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檐日日鸽飞来

作者 07月03日2020年

小檐日日鸽飞来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45期

文/尔雅

 

周一早上,眺望远山:“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临水而居久矣,却难得体验雨落湖面的感觉。

 
不一会儿,雨过天晴,下楼散步。湖边寂寞无人,空气中散发着雨水与草地混合的清香,湿漉瀌的小径散落一些鸟粪,湖水已漫过第二级台阶。估计园丁们也因疫情回家隔离,所以没人冲洗地面及泄洪。涨潮后的湖水十分清亮,绿汪汪的,惹人喜爱。
 
抬头望天,鸥鸟群飞,拍打着翅膀,而有的鸟, 翅膀一动不动,直线滑翔,与飞机一模一样。想想人类真是聪明智慧,利用鸟的原理,实现了自由飞翔的愿望。而“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这样狂妄无知加自大,被上帝之手随便一拔拉,所有的“人定胜天”都灰飞烟灭。正所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如果不是打开网络世界,周遭的现实世界似乎与往年无异:春天,以她原有的姿态盛装出现:花在开放,鸟在歌唱。可是进入网络世界,冠状病毒的瘟疫铺天盖地,来势汹汹。
这病毒的幽灵,正在全世界游荡,它游荡到哪里,哪里便遭受肆虐。它是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关于疫情的数字,每天都有增长,我在内心是不想查看的。因每一个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生命的受难与死亡。
 
让我们共同祈祷,祈祷冠状病毒的瘟疫魔鬼被密封进潘多拉盒子,祈祷我们有克服恐惧战胜病毒的精神力量,祈祷我们有能力去面对疫情下残缺的生活。
 
新冠病毒疫情中,看到善,看到全世界许多“普通人”人性中的光辉:
 
“昨天,一位普通的美国人在俄亥俄州下馆子,餐费$29.75,小费给了$2500。因为抗疫餐馆将关门,担心服务生生活受困,还特别注明让他们5人平分。”前天也看到类似情况,发生在纽约,客人留下了$9400元的小费。
 
萍水相逢几多缘?这些人性中的善良,总是令人温暖。
 
我在朋友圈看到:他儿子在墨尔本,因疫情不得不关掉咖啡店,便把店里冷库食品一半送老顾客,1/4赠送员工,1/4赠送給附近的老人,结果发现所有人都留下了赠送食品的钱,有些老顾客还主动提出预付一笔钱,等他重新开张时来消费。
看来,我们每个人,内心的单纯与善良,首先是给自己的祝福。
法国著名男高音阳台献唱。自法国3月17日封城之日,每晚7点,他打开窗户,高唱歌剧,给邻居们带来欢乐与艺术的享受。被采访时,他说,我不是英雄,也不是医生,我只会唱歌。可爱的是,他说自己不能容忍唱歌前不刷牙,所以每晚高歌前,他都认认真真地先刷牙。可是我的牙膏不多了,希望疫情结束,早日解禁。歌唱家如是说。
纽约州长向全州发出呼吁,希望有执照的退休医护人员能重返工作岗位,以补充医护人员短缺……一天之内,就有一千多人自愿报名。一位85岁的老医生说,“他们需要我,我就回来了。每一个医生,都曾宣誓。如果担心因此而生病,那就别选择做一名医生。”……
 
从临湖书桌前望出去, 鸽群“哗"地从屋檐左边飞过去,又“哗”地从右边飞回去,其速度之快猝不及防,很难抓拍到。拍下来也没那么好看,反而像密密麻麻的逗号,仿佛它们在天空写文章?
 
另有一白一灰两只鸽子, 细小尖利的爪子紧扣房檐下的铁丝网上, 努力想倒挂金钟地站稳脚跟, 可始终摇摇摆摆地扑腾。看到它们如此辛苦, 好想帮忙, 用长杆把铁丝网挑开或戳个洞?可铁丝网是社区物管专为阻挡鸽们而设, 所以我不能搞破坏。
 
有园丁开着清洁车在冲洗小径,地面又变得干干净净了,感谢他在此非常时期,为我们社区所做的工作。之前我有点担心,美国人自由惯了,那受得了如此居家隔离的约束?但现在看来,信仰与法律管住了每个人的行为。美国很多人也在网上秀出隔离期间可以做的事情:最普遍的是在自家院中更精心地侍弄花草,居家令期间还可以跑步爬山,只要人与人之间保持6尺以上的距离。距离在美国不是难事,因美国地广人稀,若不是大都市的金融区或市中心,居住区的街上平日里都静悄悄难见人影。
 
大疫当前,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不能让对疫情的焦虑和恐惧占领了我们全部的精神生活。
 
何况,这世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陪伴我们:书籍、音乐、绘画、电影……
 
就像女文青小葡萄所写:“但是呢,找到一点小确幸,一个雪糕,一顿烤肉,一部好剧。
这一点点希望的力量,越是黑暗,就越是明亮。嗯,春天来了。”

 

【作者简介】尔雅,本名张晓敏,华人女作家。生长于四川雅安青衣江畔,现定居于美国蒙特瑞地区。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特约专栏作家,著有散文集《青衣江的女儿》,《阳光如赊——写意旧金山》,编著《程宝林诗文论》等,作品发表于海内外各报刋杂志及文学网站,并被收入中国大陆及台湾出版的三十多种选集。

 

 

以上文字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号立场。

编辑:刘荒田
编发:唐简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