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作者 01月13日2019年

黄昏

蔡维忠

   

熙攘沸扬落尘埃,忙人碌客正徘徊。我虽不是抛家子,却爱黄昏出门来。

负手漫步来海滨,轻风海气抚劳痕。大潮拍岸摧块垒,白浪淘沙断红尘。

落霞热肠烧,流云浑似碧血浇。天开怀抱容万物,热肠碧血也妖娆。

西边落日分外圆,锋芒收敛意转闲。只为解脱我蒙眛,天灯一束掷跟前。

曾经赫赫掌长天,此时从容下远山。英雄眼中无末路,烈士心愿在开边。

天渐暗淡水渐凉,我与落日各一方。恨不追随下彼岸,彼岸定是好风光。

夜色已然收残明,天幕一遮无阴晴。回首人间纷扰处,贵贱高低全抹平。

我如一粟入汪洋,眼前身后皆茫茫。且随波涛同湮没,复与宇宙共舒张。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