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樱花节——人与自然

作者 06月13日2021年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05期,原公众号文章由李文心组稿编辑,唐简编发。)

每年三月,我会想起日本的樱花。我在东京住了八年,每年看樱,日语叫“花见”,这是日本的大日子,那时万人空巷,都到公园的樱树下聚会,或在寺院神社举行樱花祭。

樱花在摄氏二十度左右开放,从南到北因纬度不同,花开时间有先有后,因此日历上没有设立樱花节的具体时间。樱花的花期只有十天,盛开的时间也是四五天,遇风雨,便纷然落尽,所以日本人看花是争先恐后的。
日本国土由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四个大岛组成,行政区分为都、道、府、县。县有四十三个。日本东西窄,南北长,从南到北三千多公里,纬度相差二十六个区。樱树开花的时间,冲绳是三月,东京是四月,北海道是五月。樱花每天以20公里的速度向北推移,从三月至五月,日本气象厅发布樱花的消息,人们每天从广播和电视中得知樱花的行踪,这个节目叫“樱花前线”,是预报樱树开花的日期和地区,有谁错过了本地的樱期,可以向北走,或飞北海道,还可以看到这一年最后的樱花。
樱是乔木,樱树的主干为深灰色,矮而分枝较多,树枝苍劲,花有白色和粉红,花朵有五瓣。樱生长于温带和亚热带地区,需有充足的阳光,不适沿海及低洼地。樱花耐寒耐旱,不适阴湿盐碱,对风的抵抗力很弱。日本主要的樱花有九种,以白色的山樱最著,还有寒樱、垂枝樱、八重樱等。八重樱有八重花瓣,厚重而雍容华贵。
日本人看樱大都穿和服,以示庄重,和服是日本的正式服装,又称吴服,是三国时代,魏、蜀、吴的东吴,赠送给日本遣使的礼物,有男装女装,还包括缝制的方法,中国的大国风度自古如此。日本千年来穿用的吴服,至今发展为不同等级的和服,贵族、官僚、平民都不同,料子也不一样,使用颜色分得清楚,包括发式和鞋袜。贵族使用绫罗,平民使用布料。皇室有慎重“十二单”,用于不同的身份、场合、祭祀、典礼,有特定的规格和式样。
日本女人穿和服加上化妆要用两三个小时,还需要另一个女人帮忙。脸上的白粉涂得厚厚的,和服的腰带很长,绕很多圈在背后成个小枕头。再打个大蝴蝶结,和服艳丽,使女人露出颈后及双肩的一部分,说是女人最美的地方。而男人穿和服式样较简单,注重色彩配搭,比如深蓝色的长杉在胸前交叠,长至脚中部,束一条蓝白条纹的宽腰带,外面再套一件灰色的宽松外衣,高雅、潇洒又大方。
这种打扮,在日本的欧美人都十分喜爱,他们有时不分场合,穿和服去开年会、生日会,赏樱,甚至逛街或在家穿,被日本人窃笑也无所谓。吴服至今成为日本的国服。日本人也称吴服为和服,因日本自称大和民族,樱花节同时也是和服的大展览,很多中国留学生还不知道和服是我们老祖宗的东西。
一夜春风,樱花说开就开,开的时候,有淡淡清香,枝上没有叶子,满满是花,一齐劲放,这才叫灿烂辉煌。东京有几个地方,是特别的赏樱地,樱树数以千计。上野公园,是东京最大的公园,有一个湖,叫不忍池,湖边有樱树几千棵。因为在市区,在东京工作的外人(指欧美白人)都喜欢去那里看樱,包括各国的留学生,那几天人山人海,熙熙攘攘,走道两旁是樱树,树下铺设樱宴,先来先占,在半夜就开始,一早已经占满,他们在花下唱歌喝酒聊大天,一年就只有一次的机会,歌者站起来向路人献唱,歌词有俳句、短诗、民谣,无论嗓音好坏,都如痴如醉。中间的走道就是看樱的人流,摩肩接踵,从早到晚,川流不息。
除上野公园外,另外几个观樱之地,各有各的风彩。比如天皇居所的千里渊,樱花如云,缘河排列,花下有河,可以泛舟,小船停在樱树下,成为对面游客拍摄的美景。市中心的新宿御宛,有日式、欧式庭院,八重樱开于其间,官方以此地招待外国使节。
最多人的是东京台东区的雷门浅草寺,浅草寺是日本最古老的寺庙,建于628年,有一寺一塔,为江户时代风格,浅草寺是观音寺,寺前一个大香炉,供人们烧香祈愿,寺的右侧高耸着红色方形的五重塔,精雕细琢,四边檐角外飘,衬以樱花,美轮美奂。旁边一条店铺街,名“仲见世”,是吴服专卖店,兼日本礼品,手工精细,让人流连忘返,是外国人必去之地。
代代木公园,由于公园面积大,所以清静许多,人也不拥挤。公园旁就是着名的明治神宫,人们走过表参道去参拜神宫后,再去赏樱。时至黄昏,郊外寺庙的灯笼亮起,白色的山樱在纤细的屋檐前开放,粗大的木圆柱旁,格子窗的白纸透出朦胧的光,如梦如幻,像回到了唐朝。
1200多年前,日本已有樱树,而且很早就有了赏樱的活动。7世纪的推古天皇开始在奈良的吉野山观赏樱花,到 9世纪嵯峨天皇亲自主持了日本第一次赏樱大会。当初,赏樱只是贵族,到17世纪的江户时代才普及到平民,后来成为传统的日本民间节日。樱花的开落,古时的日本人意在这一年是否风调雨顺,樱花预告春播与秋收。现在的日本人,希望樱花时节不刮风下雨,祈祷神灵保佑,工作顺利,身体健康,考试合格。
日本人很实在,不为自己设立远大理想,少有虚荣心,从樱花节也看得出他们的民族特性。而我参加樱花节,只从唯美的角度,欣赏樱树的姿态、樱花的优雅高尚、色香浅淡、开落从容。另外能观赏和服的艳美和缤纷、不同的设计样式。每个樱节我会从早到晚,逐个公园参观,拍照,直到天黑。在樱花凋谢的日子里,黄昏独自去附近的吉祥寺看樱雨,昏暗中看花瓣落地无声,那是樱花的绝唱,独自踏樱而归,地上铺满花瓣,洁白如雪,不忍举步,那光景,如今回忆起来,恍如隔世。
樱花不单是它的美丽,而是因为樱花的自然生态赋予一种精神。樱花的花期短暂,说来就来,说开就开,说走就走,在最辉煌的时候凋谢。日本人以樱花的开落作为最高境界,一生短暂而辉煌,人要有樱的精神美德,诚实有责,有信有义。樱花成为日本人的榜样,他们珍惜时间,辛勤工作,速度快,效率高。为集体事业贡献自己。日本人的樱花情结,并不只是春天来临的喜悦,日本人把樱花的开落作为精神的象征。樱的自然生态造成日本人的性格。每年樱花如期而至,有约而来,人应约而去,人与自然合为一体。
日本的自然也包括日本的地理环境。日本有火山150多座。常常发生地震,樱花固然提醒日本人一生暂短,而地震却是日本人天天的危机。日本列岛处于欧亚大陆板块和太平洋北美板块之间,板块发生碰撞移位时,震动比火山的地震大得多。大的地震会引发海啸,小的地震几乎天天都有发生,轰隆摇动的木窗,似乎时时提醒日本人,他们脚下是一块不稳定的土地。
而最可怕的是,在日本列岛右边,有马里亚纳海沟,深度八千米到一万米,是世界上最深的海沟,可以放入喜马拉雅山,而马里亚纳海沟离日本列岛最近的地方,只有两百多公里,日本列岛每天向海沟滑行10厘米,这是日本地理的最大的危机。日本人甚至拍了科幻灾难影片《日本沉没》,以提醒国人的危机感,生命无常,过好每一天。
所以,日本人常常举行祭祀。日本多山地,多河流,多台风,多雨多雪,气候形成很多美丽的自然风景,日本是单一民族,说单一语言,日本文化和谐统一,他们在各个季节,市镇村落,举行不同的庆典,称祭日子,全国有祭日子两百多,一年十二个月都有,每个祭日子都以自然为主,崇拜他们的神。他们穿上华丽的服装,用特别的道具,唱歌奏乐打鼓,表达了日本人对自然的恐惧与敬仰,他们祭神,祭祖,祭鬼,祭水田,祭雨祭雪,还有春祭、秋祭、富士山开山祭,等等,都是自然崇拜,很多节日保留了原始的主题。
日本人的生活也追求自然,他们穿棉质衣服,在家光脚,穿木屐,住木造房子,睡的榻榻米,由稻草编织,他们利用茅草盖顶,以积雪保暖,日本的食物,都来自大海的捞捕,吃寿司生鱼片,吃海草豆酱汤,生命与自然息息相关。
在樱花精神与地理的危机中,日本民族不断地延续与发展,十九世纪明治维新之后,从一个封建社会,一个农业国,迅速走向近代化和现代化,而日本人民依然拜祭他们的神,过着自然清淡的日子,成为全世界最长寿的民族。
奇怪的是,今年日本的樱树,提前了一周开花,有的地方提前了两个星期,打破了樱花1200年在日本花开的历史纪录。今年东京的樱花,预计在4月2日开,却在3月22日开了,这本是南方冲绳开花的时间,那时,昆虫还在冬眠,樱花却过早来了,没有昆虫采蜜和传播花粉,春天的鸟儿也吃不到虫子,自然的生物链受到影响。
东京的朋友告知,今年的樱花节,各地只有花开没有人流,而且观樱也要戴口罩,上野公园不能摆樱宴,不能饮酒唱歌,也不能席地而坐,观樱走道中间放一行警栏,观樱者只能右上左下,来往匆匆。没有人穿和服,拍照的老外也走了。有的观樱地,人群竟被警察驱赶。有的地方观樱活动完全被取消。
樱花早来早去,大自然向日本人预告了什么?现在不得而知。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