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雨声

作者 04月24日2021年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第195期,原公众号文章由宣树铮编辑,怡然编发。)

   我曾经“杭州听雨”,是在虎跑。沿一条缓缓上行的石板路上山,浓阴覆盖,路旁小溪在树林后忽隐忽现,若即若离,淙淙流下。

   走到翠樾堂,天空飘下小雨,我没带雨具,便走了进去。翠樾堂是个著名的茶室,虎跑泉水泡龙井绿茶,那是绝配。我在屋檐下挑了一张小桌坐下,点了一杯龙井茶。

   渐渐,雨密了起来,仍是那种淅淅沥沥的雨,像是江南女子在你耳旁絮絮地说着什么,有一搭没一搭的,你听着也并不上心。雨从天上落到屋檐,再从屋檐滴到眼前的石阶,两个层次,有了层递,显得柔和且意远。                          

   翠樾堂及其周围的抱翠阁、山泉居、碧翠轩组成了一个建筑群,它们曲廊相通,月亮门相连,地势错落,中间是个庭院,颇有江南园林的意趣。园林建筑小巧灵秀,移步换景,蕴蓄深远,它们在雨的滋润下更加妩媚动人起来。

   庭院中有棵桂花树,叶子大而密,雨打在桂树叶上,与雨打芭蕉,雨打梧桐的声音都不同,发出另一种声音,像是乐队中另一种乐器在演奏。雨打在游人伞上,紧绷的布面发出嘭嘭声,有伞的加入,人与雨两厢愉悦。雨落在院中已蓄起来的薄薄的水面上,溅起点点雨花,让人想象此刻西湖烟波上,可爱的一圈圈涟漪。

   端起茶杯,恍惚中,外面的雨也像是打在了杯中的茶水上,龙井茶细芽有的立了起来,有的已张开成为叶片形状,像是回到了梅家坞的茶田里。杯中的水嫩绿清澈,喝上一口,清香四溢,清淡甘爽。

   在这些典雅古意的轩阁环抱中,心神祥宁。越过翠樾堂的画梁飞檐,远处云山重重。在重复而又均匀的滴答声中,心已入静。屋檐下的人影,时间的流逝,全无感觉。这种绝缘尘虑,散淡逍遥的心情,真是难得。

   有一个人的名字和虎跑连在一起,1919年弘一法师在虎跑定慧寺剃度出家。李叔同是个传奇人物,他家境优渥,自幼聪敏,25岁时赴日本留学,考入东京美术学校,他在西洋绘画、音乐、戏剧、文学、书法都是开风气之先,成就显赫的,正在声名卓著时,39岁的他决意遁入空门,选择在虎跑定慧寺正式出家,从绚丽至极归于平淡。林语堂说: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独立的一个人。

   弘一法师也听过虎跑的雨声吧?僧室窗外,空阶雨滴的无据,远方景物的空蒙,使整个世界寂然幽静,雨天的“空寂”与“无常”是两个有禅味的意象,佛家用寂然之心去观照万物寂然的本质,这两点恰恰与这种体验相吻合。

   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我沿着石板路下山,路边一片竹林里,竹叶上还挂着晶莹碧绿的水珠,雨后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这次虎跑听雨的情景,在很多年后仍令我怀念。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