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2020年

小隐在蒙特利尔

作者
小隐坐在闹哄哄的教室里,看到艾米丽从教室门走进来。像往常一样,艾米丽头上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一个圆滚滚的身子裹在花色连衣裙中,连衣裙外是一个黑色的长大衣,上面沾满了白色的纤维。小隐知道那是猫和狗的毛发。艾米丽与几只猫和狗住在一起,她喜欢在讲课时不断的讲猫和狗的故事。艾米丽一只手抱着厚厚的英语词典,一只手拉着行李箱,走到讲台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椅子后面。那件大衣的一半在地上。不过没有关系,衣服的后摆本来就沾满了泥土。艾米莉实在是一个邋遢的女人。她把英语词典放在桌上,弯下腰,打开行李箱。艾米莉并不是刚刚远行归来,她的远行只是从公寓到教室。每次上课她都拉着这个行李箱,在蒙特利尔春天满是雪水和泥...
11月22日2020年

纽曼街往事

作者
圣诞节前的一个早晨,刘祥知道了阿瑟的死讯。是蒙特利尔大公报的新闻,说在纽曼街中心公园发现了一具尸体,发现的人说,也许是昨天风雪太大,这个人走迷了路,也有人说这个人看起来像是流浪汉,因为他衣衫不整,随身有购物袋,购物袋里还有两瓶啤酒。很瘦,身高5尺。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他的医疗卡,他叫阿瑟布鲁斯。刘祥那时正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面前摆着一杯刚冲好的咖啡,他盯着这则消息,完全惊呆了。往事就像漫天大雪纷纷飘落,刘祥望着窗外,陷入回忆。             &...
11月22日2020年

玻璃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9期(原公众号文章由秋尘编辑,凌岚编发。) 如果不是下周二开学,儿子需要一双室内鞋,小玫不会带欧文上商场的。每次带他出门,都是一场战斗。转眼欧文该上小学了,就算上的是特殊班,小玫也很高兴,儿子入学就有同学。三年来,小玫的最大期望,就是他交些朋友。 家门前的草地开始泛黄,记得前不久花坛里的牡丹花才开过,怎么一下子就入秋了,好时光就是这么短暂!小玫心里叹了一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下句是什么呢,却记不起来。小玫喜欢《牡丹亭》里浓淡相宜的句子,尤其是第十出《惊梦》,几乎背下来了。她是工科女,却爱看...
11月22日2020年

失语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8期(原公众号文章由胡刚刚编辑/编发。)1鲁志文喜欢把他住的、纽约皇后区的那个疙瘩叫作“榆树岗”。这地方的英文名字叫“Elmhurst”,一般的中国人也会把这号称纽约“第四个中国城”的地方直接叫作“艾姆赫斯特”。鲁志文在大学洗衣房处买的、又随他漂泊到美国的朗文字典并没有收录“hurst”这样的词条或者词根,他也知道这样的翻译未免有点自作主张的意思。好在他只是偶尔在脑海里把玩这个有点中国乡村特色的中文地名,从不至於跟别人真正以此指称“Elmhurst”,因此也不至于造成什么样的交流沟通方面的误会或者障碍。鲁志文有时再细想,其实他现如今的生活跟别人的交流就...
11月11日2020年

围巾

作者
1.             挂钟的时针指在六点,她醒了。            自从丈夫逝世,她总是在六点醒来。最初是梦醒的,后来记不清有没有做梦。无论做不做梦,六点醒来似乎已成为她的生物钟。 她从床头柜拿起手机看微信,微信群和朋友圈都没有新的信息,最后的发言人也是她。        ...
11月11日2020年

最后两个人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7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组稿,子姜编发)周土昨晚睡得不好,今天早早就醒了。开始他有点不相信自己是真的醒了。不过,外面的机动车声此起彼伏,还有那准时响起的卖豆腐花的吆喝声,都再真实不过地向他证明:他还活在这个小镇,这个世间。昨天,一个祖传的陶罐突然无端地在他跟前裂开,让他觉得这是极不祥之兆。今年他八十九岁,九是年龄中危险的坎。因了这两点,他昨晚是开着小灯睡觉的。小时候,他的怕黑在亲戚中是出了名的。长大后自己走南闯北,压根忘记黑夜有什么可怕的。等到年岁大了,怕黑的感觉再一次袭来。他走进洗手间。灯亮了,镜子里的那张脸连他自己都不太认识。他对自己容貌的意识,还时不时回...
11月11日2020年

卷心菜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0期(原公众号文章由陈瑞琳约稿,子姜编发) 他用力打了一下方向盘,这辆十二年新的科罗拉慢慢拐进了停车场的一个空位,发动机突突的声音显得有些干涩。他皱眉看了看前方,阳光正好直射过来,有点刺眼。他扭了下钥匙。车里安静下来。副驾上的女子熟练地翻出两个口罩,先自己戴好了,然后很自然地靠过身子,给他戴上。他笑了笑,乖巧地把头凑了过去,免得她太费劲。女子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好看的眼睛似乎发出征询的目光,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超市里面灯光明亮却显得有点清冷,不多的几个顾客都相互提防着隔得远远的。他们推着手推车,靠得很近,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10月25日2020年

一杆进洞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3期(公众号文章由陆蔚青组稿,凌岚编发)老夏打高尔夫球有些年头了,可从未打过一杆进洞。其实一杆进洞与打高尔夫球的水平高低没有直接关系,就算是职业运动员,一生都没打进过的也大有人在。可是老夏不这么认为,老夏是一个仪式感极强的人,总觉得不打一杆进洞,自己的高球人生就不完整。在生活中,老夏也是这样做事有头有尾,从不半途而废。打一杆进洞这件事既然已经开了头,那么总要落实才能安心。不过,这件事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说起来这事怪老邓。五年前老邓跟老夏学球,打了几次练习场之后,老夏便带着老邓下场打球。蓝天白云,绿野清风,老邓说怪不得人们喜欢高尔夫,不打球...
      路遇张兰(下)      ...
09月24日2020年

挽救的档案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8期(刘荒田组稿,凌岚编发)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