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魁北克选举

作者 12月02日2018年

10月1日下班之后,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社区选举中心去选举。本来以为会有许多人,会排队,但没有。很多人都已在此之前投过票。选举中心临时设在蓝球场里,几张长桌子有距离的摆成一排,长桌子后面是小桌子,用硬壳纸折叠成三面屏蔽,以示隐私。我们是家庭票,3个人的名字写在一张卡片上,我先生和孩子在我之前已经投过票。
长桌子上有两个工作人员,一个卷发的中年胖女士,很友善地问了姓名,旁边的男士就用格尺和笔,把我的名字在名单上划掉。女士把选票和一管铅笔递给我,说明在圆圈中画上任何记号,只能有一次,票才是有效的。我走到大桌子后面的小桌子里,把自己选中的政党涂黑。
晚上8时,电视开始唱票。非常快,各个地区的候选人,所得席位就出来了。之前预测是自由党少数政府,结果是CAQ(魁北克未来联盟)多数政府。
10月2日的法语报纸,标题十分醒目,也很调侃,《自由党自由了》。
每次大选后,报纸上都有很醒目的标题。我还记得2005年,哈珀当选加拿大总理,那时,自由党已执政多年,保守党拿到执政权很艰难。而哈珀来自于西部阿尔伯塔省。所以,那天大公报的头版头条是《太阳从西方升起》。
在魁北克,每4年中倒有3年在大选。一年市选,一年省选,一年联邦选举。每次选举之前,电线杆上都会挂上各个政党的候选人,他们面目各异,但像明星一样,穿着讲究,发式整齐,有些还摆着姿势。照片上还印有所属政党和竞选口号。比如今年的魁北克团结党就有一系列选举纲领,他们提出的所有纲领很得民心,有全球牙医保险、大学免费教育、65岁老人免费公交等,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各政党提出的口号也很有意思,比如CAQ的口号是“现在”,自由党的口号是“简单”。
我来到魁北克18年,选举成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每年夏末秋初,如果电线杆上没有竞选人的照片,就会感到生活中缺少了什么。在街道上行走,好像停滞了一样,很安静。但生活真的这样安静吗?
魁北克是加拿大唯一一个官方语言为法语的省份。它的司法系统使用欧陆法系,也是北美唯一使用欧陆法系的地区。这个省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语言警察。语言警察的职责是监督服务行业的人们说法语。离我居住不远的街区,一个中东人开的店铺,就曾被语言警察光顾过,据说还有法裔顾客喜欢举报。所有店铺的标牌都是法语的,如果你想写上英语,必须比法语的字号要小很多。蒙特利尔是一个东西区分明的城市,东区多法裔,西区多英裔或英语人士,所以,西区许多牌匾下面,都有英语小字号。在魁北克法语中,至今仍存在着一些比较古老的词汇和语法,就像儒勒·凡尔纳在《海底两万里》中所说,拉伯雷时代的法语目前在魁北克仍然使用着。
魁北克法裔对自己的语言抱有极大的热忱和恐惧。这种热忱来自于热爱。他们认为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它的节奏,韵律,繁复的变格,据说是与音乐来自于大脑的同一个位置,所以,它是优雅和精致的。法语的严谨可在《奥林匹克宪章》中得到佐证,因为其严谨而不易产生歧义,至今,法语还是奥林匹克的官方语言。而恐惧则是对法语在英语世界的吞噬下日渐缩小的反应。国际化都市蒙特利尔,有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说200多种语言的人们。英语是人们日常沟通的语言。而在蜂拥而至的英语世界中,法裔越来越感到法语成为孤岛,他们担心自己最终成为少数民族,失去祖宗占领的这块土地。
是的,魁北克人从来都没有忘记祖先是如何最早登陆,来到这块新大陆。那时候,他们以皮货商的身份占领和开拓着魁北克。为繁荣魁北克,法国国王派来了800个孤女,命名为“国王的女儿”,到这里婚配。他们甚至制定出奇特的法律,如果一个男人不结婚,需要缴纳单身税,且税费极高,以此逼迫那些浪荡男子尽快成家,繁殖后代,让这块土地繁荣起来。这也是为什么魁北克移民很容易又很难——它的门槛比加拿大联邦移民低,但融入这个社会却比其他省份难。
因为移民魁北克面临着切实的问题,你需要用双倍时间适应这里的生活,找到工作生存下去。于是,许多移民在这里站一站脚,就转移到其他省份了。
留下来的都是愿意学法语的。有人这样说。
所以,语言一直都是魁北克的问题,是政治的问题,教育的问题,生存的问题。它是法裔煞费苦心对自己民族文化的保护,是一个民族的自尊心。
2018年10月17日,CAQ正式成为魁北克的执政党,这是魁北克历史上的第一次权力落入第三者,不是自由党也不是魁人党的政党手里。魁人党是致力于魁北克独立的政党。CAQ提出的口号是,减少1万个移民名额,由5万减到4万。而对于新移民,如果在3年里还学不会法语,就请买一张单程机票离开魁北克。CAQ是一个成立时间不长的新政党。它在魁人党和自由党之间寻找中间道路,事实上,它被称为隐性的魁人党。
魁北克历史上的英法之争由来已久。1535年,雅克·卡迪亚来到圣劳伦河,魁北克成为法属加拿大。1774年,在经历七年战争之后,英国与法国之间进行了一次领土上的利益分割,魁北克被法国政府放弃给英国。魁北克法裔一直认为他们是被英国殖民,所以在民间一直有各种抵抗的传统。比如,他们喜欢把6月24号的省庆称为国庆,他们喜欢把魁北克称为国家,或者说这个口号还是戴高乐将军的功劳,他在1967来到魁北克,振臂一呼,对魁北克人民说了一句振奋人心的口号——自由魁北克万岁!
戴高乐将军这句来自祖籍国的口号,震撼了法兰西的血性男儿。在不久之后,魁北克独立运动风起云涌,“魁北克解放阵线”的反政府过激行为,终于导致当时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对魁北克独立运动的镇压。
魁北克人民对皮埃尔·特鲁多的感情真是爱恨交加。皮埃尔·特鲁多是魁北克的儿子,然而,总理皮埃尔·特鲁多所能做的只有维护加拿大联邦的完整。他对魁北克解放联盟的镇压使他成为政坛铁腕人物。至2016年,其子贾斯汀·特鲁多任总理,父子同职,自由党一众元老保驾护航,其中不乏父荫。
每年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同时是魁北克搬家日。在这一天,在属于联邦的老港大型庆祝活动的同时,魁北克成千上万个家庭在大规模搬家。他们在同一天里搬进搬出,许多小街交通堵塞,到处都是搬家的小卡车大卡车。人们忙着把家具、什物装在塑料袋中的衣物,洗衣筐放在车上,有人手里还拎着几双鞋。这个日子的缘起是法裔以此抗拒加拿大国庆日,而搬家节也因此沿袭下来,成为魁北克一个传统的日子,独具有风情的日子。
历史上,魁北克施行过两次关于独立问题的全民公投。1995年的公投,魁北克公投以49.4%赞成,比50.6%反对败北。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大多投了反对票。这次公投也极大的影响了蒙特利尔国际大都市的地位。国际公司的纷纷撤离使魁北克经济陷入萧条。2000年,我初到魁北克时,一位来自布鲁塞尔的老移民告诉我,在1950年代,蒙特利尔是一个与纽约相媲美的国际大都市,那时候的市中心下城,到处是俱乐部夜总会,到处都是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客。但进入六七十年代,蒙特利尔的市中心,只能用中产阶级的居住地来形容,繁荣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几年前,魁北克曾爆发了大规模学生运动,这个运动因反对增加学费而起,以自由党下台告终。自由党下台后,继任的魁人党少数政府,在执政一年多即提出中期选举,以期成为多数党政府并实现独立。此次选举以魁人党下台收场。那一年,我的孩子第一次拥有选举权,我们一起去投票,反对魁北克独立。在蒙特利尔生活30多年的朋友,他说可以不参加联邦选举,但一定要参加魁北克省选,因为这是关乎命运的事情。如果魁北克独立,我们向何处去?是不是要再一次移民?
此次魁北克自由党惨败,很多人认为原因是联邦自由党执政的这三年,有关大麻政策,有关难民政策,有关穆斯林剪头巾案,有关华裔申小雨案的不当处理。明年是联邦竞选的一年,许多力挺自由党的选民已经改变了主意。改变也许是选民们最大的愿望,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华人参选逐年在增加。从1980年代第一位华人移民到蒙特利尔至今,在130多年的历史中,蒙特利尔的华人由一个人发展到5万至10万之间(其中包括流动人口)。在这100多年里,华人建立了自己的家园。
蒙特利尔唐人街并不大,纵横不过200多米,但寸土寸金。华人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社区中心,旅店,餐馆,旅行社,商场,不仅包括中国大陆从南到北的各色饮食,而且包括东南亚许多国家的特色物品。夏夜风凉,唐人街永远是喧闹和热烈的,亚洲及中华文化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
而蒙特利尔华人社区已经成为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一部分。在每年的国庆和省庆游行中,总是有中国元素的靓丽风景,青花瓷旗袍,广西壮族舞蹈,中华舞蹈学校的孩子们,他们出现在CNN电视里,他们与各个族裔一起成为繁荣这块土地的力量。
在许多移民心中,各族裔对选举的态度是不同的。亚裔在很长时间内,被称为“哑裔”,因为我们很少发声。现在华人也开始积极参与选举,有了华裔候选人,有些还是第一代移民。我相信,随着移二代的成长,候选人会越来越多,这些移二代有着更加中西贯通的文化修养和全球化视野,了解魁北克价值观。我相信,华裔将是对加拿大社会的融合发展,产生共同价值,弥补沟壑的强大力量。
那么,今天的年轻人又如何看待魁北克独立?我曾经去参加有关魁北克独立问题的社区聚会,在聚会上,英语人士申明,这个城市是各种族裔建立起来的,我们不想成为站在窗外向里面张望的人,不想看着法裔决定这座城的现在和未来,我们要同你们一起讨论如何建立这个城市。
而那些年轻人,他们说着流利的英法双语,他们的态度平和而自信。一个电视台记者,一个网络主持人,侃侃而谈,他们对魁北克独立问题没有明确的观点,他们不在乎是否独立,因为对他们而言,独立与否并不能限制他们的发展,因为全球是这样一个开放的状态,他们的前途很难用国家来限制。当他们这样说时,我就想起在魁北克省庆时看到的那些年轻人,他们在天黑的时候披着魁北克蓝白两色的旗帜,出现在大街和地铁里,他们喝酒狂欢,一起高呼着口号,魁北克是一个国家。
是的,历史正在揭开崭新的一章。全球化并不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现在,魁北克面临着新局面。做为移民,我们正面临着如何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我们是历史的见证人,也是历史的记录者。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