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与少女(外八首)

作者 李玥 10月30日2021年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24期。原公众号文章由胡刚刚编辑/编发。)

 

最后一片叶子

 

落日与火焰……

 

这样的季节,连腐烂和焚烧都成为

靡劳筋骨之外

被收割的一种

 

黄昏时候,我望见山岗上的一棵树

以及它枝条上面

火苗般窜升的红叶

 

作为傍晚,及深秋的悬想

它们在风中发出寒蝉般的窸窣和哀鸣

对这些被春风豢养,又抛弃的孩子

我无法从它们斑裂的叶身中看到一棵栎树

曾经的死亡与欢乐,并感受

旧时的别情与孤独

 

清晨,窗外飘着入冬来的第一场雪

那棵树依然伫立于旷野中

它枝头残存的叶子

作为初冬最鲜活的意象

已然熄灭,成为我昨夜记忆里

温存的余香

 

皑皑白雪中的万物

简约而开阔

光秃秃的枝条

将天空的云层压得更低了

没有风,枝头上那最后一片叶子

此时,悬停于高处

恍若天地间存在的

唯一生灵

 

原载《天津诗人》2017年春之卷

 

雪鹅

 

追随落日而来,它们嘈杂着铺满

三月的暮色。天明时

又神秘地散去

 

无人知晓,在另一个黄昏

它们是否会如期返回,或是继续奔往

遥远的极地

 

在这早春漫天的

喧哗和雪白中,我时常

为自己不单纯的异质

倍感羞惭

 

好在它们宽厚地原谅了我的存在

时而静静休憩于湖面

时而又腾空跃起,急速地盘旋过远处

林木与山岭

 

雪鹅眼中的世界,或许只有

广阔的天地,以及夕阳下这一泓

平静、浩淼的湖水

 

原载《文汇报》2019年11月9日

 

晨光里的树

 

晨光里的树,是一棵

幸福之树

 

每一处枝桠的矜动都是

盛装的舞蹈

每一双张开的手臂都挂着

熙阳的热度

 

林木间斜露出的星点光影,敲打溪岚

及落寞秋风

红叶浸染着流云,在天空堆积

丰收的果

 

晨光里的一刻,多么幸福

这短暂的一瞬,林荫下沉睡的火绒草

于温煦的光线中

睁开了眼睛

 

那些洁白、纤柔的花朵啊

就这样点亮我们的心底

并轻巧地噤住

世间一切怨艾的声音

 

原载《国际日报》2019年2月2日

 

距离

 

我和你,相隔着

门窗、溪流、田野、森林

以至于汪洋

 

摆放在各自的房间里

被众多旁观者窥视

窃窃私语,或者习惯性地

选择遗忘

 

我们像极了,同一文物的两件赝品

镜像般对应着,以相似的装帧和

标注,展露出不同的地点

和生活

 

灵与肉,就像

时与空

彼此分离,却又难以分割

 

相隔的日子久了,云彩和流水

也就淡了

 

忐忑中的相逢,还猜得出

彼此间的味道。手掌是熟识的热度

但眼角和裙摆,却隐露出

无可名状的

陌生

 

原载《海峡诗人》2014年冬季号

 

野草赋

 

当我从岁月的罅隙中探出头来

没有你的天空

瓦蓝色的流苏是空的

 

“任他们晾晒、锤打、抛撒

也结不出一粒愁困的种子”

 

风儿轻柔,轻得

似沙砾般柔暖

没有你,大地也是空的

 

丛密,徒显着落魄

繁茂,铺展开荒凉

 

我们只管疯长、覆盖、蔓延 

向现实低头,随风就倒

 

或者借无名的野火

放肆地燃烧、燎原、毁灭

乃至重生!

 

原载《微光诗刊》2016年第11期

 

远方的河

 

我凄惶着于黑暗中醒来

春夜瞢暗的天边划过滚滚的惊雷

像是河流的冰封,在这四月天气里

开江崩裂的巨大轰鸣

 

那时,山坡上的陈年积雪还清脆地没过我脚底的靴毡

父亲收起了过冬用的狗皮棉帽

松枝间四处飘荡斫木屑的干燥气味

 

山脚下的醋柳和榛子树稍高过我的头顶

那些悠闲垂钓的人们,曾讶异地望着我

一个寡言、又目光深邃的少年

在河滩边放生一条金色的鲤鱼

 

已经走得很远了,他还不时地回头张望

那条鲤鱼,此时恰到好处地跃出水面

像是告别、感激,或是要表达一种

回归家园的愉悦

 

而多年以后,当我背对天空

弯下腰杆,面朝土墙边白发苍苍的双亲

却嗫嚅着趑趄不前

 

春雨淅淅沥沥于窗外飘落

此刻,向阳的高坡上

满山的映山红又绽放了吧?

映着我早生的华发,和半生的漂泊

 

而那条远方的河

依然缓缓地流淌过我的记忆

时而辽阔宁静

时而急转磅礴

 

它流得泥沙俱下,也流得

痛彻心扉!

 

原载《广场诗刊》2016年第3期

 

流水

 

浮云,或是一柱

香的前生

 

灰瓦红墙隐去

袅绕千年的,依然是

祈禠的声声低语

 

昆仑丘墨了,又转青

遮不住一盈

淖弱的秋水

伏羲曲膝眺望,大地奔走的鸟兽和天上

流转的星辰

 

“白露未晞”

“鴥彼晨风”

 

是莲花座下

不语者

轻拈的一瓣

 

将余馨交付来世

一江

向东的流水

 

原载《常青藤诗刊》2018年第25-26期

 

天鹅与少女

 

她一直低垂着眉梢

 

它也低着头

啄食地上的青草

偶尔,则高仰起脖项

优雅而矜持地环顾四周

 

在这样一个安静的清晨

早起的晨练者,听得见四下里露珠

敲击

叶片的琵琶声

 

它忽然扇动了一下洁白的双翼

在我擦身而过的瞬间

也微微荡起了草地边

白色的裙裾

 

而她

终于从厚厚的书页中抬起头来

微笑着戚起眉尖,似乎在表达

一种嗔呵

 

林间的雾气

正缓缓散去。天边的云朵

此时悄悄闪过了

一片绯红

 

原载《零度诗刊》2016年第1期

 

野马

 

乌云是草场

天空是池水

 

冲涤岁月的潮声伏于

低处,冰河的记忆也未曾

消融于梦。而一匹马的头颅

此刻,自远古的图腾里

急跃而出

 

啃食胡风和朔雪,大开杀戒

在狂想的冰原和乐章里,逐雾追云、无拘无束

 

赤霞之下飞扬的

毛鬃细密

这被原始驱动力鞭抶的蛮兽,披挂着昨夜

白色、蒸腾的湿气

 

当兵矢与枯骨喑默于

坚壁和荒冢

隐匿于四方之城内的片片石槽

在湛寂里收集余生的

雨水和朽痕

 

而天畔,依然会有驰骛中的影子

在月光下低吟

或者面对拂晓前的黑暗,昂首发出

风雷般的嘶吼

 

原载《天津诗人》2018年冬之卷

【作者简介】李玥,理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北美华人诗学会会员。诗作散见于《星星》《创世纪》《散文诗》《世界日报》《文汇报》等报刊杂志,并被收录于多个诗歌选本,包括《中国诗选2018》《2019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当下诗歌现场2016年卷》《2020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等。著有诗集《葵花海》,诗合集《溪水是有艺术的生命》。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