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阁前2020-08-01 江岚 北美文学家园鞍马连年出,关河万里赊。将军思报国,壮士耻还家。大漠春无草,天山雪作花。谁怜李都尉,白首没胡沙。——(宋)严羽《塞下》图片来自网络 艳阳天气,苍苔累累的邵武古城墙下,紫藤黝黑虬结的沧桑隔一条青石小径,与夹竹桃粉白桃红的单薄面对面,衬着大片大片深浅浓淡不一的绿色,临着富屯溪的水,通往凝立在这城市一隅的熙春山。沿这样一条小径,形形色色的人们或垂钓或闲聊或匆忙来去。邵武的小友和小表妹陪着我,绕过阅尽人间七百余年沧桑的老樟树,便看到了“沧浪阁”。这个小小八角楼原是富屯溪上“万年...
 傅铿随笔两则 |...
傅铿随笔两则 :...
马拉松蔡维忠 一人间四月,晴空万里,严寒已经退去,酷暑还没到来,微微西风从背后悄悄助一臂之力。参加波士顿马拉松赛的三万多名运动员分四波从霍普金顿镇起跑,人潮朝着东方四十多公里外的波士顿涌去。在第四波人潮中,第29858号运动员名叫丹尼,五十岁,平生第一次跑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赛是有名的大赛,取得资格不容易。每个够格参加马拉松赛的人都可以宣称取得了人生的成就。在丹尼的人生中,谈成就有点奢侈,因为他的起点极低。如果说平常人跑步从短距离练到长距离,他则是在地上爬了好久。爬,不但是象征性的说法,而且是真实发生的事——他小时候在夜里钻狗洞爬进人家。丹尼于1966...
被红海树珊瑚枝分割的水光中,一对管海马正在上演繁衍仪式。它们如同十八世纪束腰的欧洲贵族,用紧裹半透明膜骨片的身躯昭示着华丽而受虐的美感。两条S型曲线以轻触的管状吻为起点反向延伸,由顶冠至背鳍,最后闭合于腹尖,组成一个巴洛克风格的心形。这对情侣优雅地旋转,直到雌海马把卵子放入雄海马的育儿袋为止。几星期后,身怀六甲的雄海马会将数千只小海马从体内喷出,如同上演烟花盛典。我曾好奇地透过水族箱缝隙向外看,发现目光所及之处皆为镜面,彷佛审讯室的单向玻璃,为囚徒营造出虚假的安全感。管海马隶属私密性质的舞蹈,即使隐匿于珊瑚背后,也无法摆脱众多眼睛的窥视。 所有旅游景点里,我最钟爱水族馆,...
小檐日日鸽飞来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5期文/尔雅 周一早上,眺望远山:“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临水而居久矣,却难得体验雨落湖面的感觉。 不一会儿,雨过天晴,下楼散步。湖边寂寞无人,空气中散发着雨水与草地混合的清香,湿漉瀌的小径散落一些鸟粪,湖水已漫过第二级台阶。估计园丁们也因疫情回家隔离,所以没人冲洗地面及泄洪。涨潮后的湖水十分清亮,绿汪汪的,惹人喜爱。 抬头望天,鸥鸟群飞,拍打着翅膀,而有的鸟...
珍珠圆子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5期 那是2019年十二月底,没错,就是新冠肺炎病毒悄悄肆虐的时候。我站在汉口火车站旁。天空聚集一些雾霾,风有点阴冷。车站外高楼大厦林立,台阶上,人群熙熙攘攘。我暗笑自己,为什么小时候,总觉得大武汉是一颗小小的珍珠圆子。那年代,上海弄堂深处,每到晚饭辰光,家家飘出不同的香味。经过,一家厨房的窗口,用鼻子吸,从菜的味道,你能够分辨他们的基因密码。和我家同弄的,一号是印尼归侨,灶披间三天两头来个油炸洋葱番茄、烩鸡肉,浓得令路人馋涎欲滴;三号广东商人,每天绿纱窗户里,飘出猪油炒蔬菜的清香,常常伴有小葱清蒸鱼的鲜甜;五号是扬州...
久远的记忆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5期 一转眼我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六年了,这就是说我在美国的年头已经超过了中国。当年来美国的目的十分单纯,只是想镀镀金,用三四年的时间拿到一个学位就可以作“海龟”,到国内的外企找到一份工作,作个只知道工作不懂得生活的白领,没想到一张绿卡破灭了我的美梦,从此我便在美国浪迹天涯。 那天我和儿子展开了一次有意思的对话。 眼前的儿子,已经接近我当年来美国时的年纪,所不同的是当年我说的是洋泾浜英语,而今天的儿子说的中文就如同我当年的英语。看看儿子,他的身体十分健壮,肩头上的腱子肉证明每天去健身房...
与游魂共处 原创 杜杜 北美文学家园 6月8日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1期,组稿编辑:蔡维忠 去酒店楼下餐厅吃早饭,和芸同桌。芸说:“半夜,那女人在我床侧,推我。我知道不对,同屋蕊在另一张床上已经入睡,不可能过来找我说话。”同桌的人都静下来,有人问:“你是说有,有,有鬼找你说话?”芸淡淡一笑,说:“我蒙着头,不想理她,可她就是不肯走,自顾自地说话。她说她叫方烟明,是一个官员的情妇,生了私生子,单独带着儿子过活。她和儿子是被人陷害,烧死的。她想申冤。她还逼着我看她儿子的照片,我躲不开,睨了一眼,照片上半张脸都烧没了。...
前生旧童子 北美中文作协会刊《东西》第142期,组稿编辑:王渝  我们这个社区树大林森,地势高低不平,房子布局有个特点,每一条路尽头都是一个大圆圈,像一个碗底,碗壁上分布了五栋房子,家家的车道像一只筷子,通向中间的圆圈。我的书房窗子对着草地下面的圆圈,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各家出入的情况,所以我做事情的时候经常会分心。 左边邻居家有三个在上中学的少女,新冠疫情来到,学校关门,她们早上在家上网课,中午会一起出门散步,有时候加上爸爸妈妈,一家五口乐融融地穿过圆圈。通常他们出门一分钟之后,他们家的两只猫也跟着出门了。每次都是那只黄猫带头,急急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