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月光

作者 02月04日2021年

久违的月光

李喜丽

那晚,在远离都市的渡假区海边,湛蓝洁凈的夜空,宽阔无比;偶有几丝縹緲的白云,像扯散的棉花絮似的点缀著;一轮明月,白玉盘一样闪亮,悬空高照。月光如水地洒落下来,给周围的景物刷上一层闪耀的银色。多么久违的月光!我冲口而出:这是小时候见过的月光!

确实,只有小时候在乡村见过的月光才会如此皎白明亮,简洁淳凈。那时的月亮又大又圆,整个村子在明晃晃的月光的笼罩下,像一幅黑白分明的山水画。农忙的时候,我们在月光下收拾由田里收割回来的稻谷,摘花生,磨番芋,把木薯剥皮、切片。椭圆形的木薯切片整齐地排列在禾场上,在月光照耀下,如雪般亮白,又如水面泛起的闪闪鳞光。农闲的时候,在明亮的月光下,我们或躺在竹椅上边纳凉,边听村里的老人讲故事,或捉迷藏,追逐著穿街过巷。那时,乡村的天空干净明澈,月光肆无忌惮的直泻而下,与人特别的亲近。

后来,离开乡村出外读书,发觉城市的天空总是灰朦朦一片,即使有月光,那月光也像隔了一层纱布似的模糊不明,散乱无力;而天上那个月亮,总像个电力不足的灯泡,昏暗而可怜地远远挂,无论如何也引不起我的欣爱。后来,一年一年过去,觉得都市的月亮与月光越来越灰暗昏黄,也不知道是因為城市的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还是我自己眼睛近视越来越深的缘故。在乡间见过的那种明亮而又直接的月光,离我越来越远了。

移民美国后,住在纽约。在这个繁嚣的国际大都市,月亮、月光还是有的,但都市的五光十色的街灯、霓虹灯太过眩目耀眼,诡幻迷惑,身处其间的人目光完全被吸引了,应接不暇,又有谁会注意到摩天大楼顶上那一小丁点的月亮?又或者,面对另一种紧张繁杂的新生活,我像很多纽约人一样,脚步匆匆,甚少好好地抬头看过夜晚的天空,去寻找月亮;有时,偶然匆匆一瞥,也会看到月亮那久违的身影,但看过一眼后,又埋头继续匆匆赶路,何来闲情逸致好好地细想,或安静地坐下来,把那月亮与月光细细地欣赏一番。

直到那晚,在南方的渡假区海边,我终于与久违的月光重逢,就像与失散多年的朋友意外相遇,又像一件丢失了很久的心爱之物突然重现眼前,心中满是失而复得的惊喜。淳凈明亮的月光,可以洗涤烦恼与忧愁,让心情也随之顿时变得轻松解脱,说不出的舒服。我闭上眼晴,敞开心胸,让自己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尽情享受全身心被月光包围的那种久违的感觉。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