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往事

作者 08月15日2021年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215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宣树铮编辑,凌岚编发。)

 ©1995年,作者保留所有版权

[这是我们九十年代留学生的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初期的纽约。]

 

主要人物:

 

苗京:Male, in his late 20’s

大雄:Male, in his early 30’s

阿丹:Male, in his mid 20’s

海平:Male, in his late 20’s

 

安其:Female, in her mid 20’s

小吴:Female, in her late 20’s

 

梁先生:Male, 50 years old

秀玲:Female, 30 years old

 

李奇峰:Male, 30 years old

玛丽:Female, in her mid 20’s

 

1.

傍晚时分,纽约皇后区一带。刺耳的警笛声。几辆警车先后开进一条单行道,停在一座房子前。警察快速跳下车来,进屋,上楼。

 

警察甲:Tell me what happened?

 

大雄:When we came home, we saw our door open.  Some things were missing.  The most valuable thing was a computer.  It was his (指苗京)。He had worked for a whole year in a restaurant to save money for the computer.

 

警察甲:Is he a legal immigrant?

 

苗京:Yes, I am.

 

警察甲:May I see your passport?

 

苗京:Sure.

 

苗京拿来护照给警察。警察看了看护照,又看了看苗京的脸。递还护照。

 

警察:Thank you.  We are going to take some pictures.  We will investigate.

 

大雄:I hope you will catch the thief.

 

警察:We will do our best.  But I cannot promise.  We will contact you if we have any information.  Take care.

 

警察们下楼。

 

海平:警察好像不能随便查人证件吧。

 

秀玲和梁先生上楼。

 

阿丹:他们能找到盗窃犯吗?

 

海平:要是他们能找到,偷东西就不会这么流行了。咱们自认倒霉吧。我们倒没啥。就是苗京的计算机——

 

苗京:既然偷了就偷了吧。我再干它一年就是了。

 

秀玲同情的表情。

 

大雄(向梁夫妇):这里没事了。你们不用操心了。

 

梁夫妇下楼。梁先生(对秀玲):幸亏我们家里没放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些贼真是该下地狱的。

 

 

2.

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舞会。音乐正浓,舞兴正酣。

 

一个中年左右的男人走向一位姑娘,说:小吴,你已经miss掉好几场了。有什么好事缠身呢?

 

小吴: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中年男人:哟,不小心得罪了。咱陪您跳个舞赔罪还不好?

 

小吴(笑):您倒挺会得便宜还卖乖的。(向一边的安其)你坐一会儿。(把手搭到男人的肩上,步入舞池。)

 

另一边,坐着大雄、苗京、阿丹和海平。

 

海平:嗨,那儿有一漂亮妞。谁去请?

 

众异口同声:阿丹去。

 

大雄:咦,阿丹呢? 

 

阿丹在上厕所。他戴眼镜,很秀气。

 

隔壁有人递过一张纸条。阿丹展开看:Are you interested in having sex?

 

阿丹一阵紧张,慌忙系了裤子出了厕所间。

 

阿丹洗手。身后有人问:Have you seen my note?

 

阿丹回头一看,是一个英俊的白人青年。

 

白青年微笑:I have been observing you for a long time.  You are very attractive.

 

阿丹:No, no.

 

白青年:You are.  Why don’t we do it?

 

阿丹:Do what?

 

白青年:Make love.

 

阿丹:No, I am not a gay.

 

白青年(满脸惊讶):You are not?

 

阿丹:No, I am not.

 

白青年:I am sorry.

 

阿丹慌慌张张回来。

 

大雄:阿丹,刚才我们给你物色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海平要上去抢,被我们制止了。我们觉得海平配那个女孩太粗鲁了。她已经回到座位上了,你快去请吧。

 

阿丹:不要起哄。

 

大雄:阿丹,你要老是那么扭扭捏捏的,什么时候才能交上一个女朋友?去!

 

阿丹:谁说我扭捏?去就去。

 

阿丹硬着头皮,踌躇地走去,走到跟前,又停住,样子很拘束,刚鼓起勇气上去请,安其被人请走了。他怏怏地走回去。

 

大雄:得,你就一辈子打光棍吧。要不然回国内领一媳妇回来。

 

苗京:你已经过时了。国内的姑娘才看不起咱们这些洋插队的。人还编了个顺口溜,说留学生说话洋气、穿衣土气、花钱小气。这不气咱们吗?

 

大雄:不就多了几个臭钱吗?势利。

 

苗京:大雄,还不赶快把你老婆接出来,当心人家变心啰。

 

大雄:变就变,帮我省了机票钱。

 

期间阿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安其。看来他很喜欢她。

 

舞会结束。小吴向安其走来。

 

小吴:玩好了吗?

 

安其:有一人真讨厌,上来就介绍自己有绿卡。

 

小吴:也难怪啰。这里女的本来就少,像你这么漂亮的更少。人家还不求之心切?

 

小吴看见大雄:哎,你不是说不来的吗?

 

大雄:没办法,陪哥们来相亲来了。

 

小吴:相中几个啦?

 

大雄:一个个不是眼光太高,就是没有胆量,一晚上白陪了。

 

小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大雄,我大学同学。安其,她妈和我妈是同事,刚出来,GRE考两千。

 

大雄:了不起,女才子。这几位是我哥们。苗京,City College, 念Computer。阿丹,你们哥大的,念化学。还有于海平,跟我都是NYU的,也是物理系。安其小姐在哪个学校?

 

小吴:她就在哥大。

 

大雄:我们NYU有时也有舞会。每次我都通知小吴和阿丹。安其你到时候也和他们一起过来玩吧。

 

 

3.

大雄他们和小吴她们分手后,他们出门上了苗京的车。苗京和大雄坐前排。

 

大雄:阿丹,看上安其了吧?

 

阿丹红着脸:她真的是很漂亮。

 

海平摸阿丹的脸,说:他脸都红了,还发烫呢。阿丹,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苗京看反光镜,说:海平,别动手动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同性恋呢。

 

阿丹:苗京,不要乱讲。

 

后面警笛声。

 

苗京:Oops, 警车是冲我来的。我怎么了?

 

大雄:刚刚那个是红灯。你光顾说话了。

 

苗京:真倒霉。

 

苗京停车,警察开罚单。

 

大雄:多少钱?

 

苗京:八十。计算机没给我找回来,倒先罚了我八十。不过我不会乖乖地交钱的。我的车是加州的牌照,我可以逃过去。上两张罚单我还欠着呢。

 

车驶过Queens Bridge,可以看到后面的曼哈顿。

 

 

4.

他们到家了,停好车,他们进屋。

 

海平:玩了一晚,明天得做一天的作业了。

 

苗京:你就不用发牢骚了。我明天还得打工。睡晚觉的机会都没有。

 

大雄:都去睡吧。明天见。

 

他们各自进了各自的房间。

 

大雄的答录机闪着信号。大雄打开听。

 

女声:大雄,我的出国手续你不用办了。改明儿我再和你细说。(嘟——)

 

大雄拨电话。“喂,是艾华吗?我是大雄啊。我刚才从学校回来晚了。你给我留的言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不办了?我一直在凑钱给你作担保呢。什么?你不想出来?为什么?你——你怎么想的?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你不是一直想出国吗?现在不了?你告诉我,是不是有别人了?……谢谢你的坦率。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说别的了。好,你看着办吧。

 

窗外,一轮满月。

 

5.

次日,苗京大早起来,蹬上自行车去上班。他迷迷糊糊的闯红灯,一辆小车急刹车。一黑人司机伸出中指,骂道:Fuck!

 

苗京用中文说:你姥姥。

 

黑人:What?

 

苗京摆摆手,继续蹬车。

 

6.

饭店里,一工友和苗京打招呼:你看了《北京人在纽约》吗?很好看。

 

苗京:没时间。又要念书,又要打工,又要玩,哪有时间看电视。

 

工友:这是讲你们北京人的。

 

苗京:我看我自己不得了?我还更有代表性。

 

工友:人家王起明比你有本事。人家把老板娘给迷住了。

 

苗京:那又怎么样?咱们这位,倒贴给我我还不要呢。

 

工友:你小心给她听见欧。

 

苗京:少啰嗦,干活去。

 

工友正在犹豫选哪份去送,苗京一把拎起一份。

 

工友:你这是哪里的?

 

苗京:对面。

 

工友:你怎么总是送近的,我都是送远的?

 

苗京:谁叫你反应慢呢?我好歹也是研究生吧。你当这研究生是白念的?

 

苗京去送饭。

 

 

7.

晚上,苗京回到家。海平告诉他:苗京,房东先生叫你找他一下。

 

苗京:什么事?我房租交了呀。

 

海平:我也不知道。

 

苗京敲房东的房门。房东开门。

 

苗京:梁先生,找我有事?

 

梁先生:请进,请进。

 

梁先生:是这样的。我的电脑公司想聘一个人。你正好是学电脑的,我的意思……你知道,你还没有学位,所以工资不能太高。

 

苗京:是Part time?

 

梁:当然,我们也聘不起Full time的。

 

苗京:那工资是多少?

 

梁:每周二十小时,每小时八块,怎么样?我付你现金,你不用报税。

 

苗京:好啊,什么时候开始?

 

梁:下礼拜吧。

 

苗京:梁先生,谢谢你啦。

 

梁:谢谢我太太吧。这是她的主意。我看她偏心,总是鼓动我用大陆人。

 

秀玲笑笑:这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大陆来的嘛。

 

苗京出门,秀玲送出。在门口,苗京:你是不是同情我?

 

秀玲:你不要乱猜。

 

苗京:我这样一个穷学生,不会在乎的。我只是好奇而已。

 

苗京回到楼上。其他人在大雄房间看电视,是《北京人在纽约》。

 

大雄:苗京,快坐下看,已经放了好多了。

 

海平:房东跟你说什么了?

 

苗京:他让我去他公司做Part time.

 

阿丹:这下跟你专业联上了。

 

苗京:专业不专业的我倒不在乎。问题是我用不着刮风下雨下雪的还在外边送外卖了。

 

大雄:这看来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苗京:瞧你们就这点志气?我还以为你们至少要比王起明、周励之类的理想更远大一些。等将来哥们把IBM买下之后再来庆祝吧。

 

海平:你苗京就是口气大。这牛可别吹太大了。我嘛,远的不敢想,我也不期望能像王起明那么有钱。我只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就行。

 

阿丹:我其实不喜欢化学。但只有这个Major才有奖学金。我希望将来能在文学上有所造就。

 

海平:阿丹的诗词都有一本了,可以出集子了。你还别说,阿丹的诗跟罗大佑的差不多。大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出来?你在国内不是马上要破格提副教授了吗?

 

大雄:不是我要出来。我对出国并不热心,是老婆闹着要出来。

 

苗京:你老婆的担保金凑够了吗?还需要多少钱?

 

大雄:不需要啦。她决定不出来了。

 

海平:什么?

 

大雄:昨晚我给她打了电话。她要求离婚。

 

海平:这没有道理吧。你为了她才出来,她倒先把你甩了?

 

大雄:她也有她的原因。一个人,时间一长,现在又不是过去薛平贵的年代。

 

海平:你这么想得通倒也不简单。本来我也不相信超越空间的爱情。我原来有一女朋友,我出国的时候她山盟海誓要等我接她出来。我劝她别等。我说咱们谁也保不住谁。她不听,哭哭啼啼的说她非我不嫁。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两个月后她就跟了别人了,比我还早。她还不告诉我,对我保密。幸亏我在北京安插了耳目,不然我还蒙在鼓里。

 

阿丹:海平,你的不算爱情。你对她没有信任这本身就不是爱情。

 

海平:嗨,阿丹,你到底是文学家呀。我看你就是不一样。你对谁都那么轻信,可当心吃亏。不管怎么样,大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凭你这英语,给咱娶回个洋太太。

 

苗京:干嘛非是个洋太太?有文化隔阂。漂亮的中国女孩有的是。

 

海平:你没见那些个漂亮的都是有主的?不然的话我还打光棍?人家娶个漂亮老婆不容易,咱也不忍心夺爱是不是?所以咱们还是得放眼世界。

 

阿丹:你们都不要说话,看电视吧。

 

《北》剧正放另一集的开头:If you love her, send her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aven.  If you hate her, send her to New York, for it is hell.

 

海平:哎,我看了半天,也就这一句深刻。

 

 

8.

次日,星期一。哥大校园。安其匆匆走着。

背后阿丹的声音:安其。

 

安其回头。

 

阿丹:我是阿丹。星期六晚上舞会,想起来了?

 

安其:哦,还有大雄、苗京、海——

 

阿丹:海平。

 

安其:对。你是化学系的?

 

阿丹(高兴地):你还记得。你学习忙吗?

 

安其:还行。你呢?

 

阿丹:我们很忙。总有做不完的实验。对了,这个周末我们这几个人出去玩,你来吗?你可以把小吴也叫上。

 

安其:那车坐不下吧。

 

阿丹:苗京上班不能去。五个人正好。

 

安其:行。那到时候见。

 

阿丹:再见。(目送安其远去。) 

 

 

9.

晚上,阿丹告诉大家:我邀请了安其周末和我们一起出去。

 

海平:你小子还挺有能耐的。

 

阿丹腼腆一笑。

 

 

10.

周末。大雄、阿丹、海平上车。

 

苗京嘱咐:大雄,这车可拜托你了。咱们就这一辆车。

 

海平: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要是撞了,我们赔你。

 

苗京:这你别说那么轻松。你们也没几个钱,我还不好意思让你们赔呢。

 

大雄:苗京,你就放心吧。我还没吃过一张罚单呢。

 

苗京:好,大雄,那我就放心了。阿丹,祝你好运。晚上见。

 

苗京回屋。碰上梁太太秀玲。

 

秀玲:你上班去吗?我开车顺便把你带上。

 

苗京:那太谢谢了。

 

 

11.

秀玲和苗京在车里。秀玲开车。

 

秀玲:苗京,听说你来纽约之前在洛杉矶待过。你在UCLA上的学?

 

苗京:是,我在那里学的是社会学,将来不好找工作。所以转学了。

 

秀玲:你认识新闻系的中国同学吗?

 

苗京:那儿就一个同学,好像姓陈?我就见过一面,在一个party上。怎么你认识他?

 

秀玲:是一个老同学。他结婚了吗?

 

苗京:那我不知道。那次party他是一个人去的。你要是想和他取得联系,我倒是可以帮你打听。我有几个朋友还在那里。

 

秀玲:谢谢。不过不用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奥,我们到了。

 

 

12.

梁氏公司里。

 

梁先生:苗京,我给介绍一下。这是Julia,这是Peter。他们都是台湾的。将来要是生意做好了,我们可以再聘几个大陆人。我的太太也可以有人说说大陆的事情。秀玲,你给苗京交代一下工作。

 

秀玲给苗京交代工作。

 

梁先生和Julia说话:以后老了我还是想和秀玲回国定居。在美国长大的孩子都不知道孝顺父母。见一面都很困难的。我那大女儿和小儿子就在曼哈顿上学,可是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都说有事情。我早年辛辛苦苦来美国读书,还不是希望子女有一个更好的归宿。可是他们全不领情。

 

Julia:梁先生……

 

秀玲过来:孝谦,少说几句吧。谁心里没有委屈呀?

 

梁先生:说的是。我是老糊涂了。大家都去工作吧。早做完早下班。

 

 

13.

大雄他们去接安其和小吴。她们住在哥大宿舍。

 

他们buzz门。杨澜出来。

 

海平:你是,杨澜。

 

杨澜:你好。

 

海平:你也在哥大上学?

 

杨澜笑笑:是啊。你们也是?

 

海平:我们是别的学校的,来接两位小姐。

 

杨澜:是吗?祝你们好运。

 

杨澜摆摆手,离去。

 

海平:好像在纽约特容易碰见名人。

 

大雄:这位杨澜是谁?

 

海平:你连她都不知道?《正大综艺》名主持。全国家喻户晓。对了,你出来的早,怪不得不知道她。

 

阿丹:很美丽呀。

 

海平:你可不能见一个爱一个。就看不惯你们诗人的德性。

 

阿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安其和小吴出来。阿丹变戏法似的献上一束玫瑰。

 

小吴接过:给我的?

 

阿丹不知所措地:这个,这个……

 

小吴笑笑:别那么神经紧张。我知道是给谁的。安其,给。

 

大雄:咱们上车吧。

 

 

汽车驶过Washington Bridge。时值深秋。一路上景致很美。大雄和小吴坐前面,其他人后面。

 

安其不时赞叹美。

 

阿丹:十月的微风点缀朝霞光芒万丈,十月的心情弹唱夜曲弦声悠扬……

 

小吴:阿丹,别酸溜溜的。谁给说个笑话吧。最好是荤一点的。

 

海平:小吴,真看不出你来。你先来一个。

 

小吴:男的先说。

 

海平:女士优先嘛。

 

小吴:我可以先说,你们到时候不能赖掉。

 

海平:男子汉,说一句是一句。

 

小吴:有一个中国画家在一家Mall画画。这天一个漂亮的小姐来画像。画家说:Just look at my ass ( eyes的走音)。小姐大惊失色:What? 画家重复一遍:Just look at my ass ( eyes)。小姐顿时怒目圆睁:You asshole.  拔腿就走。

 

大伙儿笑成一团。

 

海平:好故事。下一个是大雄。

 

大雄:我也来讲一个中国画家的故事吧。他去麦当劳买法国炸土豆条。I want a French ass (fries的走音),他说。What? 黑人小姐很奇怪。他又说了一遍。黑人小姐还是摇摇头。这时旁边一个Cashier走过来。这位会说中文,跟他说:我们这里不卖法国屁股。

 

车里又是笑成一团。

 

海平:我说一个。有一天一中国跑堂的和一老外跑堂吵了起来。咱这中国跑堂的急了,指着老外的鼻子说:If you are mean, I will give you some color see see (如果你捣乱,我会给你点颜色瞧瞧。后半句英译不当)。

 

大伙儿抗议:这一点也不荤。而且我们早就听过了。不算。

 

海平:我是在国内听来的。原来却是出口转内销的。得,别争了。我们都到了。先生们、女士们,这里就是举世闻名的西点军校。

 

阿丹:果然名不虚传。真是造化钟神秀。奥,对不起,再也不念诗了。

 

他们沿着河岸上走。我们跟着看风景。有军校生走过。他们上去要求合影。

 

 

14.

晚上。大雄、阿丹、海平回到家。大家来到苗京的房间。

 

大雄:干的怎么样?

 

苗京:可以。比打餐馆强多了。你们玩的怎么样?

 

海平:玩的很好。可惜你不在。我得去洗个澡了。

 

阿丹:我也是。海平,你洗快点。我抽空看一下《华夏文摘》。

 

海平去浴室。阿丹回房间。大雄欲走。

 

苗京:大雄。

 

大雄:有事?

 

苗京:没什么事。就是我有点好奇。我原来以为梁先生开的是什么大公司。今儿一看,连他们两口子在内才五个。

 

大雄:你说的新鲜。他们如果生意做得成功,为什么自己住地下室,而把楼上租给人家?

 

苗京:你早就心里有数?你看问题就是比我深刻。那你说,梁先生也没什么钱,秀玲怎么嫁给他?我一直都以为秀玲是图他钱。

 

大雄: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总是有什么原因的吧。

 

苗京:你这话等于什么都没说。

 

大雄(开玩笑):你刚刚不是还说过我深刻吗?得了得了,别忧国忧民的了。你自己的事还管不过来呢。

 

苗京:我有什么事?

 

大雄:那天你不还夸口买IBM吗?这还不够你操心的?我得回去打个电话。

 

大雄离去。苗京还在想。

15.

安其背着书包从学校回家。她看到街头有一个年轻的中国画家(长发,样子很潇洒)在画画。她好奇地走过去看。画家正好画完一个白人中年妇女。那妇女看了自己的像后很高兴,连连道谢。妇女离去。

 

画家问安其:Would you like a painting?

 

安其摇摇头:I don’t have enough money.  I just want to watch you draw.  May I?

 

画家:Are you from China?

 

安其:Yes, you too?

 

画家:我是北京的。你呢?

 

安其:我父母在沈阳。我小时候跟我外婆在杭州长大。

 

画家:你看着是像个南方人。什么时候你有空可以去我家。我给你免费画一张。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studio的电话。

 

安其:那太谢谢了。

 

这时有顾客来画。

 

安其:那你先忙着。我先走了。

 

画家招招手,表示再见。

 

 

16.

安其回到家。她看名片。上面中英文写着“原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助教,Freelance artist李奇峰”的字样。

 

安其做饭。给小吴打电话:我正在做饭。下来和我一起吃饭吗?

 

电话里小吴的声音:太好了。我正琢磨出去吃呢。这下省一顿饭钱了。我就下来了。

 

一会儿,小吴进来。

 

小吴:我在三楼就闻到了。真香。又是西红柿鸡蛋?

 

安其:这个菜快。你工作联系得怎么样了?

 

小吴:有点眉目。可能在一家公司给老板当秘书。

 

安其:什么?我以为你申请了到大学当老师呢。

 

小吴:小姐,你想什么好事呢?我们这样的外国人有几个会被学校要去当老师的?我去这家公司看过,看上去挺有发展前途。老板说要是我干得好,以后有可能晋升为公关经理或总经理助理。这就全靠我自己努力了。

 

安其:这倒也不错。只要你自己喜欢就行。

 

小吴:我现在只对钱感兴趣。有了钱,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安其:钱总不是一切吧。

 

小吴:你好像还挺天真。你来的时间还不够长。

 

安其:那倒不见得吧。现在国内赚钱比这里赚得疯。我也没有很感兴趣呀。

 

小吴:那是你还没来得及被腐蚀。时间一久,等着瞧吧。我就不信你和别人不一样。

 

安其笑笑:我倒要看看我会被塑造成什么样儿。好了,闲话不说了。该吃饭了。

 

 

17.

 

大雄他们家。

 

阿丹:大雄,明天咱们约安其去中央公园怎么样?

 

大雄:你追她,我当什么电灯泡?

 

阿丹:不是这个意思。我约了她几次,她都说没空。我猜她是觉得和我单独出去不自在。这样她就没有机会了解我。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大雄:这样的话,好说,好说。正好我明天也有个约会,我去打电话把地点改在中央公园。这样也免得我当电灯泡。

 

阿丹:那就这样定了。我去打电话。

 

阿丹打电话。然后去找大雄。

 

阿丹(异常兴奋地):大雄,太谢谢你了。她答应明天出去玩。

 

大雄:我看你对安其很着迷呀。她不就是脸蛋长得漂亮一些吗?

 

阿丹:我看你是因为原来有妻子,所以对这里的女留学生不注意。像安其这样的太少了。我当然不是那种肤浅的人,光看人家脸蛋。她很特别,不俗气。

 

大雄:悠着点。人家要是不接受你的欣赏怎么办?

 

阿丹:这不是我现在考虑的问题。现在我要尽一切努力去赢得她的心。

 

海平从房间探出头,举着一个本子:大雄,阿丹的事可全靠你了。不然出了人命咱们可担待不起。你看,他给安其的情诗都快写了一百首了。

 

阿丹:海平,你怎么偷看我的东西?

 

海平:怎么算是偷看?我只不过顺手翻了翻。你自己都已经在《华夏文摘》上公开发表了两首。对了,也不知道安其看不看《华夏文摘》?

 

阿丹上去夺海平手里的本子:快给我。

 

 

18.

 

下午,中央公园。有些寒意。树叶在微风中飘落。

 

阿丹和安其从东南角进口向里走去。两旁长椅上零零落落坐着几个人。有各种肤色的画家在画像。大多数没生意。

 

阿丹和安其走过去。安其忽然回过头。她走回去,叫道:李奇峰。

 

李:是,对了,你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

 

安其:我叫安其。

 

李:这位是,男朋友?

 

阿丹见安其犹豫,替她回答:不是,我们只是朋友。

 

安其:我们和另两个朋友约好在里面等。我们先走了。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还欠我一张画呢。

 

李:我记着。回见。

 

 

中央公园中心地带。

 

阿丹和安其过来,看到大雄,打招呼:你们来多久了?

 

大雄:刚到。Let me introduce you.  This is Mary, this is Dan, and this is Ann.

 

其他人互道:Nice to meet you.

 

他们边走边说。安其和Mary交流。阿丹和大雄说话。

 

阿丹:你真的交了一个老外。保密保得这么严。他们都不知道吧。你们怎么认识的?

 

大雄:一个教室楼。乘电梯经常遇到,就认识了。

 

Mary (to Ann): 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Ann: Thank you.

 

Mary (掏出一支烟):Do you smoke?

 

Ann: No, thanks.

 

玛丽一手拿出打火机,很熟练地点上烟,开抽。

 

Ann: In China, many men smoke, but only a few women do.

 

Mary: It’s just the opposite here.

 

Ann: It will not be good to fetus if you are going to have a baby someday.

 

Mary: I am not going to have children.

 

Ann: Oh.  Why not?

 

Mary (不悦地):It’s my own business.

 

Ann: Sorry.

 

大雄:Mary, what do you want to do tonight?

 

Mary: How about bar?

 

大雄:Ann, Dan, would you like to go with us?

 

Ann and Dan: Okay.

 

安对丹:我从来没去过酒吧。

 

丹:那很值得看一看。美国一大文化。

 

 

19.

晚上。他们四人去一家酒吧。人很多。乌烟瘴气的。

 

玛丽遇到一两个熟人,打招呼。

 

四人喝了酒,聊了一会儿天,站起离开。

 

街上,行人,汽车。

 

玛丽:Do you want to go to the Star’s?

 

安小声问丹:这是什么地方?

 

丹:另一个酒吧。

 

安:什么?我可一点儿也不喜欢酒吧。喝酒干嘛不能在家里喝?

 

丹:人家同时也聊天。

 

安:聊天也可以在家里。

 

丹:要不怎么说是美国文化。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气氛。

 

安:我想回家了。

 

丹:不再玩一会了?

 

安:不了。这既费钱又劳神。

 

丹:让我请你吧。

 

安:我不喜欢别人请我。

 

丹: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你要真想回家,我送你。

 

安对大家说:I have to go home now.

 

Mary: Take care.  Nice meeting you.

 

他们说了再见后,丹和安走进地铁。

 

 

20.

第二天清早丹和海平在卫生间刷牙。

 

海平问:昨晚上大雄没回来吧。

 

丹:大概在女朋友家过夜吧。

 

海平:大雄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哥们跟他天天在一块,怎么不知道?

 

丹:这得问你自己了。你这朋友怎么当的?

 

海平:你小子现在说话也油腔滑调的。是不是安其那儿有眉目了?

 

丹:没有。至少现在她对我还很一般。不过她愿和我一起出去,我就很高兴了。

 

海平:苗京这些天也不知道中什么邪了。话也不多了。

 

说话间,苗京冲进卫生间:你们完了没有?快出去。我冲个澡。

 

海平和丹出去。苗京冲澡。然后他穿衣、吹发、打领带。出来时很精神。

 

海平和丹看他下楼去。

 

丹:苗京在谈恋爱。

 

海平:Are you sure?

 

丹:我有体会。

 

海平:那那一位是谁呀?怎么你们一个个都搞得那么神秘?

 

 

21.

苗京下楼,出屋。秀玲在车里向他微笑。

 

苗京进车。车发动,开出。

 

沉默好一会儿。

 

苗京:梁太太,我有一个问题想了好久,一直想问问你,可是又怕冒犯。

 

秀玲:不是跟你们说好,就叫我秀玲的?你们总是不肯改口。

 

苗京:怕冒犯梁先生。

 

秀玲:不会的。他这个人脾气很好。咱们都是大陆来的,讲什么客气?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苗京:秀玲,我不是说梁先生不好。梁先生是个好人。我还是有点弄不懂,我是说,你不会生气吧……

 

秀玲(笑):别吞吞吐吐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嫁给梁先生的是吧?

 

苗京:你可以不回答。我纯粹是好奇心。没有别的意思。

 

秀玲:你想听吗?

 

苗京: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秀玲(叹了一口气):你还记得我向你打听你们UCLA的小陈吗?他叫陈东明。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苗京:是这样。你们后来是怎么回事?

 

秀玲:我们以前是大学同学。我们当时感情很好。如果不是因为出国,我们现在也许过得很好。当时我们两人都想出国,我们都踌躇满志,想出来闯一闯。他先出来了。我等了两年才联系到学校。说来我也傻。如果我通知他来接我,就什么事也没了。可是我想给他个惊喜,我叫我的一个朋友来接我,然后带我到他那里。我到了他那里,我发现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现在回过头去想想,他一个人在外面呆两年了,身边有个人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那时候我怎么也接受不了。他怎么求我、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我很伤心,书也不念了,跑到纽约打工,准备赚够了机票钱就回家。我在梁先生这里找到了一份工作。梁先生很同情我。我看他也怪可怜的。同病相怜,我们俩就结婚了。

 

苗京:原来是这样。后来你和陈东明有联系吗?

 

秀玲:偶尔听到一点他的消息,但没有直接联系过。我不知道见到他会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我也不去想。

 

苗京:那你还爱他吗?

 

秀玲: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苗京:那你爱梁先生吗?

 

秀玲:梁先生待我很好。我还能要求什么?

 

苗京把手放在秀玲的手上,动情地叫了声:秀玲。

 

苗京:秀玲,希望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秀玲的眼睛模糊起来。

 

 

22.

小吴来到安其宿舍。

 

小吴:我要搬走了。

 

安其:Downtown?

 

小吴:是的。

 

安其:房租很贵吧?

 

小吴:我不用付。我搬去和Charlie一起住。

 

安其:你们已经到这一步了?太神速了。你对他了解吗?

 

小吴:了解谈不上。总之对我没有什么坏处。他是老板呀。

 

安其:他爱你吗?

 

小吴(笑):你还挺认真。他不就是想要个女人陪陪吗?

 

安其:那你?

 

小吴:放心。我不会吃亏的。我也用得着他呀。行了行了,不谈这个了。以后我会请你去玩的。他的apartment很大。

 

 

23.

安其敲李奇峰的门。李开门。

 

李:快进来。我等了半个小时了。

 

安:对不起。没想到周末地铁比平常少。这就是你的studio?

 

李:也是我的住房。这边有我几张画。

 

安:真不错。我从小就想学画。一直没有机会。

 

李:以后我可以教你。

 

安:真的?

 

李:当然。对漂亮姑娘的要求,我总是有求必应。坐下,喝点水。

 

李:我给你画一张画吧。来坐这边,就这样。你可以说话。

 

李画画。画完,叫安过来看。安惊呼:真棒!

 

李: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给你画一张裸体。我看你的曲线很美。

 

安犹豫了一下,说:可以吧。不过我可能会有些紧张。

 

李:不要紧的。过一会儿就适应了。你可以上洗手间脱衣服。

 

安去洗手间。她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然后出来。

 

李:太美了。以后你应该穿紧身的衣服。来吧,这样坐好。

 

李拿起画笔,画了一会,放下笔。

 

安:画好了?这么快?

 

李:我画不下去了。

 

安不解的样子。

 

李:我集中不了注意力。你懂吗?

 

李走到安面前,突然跪下:安其,我很想和你,做爱。

 

安其羞涩地搂过李的头。

 

李和安在床上。李:我以前的女朋友都没有你这么attractive。

 

安: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李:我是想让你知道你多有魅力。你们学校追你的人一定不少吧。

 

安笑笑。

 

 

24.

哥大校园。阿丹看到安,打招呼:安,昨天找了你一整天。

 

安:我去男朋友那里了。

 

阿丹(失望):男朋友?

 

安:那天在中央公园遇到的画家。他这个周末有一个画展。你们一块儿去吧。这是flyer,有时间地点。到时候见。别忘了。

 

安离开。丹失魂落魄的样子。

 

 

25.

晚上,大雄他们家。

 

海平:安其怎么找画家。纽约的画家多如牛毛,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们连自己还养活不了呢。阿丹至少将来还有个学位,能找个固定工作。

 

丹:假如安其看重的是这个,也就不可爱了。

 

苗京过来:海平,你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不顾一切的。

 

大雄(笑):苗京什么时候也向阿丹靠拢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是不是有了什么新情况?

 

苗京:没有什么。我只不过顺便说说。

 

海平:我看不像。你最近像得了相思病一样。那位是谁?该坦白了。

 

苗京:真的没有。你们不要瞎猜。你们聊吧。我还得赶明天的作业。

 

大家面面相觑。

 

 

26.

大雄在学校。他正在计算机上工作。玛丽悄悄走近。

 

玛丽(嗲声地):Honey。(给大雄一个吻)

 

大雄:Have you done your work?

 

Mary: Not yet.  I want to make love with you.

 

大雄:You are joking.

 

Mary: I am not joking.  I am serious.

 

大雄:Come on.  You don’t have to do it here.

 

Mary: Why not?

 

大雄:This is school.  There are people next door.

 

Mary: You are not fun.

 

大雄:Let’s compromise.  Let’s go home.  Okay?

 

Mary: Alright.  Let’s go.

 

他们来到玛丽的家。一进门,玛丽一把抱住大雄狂吻。她气喘吁吁地:I have been waiting for long.  We haven’t done it for four days, have we?

 

他们脱衣服上床,滚在一起。

 

玛丽渐渐进入佳境。她抱紧大雄的屁股,喊:Harder, harder!

 

两人进入高潮,结束。大汗淋漓。

 

玛丽(高兴地):It was very good.  Excellent.

 

大雄:Glad you enjoyed it.

 

过了一会儿。大雄说:Mary, I would like to ask you something.

 

Mary: What is it?

 

Xiong: Would you marry me?

 

Mary: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We have only been together for a few months.

 

Xiong: Maybe you are right: it’s too early.  Let’s not talk about it.

 

大雄看着天花板。

 

 

26.

李和其他人的联合画展。一些现代画。

 

安其到。李很亲热地当众把她揽过来。

 

然后丹和海平到。安其介绍他们和李认识。

 

李(向丹):我见过你。

 

丹点点头:在中央公园。

 

随后大雄、玛丽到。

 

安介绍他们和李认识。

 

大家看画。

 

玛丽(对李):Are these painted by you?  Wonderful.

 

Li: Thanks.  I have some more paintings over there.  Do you want to see them?

 

Mary: Why not?

 

李带玛丽去另一角。其他人在原地看画。

 

一西方画家:Li, we’ve been looking for you.  Wanna have some?  (他递上一支大麻)

 

李接过,吸了一口,递给玛丽:Wanna try?

 

Mary: Marijuana?

 

Li: Yes.

 

Mary: I had it once.  I love it.  (她吸了一口,递还给李)Thanks.

 

Li: Ann hates me when I smoke marijuana.  So I have to do it behind her.

 

Mary (笑):You are scared of her.

 

大雄他们这边。玛丽过来:There are some more by Li over there.  Come this way.

 

 

27.

大雄他们家。

 

海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雄申请去斯坦福做postdoc被接受了。

 

丹:真的?大雄好运气。海平你准备什么时候毕业呢?

 

海平:我没准。我正想着改学business呢。下个星期考GMAT。将来怎么都能混口饭吃。那就得准备放弃奖学金,像苗京那么吃苦了。咦,大雄呢?叫他星期六请客,给大家做火锅吃。

 

星期六。大雄家。

 

安其到。

 

丹:小李呢?没跟你一起来?

 

安:我给他打电话了。他说他很忙。我们不一定等他。

 

大家边准备料作,边聊天。

 

大雄:就等玛丽了,怎么还没到。

 

正说着,电话响。大雄去接电话。回来。

 

大雄:她说临时有事,叫我们不要等了。咱们开始动手吧。

 

大家碰杯祝贺大雄。

 

苗京: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大雄:大概两个月后。我把这边的工作结束了就走。

 

 

28.

曼哈顿对面的河边。长凳上坐着玛丽和大雄。

 

Mary: I thought I should explain to you face to face.  That’s why I didn’t say anything on phone yesterday.

 

Xiong: Tell me what happened.

 

Mary: Feng and I.  You understand?  We are attracted to each other.

 

Xiong: You were with him yesterday?

 

Mary: Yes.  I hope you understand.

 

Xiong: How long has it been?

 

Mary: Not long.  Since that exhibition.  About two weeks.

 

Xiong: Only two weeks.  How could you be so sure you want to be with him?

 

Mary:  It’s how I feel.  It’s feeling.  I can’t explain why.

 

Xiong: I understand now.  Good luck.

 

大雄站起身要走。

 

Mary: You don’t want to kiss me goodbye?

 

大雄微微一笑,吻了一下玛丽的脸颊,离去。

 

 

29.

大雄到小李家。

 

大雄一进门就给了小李一拳。

 

小李摸着脸:你这样没有必要吧。

 

大雄(语气和缓):对不起。只不过你事先应该告诉我。

 

大雄欲走。安其从里屋出来。

 

安:大雄。

 

大雄:安其,你怎么在这里?小李,你没告诉她?

 

李:大雄,我是爱安其的。你不要乱说什么。

 

安其:大雄,奇峰,你们是怎么回事?

 

大雄:小李,你大大方方的,告诉安其。安其有权利知道。

 

李:安其,本来我也是要告诉你的,但怕你离开我。我确实是爱你的,但我也爱另外一个人。我同时爱你们两个。你能理解吗?

 

安摇头,然后留下泪来。她进屋拿了自己的包出来。

 

李:安其,你真要走吗?

 

安点点头:奇峰,我不指责你。只不过我不能容忍。再见。

 

大雄和安走出李家。

 

 

30.

安其家。

 

安其坐在床沿,不停地抽泣。

 

大雄剥了一个桔子递过去。安其一把抓住大雄,扑在他的怀里。大雄先是尴尬,然后抱紧了她。

 

 

31.

大雄和丹在一起。

 

丹:安其和你一起,我就放心了。

 

大雄:你真的不计较?

 

丹:我没有什么可以计较的。安其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其实,虽然我爱她,但和她真结婚也不一定合适。她很单纯、很脆弱。我没有能力保护她。

 

大雄:你的想法变得这么现实。真想不到你是个诗人。

 

丹扶一扶眼镜,笑:我现在已经不写诗了。本来这个社会也不需要诗。我何苦多此一举呢?

 

大雄拍拍丹的肩膀,一副感慨的表情。

 

 

32.

大雄他们家。

 

UPS的职员往楼上搬东西。大雄签字。

 

晚。苗京回来。

 

大雄:苗京,你真有本事,这么快又弄来一台计算机。

 

苗京:什么?

 

大雄:这是今天UPS送来的。你买的是486的吗?

 

苗京疑惑地拆开箱子,见是一台Gateway的机子。

 

大家都围过来看,咂咂称好。

 

 

33.

苗京和秀玲在车上。

 

苗京:那部计算机是你送的?

 

秀玲点点头。

 

苗京:何必呢?

 

秀玲看着苗京:因为你需要。

 

 

34.

春节前夜。梁先生请大雄他们(包括安其)一起包饺子。

 

苗京喝醉,痴情地盯着秀玲。梁先生疑惑地看看苗京,又看看秀玲。

 

苗京:秀玲,你真美。

 

梁先生:苗先生,谢谢你的美意。

 

苗京:你别插嘴。我在和秀玲说话。

 

大雄:梁先生,我看他是喝醉了。我来扶他回屋休息吧。

 

大雄扶苗京上楼。秀玲关切的表情。

 

梁先生:大家再接着吃吧。还有很多。

 

 

35.

春节的清晨。寂静无声。和节日很不相称。

 

丹敲大雄的门。大雄开门。

 

丹:苗京不在了。他走了。

 

海平从自己房间探出头,睡眼惺忪:咋咋呼呼什么呀?

 

丹:苗京走了。他留了封信给我们。

 

海平“嗯”了一声,说:给我看看。

 

三个脑袋凑到一起看信。上写: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走了。将来说不定在哪里又遇见你们了。保重。苗京。

 

海平:我以为咱这里可能数苗京将来最有前途。没想到,就这点出息。

 

丹:爱到深处才会这样。我没想到苗京也会动感情。

 

大雄:走了也好。免得秀玲为难。

 

 

36.

饭店。大雄、安其、海平、阿丹。

 

丹:苗京刚走,你们又要走。就剩下海平和我两人了。

 

安其:以后你们有机会交新朋友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丹:什么都是新的好,就是朋友不是。

 

海平:你们去斯坦福该考虑买房子了吧。大雄做博士后薪水不薄吧。

 

大雄:以后等我们有了房子,一定请你们去那里玩。

 

海平:婚礼可别忘了通知我们。

 

大雄:哪里会忘了你们?我还准备请你们给我做男傧相呢。不知你们愿不原意?

 

海平:这对于我来说很荣幸。丹呢?

 

丹:能够亲眼看到世界上最美的姑娘嫁给她所爱的男人,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这个本子里是我写给安其的诗,也是我最后写的诗。以后我不会再写诗了。我想把它送给安其。不知大雄会不会有意见?

 

大雄:哪里的话。有人恭维我的女孩,我只会得意。我要把它珍藏起来,将来给我们的孩子看,让他们知道曾经有一个诗人怎样地赞美过他们的妈妈。

 

小吴风风火火地赶来。

 

小吴:对不起,路上堵车了。

 

 

大雄等出了饭店。

 

大雄:再见了,各位。后会有期。

 

大雄和他们一一拥抱。

 

安其对丹说:谢谢你的诗集。

 

她紧紧拥抱了丹。接着拥抱其他人。

 

叫了出租车。大雄和安其带着行李上车。车离去。

 

小吴:你们怎么走?

 

海平:坐地铁。你呢?

 

小吴:我叫个出租回公司去。那再见了。我们再联系吧。

 

小吴叫了出租车离去。

 

海平和丹进地铁。走进人群。上车。车开走。

 

终。

 

1 评论

  • 评论链接 Lwgbos 09月23日2021年 发布人 Lwgbos

    purchasing tadalafil online - cheap tadalafil tadalafil generic name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