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12日2021年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9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唐简编辑/编发。)过了桥,从“绿化山”右绕二百米,菜市场隐匿在一摞破败老宅里,保存室内温度的塑料垂帘如同一条条冰挂,本是透明的,被摸得很脏,能粘住蔬菜的草腥和鱼虾的臭腥,丁德耀每次撩都皱眉,他讨厌缩头缩脑的冬天,手势僵硬,常被掀动的垂帘击中脸庞或耳垂。春天来临的时候,垂帘被卸掉,可以长驱直入,他目标明确,直奔常去的那几个菜摊。他喜欢吃鱼虾,讨厌吃羊肉和豆制品,倪爱梅喜欢后两样,所以也得买一点。他们有分工,他买菜,倪爱梅下厨,饭后他洗碗。婚姻就是这样冗长无趣,又无法省略任何步骤,变化在于,周末他们会一起逛菜场,结婚七年,还能一起逛菜场,...
08月23日2021年

莎莉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6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刘倩编辑,非尔编发。) 清晨细碎的阳光透过松枝照耀在我家后院的土山坡上,光线洒在我的脸上就像无数小针头轻轻地刺着我的眼皮,发痒。我揉揉眼睛,抬起眼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几棵白桦树包围着。那一层又一层的树皮几乎剥离树干,装饰着白桦树上一只又一只黑眼睛。所有的目光都直愣愣瞪着我。白桦树高而挺拔,树干粗壮,尼龙网吊床绑在两棵树中间,我就躺在尼龙网床兜里。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又梦游了,半夜起来走到这里躺下又睡,被子也被我一起卷了下来,严实地裹在身上。真是不可思议。我的思绪飘回到十年前,那时我第一次遇到萨莉。 ...
08月01日2021年

异国之恋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3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江岚编辑,唐简编发。) 尔芳把那两扇沉重的丝绒大窗帘掀开一条小小的缝,然后将脸镶在那条缝里,集中目光,朝院子外面的汽车道上张望。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朝外面张望了,却还不见杨景先那辆老绿色“福特”的影子。倒是雪越下越大,雪花像棉絮似的,一大片一大片地飘下来,飘得又密又急,以至那平常觉得过分明亮,亮得有点刺眼的路灯,也被遮得朦朦胧胧的了。扫雪的车一天来三次,现在地上又积得厚厚的一层,看那雪少说也有半尺高,可是雪片还在无止无尽地盖上来。这雪,也许永远不会停止了罢?在这种大雪纷飞的夜晚开车,是多么危险的事!景先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08月01日2021年

天鹅之歌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2期,原公众号文章由胡刚刚编辑/编发。)1眼前一团浑浊,影像模糊,遮了一层轻纱般的迷蒙。似真似幻,如梦非梦,意识如一缕轻烟在旷野里轻飘飘的浮动,沉在一种不真实的虚无状态中。耳边却隐隐有乐声传来,优美、舒缓、缠绵。那是舒伯特小夜曲的旋律。“我的歌声穿过深夜,向你轻轻飞去。”歌声轻扬而飘渺,忽隐忽现。那是舒拉的声音,世上最美妙的嗓音。那是他的舒拉,月下的未名湖畔,舒拉第一次为他唱了这首舒伯特的小夜曲。舒拉,他张口大喊。喉咙处一阵尖锐的刺痛,火烧火燎地。他闭上嘴巴,忍住疼痛,伸出双手,试图抓住身边的舒拉,他想在明月清辉下起舞。胸口怎么这么痛,全身被...
07月17日2021年

刺点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1期,原公众号文章由陈瑞琳编辑,唐简制图编发。)蒲丽雅拎着一篮子散发着腥湿气味的海鱼站在这扇门前,在西雅图周六拥挤嘈杂的渔夫集市上行走,她脖子上挂着一架双镜反光相机,像侦探一样非常神秘。某一个场景吸引了她的视线,她粗壮敏捷的胳膊快速举起,按动了快门。 这一刻,她感觉一种复杂的情绪在胸膛间翻滚激荡,转瞬间有千言万语在头脑中快速闪过又迅速湮灭,她闻到了一种特殊的气味,那是属于时光深处的记忆的气息,她的鼻子顿时一酸,泪水落在篮子里的海鱼上,像海水一样咸腥无色。 她嗫嚅着自问,这一小块时空记录又会有什么故事,按动快门的那一刻又从现实中抽离出一种什...
07月15日2021年

假包包相亲记

作者
  《假包包相亲记》小小说 作者:梧桐         ...
07月14日2021年

花酒

作者
 《花酒》         横穿城市的华盛顿街上有家叫China Number One 的餐馆。这家餐馆已经开的很久了。它在这条街的最南边的城乡结合部,再往南就是农场了。餐馆的客人大都是农场的牛仔和马仔。农场人少地广,农民大多数日子十分忙碌。到了周末,农民们也和城里人一样,上街逛店下馆子,中餐馆也忙碌起来。平时店里冷冷清清,尤其星期四。这时,老美店会推出“Happy Hour”。这家中餐馆老板看到城里的老美店推出“Happy Hour”。他也挂出牌子。     ...
07月14日2021年

买车记

作者
        说实话,毕亮军是不愿换车的, 他那 20 年小旧车又省油又省保险。 他靠奖学金和打工读完书,才找到 大学助教职位。一家人省吃俭用, 好不容易才攒了些钱。但想到每次 搬家要去 U-HAUL 花钱借车去搬 家具,心疼。每次去教堂都能看见 留学生那些油光铮亮的 SUV,要 知道在华人圈里,隐约也有攀比的 陋习。他坐在那辆破车里时刻感到 不舒服,好像千百双小眼睛在皱眉 下看着他。太太苏薇不断低声唠叨 家里寒酸,他听了烦。        根据家里的收入、存款和开销, 买新车是不可能的,只能买辆二手...
07月09日2021年

寻情路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09期;原公众号文章由蔡维忠编辑,胡刚刚编发。)(上)高青霞离婚后花了很长的时间去适应新的生活,倒不是她对那段婚姻有多留恋。她信奉香港作家李碧华的话:“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任何一段感情都会变坏!”而婚书在时间上捆绑的无限性,更确定了结婚是感情消逝的催化剂。所以她的婚姻磕磕碰碰跨过七年之痒变成鸡肋时,她还蛮庆幸的。至少没有到要弃之而后快的地步,就这样平淡无味平静到老也好。她——高青霞,普通小学的语文老师,普通的家境,普通的姿色,平凡到没入人群中费九牛二虎之力都难寻见,犹如工厂生产线上出来的机器零件,要找出差别估计只有编号了。她从不敢奢望太多。可前夫不愿意和...
07月09日2021年

三音石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