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三章

作者 02月18日2021年

     东瀛三章

   尔雅

 (一) 山梨县的雨

我们到达日本东京的当晚,导游发给大家的见面礼:一只巨无霸的梨及一只橙色的硬柿子。

柿子清脆香甜,十分可口;那只梨却不敢独吃,因实在太大,只好几个文友约定,今天分吃这只,明天分吃那只。剥开棕色果皮,里面白皙透明,咬一口,汁水直流,细腻柔滑,美味无比。

不经意间,看到水果箱里剩有一挂红玛瑙似的葡萄,晶莹硕大,美得像假的工艺品。诱人禁不住,这人悄悄摘一颗,那人偷偷掐一粒.....待导游惊觉,其私有财产已损失过半,呵,呵,呵......

导游告诉我们,今天吃到的,梨与柿及葡萄皆是山梨县特产。所以,我们还未目睹山梨县芳容,已尝到山梨县味道。这与"闻香识美人"大有异曲同工之妙。

山梨县位于日本本州岛中部,是富士山所在县,森林资源丰富,是日本重要的水果生产地区,号称果树王国。其气候为内陆型,季节温差较明显,降水量较少。我想,其水果甘甜如怡,怕是与降水量少有很大关系,糖份都储存于果肉,没被过多的雨水稀释。

我们北美华文作家协会日本文化之旅,在东京集结后,第二天将前往本栖寺,而佛光宝地本栖寺就位于山梨县的富士山脚下,本栖湖旁边。

旅游巴土进入本栖寺,星云大师的塑像迎向来路:"佛光永普照,法水永流长"。几尊小沙弥石雕,练武的模样姿势十分有趣可爱,逗得人也想跟着拳打脚踢起来。不久入夜,寺内住宿朴素洁净,山寺清幽,旅途劳顿,一夜酣眠。

凌晨约6时醒来,睡眼惺忪中,透过小窗,远山如黛,烟雨潇潇;院中树木青葱,花草扶苏;屋檐上坠下一串串的雨点儿,溅起许多小水珠子;屋檐下的台阶斜坡,覆满青苔:"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原来,少雨的山梨县,迎接我们的,竟是一场淅淅沥沥,温柔无比的夜雨!

撑着油纸伞,踏着湿的碎石小径,雨的清凉沁人心脾。寺中苍松翠柏,枫树梧桐,依然朦胧。进到庄严宏伟的华严宝殿做6点半的早课,体验礼佛颂经和反观自心。

华严宝殿外观像一柄巨伞,庇护众生。整个建筑由从内至外的4根斜柱支撑,殿内无仼何横梁与支柱,意为:四大皆空。

这是个能容纳千人的礼佛大殿,大殿正中几十尊佛像高踞莲座,金光闪闪,拈花微笑,俯临人间。莲座下烛光青烟缭绕,僧尼唱咏,信徒俯首。此时木质门窗外的大自然,晨羲微露,万籁俱寂,唯雨声细致,?钟磬经文声中,顿觉心无罣碍,清净自在。

听到打板声,就知道要用膳了。本栖寺位于二楼的歺厅阔大明亮,落地式窗户,令窗外景色尽收眼底。我坐在面窗的位置,一边享受可口营养的素食料理,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中山梨县的雨。如丝如缕的雨水从天而降,雨点小,雨帘密,卷起一阵阵轻烟,烟雨迷漓,如梦如幻。本栖湖对岸的富士山是看不见了,而近处的湖与山似披上了蝉翼般的轻纱。

日本茶道的精髓,在于"和,敬,清,寂"四字。是日本茶道与禅宗结合的总结。最末的"寂"字,是平静寂然的境界,隔绝俗世纷扰,专心当下。所以,依我之见,室内的日本茶道,若有室外的一帘雨意,才必是绝配。有幸若我们,上午在寺内的日本茶道体验,正是如此情景交融,甚合吾意。

日本茶道的"一期一会"理念,是认为:当下的每个情景,每个神情,都应珍惜牢记,因当下一闪即逝,独一无二,没有两次聚会是完全一样。这倒像西哲的名言: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据说,日本茶道文化,原本是经由中国唐朝传入。

当我们专心打量眼前茶具,却发现有坑纹或缺口,这也正是日本美学追求的"侘寂",提醒人们,世上并无任何完美无缺。有生命力的事物,总会因生命多变的本质,而令人难以完全掌握。

相传旧时,丰臣秀吉到茶圣千利休家品茶与赏花,发现茶园中大片美丽的牵牛花被尽数剪去,丰臣秀吉大为恼怒地踏进茶室,却见陈设简单的茶室中,一株牵牛花独放,花仍带露,清新脱俗,令他神清气爽。而千利休所要表达的是:人何需看遍所有花,只见一株,反而更能欣赏其独特的美。这又令我想到中国文化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共通理念。

在本栖寺,下午是日本和服文化讲座与和服试穿。日本和服,宽松修长,典雅艳丽。东瀛女子并非天生丽质,她们既没欧美女人高大,也不及中国女人身材匀称,但一袭绚烂,飘逸的和服,一藏一露,一放一束,既掩饰了某些先天不足,又突现出东瀛女性独特的魅力。

这理念,倒有些像此刻窗外如烟似雾的水墨画,淡墨轻岚,水晕墨章, 浓淡有致,层层渲染,意境丰富。日本女人一穿上和服,立即出落成一个妩媚娇柔,仪态万般的美人。

当我穿上和服,立于二楼窗前,像个深居闺阁的旧时日本女子,山梨县的秋雨,竟不分时代与国籍地,给人心上平凭几许寂寥惆怅: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二)本栖寺的月

本栖寺座落于日本山梨县境内,位于本栖湖旁边,本栖湖则是在富士山脚下。

富士山脚下有五个湖,分别是山中湖、河口湖、西湖、精进湖和本栖湖。其他几个湖都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唯本栖湖依然保持其自然原貌,少有人迹,像个世外桃源。

那天下午,我们北美华文作协一行人,从东京附近千叶县启程,旅游大巴士穿过东京市区的繁华热闹,穿过宁静古旧而洁净的小镇,穿过一些果园与玉米地,渐行渐远,渐行渐黄昏,渐行渐远离尘嚣,约3小时后抵达了佛光宝地本栖寺。

本栖寺,是星云大师之佛光山设立在日本的一个道场。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依山临水的本栖寺,要山有山,要水得水,山清水秀,静谧怡人。

待安排好寺内房间收拾停当,夜幕降临,本栖寺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此时,寺中山门尚未关闭,有文友提出寺外走走。虽主持师傅说,最好不要外出,怕遭遇野生动物。但仗着"人多势众",一行6人便走出山门,沿着湖边公路散步开来。

从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出来,此刻,朦胧的山色、斑驳的树影、细微的水声、偶尔的蛙鼓,夜的深沉黑暗.....均让我们交谈时压低了声音,生怕惊扰了这大自然的安然详和,也令我恍惚: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夕?

公路左边,是陡峭的山壁,山壁上端,兀立着几棵巨松,像是这山与天之间的剪影。因背景被黑暗隐去,竟有些像我在美国加州蒙特雷17英里黄金海岸看到的景致。公路右下边,即是本栖湖。我们沿着湖边围栏走,夜色多么美,心儿多醄醉。湖对岸的富士山,夜雾笼罩,像一位神秘而害羞的新嫁娘,藏而不露,只待那特定时刻的惊艳。

可此刻,令我惊艳的,是湖对面左上方,镶嵌在乌云边缘,那小小的一轮----一轮美丽的红月亮!

开初,我没反应过来,还误以为是日出。据科学解释,红月亮的产生,是光线的折射作用。太阳光通过地球两侧的时候,波长较长的红色光线通过折射照射到月亮上面,再从月亮上​​反射到地球上,让陷入黑暗中的人们看到红色的月亮。一般只是发生在月全食时,平时极难看到。

湖水倒映着血红的初月,月色迷蒙,湖面闪烁着金光。同行的小曼美女由衷赞叹:太美了,太美了,我要跳了,我要跳了......小曼不是诗人,却吟出了最激情浪漫的诗。我顽笑怂恿:跳呀,跳呀,说不定有英雄救美呢。

小小的,圆圆的,红红的,像一颗跳动的心脏,若捧在手心,你定能感受到她胸腔的温度与博动的力度。这样热情温柔又坚定的一颗心,为追求自我完善,表达对天穹阔大胸怀的爱恋,她在努力挣脱乌云的束缚与羁绊,一点一点地浮离黑暗空洞的底色,向上游走,可乌云紧随其后,围追堵截,一点一点地遮蔽她,让她光线柔弱,继而陷入完全的黑暗。

我站在湖边围栏,疑注这轮红月与乌云的战争。我之剪影,也随着月的胜利或挫败,时而明亮时而暗淡。

不一会儿,红月穿破了乌云,她柔弱的光线变得明亮,可她的面色也苍白了许多。此时,背后有文友感慨:看,尔雅的侧影,在月的衬映下多美!正忙着跟踪拍摄月亮的文友典乐,马上调转她专业的长焦距镜头,记录下我与月的合影若干。

文友典乐,不管她写诗与否,都是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今夜,她诗心满怀地从不同角度不同时段,用像机扑捉月亮之美;平日她与朋友或家人走入大自然,不经意间便落于人后。因她在认真地看一朵花或一棵草。而经她看过的花,总是: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这令我想到美国著名女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她的花卉系列,在写实中加入抽象的意味,充满美感与诗意。她以大幅的花朵占据整个画面,是因为,没人真正仔细看过一朵花,它是如此之小,人们没有时间,而观看需要时间。我把它画得很大,人们就会大吃一惊,花点时间去注视它.....而这一注视,却令人们看出许多的意外与惊讶。

平日里,我们繁忙浮躁到没时间看一朵花。在礼佛之地本栖寺,与一场美丽的月出邂逅,神定气闲地欣赏与解读这大自然之奇妙,该是怎样的缘份啊!

不知想了多久,红月已一次次破云而出,一次次成长壮大,红润的面色却逐渐消褪,一次比一次苍白倦怠。我不忍地低下头,为她的憔悴难过,真可谓:见花落泪,对月伤怀。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度抬头看月,却又被惊呆了:她已远离乌云,高挂天空,清辉顷泻苍穹。月与天,像相依相偎不离不弃的一对有情人。月亮先前的苍白已嬗变成了皎洁!正所谓:"皎皎空中孤月轮"。

清秋之夜,红月映照本栖湖,澄澈如画,纤无尘烟。湖光夜色交融,月投射在湖的波心,艳影荡漾,神秘迷人,引人遐思。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今夜,虽不是张若虚千年前的春江花月夜,却也与千年前一样美丽。

(三)京都物语

京都是世界闻名的千年古都,是日本文化保留地,颇具东瀛特色与风情,也是日本人心灵的故乡。

在京都,有许多神圣庄严的寺庙神社,人们在宁静安详的古寺中祭祀神灵,祈福许愿,修身养性,以达到内心的纯净平和。与之相反,京都花街夜生活的寻欢作乐,风月场的浮华奢靡,又满足一些人身体的感官享受。所以,京都是日本社会的浓缩,一个充满了魅力,五光十色的矛盾体。

秋游日本,无缘于春天的樱花,但秋季的枫景却十分诱人。东瀛的魅人之处还有许多。富士山与金阁寺及艺妓,并称为日本的"三大名片",系日本国宝。

到达京都金阁寺那天,巧遇中国长假,一辆辆旅游大巴士鱼贯而来,使原本清静的佛地金阁寺人涌如潮,摩肩接踵。但建于碧绿的镜湖池旁,围栏中的寺阁只能远观,不可近靠。如一位遗世独立的佳人,仼人顶礼膜拜。

金阁寺最初是幕府将军足利义满的私人佛堂与藏经楼,此建筑精致玲珑,端庄方正。金箔外墙,四角飞檐,顶端像征吉祥的金凤凰,是京都永恒的精神象征。

若说金阁寺美如大家闺秀,银阁寺则是素朴低调的小家碧玉。银阁寺的寺阁并无仼何银饰,除非冬天银装素裹的天然雕饰。其时,庭院间小径已不复见,绵延的山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更添静谧寂然禅境。

在银阁寺,我第一次看到并认识了枯山水。顾名思义,枯山水既没山,也无水,而是用山石和白砂为主体,用以象征自然界的各种景观。日本艺术讲究精致,追求内在涵义胜于外表。其独有的枯山水,被誉为日本庭院艺术的最高峰。

清水寺为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山间小道枫林蔽日,漏下细碎斑驳的光影,枫叶开始有层次地泛红变黄,可惜时为初秋,并未层林尽染。

清水寺庙宇高踞群山之巅,深殿广厦,阔柱宽檐,结构巧妙,气势恢宏。大殿延伸出的清水舞台,据说是为邀请天上诸神观戏。而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神仙们一日之中便可看尽世间千年戏剧,善男信女们怕是来不及彩排呢。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因缘际会,喜剧悲剧,正剧野剧,哪一出,又由得人来编排,还不是上天注定?

我在清水寺求得一签:大吉。"但存公道正/何愁埋去忠/松柏苍苍翠/前山禄马重"。我一直相信,冥冥之中有主宰,人能改变的,仅是上天允许我们改变的部分,其余皆是命定。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那天傍晚,我们遛跶至花见小路。花见小路,很美的名字。是京都祗园南北横贯的神秘小径,自古便是全日本憧憬的夜生活寻欢地。日语中"花见"即赏花。而此花非彼花,是特定的美人如花---艺妓。

花见小路主街游人如织,十分热闹。虽不时见一些和服女子,但神态韵味均感不对。后反应过来,是同为游客的装扮体验。我们被旁边的小街町细窄巷吸引,深入其中。

此间十分清静,保留了日本江户时期的古民宅建筑,门面精巧,房檐低矮,小花细草,自有味道。有许多各具特色的小茶室与居酒屋,有的门边竖有艺妓表演广告及招贴画的小木牌,有的悬挂"舞妓"字样的红灯笼。灯笼微明,有灯光在纸窗后柔和地闪烁,半截花布帘子的木门后,给人"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感。

漫步花见小路,令人想起美国作家阿瑟.高顿的小说《艺妓回忆录》,以及章子怡主演的同名电影。小千代子捧着会长送给她的钱币,跑去神社许愿,笃笃笃的木履声急响。她跑过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千本鸟居金桔色的美丽通道深遂绵长,像千代子绵延细密的心思。这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被她奉为偶像式的男人"会长",与后来成为艺妓的她,展开的是一场精细绝伦却带残缺之美的爱情。花见小路,即是电影主要外镜拍摄地。

突然,惊鸿一瞥!从前面右巷中,翩然飘出一位艺妓:华丽的宝蓝色和服,长长的红色垂带,开得很低的和服后领;高高发髻上插着头饰,粉白的脸上点缀着猩红的嘴唇与黑亮的眉眼;她踏着厚厚的木履,脚步细碎,足音清脆,目不斜视,旁若无人,迎面款款走来。

在这暗香浮动的黄昏,寂寥无人的小巷,刹那间,时光倒流,愰若隔世,我用残存的意识举起手机,想拍下这惊鸿一现。这艳光四射的艺妓,脸上却挂着挥之不去的愁情,似一缕来自古画的幽魂魅影,穿越长长的时空遂道,转瞬间不知所踪......

做为游客,我们只看到艺妓们光鲜亮丽的表面,其实她们的生活非常艰辛且封闭,特别是现代社会,需用坚毅摆脱高科技的诱惑,回归古老传统的生活。所以,传承400年的日本艺妓文化,行规要求严苛,装扮礼仪依旧,无仼何改变。

置屋相当于艺妓学校,从美人坯子的挑选,到磨炼其从事杂役,进而升为舞子,最终成为艺妓,需要度过漫长时间与耗费大量金钱。琴棋书画,茶道花道,俳歌三弦,仪容姿态,以及怎样运用眼神,肢体动作等散发迷人魅力。打造一位艺妓,其实就是打造一位完美的极品女人,优雅而高贵。

日本艺妓是非常神秘的行业,很多人误解艺妓就是妓女,其实她们卖艺不卖身。与她们交易的,都是上层社会有钱有势的男人。她们是男人们的"梦中情人",满足男人们的梦想,享乐,浪漫,寻欢,风花雪月......

日本文化中,女性脖子成为包含性意识的审美对象。所以,日本艺妓,和服的后领刻意开大,像花瓶口向外张开,白妆在发际线及颈后留下部分原来肌肤,刻意裸露,惹人遐想。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东瀛魅影,风情万种,诗意而性感,志摩之诗,真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三章分别发表于《世界日报》及《侨报》,并被收入《中国最佳文学作品选》(散文卷)2017)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