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天鹅

作者 12月30日2020年

 

长颈横放

橙红色的喙

如枫如扇的蹼

都埋藏在耀眼的洁白之下

 

在湖边的草丛里

你只是一团耀眼的白

羽身起伏凹凸

坚硬哑默如同一尊

未能完美的大理石雕像

 

我们看过并惊讶于你

曼妙的飞翔和优雅的游弋

却从没想象过你

或许累了倦了的时刻

 

不远的湖面上

其它天鹅们成双成对

悠哉游哉

像极了芭蕾和爱情的样子

 

只是你

疲倦落寞的白色谜团

在夏末的草丛里

做过什么样的梦

在梦里唱过什么样的歌

 

或者你

只是跟我一样

有着不可言说的

中年的隐痛与哀伤

 

亲爱的表弟

这些日子我时常想起你

恰恰十二岁的漂亮和狡黠

多事之年的夏天

我遥遥知道你灿烂的生命

嘎然而止

 

如同一只天鹅飞走

飞向未知的湖面或者天空

你甚至没有

我们甚至没有

一支天鹅的歌

 

出现总是偶然

离去却必须义无反顾

 

最后一个夏日的午后

很多事物哑默

如一只忧伤的天鹅

 

(原发于《新大陆》诗刊,2020年12月总第181期)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