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公众号文章由怡然编辑/编发。)【编者按】 《上野不忍池》是作家黑孩时隔二十年回归文坛的“东京三部曲”首作,讲述中国留学生秋初到日本时遭遇的困境与爱情。汪曾祺曾说,黑孩是“有感觉”的,有“新感觉”的。而文学意义上的“感觉”其实是一种才能。《上野不忍池》的故事并不曲折离奇,也没有运用高超的写作技巧,黑孩却仅凭“感觉”,自然地将爱情、亲情、友情以及自己对日本的认知等多种元素,融入一部情节简单的小说中。与《惠比寿花园广场》关注自我情感解构、《贝尔蒙特公园》聚焦家庭职场双重危机不同,《上野不忍池》在爱情之外,更多地体现了女性在异国文化冲击下的阵痛期,甚至主线故事都只是这样一个背景下的映...
11月22日2021年

牵挂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29期。原公众号文章由陈瑞琳编辑,凌岚编发。)【一】 “我要出家。”老吴小心地问面前的僧人。“你有预约么?” “……没有。” “这个一般我们要预约,临时登门的不行。不过你可以先来填个表。”僧人从桌下抽出一张纸,一截儿铅笔递过来。 老吴下意识地道谢,接到手里,左右看了看,找了个墙角的椅子坐下,不一会儿填完了。 “呃……四十五岁?”僧人查表的时候皱了皱眉,“这个不太方便啊。” “出家还有年龄要求?”老吴也是愕然,万没想到这里会出问题。&nbs...
10月30日2021年

抢纸笑抢米

作者
2020年早春,我从德克萨斯州飞到加州,打算在中国城的大伯这里住一段时间。大伯公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从潮州来到了加州。大伯是第二代移民,在中国城经营一家茶楼,生意不错。这是我第三次来洛杉矶中国城。大伯的茶楼和这中国城一样,同几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不过还是多了几幅新联,大红灯笼是新的,大门内的厅堂也翻新过,里头供着的还是那尊关公。大伯见了我特别高兴,咧开两片厚厚的嘴唇憨憨地笑着,老家人的质朴一览无余,不一会儿就给我盛上了一碗潮州炒米粉,配一碗牛肉丸子汤。我刚吃两口,就见二龙叔——大伯的堂弟——气喘吁吁地进来了。二龙叔肩上扛着一大袋米,手里还提着一袋。大伯过去问:“怎么样,买的人多吧?”...
(原公众号文章由凌岚编辑/编发。) 第一部《爱德篇》楔子  江西南昌府,自古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乃物宝天华、钟灵毓秀之地。南昌府西北赣江东岸有一座滕王阁,为唐永徽年间滕王所建。王勃有名句咏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阁多年连遇灾荒流寇,更兼太平匪患荼毒,当年如何模样,早已不复可知。所幸光绪十八年秋,江西巡抚刘坤一聚资重建,造得画栋飞檐,珠帘卷雨,十分巍峨壮丽。南面看城中人户,万家灯火;西面看江上风云,广接天地。常有文人雅士怀古追今,吟诗作赋;城中人士携家挈酒,前来相聚赏玩。 光绪二十三年(西元一八九七...
08月23日2021年

莎莉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6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编辑,非尔编发。) 清晨细碎的阳光透过松枝照耀在我家后院的土山坡上,光线洒在我的脸上就像无数小针头轻轻地刺着我的眼皮,发痒。我揉揉眼睛,抬起眼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几棵白桦树包围着。那一层又一层的树皮几乎剥离树干,装饰着白桦树上一只又一只黑眼睛。所有的目光都直愣愣瞪着我。白桦树高而挺拔,树干粗壮,尼龙网吊床绑在两棵树中间,我就躺在尼龙网床兜里。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又梦游了,半夜起来走到这里躺下又睡,被子也被我一起卷了下来,严实地裹在身上。真是不可思议。我的思绪飘回到十年前,那时我第一次遇到萨莉。 ...
08月01日2021年

异国之恋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3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江岚编辑,唐简编发。) 尔芳把那两扇沉重的丝绒大窗帘掀开一条小小的缝,然后将脸镶在那条缝里,集中目光,朝院子外面的汽车道上张望。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朝外面张望了,却还不见杨景先那辆老绿色“福特”的影子。倒是雪越下越大,雪花像棉絮似的,一大片一大片地飘下来,飘得又密又急,以至那平常觉得过分明亮,亮得有点刺眼的路灯,也被遮得朦朦胧胧的了。扫雪的车一天来三次,现在地上又积得厚厚的一层,看那雪少说也有半尺高,可是雪片还在无止无尽地盖上来。这雪,也许永远不会停止了罢?在这种大雪纷飞的夜晚开车,是多么危险的事!景先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08月01日2021年

天鹅之歌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2期,原公众号文章由胡刚刚编辑/编发。)1眼前一团浑浊,影像模糊,遮了一层轻纱般的迷蒙。似真似幻,如梦非梦,意识如一缕轻烟在旷野里轻飘飘的浮动,沉在一种不真实的虚无状态中。耳边却隐隐有乐声传来,优美、舒缓、缠绵。那是舒伯特小夜曲的旋律。“我的歌声穿过深夜,向你轻轻飞去。”歌声轻扬而飘渺,忽隐忽现。那是舒拉的声音,世上最美妙的嗓音。那是他的舒拉,月下的未名湖畔,舒拉第一次为他唱了这首舒伯特的小夜曲。舒拉,他张口大喊。喉咙处一阵尖锐的刺痛,火烧火燎地。他闭上嘴巴,忍住疼痛,伸出双手,试图抓住身边的舒拉,他想在明月清辉下起舞。胸口怎么这么痛,全身被...
07月17日2021年

刺点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1期,原公众号文章由陈瑞琳编辑,唐简制图编发。)蒲丽雅拎着一篮子散发着腥湿气味的海鱼站在这扇门前,在西雅图周六拥挤嘈杂的渔夫集市上行走,她脖子上挂着一架双镜反光相机,像侦探一样非常神秘。某一个场景吸引了她的视线,她粗壮敏捷的胳膊快速举起,按动了快门。 这一刻,她感觉一种复杂的情绪在胸膛间翻滚激荡,转瞬间有千言万语在头脑中快速闪过又迅速湮灭,她闻到了一种特殊的气味,那是属于时光深处的记忆的气息,她的鼻子顿时一酸,泪水落在篮子里的海鱼上,像海水一样咸腥无色。 她嗫嚅着自问,这一小块时空记录又会有什么故事,按动快门的那一刻又从现实中抽离出一种什...
07月15日2021年

假包包相亲记

作者
  《假包包相亲记》小小说 作者:梧桐         ...
07月14日2021年

花酒

作者
 《花酒》         横穿城市的华盛顿街上有家叫China Number One 的餐馆。这家餐馆已经开的很久了。它在这条街的最南边的城乡结合部,再往南就是农场了。餐馆的客人大都是农场的牛仔和马仔。农场人少地广,农民大多数日子十分忙碌。到了周末,农民们也和城里人一样,上街逛店下馆子,中餐馆也忙碌起来。平时店里冷冷清清,尤其星期四。这时,老美店会推出“Happy Hour”。这家中餐馆老板看到城里的老美店推出“Happy Hour”。他也挂出牌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