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苹果

作者 12月26日2020年

西175

(原公众号文章由宣树铮编辑,子姜编发)

金色的苹果(电影剧本)

 

作者 | 卢蜀萍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
  密西根州一留学生宿舍。屋里显得零乱,主人赵刚正在整理房间。
  赵刚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国际长途。
  赵刚:“她刚出去?她回来时请告诉她,后天我在机场举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照片?我没收到啊?都寄出快一个月了?那肯定丢了。不过后天就见面,有没有照片就无所谓了。好,等她到了我再给你们打电话。再见。”
  阳光灿烂。赵刚和一朋友开车在高速公路上。赵刚兴奋地吹口哨哼小调。
  朋友:“嫂子来了以后我们打牌可要三缺一了。”
  赵仍兴奋地哼小曲,斜着眼睛得意地瞥了一下朋友。
  朋友:“嫂子长得不错吧。”
  赵:“我姐姐给选的,绝对错不了。可惜她的照片路上寄丢了。不过你马上可以亲眼看到。到时候给评评。”接着哼曲子。
  底特律机场。赵和朋友冲了进来。赵拿着大牌子。上写着:“亲爱的金小苹。”
  赵跑得过急,差点儿撞上别人。
  朋友:“你能不能慢点?飞机得一小时后才到呢。”
  赵:“一小时?哦,今天钟点变回去了。我昏了头了。”
  朋友:“我看你是乐昏了头。”
  两人找了座坐下。赵不停地看表。
  飞机终于降落。赵和朋友急忙扑到旅客出口处。赵高高举起牌子。旅客陆续出来。眼见出来了近一百左右,都没有一个中国女性。
  赵(焦急地):“该不会是换机的时候误机了吧。”
  朋友:“别急。也许她带的东西多,走慢了。”
  赵:“瞧,她来了。”他的眼睛睁大,露出喜悦的光芒。
  一个年轻漂亮的中国姑娘从里面走出来。她往这边走来,面带笑容。
  赵(高兴地):“小苹。”
  姑娘好像没有听见,径直走过去,投进一个美国人的怀抱。
  朋友:“没有搞错吧。”
  他们疑惑地看着姑娘。姑娘和美国人亲亲热热手挽手地走了。
  没有人再出来。赵:“我们进去看看。”
  他们在机舱口遇到航空小姐。
  空姐:“May I help you?(我可以帮助您吗?)”
  赵:“Are there more passengers inside?(里面还有乘客吗?)”
  空姐:“They all left.(他们全离开了。)”
  赵垂头丧气的样子。
  空姐:“If you have any question, you may ask the front desk. They may be able to help you.(如果你有问题,您可以问前台。他们有可能帮到您。)”
  NorthWest(西北航空)问讯台。
  工作人员:“Our record shows that Miss Xiaoping Jin cancelled her flight.(我们的记录显示金小苹小姐取消了她的航班。)”
  赵:“Really? Do you know where she went?(真的?您知道她去哪儿了?)”
  工作人员:“Sorry, I cannot help you with this.  You may call our service in San Francisco.(对不起,这个我们不知道。您可以给我们在旧金山的客服打电话询问。)”
  机场电话亭。赵打电话。
  赵:“She switched her flight to New York?  It's impossible.  Yes, she came from China today.  Yes, yes.  Thank you.(她换航班去纽约了?不可能啊。对,她今天从中国来。对的,对的。谢谢。)”
  朋友:“到底怎么回事?”
  赵(沉重地):“人已经去了纽约了。”
  朋友(不解地):“你是说,她先去纽约玩?”
  赵:“玩个屁!她利用了我,知道了吧。”
  朋友:“这事以前听说过。没想到会出在你身上。哈哈哈。”  
  赵:“你笑什么?”
  朋友(笑):“挺有意思,挺有意思。以后我们打牌不会三缺一了。”
  飞机上。小苹上卫生间。她掏出钱包,翻出一张像片,是赵刚出国时拍的护照照片,头发偏长。她把像片仍进垃圾箱。然后她涂了涂口红。她挺漂亮。
  密州。中国餐馆。
  一顾客招手。老板过去。
  老板端着一盘柠檬鸡走到后面。带着潮州口音训斥:“赵刚,我看你是找麻烦啊。顾客要的是陈皮鸡,你给他柠檬鸡。昨天一个顾客要柠檬鸡,你给他陈皮鸡。我的生意没法做了。你今天做了就走路吧。”
  赵刚一甩围腰:“走就走。本来也不想干了。”
  赵刚往车里搬东西。朋友们相送。
  朋友:“赵刚,你的书就不念了?”
  赵:“以后如果混好了,再想念书可以回来念。现在连温饱都在发愁,念它个屁。”
  赵把吉他放进车里。赵:“这把吉他我从国内带来两年了,一次都没摸过。”
  赵发动车,向朋友挥手:“回去吧,将来哥们在纽约混好了后请你们来玩。”
  车离去。
  朋友:“这下打牌得三缺一了。”
  纽约。自由女神像。世贸中心。帝国大厦。
  赵刚的车在车水马龙中挤着。
  一辆出租从旁边飞快地斜插到他前面。
  绿灯前,行人在车前穿梭。赵刚不敢往前。后面的喇叭尖叫声。赵刚紧张的样子。
  
  皇后区。赵停车在一座房子前。朋友乙出。
  朋友乙:“才到啊?以为你迷路了。”
  赵:“倒是没迷路。就是开车太费劲了。动不动别人就抢到前头。一点规矩都没有。”
  朋友乙:“乡下人了吧。这是纽约。”
  他们搬东西进屋。赵:“剩下的就不用搬了。反正我明天就走。”
  朋友乙:“不能放在车里。不然,你的车就得被砸了。”
  他们一边搬东西。朋友乙:“我给你找了一间房子,就在这个区。约好明天一早去看。”
  小苹正在拖地板。听到门铃。
  小苹:“来了。”
  她和赵及朋友乙上楼来。
朋友乙:“你就是电话里的Pauline了?这位是John。我是领他来看房子的。”  
小苹:“John,你看着好面熟。可能像我大学里的哪个Sweetheart。”小苹快乐的样子。
  小苹介绍房间:“你呢,住这间。我的房间在那边。卫生间和厨房是我们两人共用。你付两百五十。有意见吗?”
  赵(环顾四周):“没有。挺好。我在密西根两百块自己住一套。纽约我只好这么凑合了。”
  小苹:“行。你先帮我擦窗户,然后再把东西搬进来吧。别愣着,快动手。”边说边操起拖把。赵迟疑了一会,也干起活来。小苹见他干活,笑了。
  小苹的工作地点在老板的办公室外。她给老板Smith(美国人,近五十岁)当秘书。
  小苹走进老板的办公室:“Mr.Smith, is there anything else I can do for you?(史密斯先生,还有什么其它事需要我做吗?)”
  Smith:“You can take a break now.  How about a dinner tonight?(你现在可以休息一会。晚上和我一起吃饭怎么样?)”
  小苹:“Thanks, but I have to go home.(谢谢,但我必须得回家。)”
  Smith:“Why?(为什么?)”
  小苹支支唔唔地:“My husband is waiting for me.(我丈夫在等我回家。)”
  Smith:“You have a husband?  I didn't know you were married.(你有丈夫?我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小苹:“He was not here. He just came to New York.(他原先不在这里。他是刚从纽约过来的。)”
  Smith:“Lucky guy. I would like to meet him someday.  Wouldn’t you invite me to your home?(他的命真好。我希望见见他。你怎么不邀请我去你家?)”
  小苹:“Of course it would be nice you come.  Just our home is small.(当然希望您能赏光,就是我家太小了。)”
  Smith:“It's no problem. I would like to visit you someday.(那不是个问题。我找一天到你家看看。)”
  门铃响。小苹探头,一看是Smith。她慌忙叫赵刚。
  小苹:“John,快!我的老板来了。这老家伙老缠着我。我跟他撒谎说我结婚了。今天你无论如何要帮我瞒过去。快,把你的被子枕头搬到我床上。哎呀,合影,合影,美国人最讲究这个。算了,我就把你的照片和我的放一起吧,把这束花放在前面,好。你千万别说漏了嘴。”
  小苹拢拢头发,去开门。
  Smith:“Did I interrupt anything?  I just drop by.(我打扰你们了吗?我是路过。)”
  小苹:“Let me introduce you. This is Mr.Smith, this is my husband John.(让我介绍一下。这是史密斯先生,这是我丈夫John。)”
  Smith:“Do you share the same last name?(你们的姓氏是一样的吗?)”
  小苹:“No, his last name is, is ……(不,他的姓是,是……)”
  赵:“Zhao. Z-h-a-o. Zhao.(赵,罗马拼音Z-h-a-o)”
  Smith:“Why do you all stand?  Sit down.(你们怎么都站着?坐下吧。)”
  小苹:“Oh.  You sit down.  A cup of coffee or tea?(哦,您坐。您喝咖啡还是茶?)”
  Smith:“Tea please.  I’d like Chinese green tea.(茶。我喜欢中国绿茶。)”
  Smith坐到椅子上。赵坐到床上。小苹去烧水。
  赵触到屁股下什么东西,拿出来看,是女用卫生棉棒。正好小苹进来。
  赵(晃着卫生棉棒):“Pauline, do you smoke cigar or something?(宝琳,你还抽雪茄,还是什么其它洋玩意儿?)”
  小苹一把夺了过来:“You are very funny.(你太滑稽了。)”
  赵(一本正经地):“What is it?(这是什么呀?)”
  Smith (大笑):“Mr.Zhao is very funny. He can be a comedian.(赵先生太搞笑了。他可以当喜剧演员。)”
  Smith看到书桌上两人的照片,说:“That's very unique. You maintain your independence. Creative. Pauline, I like your husband, and your home.(这个很独特。你们两个互相挺独立的。有创意。宝琳,我喜欢你丈夫,和你的家。)”
  小苹:“Thank you.(谢谢。)”
  公司里。
  一个男人向小苹走去。
  他:“Hello.(你好。)”
  小苹抬起头。她的眼睛一亮。那是个潇洒英俊的男人,约三十来岁。他叫Scott.
       Scott:“I have an appointment with Mr. Smith.(我和史密斯先生有个工作约谈。)”
  小苹:“May I have your name please?(您叫什么名字?)”
  Scott:“Scott Edwards. I haven't seen you before.  Are you new here?(Scott Edwards。我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吧?)”
  小苹:“Yes. I began working here only one month ago.(是。我一个月前才来这里上班的。)”
  Scott:“May I invite you for lunch after my appointment?(我办完事后可以请你吃午餐吗?)”
  小苹:“Sure.(当然。)”
  饭店。音乐柔和。环境浪漫。
  Scott:“So you have been here only for about a month.  Your English is excellent.(你才来一个月。你的英语很好。)”
  小苹:“Thank you. English was my major in college.  Do you come to New York often?(谢谢你。英语是我大学的专业。你经常来纽约吗?”
  Scott:“Not very often. Only when I have something to report. I will stay for a few days.  We can go out again if you like.(不经常。我只有在要汇报工作时才来。我这次会待几天。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再出来玩。)”
  小苹:“That would be wonderful.(那太好了。)”
  他们互相交换倾慕的目光。
  公司的Party.
  Scott向小苹走来,他一手举着酒杯,一手挽着小苹的腰。
  Smith走过来:“Pauline, Scott.  Nice to see you both here.  Pauline, you didn't invite your husband?(宝琳,斯高特。谢谢你俩赏光。宝琳,你没邀请你丈夫?)”
  Scott (向小苹):“Your husband?(你丈夫?)”
  Smith:“You've got to meet her husband. He is a comedian.(你得见见她丈夫。他可是个活宝。)”Smith笑着离去。
  Scott:“You didn't tell me you were married.(你没告诉我你结婚了。)”
  小苹:“That's not my husband. I made it up, because I didn't want smith think I was available.(那不是我丈夫。是我编的,因为我不想让史密斯知道我单身。)”
  Scott:“I see. That old horny bastard.(我明白了。那个老色鬼。)”
  他们转到大厅的一角,接吻。
  小苹和赵家。门铃响。
  小苹吩咐赵:“哎,快收拾一下。我公司里有同事来。”说罢,跑到卫生间飞快地擦了擦粉。随即跑下楼。
  赵显然是误解了她的意思。他飞快地把自己的枕头被子搬到小苹床上,再把两张照片并排放在一起,在前面摆上一束花。全部照小苹那天做。
  小苹和Scott的说话声传进来。
  小苹和Scott进屋。
  小苹:“Let me introduce you.(让我来介绍一下。)”
  Scott (主动地):“I am scott. Pauline's colleague.(我是斯高特,宝琳的同事。)”
  赵:“John. Pauline's husband.(我是约翰,宝琳的丈夫。)”
  Scott表情尴尬,看了看手中的玫瑰,不知所措。他把头转向小苹。
  小苹:“Let me explain this.(我来解释一下。)”
  Scott:“No, you don't have to. I am leaving.(不用了。我这就走。)”Scott放下玫瑰就走。
  小苹狠狠地瞪了赵一眼:“谁叫你这样说的。”
  赵迷惑不解地:“这不是你的意思吗?”
  小苹:“得了得了。全让你搅了。”小苹跑下楼去,Scott刚刚发动汽车,离去。小苹呆呆地望着。
  小苹听Smith交代工作时走神。
  Smith:“Pauline, you have something in your mind. Anything wrong?(宝琳,你有什么心事吧。出什么问题了?)”
  小苹(回到现实):“Oh, nothing.(哦,没事。)”
  Smith:“Take it easy. This weekend there will be a birthday party for my wife.  You and your husband are invited. Remember, do bring him with you. I like him.(不要太操心。这个周末我为我太太举行庆生会。我们邀请你和你丈夫过来。记住,一定要带上他。我喜欢他。”
  小苹哭笑不得。
  Smith家的Party.人来人往。人们纷纷向Mrs.Smith祝贺。
  
  赵家。小苹:“你快点好不好?都已经晚了。人家Mr.Smith喜欢你,非要我带你去。不然我还不愿意呢。”
   赵:“Smith喜欢我?不会是同性恋吧。”
  小苹:“我倒希望他是同性恋。”
  赵:“想害我是不是?”
  小苹:“你有完没完。快点。我下楼等你。”
  Smith家。小苹和赵从门口进来。
  Smith迎上前去拥抱握手。Smith:“I hope you didn't mind when I hugged your wife. I heard that Chinese men don't like others hug their wives.(我希望你不介意我拥抱你的太太。听说中国男人不喜欢别人拥抱他们的太太。)”
  赵:“No. Not at all. Besides, she is not my wife.(没关系。再说,她不是我太太。)”
  Smith (laugh):“John,you are really a funny man. What do you want to tell me? You are her roommate sleeping on a same bed?(约翰,你真是太好玩了。你想跟我说什么,你和她是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的室友吗?)”
  赵:“I am her roommate, but not sleep on a same bed(我是她的室友,但不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小苹,你拧我干什么?”
  小苹:“说你是我丈夫,笨蛋。”
  赵:“我们不是不再是丈夫妻子了吗?”
  小苹:“叫你说,你就说。”
  Smith:“What's going on between you? My Chinese is pretty bad. I only know ni hao,zai jian.(你们在说什么?我的中文不好。我只会说你好、再见。)”
  小苹:“Sorry.(对不起.)”
  赵:“She wants me to say I am her husband.(她要我说我是她丈夫。)”
  小苹一旁干瞪眼。
  Smith:“That's what I thought. Women don't like their husbands to pretend they are not married.(我猜就是。女人不喜欢丈夫假装他们没有结婚。)”
  赵:“I mean, sometimes I am her husband, sometimes I am not. It all depends on her.(我的意思是,有时我是她的丈夫,有时我不是。一切都取决于她。)”
  Smith:“Depends on her temper? Ha ha. I get it. So you mean, sometimes she let you sleep on her bed, sometimes she doesn't let you sleep on her bed. My wife does the same thing to me. We poor men. Pauline, be kind to John. He is a nice guy.(取决于她的脾气吗?哈哈。我知道了。所以你的意思是,有时她让你在床上睡觉,有时她不让你在床上睡觉。我妻子对我就是这样的。我们男人好可怜。宝琳,对约翰好点。他是一个好人。)”
  Smith走去和别人聊天。小苹:“都亏Smith笨。”她瞪了赵一眼,也去和别人聊天。
  赵拨弄吉他。几个音错了。小苹:“你能不能行行好?别弹了行不行?”
  赵丧气地放下琴:“以前咱们好歹也是全校吉他大赛的冠军。”
  小苹探过头:“是好汉,就别以前以前的。”
  赵:“哎,你老叫我给你当傀儡丈夫,是怎么回事?要不咱们假戏真做。反正你不是也没男朋友吗?”
  小苹:“亏你想得出。Scott那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么英俊的小伙子了。”
  赵:“你怎么象个高中生似的。光迷人家的脸蛋。尽管这样,我也不算差吧。”
  小苹打量了一下赵,半开玩笑地:“还凑合。”
  小苹出去。赵继续弹吉他,又几个音错了。小苹的声音:“别折磨人了。”
  赵笑笑,照弹不误,照样出错。
  电话响,赵刚拿起电话。
  Operator(接线员): "Mrs. Zhao from China wants to talk to Mr. Zhao Gang.  May I connect the line for you? (中国一位赵女士想与赵刚先生通话。我可以帮您接通电话吗?)"
        赵: "Mr. Zhao is not here.(赵刚先生不在。)"  他挂断电话.
       小苹探头:"你不是在这里吗?"
       赵:"这你不懂了吧. 我家里打的是对方付费电话, 是给我一个信号,让我打回去. 谁付得起对方付费电话?"
       小苹:"这倒是个好主意。你怎么早不跟我说呢?"
       赵:"这不,你没问起呀?"
       赵拨电话。 小苹离开。
       赵妈妈:"家里半个月前接到你的信。 纽约生活要比密西根习惯吧? 平常你们可以去中国店买东西自己烧来吃。 小苹做饭你爱吃吗? 你过去最爱吃妈做的雪里蕻炖豆腐, 可惜小苹走得匆忙, 妈没来得及教她。  把电话给小苹, 妈跟她说几句。"
       赵:"妈...."
       赵妈妈:"你别罗嗦,快把电话给小苹。"
       赵:"她,好,我去叫她。"
       赵去小苹房间:"Pauline,快来帮我一个忙。我妈要跟你说话。我当了你好几回丈夫,这次你也当当我妻子,这样咱俩就谁也不欠谁了。"
       小苹:"你妻子?怎么回事? 她在哪里?"
       赵:"待会儿跟你解释。你快来。电话在这里。"
       小苹拿起电话:"Hello。"
       赵妈妈(乐):"瞧这闺女,出口就是外国话。 逗妈开心呐。 闺女,你们离家远,妈不放心哪。"老太太开始抹眼泪。
       小苹悄声对赵说:"你妈哭了。"
       赵忙拿过电话:"妈,你怎么了?"
       赵妈妈:"妈没事。妈就是想你们了。什么时候妈能抱上孙子呀?"
       赵:"妈,您放心,我们会让您早日抱上孙子的。"他冲小苹挤了挤眼睛。 
       赵妈妈:"这妈就放心了。这电话花了很多钱吧。你给挂了吧。"
       赵:"行,妈,那就下次再说吧。问爸和姐姐好。"他挂了电话。
       小苹:"你那妻子是怎么回事?你们分居了?"
       赵:"唉,我都不愿提这事儿。简单地说,我现在打光棍,可是我家里人都以为我结着婚。你真想听详细的?"
  这时汽车报警器大作。赵跳到窗前。
  赵大叫一声“Don't touch my car(别碰我的车)!”赵噔噔噔跑下楼。
  小苹从窗口看出去,发现几个人在跑,赵站在楼下朝他们骂。
  小苹看到靠窗的书桌上赵的护照,顺手翻开看。赵的照片,名字。小苹倒抽一口冷气。
  赵回来。骂骂咧咧:“狗娘养的。大白天敢撬车。让他们跑掉了。便宜了这群兔崽子。”
  小苹怔怔地看着赵,问:“你是从密西根过来的?”
  赵:“我没跟你提起过?怎么了?”
  小苹:“怎么会这么凑巧?”
  赵:“什么?”
  小苹:“哦,我是说我有一个朋友也在密西根。”
  赵(笑):“你今儿智力怎么偏低?密西根这么大,有几个朋友在那里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是不是刚才把你吓着了?”
  小苹:“你没觉得我象哪一个人?”
  赵(笑):“你象巩利。”
  小苹:“别蒙我。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
  赵摸了摸小苹的头:“你需要阿斯匹林吗?我箱子里有很多。”
  小苹推开赵的手:“不用,我去躺一会儿就好。”
  小苹回房仰面躺在床上。好像在想赵是真的不认识她还是装的。
  Smith:“Pauline,come to dinner with me tonight. I am going to meet one of our important clients. I need you there to take some notes.  I will pay you for the extra work.( 宝琳,今晚和我一起吃晚饭。 我要见一个重要客户。 我需要你在那里做笔记。 我会付你加班费。)”
  小苹:“Yes, sir.(遵旨。)”
  
  饭店。赵领着一个姑娘进来。
  领班:“How many people?(几个人?)”
  赵伸出两手指头。
  领班:“Smoking? Or non-smoking?(有烟区,还是无烟区?)”
  赵:“Non.(无烟区。)”
  领班:“Come this way.(这边请。)”
  领班带他们去就坐。
  赵和姑娘看菜单,在交换意见。那边门外进来三个人。Smith和一中国妇女,还有小苹。
  他们三人坐下,谈话。
  小苹看见赵,有些惊讶。她不时瞟赵。
  
  纽约的夜景致。
  赵结完帐。领姑娘出门,路过小苹一桌。小苹看着赵走过去,没加理睬。不料Smith眼尖,看见了。
  Smith:“Is that john?(那是约翰吗?)”
  赵转身。
  Smith:“John,it's so coincident to meet you here. Pauline,introduce your husband to Ms.Brown. Ms.Brown, this is the husband of our lovely Pauline.(约翰,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宝琳,把你的丈夫介绍给布朗女士。布朗女士,这是我们可爱的宝琳的丈夫。”
  姑娘:“赵刚,你结婚了?”
  Smith:“Pauline, why don't you invite John to join us?(宝琳,把约翰叫过来一起吃饭吧。)”
  John:“No, thanks. I have a friend with me.  I have to go now.(不用了,谢谢。我和朋友在一起。我先走了。)”
  Smith:“A friend?(朋友?)”方才注意到姑娘,喜笑颜开:“A girlfriend. Pauline, I hope you are not jealous.(还是个女朋友呢。宝琳,你可不要吃醋哦。)”
  小苹:“I am not. He is not my husband.(我才不会吃醋呢。他不是我丈夫。)”
  Smith一脸惊谔。赵刚不置可否地离开。
  街头。姑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妻子?”
  赵刚:“因为我们关系不是很好。不,不是。我们不是什么夫妻。”
  姑娘:“你不能这样。关系不好,只要没离婚,她就是你妻子。”
  赵刚:“我是结过婚。但是。哎,我那根本就不算结婚。我这是解释什么呢?”
  姑娘:“我看你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我们就这样吧。你以后对人诚实一点就可以了。”姑娘离去。
  赵刚一脸的无可奈何。
  小苹睡在床上。敲门声。
  小苹披了睡衣起来开门。
  赵:“我注意到你今天没去上班。不舒服?”
  小苹:“没有。我被解雇了。”
  赵:“为什么?”
  小苹:“你说你哪家饭店不好去,非去那一家。昨天我怕你女朋友误会,说你不是我丈夫。事后Smith追问我半天,他说我把他耍了。所以他炒了我。”
  赵叹了口气。他回去拿了一些钱给小苹:“你拿这些先用着吧。”
  小苹接过,很感激:“我找到工作后就还你。哎,你女朋友没误会吧。”
  赵:“她跟我黄了。”
  小苹:“我可以替你解释。”
  赵:“没必要。爱信不信的。既然信不过我的话,还有什么意思?”
  小苹面带抱歉的表情。
       小苹兴冲冲地上楼。
       她敲敲赵的门。
       赵开门:"找到工作了?"
       小苹点点头。
       赵:"看你这么高兴。给总统当秘书?"
       小苹摇摇头:"往好的猜。"
       赵:"那给总统当情妇?"
       小苹:"No,no,no. I am a model now.(不是的。我现在是模特儿了。)"
       赵:"模特儿? 你真行! 真有你的。 你怎么找到的工作?"
       小苹:"还记得那天在鸿宾楼吃饭,Smith请的那位中国女人?她开了一家模特儿公司。是她看中的我。我刚才去签了合同,三年。她那儿可是......怎么样?我请你吃饭。"
       赵:"这下你是得请客。"
       赵和小苹从饭店出来,到停车场,准备上车,突然杀出来两个歹徒。他们手持匕首。
       歹徒甲:"把钱包拿出来。"
       赵举着双手迎上前去:"钱包给你没问题。可是别吓着了人家女孩子。你们让她上车去,我就把钱包给你。"
       歹徒乙:"好说好说。让她进车里,但不能开走。我们不希望她去报警。你要是食言,我们这把刀子可是由不得你的。"
       小苹担心地看看赵,赵示意她进去,她走进车里。
       赵:"钱在裤兜里。是我掏给你们呢?还是你们自己过来掏?"
       歹徒甲:"你老老实实站着不要动,我们自己动手。"
       两歹徒趋上前来,开始动手掏腰包。只见赵迅雷不极掩耳地飞起一脚,一把匕首"当啷"落地。他随即扭住另一只拿匕首的手腕,夺下匕首。两歹徒见势不妙,慌忙后退。
       赵:"害怕什么?我不想杀你们。只不过以后你们可别再自找麻烦。愣这干吗?还不快滚?"
       歹徒门逃离。
       赵入车内。
       小苹仰慕地:"你真了不起!"
       赵:"出国前学过防身术。"
       小苹:"今天都亏了你。"
       赵:"小事一桩。我还没谢你这顿饭呢。"
  情人节。街上的小摊上挂满心形物件。人们在商店里挑选卡片。
  赵刚在花店里买了一束红玫瑰花。
  小苹看到赵刚拿着玫瑰花回来,问:“哟,准备去骗谁?”
  赵:“世界上纯洁的姑娘都被骗走了。这束花是给你的?”
  小苹:“这是什么意思?”
  赵:“我不指望你轻易上当。这花没别的含义。咱们俩孤男寡女的,没人送你玫瑰花,我没人可以送。那我把这束花送你不是最合适了吗?”
  小苹:“谁说没人给我送花,你看?”她变戏法似地从屋内取出一束红玫瑰。
  赵:“谁送的?”
  小苹:“甭问。这是我个人的事。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这里并没有被爱情遗忘。”
  赵:“人家算说对了,这美国是女人的天堂。敢情是男女比例失调。”
  小苹:“自我安慰。”
  赵沮丧地朝自己房间走去。
  
  傍晚,赵弹吉他:电影《爱情的故事》主题曲。现在他弹的很好。
  小苹在梳妆台前打扮。
  赵想了想,拿过一张纸,写下:“今晚七点我在帝国大厦观望台等你。”他把纸条折成一个心形,去塞到小苹的门下。
  小苹正在穿衣服。
  赵回房间披上一件外衣出门。
  小苹出门,没有注意门下,一脚踏过纸条。
  远处传来“爱情的故事”的吉他曲。
  晚上帝国大厦观望台。霓虹灯点缀了一个心形。
  赵看表。七点。
  小苹出现。
  赵试图从人群中挤出,但只见小苹奔向一个男人,那是Scott。
       赵看着他们接吻拥抱,心里很不是滋味。
  旁边一白女人:“New York's night is beautiful.(纽约的夜晚真美。)”
  赵(漫不经心地):“You think so?(是吗?)” 
  女人(调情地):“Are you alone?(你一个人吗?)”
  赵看看她,说:"No, I am here with my sister.(不是,还有我妹妹在这里。)"
       女人:"Your sister? (顺着赵的目光望去) That Asian woman? She is gorgeous! Her boyfriend is gorgeous too.  Do you have to wait for her? (你妹妹?那个亚裔女人吗?她真漂亮。她的男朋友也很帅。你得在这里等她?)"
        赵:"No, I don't have too. Would you like......(不,我不用等她。你想......)"
        女人:"Why not?  Let's get out of here.(干嘛不离开这儿?咱们走吧。)"
       夜总会,震耳欲聋的音乐。 
       赵和女人放肆地扭摆。 他们去买酒喝, 又回来接着扭。 赵有些醉态。
       女人开车送赵回家。
       赵一把搂住女人的脖子使劲亲吻。 女人也呈发情状。
       赵解自己的裤子。 
       赵和女人在车里做爱。
       完毕。女人:"Let me walk you up.(我陪你上楼吧。)"
       赵醉醺醺地在女人的搀扶下上楼。
       女人把赵搀扶到小苹房间。她把赵放倒在床上,赵便倒头睡去。女人从赵裤兜里摸出钱包,拿出五十元,又把钱包放回去。她拍拍赵的脸:"Have a sweet dream.(做个好梦。)" 然后离开。
  小苹和Scott回来。
  小苹推门,开灯。很吃惊地看到赵。Scott则是非常迷惑不解的样子。
  小苹冲过去要拉赵下来。
  赵睡眼惺忪的样子,勉强起床。
  Scott:“I don't know what's going on here. I don't understand you Chinese. Here I am leaving. Bye.(我真是不明白。我一点也不懂你们中国人。我走了。再见。)”
  Scott不待解释匆匆离去。
  小苹一下子哭了。
  赵一时不知所措。
  小苹(情绪激动地):“就算我对不起你,你就这样报复?”
  赵:“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我喝醉了?我去把Scott叫回来。”
  小苹(平静一些):“不用了。我自己来处理。你去休息吧。”
  赵迟疑地离去。
  次日早晨。太阳从窗口照进来,约九点的样子。
  赵去敲小苹的门,没人应。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应。赵拿了吉他出门。
  
  晚上,赵回家。
  小苹的房门敞开,一个陌生的中国姑娘在房间。房间摆设与前不同。
  姑娘见赵站在门口,忙说:“我是刚搬来的。你就住在对面吧?”
  赵:“Pauline呢?”
  姑娘:“我不知道。你是说原来住这里的?她搬走了。”
  赵转身跑下楼,开车去找小苹。
  赵漫无目的地在路上开了一阵子,无可奈何地把车停在路边,发呆。
  春去夏来。绿树成荫。
  小苹身着淡雅轻薄的连衣裙,进入地铁。
  那边有一些人围着听吉他。她好奇地凑过去。
  弹吉他的是赵。他在唱Jimmie Davis经典歌曲 You Are My Sunshine, 但在里面插入宝琳的名字:
 “The other night Pauline, as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But when I awoke, dear, I was mistaken
So I hung my head and I cried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宝琳,又是一个晚上,我渐渐睡去  
在梦境中我把你拥入怀中  
可当我醒来,亲爱的,我错了  
我垂下头开始哭泣  
你就是我的阳光,我唯一的阳光  
当天空乌云密布时是你使我快乐  
亲爱的,你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  
请别带走我的阳光。)”
  一曲终,赵抬头,与小苹目光相撞。他跳起来。小苹急忙跑开,赵边追边喊:“等等。”周围的人好奇地看着他们。
  小苹跳上一列火车,车门立即关上,开走。赵眼巴巴地看着车开走。
  地铁站里,赵在弹琴唱歌。
       他突然发现小苹出现,赶快上去抓住她。
    小苹:“我们已经了结了吧。让我走。”
  赵:“我对不起你。我只问你几句话,然后就让你走。”
  小苹:“问吧。”
  赵:“你和Scott怎么样了?”
  小苹:“他结婚了?”
  赵:“你们俩?”
  小苹:“他和别人。”
  赵捶胸顿足地:“我真他妈混蛋!”
  小苹(轻描淡写地):“跟你没关系。是我要和他分手的。”
  赵疑问地:“你?”
  小苹:“我。他同时和两个人约会,我就退出来了。”
  赵:“是这样。”
  小苹迟疑了一下,说:“你现在有事吗?咱们去咖啡店坐一会儿怎么样?”
  咖啡店。小苹吸着果汁。
  赵:“你没受什么打击吧?”
  小苹(笑):“受打击?没有的事。这事情都是缘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想得开。你现在怎么样了?”
  赵:“我还那样。”
  窗外街上的景色。
  咖啡店。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服务小姐过来:“Would you want anything else?(你们还需要别的什么吗?)”
  小苹(看表):“不早了。咱们走吧。”
  赵:“Check please.(给我账单吧。)”
    
       赵和小苹走出咖啡店,沿着街走去。
    
       歹徒甲和乙迎面走过来。已经走过了,突然甲说:"刚刚过去的那个小子是不是以前把我们刀子踢飞的那个?"
       乙:"肯定就是他。我刚才看着他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两人转身跟上去,朝赵刺了一刀就跑。
       赵捂住腰的一侧:"快叫警察。刚才叫人给暗算了。"
       小苹大叫:"Police!  Police!"
       两个警察跑过来。一个拿出步话机报告,另一个拿出枪,朝小苹指的方向追去。
       顷刻间警车到。小苹扶赵刚上了车。
       医院。护士拿了一张表给小苹:"There will be a minor operation on your husband.  Would you please sign here? (你丈夫会做一个小手术。请你在这里签个名。)"
       小苹签名。
       护士:"Thank you.  Don't worry, he will be fine.(谢谢。别担心,他不要紧的。)"
       小苹在走廊上等。手术室门开。赵躺在推床上出来。
       小苹上前:"要紧吗?"
       赵:"没事儿。就是伤了点皮。包两天就好。"
       小苹:"那两人被抓住了。警察要你到时候去作证。"
       赵:"那还用说。"
       小苹手捧鲜花接赵出院。
       小苹:"这两天我在想要是你死了我会怎么样。"
       赵:"你不是在咒我吧。"
       小苹:"有些事情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总想找机会向你解释清楚。"
       赵:"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哪儿跟哪儿啊?我没被捅死,你应该感到高兴。走,咱们去逛中央公园怎么样?"
       中央公园,小苹打秋千,赵在后面推。
       小苹:"你的伤才好,别太使劲了。"
       赵:"没事儿。"
  赵家。赵对邻居姑娘:“我妹妹这个月底从国内过来,我想让她住在这里。如果我给你两百块,你愿意搬走吗?”
  姑娘:“你妹妹来,那是好事。她一定需要你关照。我搬走就是了。”
  赵把钱放在姑娘手里。姑娘表示谢谢。
  
  夜,赵和小苹开车回家。
  到赵家。
  赵:“上去坐一会儿吧。”
  小苹:“已经一点了。我改天再来吧。”
  赵:“就两分钟。好吗?”
  赵下车,替小苹开车门。
  两人上楼。
  赵推开原来小苹的住房。里面的摆设和原来的一模一样。
  小苹惊异的目光。
  赵:“希望你的口味没变。这是给你留着的,想什么时候来住都可以。”
  小苹:“我今天可以住在这里吗?”
  小苹单独在房间里。她感慨地把脸埋在枕头里。
       赵和小苹去爬山,非常开心。
  傍晚他们回家,小苹开信箱。上楼。
  小苹:“John,有你信。广告,广告,广告,你不需要,我给你扔了。这一封是密西根寄来的,Don't fold please(请勿折叠)。谁给你寄照片了?”
  赵:“是我那些哥们。是一个女孩的照片,父母给介绍的对象,寄错了地址,前些天才寄到我原来的地址。我那些哥们也是的。我叫他们别寄来了,非寄来给我。你放一边吧。”
  小苹:“我能看看吗?”
  赵:“想看就看吧。”
  小苹拆开信,取出照片,吃了一惊。慌忙放了回去。若有所思地。
  赵拿过信。小苹紧张的表情。她紧盯着赵。赵把信往桌上一扔,说:“我已经不感兴趣了。”
  晚上,小苹来到赵房间,见那信封原封不动地躺在桌上。小苹:“John,看你房间乱的,我帮你整理整理吧。”
  赵受宠若惊地:“真的?那太好了。”
  小苹整理,拿起信封准备丢进垃圾箱。赵看见,说:“对,扔了算了。不过,拿来让我先过过目,看看家里给我选的女孩子长什么猴模狗样的。”
  小苹:“反正你也不感兴趣,看它干嘛?”
  赵:“好奇心嘛。拿来。”
       小苹:"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假如你被人骗了,你会怎么样?"
       赵:"我不想瞒你,这个女人就是骗我结婚,借婚姻来了美国。我到现在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将来我要是遇到她......"
       小苹:"你会把她怎么样?"
       赵:"还真没想过怎么对付一个女人。总之我是不会轻饶她的。快让我见识一下这个妖精的真面目。"
  赵从小苹手中轻轻取下信封,拿出照片。
  赵端详照片,说:“Pauline,这个女人长得和你挺象的。”过了一会儿,有所醒悟的样子:“不对。Pauline,你中文名字叫什么?是不是叫小苹,金小苹?”
  小苹:“你猜对了。我就是骗你的那个金小苹。我…”
  赵:“原来是这样。”
  小苹(情绪很低落):“戏演完了。我该下场了。”
  小苹去自己房间收拾。提了一只箱子出门。赵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赵往车里搬行李。
       小苹在客户面前展示时装。她的注意力不集中。
       女老板示意她下来。
       小苹走到老板面前。
       老板:"你病了吗?"
       小苹:"我......"
       老板:"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别硬撑着。"
       小苹:"谢谢。"
       小苹来到赵家。赵的车正好开出。小苹追喊:"赵刚---"
       赵的车在远处停下。赵下车。小苹跑过去。跑到半路又停住。赵走过来,看到小苹眼睛红红的。
       赵:"女孩子就善于用眼泪骗取人的同情。上车吧。"
       车内。小苹:“不回密西根行吗?”
       赵:"我还是觉得密西根清静。也安全。再说我那些哥们打牌还三缺一呢。”
  小苹:"那我,跟你一起去行吗?"
       赵:"你那模特儿呢?"
       小苹:"模特儿总不能当一辈子呀。"
       赵:"你的老板可要恨死我了。" 
       小苹:"不会的。她会理解的。"
       赵:"那咱们去拿你行李吧。"
  高速公路上。
  小苹:“你不怕我再跑走吗?”
  赵:“你再怎么跑,也跑不出我如来的掌心。”
  两人会意一笑。
  赵吹起当时去接小苹的小调,两人兴奋的表情。车飞速奔跑,渐渐远去。

 

最新自 卢蜀萍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