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风光

作者 02月25日2019年

那些时代离我们已经很远了
像刚看完的一场电影

陶渊明一度不情愿的地方
孟浩然来过又离去了
在王维的无数黄昏
那些被观望的事物
无异于一株芙蓉花的开落

如今在博物馆
我们用目光抚摸着
碧玉、象牙和合金铜的牛羊
它们脱离了生命
进入纯粹生命的静穆

一种形式
正如田园本身
隔开了我们和过往的时代
甚至隔开了我们和鲁迅

那无从逾越的风景
从未成为理想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