,我的角色总是亡命之徒。为摆脱他的追逐,我在千回百转的宫廊里奔跑。椭圆形壁龛中灵影摇曳的无骨灯将慌不择路的我引到一鼎紫铜鎏金香炉背后,我如尚未出世的婴孩般蜷缩在玫瑰色的兽烟里,躲进了他的陷阱,也躲进了我的宿命。潮汐送来季风的咒语,一个纤瘦高挑的身影缓缓逼近,冷色调的魔力像月食一样笼罩了我颤抖的呼吸。他用指尖托起我悬泪的下颚,我不敢直视来自于高处的威严和来自于低处的渴望...
03月05日2019年

邻桌的女生

作者
  1.人生若只如初见       那年他们上高一,男生的个头在暑假里窜高了,女生一个比一个窈窕水灵。他们不再男女同桌,也不像从前那样对立了。      那时候,学校广播台一天两次在课间播放“眼睛保健操”录音,老师安排班干部轮流值班,督促同学跟着指令认真做操。     ...
  (陈瑞琳:北美散文家,海外文学评论家。曾任国际新移民华文作家笔会会长,现任北美中文作家协会副会长,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出版多部散文集及评论专著。  ) 穿透历史的记忆——美国新移民散文十二家札记   (陈瑞琳)  (转载自《香港文学》2019年2月号) 说起中国的文学,散文一直是正宗。唐宋虽有诗冠,但散文依然高贵。明清以降,小说的地位尽管大长,但“五四文学革命”的后三十年里,散文的成就一直与小说并驾。只是进入了“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