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23日2021年

让萤火虫飞(节选)

作者
这部作品写了一位思维和心智十分独特的年轻人,原载《香港文学》2020年第二期 第十一节...
01月12日2021年

老王买农庄

作者
小说发表于《文综》2020年冬季号 王连顺在加州佳思地住了三年了。从华人聚居的社区搬到这华人稀少的小乡镇是为了他太太雅雯。雅雯在佳思地附近找到了一个好工作,经常要值班,住远了不方便,老王就把家搬了过来。老王的弟弟在中国做股票,超级成功。股市一片繁荣自不必说,就算一片衰败,他那儿也一枝独秀。在弟弟辅导下,老王便在这头也开起了股盘。每天足不出户,银子入库。这天,太太在家休假,帮他看着股盘,王连顺便一早去野外走路。佳思地有一种野秀,自然环境佳,这也是老王夫妇在周围好几个小城中选中佳思地的原因。老王沿着一条新铺的路而行。新路和旧路的交界处有个教堂。过了教堂,路两旁基本...
12月30日2020年

魔瓶

作者
魔瓶(一)我冉冉升出海面的时候,并没有风。远处,一个小女孩正在岸边独自玩沙子,垒成不知形状的城堡。她双手沾满浅褐色的细沙——那些细沙因为海水的缘故粘稠无比。她低头端详自己的小手,扎起的辫子短短地朝天。海水退下去又漫上来,将她的城堡侵蚀成为一团腐朽,逐渐崩塌。她蹲下身,继续这项宏伟的事业。突然,仿佛感觉到什么,她转头向我这边看来,又扭头大声地喊:“妈妈!”躺在远处巨大的棕榈树下的父母正在说话,听见她的声音,微微欠起身,望向这里:海面空空荡荡,只有偶尔出现舒缓的浪花,几乎一点风都没有,天上是稀薄的云层,自己的孩子站在坍塌的沙丘旁,挺着小孩特有的肚皮。一切都很安宁。妈妈冲她微笑了...
12月26日2020年

弥留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74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编辑,非尔编发)一 旧金山凯撒医院的病房里,罗萨琳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雪白被单下,可见腹部隆起,那是没有排除的肝腹水。这是她的最后辰光。一个月来,她因尿毒症入院。几天后,经医生诊断,她除了失去肾功能之外,更大的问题是肝癌,已到晚期,没有做手术的价值。医生和她谈过,她毅然决定,不再医治。从加护病房被转移到普通病房。这一天,她身上的所有管子都已拔除,床边显出从来没有的清爽。她的精神出人意料地好,家人惊奇之余,也明白,弥留已开始。趁这个机会,罗萨琳的先生张杰克赶紧把家人叫来。儿子、儿媳妇,以及两个上高中的孙子都来见...
12月26日2020年

不设闩的窗子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74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编辑,非尔编发)住在纽约曼哈顿区的琳达,即将被所供职的生化企业调往旧金山,担任分公司的财务总监。她动身前,要把住处租下。旧金山管租房的物业经纪人罗萨琳给琳达发了五个选择,五分钟后获得回复,十分钟后琳达发来定金。罗萨琳很是惊讶,想不透琳达为何选了“林肯大道2901号公寓507”,房子最旧,租金也不便宜。罗萨琳为表示替客户着想,提醒琳达,另外的两处比它好得多。琳达在脸书回复:你有所不知,我五年前住过507。琳达搬家,只带三个行李箱。单身女子,年近40,素来践行简单生活,家具都已送出。她从机场打网约车来到林肯大道。经纪人罗萨琳...
12月26日2020年

门来了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73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江岚编辑,唐简编发)一九六六年初夏的风,炙热如火。学校操场聚集了好几百学生。“批斗大会现在开始!”戴着“红卫兵”袖章的专案组长,跨着大步来到早已跪在舞台前端的校长身旁。“打倒叛徒郑敏华!”舞台下一片沸腾。站在舞台后方的红卫兵队长,双手横交在胸前,斜对着专案组长的背影,嘴角抽动了一下,眉心微微皱起。批斗大会前他才知道,专案组昨晚突击提审了郑敏华,期间,专案组长挥动皮带,把校长的额头抽出一道口子。专案组长的父亲是曾经的“苦大仇深”,儿子当然是“根正苗红”,本以为能当上红卫兵头头,可论魄力、学识,都比不过刚退伍、有个老红军父亲的学长,只当...
12月26日2020年

斯盖尔的老屋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72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子姜编辑/编发) 第一次走进这幢房子时,里面已经空了,除了起居室里留下一把藤椅和几条旧窗帘,每个房间都搬得干干净净。这是一幢殖民式的老屋,有上下两层。据经纪人介绍,这房主刚刚过世,房产由他的兄弟来继承。另外,也是巧合,这房主和我重名了。也就是说,我叫斯盖尔,这房主也叫斯盖尔。不管怎么说,我们关心的还是房子的价格、地税什么的。那天,我们看完了每个房间,又来到楼下的起居室。蒂娜坐在那把藤椅里,顺便又问了几个实际的问题:“附近有购物中心吗?”“当然了,太太,”经纪人说,“超市距这儿两英里,附近有两家银行。”“...
11月22日2020年

玻璃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9期(原公众号文章由秋尘编辑,凌岚编发。) 如果不是下周二开学,儿子需要一双室内鞋,小玫不会带欧文上商场的。每次带他出门,都是一场战斗。转眼欧文该上小学了,就算上的是特殊班,小玫也很高兴,儿子入学就有同学。三年来,小玫的最大期望,就是他交些朋友。 家门前的草地开始泛黄,记得前不久花坛里的牡丹花才开过,怎么一下子就入秋了,好时光就是这么短暂!小玫心里叹了一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下句是什么呢,却记不起来。小玫喜欢《牡丹亭》里浓淡相宜的句子,尤其是第十出《惊梦》,几乎背下来了。她是工科女,却爱看...
11月22日2020年

失语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68期(原公众号文章由胡刚刚编辑/编发。)1鲁志文喜欢把他住的、纽约皇后区的那个疙瘩叫作“榆树岗”。这地方的英文名字叫“Elmhurst”,一般的中国人也会把这号称纽约“第四个中国城”的地方直接叫作“艾姆赫斯特”。鲁志文在大学洗衣房处买的、又随他漂泊到美国的朗文字典并没有收录“hurst”这样的词条或者词根,他也知道这样的翻译未免有点自作主张的意思。好在他只是偶尔在脑海里把玩这个有点中国乡村特色的中文地名,从不至於跟别人真正以此指称“Elmhurst”,因此也不至于造成什么样的交流沟通方面的误会或者障碍。鲁志文有时再细想,其实他现如今的生活跟别人的交流就...
11月11日2020年

围巾

作者
1.             挂钟的时针指在六点,她醒了。            自从丈夫逝世,她总是在六点醒来。最初是梦醒的,后来记不清有没有做梦。无论做不做梦,六点醒来似乎已成为她的生物钟。 她从床头柜拿起手机看微信,微信群和朋友圈都没有新的信息,最后的发言人也是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