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09日2021年

夜雁

作者
在友人的阶前驻足注目逐渐圆逐渐冷逐渐被忽视的月 雁鸣在彼时触耳惊心地透空而来...
03月07日2021年

听说你那边下雨

作者
在深夜醒来 饿 忘记关灯 门把月色推开 听说你那边下雨 没伞也没穿雨衣 而我的月亮 也被洗了好几遍 滴下来  像柠檬糖般酸甜 摸黑煮了碗面 意外好吃 想起那年麦子熟了一片 河水缓缓  淌过岩石 像抚摸我孤独的骨头 骨节不再生长  而衰老的眼中 总有火焰 烧过北方的森林 南方的沙漠 把心烧出个窟窿 直到大雨落  
03月07日2021年

乌衣巷

作者
尘埃遮住眼睛 风塞住耳朵 鼻塞失去嗅觉 沙哑的喉咙发不出声音 你来我的时代看我 我却再也认不出 只丢下被⼤雨浸泡过的一叠书信 直到风不再来 船不再开 黄昏吹不到乌衣巷外  
03月07日2021年

方块人

作者
名字,种族,性别,年龄 代码,厂家,型号,日期 一个被无数人完成的器皿 一个被无数符号堆砌的人
03月03日2021年

这样漫无目的的夜晚

作者
  这样漫无目的的夜晚 一切钟表都已停摆 窗前的一棵树 和我对峙良久   被遗忘的密码里 有生日的火焰和爱情的焰火 而我们被遗忘的青春 在一些脸书页面里落寞地展示着   我想象翅膀 自我的肩胛骨里生长 想象你有眼睛 在最危险的夜晚寻找光亮   终将流泪 因为必须或者害怕飞翔 因为知道没有人关注 这样低光的颜色或者时刻   这样漫无目的的夜晚 我曾这样漫无目的地想起你   然后又别有用心地将你忘记 (原载于《新语丝》2021年1月号)  
02月02日2021年

沉默的力量

作者
真想不到 在这个在标榜言论最自由的国度 说话也要小心谨慎 一不留神 就有可能被贴上各种标签: 种族歧视,政治不正确或政治太正确 ……   世界已经病入膏肓 人们甚至不敢直说 支持哪位总统候选人 不然,有可能受到无端愤怒的攻击和排挤 更想不到 在民调中大幅度落后的候选人 爆冷胜出总统大选 算不算是 沉默的大多数 用选票宣誓了他们的话语权 爆发了沉默的力量  
02月02日2021年

沉默

作者
有些话,不准说 纵使是真理 也要付出生命或人身自由的代价   有些话,不能说 即使没有杀身之祸牢狱之灾 也会带来极端麻烦,是非缠身   有些话,不该说 善良之人 不忍说的话对别人造成任何伤害   有些话,不肖说 清高之人 不 允许你阿谀奉承,须溜拍马   有些话,不必说 自尊之人 不甘说过的话被当作空气般透明   有时,满腹话语 无人与说   有时,面对众人 无话可说   只好保持沉默 成为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  
01月21日2021年

流浪

作者
  终点的城市钉死在墙上 流浪的那人双目中是一条幽深 而遥远的路途 我不仅是唯一的旅人,还有 北风,唱着冷冷的冬之歌,还有   那些没有根的植物,披着长发漫走   方向是一个诡谲的情人,闪烁,变幻, 还不时 竖起碑石般的骄傲   寂寞便随着雪的白投向我  
01月16日2021年

诗人

作者
 我一直以为 诗人,特别是好的诗人要不像 渴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在山海关卧轨自杀披着一头乱发的海子或者像呼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但在新西兰激流岛挥斧杀妻头顶烟囱状高帽的顾城 我一直以为诗人和诗都在离我很远的远方 而那晚在曼哈顿百老汇的456画廊诗人...
12月30日2020年

一只天鹅

作者
 长颈横放橙红色的喙如枫如扇的蹼都埋藏在耀眼的洁白之下 在湖边的草丛里你只是一团耀眼的白羽身起伏凹凸坚硬哑默如同一尊未能完美的大理石雕像 我们看过并惊讶于你曼妙的飞翔和优雅的游弋却从没想象过你或许累了倦了的时刻 不远的湖面上其它天鹅们成双成对悠哉游哉像极了芭蕾和爱情的样子 只是你疲倦落寞的白色谜团在夏末的草丛里做过什么样的梦在梦里唱过什么样的歌 或者你只是跟我一样有着不可言说的中年的隐痛与哀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