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由人,半个纽约人

作者 04月08日2018年

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要去香港和深圳一带出差。能够回国,总是令我十分向往的一件事。因此,虽然美国同事们认为去中国出差是件苦差事,争相推脱延迟,这却是我一年里倒数着等待的日子。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要去香港和深圳一带出差。能够回国,总是令我十分向往的一件事。因此,虽然美国同事们认为去中国出差是件苦差事,争相推脱延迟,这却是我一年里倒数着等待的日子。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国泰航空的服务,因此每次都会从纽约直飞香港,从香港入境,过海关,进深圳等内地城市。等办完工作事项,再回香港坐飞机。酒店、餐饮、同事、工作,一切都很顺利很友好。只有一件,让我无端地烦躁心塞,那就是从深圳到香港之间的过海关。
 
记得几年前第一次过关的事情。当时我和美国同事坐在车上,递交护照给检察官之后,一个中年女人让我下车,脱去外套,检查我是否怀孕。我非常惊讶,同事更是摸不着头脑。我感到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权利被侵犯,十分委屈和气愤。但如果我不按照她的要求去配合,便会入不了境而误了大事。我于是默默咽下了心中的不满和抵触。同事不解。我只好在过关之后慢慢解释给他听。他说,你不能让别人这样对你,这不公平。我说,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我心里感慨,你们美国人真是太幸福了。而幸福的人是天真的、理想主义的。
 
为了使旅途顺利,并且不因为我过关的问题而延误了同行者的行程,我在下几次旅行中特意更改了过关的方式:从车里下来,步行过关;通过不同的关口过关;跟说粤语的香港人一起过关(我不说话保持哑巴状态);用美国证件说英语过关……可是不管哪种方式,只要我一掏出中国护照,便立即被拦下隔离,在美国同事和香港朋友的众目睽睽之下被检查是否怀孕,搞得我莫名其妙变成二等公民,失去作为个体的独立和自尊,同时让我周围的每个人都心神不宁,以为我犯了什么法。
 
同事问我,为什么不用美国护照,畅行无阻有什么不好?我说,那我得放弃中国国籍,我的感情难以接受,做不到。同事说,这让他想到川普和他的移民政策:人为地竖立隔阂、建立仇恨、引发歧视。如果你真的怀孕了会怎么样?我说,那他们就不会让我入境,我也不愿去香港。他说,如果他们不让你过,我们就一起回去好了,反正我也去过了。这让我很有些感动。
 
我觉得很难向外国同事们解释这其中的缘由,应该用一种怎样的角度,才能客观而无偏见。我自嘲道:“香港是个小地方,人家怕浩浩荡荡的中国人侵占了地盘和资源呢。”可是我到美国闯荡,不也是一样占用了人家的资源,美国人便没有因此而排挤我。我心里知道,这里面的问题,一言难以闭之,又何必多做解释。慢慢成长以后,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理,只有让它在心里慢慢过滤、沉淀、消逝,才能恢复平静。义愤填膺、革命申诉,当时有劲,或许有用,可是我累了,不再是大学里的热血青年。
 
我在这里不是来为国内的同胞叫屈。只是想说,这个世界的不公和势利,人为地建立着蔓延着,到处肆虐。我们都被那句“人生来就是平等的”谎言深深地欺骗了。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情涉及我个人的利益和冷暖而就事论事认为中国内地人受了委屈。看西方社会对于墨西哥人和穆斯林的排挤,看东亚对于南亚和黑人的侧目。我们在愤怒中声讨别人对我们的不公平待遇时,是否意识到我们也在无意有意中对于其他族群的意见?就连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同胞:城里人对城外人,南方人对北方人,沿海城市对内陆城市,江南人对江北人……啊,那些充斥着的偏见、敌视、厌恶和鄙夷,用自己的价值观去绑架别人的生活方式,我们又有好到哪里去吗?
 
2016年美国竞选总统时,很多美籍华人力挺川普,原因之一是川普会把穆斯林和墨西哥人赶出美国,让美国变得更“安全“。一个群体中有各种各样的人,而大部分的人都是诚实勤勉的,只有少部分的人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这些华人没有想到的事,中国人在美国也是少数群体,在那些白人至上主义的人眼中跟穆斯林和墨西哥人没有什么大差别,都是异族人。这一次赶走的是他们,下一次赶走的就会是我们。况且在美国的历史上,这不是没有发生过,中国人曾经被作为强烈的压抑和排斥的对象。只有一个包容大度的文化、一个兼容并蓄的社会、一个百花齐放的世界,才能避免某一个群体被另一个群体所欺压和凌辱。不明白这一点,即使自己变成了伤害他人的刽子手,也浑然不知,还以为自己理直气壮,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发生着。
 
作为生活在纽约的中国人,我可以释然地说,我从来都没有受到过性别或种族上的歧视。纽约是民主党的阵营,拥有世界上最开放和包容的心态。虽然纽约的公共交通又破又烂,冬天又冷又长,因为纽约精神的存在,它始终吸引着追求自由和独立的人们。反而是拿着中国护照出入华人聚集的地方,比如香港、澳门、台湾等地,要小心翼翼、困难重重。
 
周围不时有华人和美国人问我:“你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我们说中文还是说英语?””哦,我猜你是不打算回中国了吧?””你什么时候回国定居?”……
 
我希望有一种身份证件,可以证明我是一个地球人、一个国际人,一个独立的、不受偏见左右的、可以天真可以单纯的自由人。不需要国籍,不需要被乱贴标签,不需要被归类。
 
我是一个自由人,理想主义的说法;我是半个纽约人,现实主义的玩法。

1 评论

  • 评论链接 梓樱 04月18日2018年 发布人 梓樱

    "我希望有一种身份证件,可以证明我是一个地球人、一个国际人,一个独立的、不受偏见左右的、可以天真可以单纯的自由人。不需要国籍,不需要被乱贴标签,不需要被归类。"非常赞的一篇好文章,有深度有见地。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