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26日2021年

她是一种“力”的存在

作者
林楠与陈瑞琳合影于南昌新移民文学十年庆典她是一种“力”的存在(加拿大)林...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6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凌岚编辑/编发。)因为《司炉》,里尔克被卡夫卡异乎寻常的写作吸引,继而跟出版社预订了卡夫卡将出的所有作品,诗人对卡夫卡早期的这篇《司炉》之喜爱,与他之后对《变形记》《在流放地》的保留甚至批评,少有人细究。1922年之后,里尔克与卡夫卡相继写出各自分量最重的作品(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奥耳福斯十四行诗》《青年工作者书信》等,卡夫卡的《城堡》《饥饿艺术家》《女歌手约瑟芬或耗子民族》等),两位现代大师的创作巅峰耐人寻味:诗人携带着大地王国的丰盛升至荣耀的天使之列,而土地测量员K(卡夫卡说过他笔下的主人公都是他自己)被面目模糊的人群包围...
 纵观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无不在描写人的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上落墨添彩,皆因是人性之表象也。而能参透情绪的本质、给情绪赋予美感者,非有高深修养的人方能悟到。...
提要 复调,旋律同时进行的一种音乐体式。在横的关系上,各自独立;在纵的关系上,彼此构成和声。《午夜西雅图》借鉴复调音乐的表现手段,六辑犹如木管和弦乐吹奏的六部复调乐章,娓婉而深情地表述了人的情绪美,给散文的集成平添一种独特而新颖的艺术美感。 关键词  复调叙述  姚园  情绪美感  价值秧序重建一泛泛地讲,喜、怒、哀、乐;具体地讲,欢快、悲悯、沮丧、着急、微微浅笑、咬牙切齿……,都贯穿着人的情绪。 情绪是个宽概念。人的情绪在生命过程中是连续的、延绵不断的,包括在梦境...
03月21日2021年

《楓雪嚶鳴》序

作者
常言道,地球上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華人。  瘂弦先生延伸了這句話,他說,「凡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文壇。」  而溫哥華則正是一個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都特別吸引華人的地方,倚山傍海,風景綺麗,華人眾多,文壇林立。在林立的華語文壇中,「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這個「壇」,可說是蓊蔚蔥籠,生機勃然,相當的活躍。一年舉辦四次(春、夏、秋、冬)高水準的詩詞朗誦會,朗誦的作品大多是會員自創。此外,備受讀者關注的是詩詞學會在當地華文報紙上定期刊出詩詞專版《菲莎流觴》,網刊《詩夢楓樺》,與北京首都師範大學詩歌研究中心共同創辦的《新詩潮》,以及與加拿大大華筆會合辦的文學副...
02月28日2021年

《依花煨酒》序言

作者
 收到顾月华最新散文集《依花煨酒》的电子稿,一气读下, 感触如潮。依长久的阅读习惯,我对这类作者予以特别的关注:在国内出生、成长,生活了较长时间,然后出国,又活过相当岁数。顾月华属于这一群体。复因彼此的人生颇多相同:年龄近似,1949年后至改革开放前祖国的所有运动、折腾,一次不拉。都下过...
02月04日2021年

我读王鼎鈞

作者
我读王鼎鈞文/一木我读的第一本王鼎钧先生的书是《碎琉璃》。那是来美3年后的2004年,从一个朋友的书桌上偶然得來。这是一本回忆童年和家乡的自传体散文集。开首的一篇这样写道:我并没有失去我的故乡。当年离家时,我把那块根生土长的地方藏在瞳孔里,走到天涯,带到天涯。只要一寸土,只要找到一寸干净土,我就可以把故乡摆在上面,仔细看,看每一道皱褶,每一个空窍,看上面的锈痕和光泽……。很特别的是,他以一种寓言式的口吻讲故事,这故事是关于作者和故乡的,又似乎不是,这期间留有一个巨大的时空。更重要的是文字太好了,锤炼得如此精道的文字,许久未见了。其中写故乡晚霞那一段,给我的印象特别深,抄录如...
在沉思中瞩望:打开历史与现实的风景                        ——读顾艳组诗《穿越岁月之河》                                ...
 读一本好书,就是在与高尚的人谈话。——歌德 除同名中篇外,陈谦的新小说集《哈密的废墟》还收入了《焱》、《莲露》、《虎妹孟加拉》、《木棉花开》、《我是欧文太太》,这些作品集中展现了作家对自我、情欲、心理创伤和身份难题的深入思考,探讨全球化时代困境的多样性。陈谦信奉布罗代尔的“长时段”,将人生的横截面重新置入与家庭、国族相联系的历史怀抱中。小说鞭辟入里,追根溯源,将上个世纪中叶大时代“惘惘的威胁”还原为家族的阴影和个体童年的创伤,成长让心理创伤不断发酵,隔空发作,就像气球终有一爆。 《哈蜜的废墟》在《收获》(2019第6期)发表后被《新华文摘...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58期(刘荒田组稿,凌岚编发) 王鼎钧先生和木心先生一直是我的偶像。木心先生在纽约住了24年后,2006年回老家乌镇,2011年去世。年逾九旬的鼎公,笔力一样沉雄,并活跃在纽约文学圈,提携后辈。2017年起,因特别的机缘,我细读宣树铮教授移民美国后的大部分散文作品,惊觉高手如林的美东华文作者群中,宣公是排在王鼎钧和木心两公后最不可错过的一位,我认识他的价值有点迟,须认真补课。 在宣树铮随笔《倾盖话鼎公》读到一段:“2014年7月21日,星期天,鼎公发来电邮:‘星期一有空吗?22日上午11时,到君豪饮茶如何?鼎拜’。我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