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

作者 01月16日2021年

 

我一直以为 诗人,特别是好的诗人

要不像 渴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却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披着一头乱发的海子

或者像

呼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但在新西兰激流岛挥斧杀妻

头顶烟囱状高帽的顾城

 

我一直以为

诗人和诗

都在离我很远的远方

 

而那晚

在曼哈顿百老汇的456画廊

诗人 就在我的身边

他们是

青春飞扬的学生

温文睿智的学者

葆有童真的老人

和蔼可亲的大姐

小资的白领丽人

华尔街的金融精英

憨厚的理工男码农

年轻或不再年轻的帅哥

以及身兼多职的家庭主妇

 

 

他们的外表

如我的一样

普通平凡而又正常

然而

当他们吟诵起

或灵动或深沉或幽默或扣人心扉的诗句

分明是挥着翅膀舞动

光芒闪耀的神圣精灵

 

我置身在这

诗情洋溢诗意流转的盛宴

恍惚间

自己也化身为 一位神奇的

诗人

 

(获2018年法拉盛诗歌节三等奖)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