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纸笑抢米

作者 10月30日2021年

2020年早春,我从德克萨斯州飞到加州,打算在中国城的大伯这里住一段时间。

大伯公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从潮州来到了加州。大伯是第二代移民,在中国城经营一家茶楼,生意不错。这是我第三次来洛杉矶中国城。大伯的茶楼和这中国城一样,同几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不过还是多了几幅新联,大红灯笼是新的,大门内的厅堂也翻新过,里头供着的还是那尊关公。

大伯见了我特别高兴,咧开两片厚厚的嘴唇憨憨地笑着,老家人的质朴一览无余,不一会儿就给我盛上了一碗潮州炒米粉,配一碗牛肉丸子汤。

我刚吃两口,就见二龙叔——大伯的堂弟——气喘吁吁地进来了。二龙叔肩上扛着一大袋米,手里还提着一袋。大伯过去问:“怎么样,买的人多吧?”二龙叔放下米:“多,排大队。”

我问是怎么回事,大伯说:“武汉那边闹肺炎后,这边的华人也起了恐慌,都想着要囤点粮食。毛主席不是说过:深挖洞,广积粮。洞我们挖不了,粮还是可以积一点的。”

我明白大伯的意思,却有些不以为然:“其实也没必要这样。总统和卫生部不是都说了吗,新冠在美国流行的可能性很低。”

大伯接过我的话:“政府凭什么这么肯定?墙都可以透风,要我说,这疫情在美国流行是迟早的事。”

一旁的二龙叔拍了拍身上的灰,插嘴道:“中国人困难时期饿肚子,后来买粮靠票子,好了伤疤忘不了疼的就是这个粮字了。”

 

那以后,事态的发展一点一点印证着大伯的话。先是一艘有名的游轮上爆发疫情,接着,四周风声鹤唳,美国人也开始“抢”东西了。一日我去R超市,发现架子上七零八落,水没有了,洗手间用纸更是被洗劫一空。

我拎着几个仅剩的罐头回了家。二龙叔一看就说:“你大伯的话你还别不信,现在看到了吧?洋人抢纸!对街有几个华人也跟着抢。前些日子,就是他们笑我们抢米呢!”

大伯正抽着闷烟,一见我回来了,便熄了烟招呼道:“你过来,坐下。”

我一坐下,大伯便开口问:“你知道五十步笑百步出自哪里吗?”

哟,这我还真给忘了。大伯就说了:“你们这些后生仔,出了国就忘了国粹。那句话出自《孟子·梁惠王上》。孟子曰:‘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说到这里,大伯不慌不忙地提起一个白色的粗瓷老式大圆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菊花普洱,接着讲:“把孟老夫子的话套今天的情况,就成了‘哗然传之,病毒既接,提袋背包而走,或抢米而后止,或抢纸而后止。以抢纸笑抢米,则何如?’”

我失声笑了起来:“大伯,您行,真幽默!您的古文都在哪儿学的?”

大伯嘿嘿两声,回道:“你大伯公古文好。我记性好,学过的都记住了。”他喝了两口茶,又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月亮比较圆。说来跟洋人学东西也没错,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么。可有那么些人学了点皮毛,一转身就笑你。难不成先顾屁股的笑那先顾嘴的?别忘了,民以食为天!嘴和屁股,高下立判!”

二龙叔在一旁扑哧,大伯却很认真,作揖补了句:“大伯粗人,贤侄别见怪。”

 

三月中,武汉过了疫情拐点,美国却进入了紧急状态。而洛杉矶“封城”前后,大多数美国人都还不戴口罩。偶而看到有戴的,便如看外星人一般。微信里也有人支持不戴口罩,说美国人说了:戴口罩是病人的事;我们好好的,戴什么戴!

这一次,我还真的无语了。十个月后,口罩席卷全美。大伯的茶楼关了又开,现在只做外卖……

 

(本作品获新西兰“三公爵杯”2021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优秀奖)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