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16日2020年

翻案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7期 小说翻案文/木愉1大卫没有想到,那天早上,就像通常上班一样,走进大门的那个瞬间会成为他生命中的重大转折点。当时,他为紧随其后的一个中年女士把住门,跟在女士后面的一个同事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大卫,早安!”那个女士神色大变,大卫也是一惊,她不是二十多年前起诉他的原告苏珊吗?两个人眼光迅速交换了一下,就移开了。不过,大卫走开后,心里却涌上来一丝不好的感觉。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他来到印第安纳州南部的这个小城,攻读新闻学硕士项目。学费昂贵,生活费也不菲。为了谋生和完成学业,他四处打工,辛苦不已。有一天他看到报纸上有一份广告,一户人家...
07月04日2020年

手机和车

作者
发表于《中国日报.洛城小说》2020年7月4日 发现自己驾照丢了的两分钟之内,吴莘发现自己的手机也不见了。她使劲地回忆自己去了哪些地方,最后一次使用手机是在哪里。她想起来了,最后一次拨弄手机是在一家叫“双运美餐”的生意红火的餐厅里。今天她是穿着那套没有口袋的衣服出去的。她恨没有口袋的衣服和裤子。不分男女,如今手机是穿衣服的人类的必备,为什么女衣制作商要造出那种口袋极小或者干脆没有口袋的衣服呢?更可恨的是她今天竟然就穿了那样的一套出去。双运美餐店总是车水马龙,今天她逛完商场就到了那里。她排队付款拿了号后,就坐在靠墙一张绿色小桌旁等候,一边等候一边查着微信。群里有人提她的...
06月30日2020年

两个黄强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4期  两个黄强开了一夜一天的车,轮胎爆了一个。现在,轮到老李的儿子小李操车盘了。老李换到客座,连喝了几口水。他们的车上放满了新鲜蔬菜,车后头写着:“抗击疫凶,人人英雄”的字样。进了武汉城,他们不知道将蔬菜送往哪里。经过一家医院,正不知朝哪儿开,见一位白衣医生过来了。老李探出头去,问医生这车支援武汉的青菜送哪儿好。这位医生带着N95口罩,从他脸上露出的部分看,大概也就四十来岁。他说:“送到市卫生健康部比较合适,我可以上来给你们引路。” 中年医生上来了,老李满怀敬意地看着医生。这一看,竟给他看出“猫腻”来了——这医生很...
06月30日2020年

一家之主

作者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4期  两天前,他过二十八岁生日;两天后,父亲中风躺床。一个冷飕飕的念头突然沿着脊梁骨直击他的大脑:现在一家之主俨然一夕易位。一家之主  孔子说:三十而立。生活没有给丁岸平三十年的时间来立。两天前,他过二十八岁生日;两天后,父亲丁心明中风躺床。父亲是个极好强、好面子的人,今年五十三岁。看着父亲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岸平知道他心里有多痛苦,多沮丧,甚至有多愤怒。只是,所有那些情绪,再也不能外化,它们只能躲藏在他那张冬天湖面一般的脸庞底下。一个冷飕飕的念头突然沿着岸平的脊梁骨直击他的大脑:现在丁家的一家...
06月23日2020年

墓地惊心

作者
墓地惊心原创 ...
06月23日2020年

纽约疫情下的小日子

作者
纽约疫情下的小日子原创 梅菁 北美文学家园 6月4日  李建国下班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外衣外裤全部脱了,放在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里,喷上消毒酒精,然后将黑袋子扎紧。第二件事,就是洗手,使劲洗,用三遍洗手液再用一遍香皂。这都是他这段时间下班进门后必做的重要事情。室友杰克笑他,病毒早沾上了,9个小时不掉,消不掉毒洗也白洗。白石镇在纽约的皇后区,但又远离纽约。目前这个白石镇的半土库里住着三个单身男人:李建国来自武汉;杰克姓王,不知道真名叫啥,来自青岛;另一位老耿,来自郑州。三个人合租三室一厅,共用小厨房和厕所。老耿打餐馆,从不煮饭,要12点左右才会回...
06月19日2020年

思龙峡的蒲公英

作者
发表于世界日报...
05月30日2020年

只有你

作者
只有你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东西》会刊第140期,刘荒田组稿)王渝 黄昏来得早,暮色漫涌到房间里,她们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沉,时断时续,渐渐就只剩下倩宜的独白了。倩宜终究被自己的絮絮叨叨惊醒。面对着倩宜的那张脸,在昏暗中显得一片空茫。倩宜几乎不敢伸手去触碰,怕一碰就碎。因为太像一个梦境。“你有什么不舒服吗?是不是太累了?”倩宜问她。她只摇头并不出声。倩宜起身在房里转悠,先把灯给打开,又转到厨房打开炉子烧起一壶水。等到水壶呜呜地鸣叫了一阵,倩宜才觉得房间里又有了生气。她们闷闷地喝着茶,许是太烫了,发出嘶嘶吸气的声音。“你去躺一下吧。...
05月27日2020年

刘浅冬京城过年

作者
发表于《世界日报》小说世界...
05月15日2020年

谋杀(下)

作者
(四)    纪冰是前年回国时才认识李嘉渔的。她这几年成为一个网球迷,每年夏天更是狂热追看美网系列。这些年她陆续去过了辛辛那提、华盛顿DC、多伦多、蒙特利尔、纽黑文等地,每个夏天也都以在美网看一天或者两天的网球作结。看过了球,还想着看评论,自己也时不时这里那里地发表些见解,批评国内一些网站上翻译文字里的错误。认识嘉渔,就是先从微博上的互动开始。嘉渔供职于国内的一家叫“君子好球”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