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2019年

作者
窄(小说) ■刘聪玲(波士顿)...
11月04日2019年

特别病例

作者
   (1)第一次与她见面,是在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开业的第三年。那是感恩节前某日的下午,铅灰色的天空,阴霾的潮气,濛濛细雨飘在空中,街上的人大多行色匆匆归心似箭。诊所比平日冷清了许多,只有我一个人留守值班。 我翻开病例,除了名字“林樱子”和她的出生年月日之外,表格几乎全是空白。这倒并未使我感到意外,以往也有类似的病人,他们既想找人倾诉,又耽心暴露隐私,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对于像我们这类“心理侦探”,也难怪人家要小心提防着。 她看上去并不像三十五岁,脸上略施淡妆,眉目间透出一股清隽气质。她显得局促不安,眼神...
10月27日2019年

最后两个人

作者
《香港文学》2019年第10期http://103.6.6.45/dzdetail.jsp?id=8888&pid=34457077&dzid=50273071&nav=1  周土昨晚睡得不好,今天早早地就醒了过来。一开始他有点不相信自己是真的醒过来了。不过,外面的机动车声此起彼伏,还有那在这个时点就准时响起的卖豆腐花的吆喝声,都再真实不过地向他证明:他还活在这个小镇,这个世间。  昨天,一个祖传的陶罐突然无端地在他跟前裂开,让他觉得这是极不祥之兆。今年他八十九岁,九是年龄中危险的坎。因了这两点,他昨晚是开着小灯睡...
10月19日2019年

二虎子

作者
                               (1) 这次春节回乡探亲,为的是老家一直在说拆迁。我想着那一个村子就要消失,想着1983年父母花了积蓄又四方举债盖起来的四间大瓦房就要被夷为平地,想着以后那我儿时生活玩耍过的村庄和田野将只能看见一条高速公路如巨蛇般蜿蜒而过,就莫名地焦虑和心慌,因此赶着春节档子回去看看。回去了,自少不了拜访亲朋村邻。不想,到三叔家遇到了多年不见的二虎子。...
10月05日2019年

不一样的富二代

作者
 丁海南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以如此奇葩的方式碎了饭碗。那天也是怪,午餐时间,他打开公司厨房的冰箱门,才发现忘了带午餐。他看见冰箱里有个披萨盒子,只当是公司开了派对后没吃完的披萨,便吃了两块。没想到有人在他身边狂叫,原来是同事加里(Gary)怒发冲冠,一对牛眼瞪得吓人,蔚蓝的眼珠子因震怒而添了紫红色。不就是几块披萨吗?犯得着变色吗?一声道歉就解决的问题,海南居然就被炒了。海南懵了,他一个网络工程师,大学毕业后,在佛罗里达这家海鲜集团公司干了3年,成绩卓著。部门领导何塞(Jose)对海南说,我今天早晨在海边跑步,看见密密麻麻的死鱼,赤潮又要来了!每次赤潮一来,公司总要出些诡异...
10月01日2019年

十月金秋的另一项巡礼

作者
十月金秋,秋实如友。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几个华文文学奖收割的时候。台湾华侨救国联合总会所设立的华文著述奖落幕了,我的长篇小说《无房》上榜佳作。去年同期,我的中短篇小说集《玲玲玉声》获得同一个奖项。也是去年,我的大型中篇小说,描写女囚犯故事的《吉女花》荣获 “和平崛起·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文学创作大赛小说”...
09月23日2019年

镜子

作者
镜子(小说)■卢迈(纽约) 那年代,乡下还没有镜子。阿玲自小母亲就说她长得丑。她只知道丑的反面是美。她问妈:“那个阿珍, 是丑还是美? ”妈说:“你跟她长得差不多。”她又问:“那个阿贞长得丑吗?”妈又说:“你跟她长得差不多。”一天,阿玲又问:“我有父亲吗?”“在我有了你的时候跑了。所以,你不要跟男孩子来往。”母亲的眼泪滴了下来...
09月14日2019年

水仙花永不凋谢

作者
水仙花永不凋谢■沙石(加州)                          ...
08月26日2019年

门外响起铃声

作者
门外响起铃声 (小说)■汤蔚(纽约)                               1终于把小儿子哄睡着了,安吉蹑手蹑脚地下了楼,走进厨房。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进厨房,洒在她身上,很轻暖。窗外的枫叶转黄了,有些已是殷红。风起时,飘动的叶子仿佛蝴蝶在翩翩起舞。...
08月16日2019年

一个女人的宿命

作者
(一)素雅抬眼看了一下镜子,心头一凛,镜子里的那个女人,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熟悉感。拢在耳际后的短发,微蹙的眉尖,面容瘦削带着几分愁苦的女人,这个女人,不就是记忆中的母亲的样子吗?她一直想避免母亲的命运,一直努力地想活得跟母亲不一样,可是,她悲哀地发觉,自己越来越像母亲。记得小时候,大家都说素雅长得像父亲。 父亲的脸是圆的,母亲的脸是长的,这几年素雅越来越瘦,眉眼也开始往下耸拉,脸似乎也拉长了。父亲,很早就离开了她们,准确地说,是抛弃了她们。 抛弃这两个字,冷酷又充满了羞辱的意味,然后这就是事实,一个她们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