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雪嚶鳴》序

作者 03月21日2021年

常言道,地球上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華人。  

瘂弦先生延伸了這句話,他說,「凡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文壇。」  

而溫哥華則正是一個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都特別吸引華人的地方,倚山傍海,風景綺麗,華人眾多,文壇林立。在林立的華語文壇中,「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這個「壇」,可說是蓊蔚蔥籠,生機勃然,相當的活躍。一年舉辦四次(春、夏、秋、冬)高水準的詩詞朗誦會,朗誦的作品大多是會員自創。此外,備受讀者關注的是詩詞學會在當地華文報紙上定期刊出詩詞專版《菲莎流觴》,網刊《詩夢楓樺》,與北京首都師範大學詩歌研究中心共同創辦的《新詩潮》,以及與加拿大大華筆會合辦的文學副刊《菲莎文萃》等,可謂個個豐厚,期期精彩!而詩詞學會會員作品選集《楓雪嚶鳴》的出版,更是廣大讀者的熱切期待。  

創會會長沈家莊教授是宋詞研究專家、博導、詩人。他的著述量很大,出版的詩集和學術專著已達數十種。  

大學者愛朗誦。他的朗誦,語調鏗鏘有致,激情澎湃,有時還要加一些動作,一會兒把胳臂伸出去,一會兒又收回來,似「雲手」,又不是「雲手」,後面必有一個京劇武生般的精彩「亮相」,藉此把音韻重拍和詞語意象強調出來,很有藝術感召力!  

很欣賞沈家莊教授在《詩夢楓樺》創刊辭中寫下的這段話:「……夢的人,一定有詩;寫詩的人,一定有夢。一群從彼岸遠渡重洋,來到此岸的華人,聚在一起——為詩而聚,為夢而聚。在七彩楓葉掩映的英吉利海灣,菲莎河谷,聚在一起來,為圓一個少年時代發端的詩夢。」  

他還寫道:「加拿大是一個富有詩意的國度,大地是詩,大海是詩,楓葉是詩,鮮花是詩。我們炎黃子孫也是來自詩歌的國度。詩書禮樂,是華夏傳統文化的淵藪。孔子說:『不學詩,無以言。』漢代學者闡釋《詩經》,說詩可以『興、觀、群、怨』,可以『觀風俗、知得失、厚人倫,美教化。』中國傳統教育,講究『詩教』,詩教的目的,就是培養國人『真善美』的道德情操和審美品格。這是人類共同的東西,所以,我們要弘揚中華文化中優秀的詩學傳統,把我們祖宗傳下來的『真善美』的血脈,一代一代往下傳。」  

是主旨,是抱負,更是一種博大的文化胸懷。  

近年來,沈家莊更是頻繁飛越太平洋,出席海內外各種重要的文學會議。這期間有兩件大事非常引人注目:與朱存紅合著的《王鵬運詞集校箋》,引起學界高度重視;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詩刊》,專門辟出一個專欄,介紹他的創作。  

鬱達夫說,沒有精英的民族,是悲哀的民族;不懂得愛惜精英,這個民族沒有未來。沈家莊正是我們中華詩詞學會的精英,也永遠是海外華文文壇的精英。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 現任會長陳良也是個很特別的人物,數學博士,易經研究學者,同時是詩人。  

著名作家王蒙在其《我的人生哲學》這本書裡,論及詩與數學的關係時,有這樣一段精彩的文字:“都充滿了想像,充滿了智慧,充滿了創造,充滿了章法,充滿了和諧也充滿了挑戰,詩和數學又都充滿靈感,充滿激情,充滿人類的精神力量。” 王蒙用他獨有的這種排比長句子,一口氣把詩與數學的關係說得通明剔透。  

數學家詩人陳良是怎樣說的呢?  

陳良說,「詩歌可以很數學的。數學與詩歌,看起來距離很大,但統一在自然美之下,在純粹數學的天地裡,有詩歌的韻律之美;在詩歌的吟詠中,有數學的端莊雅致。」  

陳良說,「詩歌,用文字排列成情感;數學,用數位組合成規律。她們就像一對孿生姐妹。」  

王蒙的覌點與陳良的說法,兩者語言方式不同,情感節奏有別,兩種表述,都引人遐思。  

詩詞學會辦得好,還有一個很難得的要素,即沈家莊和陳良兩位會長身邊,有一批優秀的寫手,諸如:南山、張焱、微言、程宗慧、馮玉、劉明孚、芳洲客、馬菁慧、曹小平、湄伊、紅雨田(傳統詩),以及索妮婭、立宏、郭飛、和平島、大衛、心漫、一點、竹笛……(新詩)等等,骨幹後面,跟著一大批詩歌愛好者,已集結成一個方陣!這些人的組合,以及他們的詩性書寫和表達,給溫哥華天空,平添一份靈秀。  

詩詞學會請到的顧問有:葉嘉瑩、洛夫、瘂弦,還有一位會說快板書的西人漢學家王健教授。 

幾位享譽華語世界的文化名人,經常出現在詩詞學會的活動現場。幾位大師都還住在溫哥華,詩詞學會有什麼活動,事先彙報,到時招呼一聲,派個車,過一會兒就接來了。感覺幾位大師更像是學會的家人,是兄長,是好鄰居,這現象真乃史上少有。用「得天獨厚」來形容詩詞學會的生存際遇,再恰當不過。  

如此的內在因素和外部條件一經組合,就必然有非同尋常的氣象生成。一樁樁、一件件與大師相處的往事,是詩詞學會一筆珍貴的精神財富,永遠值得回味……  

還記得在歡送洛夫先生返臺灣定居的那次聚會上,洛老與瘂公始終並排坐在一起,老哥倆有說不完的知心話。除了個人情愫,還有化不開的詩的交結……當時,大家都知道洛老要回臺灣了,難免心情有些黯淡。我總結發言時,引用了一首東蒙民歌,歌中唱道:「大雁起飛的時候,帶起了額吉淖爾(母親湖)的水花;姑娘出嫁時,帶走了村子裡的風水」。接下來這兩句是我當時即興發揮的:洛老,請把您的詩魂留下,留在溫哥華,讓《漂木》繼續漂,讓詩的花朶煦瀾天下……”我因提前知道了洛老的診斷,臉上雖在微笑,語調卻是掩藏不住的苦澀。  

與洛老分別後的日子,過得匆匆忙忙……我們現在可以向洛老報告的是,兩年後的今天,2020年,在這個特別嚴酷的春夏之交,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作品選集《楓雪嚶鳴》編就了,出版了。這是第一本,以後還會有第二本,第三本……  

學會會員精選詩多人集是這樣,個人詩集呢?聽說有幾位正在編輯中。  

這態勢,這陣仗,這氣氛,很難不讓人產生美好的聯想……  

此時此刻,是不是有些「稻花香裡說豐年」的意思?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