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22日2021年

飞鸟·池鱼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02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编辑,非尔编发。) (图片由张惠雯提供)1那天,她终于愿意出门了。我们开车去我姑姑家吃饭。一早刮起了风。我醒来、还未起床时,听到楼下树枝碰撞、树叶“簌簌”干落的声音,这种风声我很久没有听过,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的初冬的光景。她出门时穿着件大红色的毛衣,脸上还扑了一点儿粉。她看起来和突然而来的好天气一样,很鲜亮。这说明她确实想出去。上次她愿意让我带她出门大概是在三四周前。然后,在几周的时间里,她就待在这栋不足八十平方的房子里,连楼也不愿下。她呆在家里,摆弄她的旧东西,想她自己的事。我出门一趟回到家里,她仍然...
05月22日2021年

在疫情中长大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01期, 原公众号文章由秋尘编辑,胡刚刚编发。) 我在大学校园里戴着口罩,匆匆地赶赴教室,找到我固定的座位坐下来。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定座位,以前没人敢想象。教室里已有6个学生,我们相隔很远交谈,已经习惯。我的同学来自哪儿的都有,加州,纽约、德州、弗罗里达、麻省等美国各地;也有国际学生,德国、加拿大、印度、中国、南非等等。罗斯福教授来了,他沉重的脚步声,老远就能分辨。他把一摞教案放到讲台上,开口说,“早晨好!今天的十五个口罩格外漂亮。”...
05月15日2021年

逃无可逃

作者
(北美作协公众号第200期。原公众号文章由一楠编辑,非尔编发。)逃无可逃山眼 一、 从北温的公寓出门时,黄叶是打着旋落地的。等凯琳开车过了狮门桥,穿过史坦利公园的密林,再沿着海滩开到卑诗大学的餐馆,果然起风了。树叶全都在风中快速飞行,它们毫不犹豫、刷刷地甩出自己的生命。停车场上没几辆车。有一瞬间凯琳怀疑找错了地方。好在餐馆门口竖着牌子,证明时间、地点都正确。牌子上还挂着三五个红蓝氢气球...
04月09日2021年

其君丁子谦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4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南希编辑,非尔编发。) (上)和拥挤热闹的中午早上相比,政府机关食堂的晚饭时间冷清得可怕,不过是几个没成家又没钱的年轻单身汉来这里凑合。只有丁子谦是例外,如今挂上了局长头衔的他,走到哪里或多或少免不了是个焦点。而这个时间他在食堂的出现,似乎还释放着两个信息:第一清廉,第二孤单。食堂的工作人员每次见他都是堆着带几许真诚的献媚笑。丁子谦一点也不自乎,不是他有多孤傲,他的年龄和阅历早已不允许字典里有这些词存在了。而被迫逐渐洞察世事的眼睛怎么可能看不清楚这些笑容的组成成份,献媚他不需要,真诚和他期待的那种大相径庭。他...
03月29日2021年

路遇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3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江岚编辑,胡刚刚编发)做完早课后,师傅叫常健留下。“常健啊,如今你来山上习武也已满五年,长成一个十八岁的男儿了,回去看看你叔父吧。”...
03月29日2021年

课业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2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怡然编辑和编发)1小武来到蒙特利尔的时候,才七岁,第一次随着父母来到附近小学就读,那个班叫欢迎班,是给新来的孩子们补习法语的,过了欢迎班才能进入正式班学习。小武在国内学过一点英语,是那种洋泾滨的顺口溜,比如“有个man扛着gun,骑着house还嫌慢,重要情报送边关”之类。有了学过英语的底气,小武自我感觉良好,所以在走廊见到老师,他就用英语说,hello...
  虔谦长篇历史小说《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由美国南方出版社于今年三月份正式出版发行。江少川教授为本书作序,陈公仲教授和著名评论家陈瑞琳等为小说做出了积极评价。 ...
03月18日2021年

当阿伦遇上珍妮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0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唐简编辑/编发)一     当施诺夫把一页纸丢在阿伦的办公桌上时,阿伦抬起头,眼睛从电脑屏幕移到那张纸上,他用左手揉了揉鼻子,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坐在他旁边的朴承硕和葛桐不约而同地侧目而视,然后俩人相视一笑,其他人也都把脸转向阿伦,仿佛在期待着一场百老汇轻喜剧的开演。阿伦迅速地抓起那张纸,把它凑到眼前,使劲儿眯起眼睛,连鼻子上的筋肉都给牵连着扭成一团。他冲着那张纸点了点头,猛地站起身来,把崭新的微型笔记本电脑往腋下一夹,径直朝门口走去,赭红油漆门在他身后倏地一下就关上了。大家先是面面...
03月14日2021年

梦中人

作者
(原发于《红豆》杂志2013年第5期)梦 中 人夫 英 一 一个冗长而灿烂的梦不知让什么倒霉的声音给打断了,意犹未尽。 阿秋惊愕地坐起身来使劲地揉着眼睛并大幅度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当他渐渐地从迷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确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梦里的时候,他的嘴角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刚才做的这个梦实在是太奇妙了,里面的情景是他在清醒的状态下无论如何也是想象不到的。整个梦似乎都在向他暗示、不!不是暗示,而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在即将到来的日子里他将会得到什么、拥有什么;他将如何摆脱目前落魄而晦暗的生活走向辉煌。...
03月03日2021年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88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编辑,非尔编发。)       I contain multitudes.    我包含万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