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历史

作者 01月07日2020年

沉思历史

 

历史是这样的复杂

令智者敬畏

他们竭尽心力地剖析

仍解不开这个谜

锁闭在已挖掘

或尚未挖掘出的埋藏

 

历史是这样无邪

全然没有道理可讲

疑云处处

无论是丛林蛮荒

还是重重帷幕的宫廷

 

历史昭告每个人

都是事态运转中的必不可少

旋忽竟又忘记

 

历史总是这样凝视

深邃而又漠然

 

历史总是这样微笑

带著一抹调侃

 

历史一贯地仪态恹恹

即使是盛宴当前

(2019年10月写于纽约)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