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21日2019年

日出

作者
《凤凰诗社》第52期,2019年3月18日今天早晨我最后一次仰望日头升起看她如何从婴儿般满身红润化为数不尽的万道金丝巨杉、小草和台阶上的水滴都沐浴在她妩媚的微笑里她升上来,沉甸甸的身姿让我想起在世上听到的第一个声响——奶奶那高音量的、慈爱的呼唤想起在这世上看到的第一个身影——哥哥蹦蹦跳跳来到我的摇篮旁明天,不知我将在哪里与太阳再见她的光亮下面,是否还会有扎进石缝里的树根、带着泥香的花瓣?处在一个无比轻盈纯净的世界我是否还会想念四季迭代中这个陶与麦穗遍野的大地? 双虹,一笔名虔谦,本名曾明路。中学开始发表诗文。北大念书...
03月18日2019年

雨的标点

作者
给大地的文章雨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一一锦囊云雨倒下来刚着地一颗颗即入土吐芽大名荣称逗号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还分蘖出顿号...
03月05日2019年

每一步都是新的错误

作者
 我有感觉,某人正躺在他的呕吐物上,或者在舔他身上的血。周围,她炸弹一样地裂了,滚出失望、无助和无能。泪水夹着愤怒,承载着我的粗语,我,选择和损害,所有的能量被消耗,软弱压倒了我。想飞向高处,每一步都是新的错误,为无名而战。我输给了自己,躯体和大脑袋压垮了我,我期待,消失在水平线上。一个新的方向,咬住了时间,我,陷入一个转轮里,赌着时间,企图把一张嵌合着野百合和金丝的画,送到我的出生地。忘记过去,如今,我枕着热风和嫩绿,单一地看着太阳、水和地球,肆意挥霍着时...
03月01日2019年

夜行下城

作者
(原载于《侨报》2018年3月31日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版面)离开克里斯托佛在冷雨细织的夜幕下在小石块铺就的街道上在他的名字或者她的名字被交错呼唤着的下城迷宫里迷路是必然的下城老旧老旧的城池里引领生活潮流的尽是些了无牵挂的年轻人你说 ...
02月25日2019年

田园风光

作者
那些时代离我们已经很远了像刚看完的一场电影 陶渊明一度不情愿的地方孟浩然来过又离去了在王维的无数黄昏那些被观望的事物无异于一株芙蓉花的开落 如今在博物馆我们用目光抚摸着碧玉、象牙和合金铜的牛羊它们脱离了生命进入纯粹生命的静穆 一种形式正如田园本身隔开了我们和过往的时代甚至隔开了我们和鲁迅 那无从逾越的风景从未成为理想
02月03日2019年

一首诗的未完成

作者
第一场雪落下时我依然想着九月 新年的钟声在界外响起我依然想着你和九月那首缓慢结茧却未蜕变的诗 丰盛的理想里字字珠玑有些变成多彩的树叶坠落有些变成冰冷的雪花飞舞 九月那个夜晚的星光都已落在你的身后新闻说遥远的太空里有一颗星星刚刚死去 在它的最后一束光亮到达我们之前如同一只被茧子缚住的蝴蝶如同一首诗的未完成   
01月29日2019年

吟山东(外两首)

作者
 发表于《山东诗歌》2018年第11期 吟山东   很久很久以前 你就在那里 我在九千米高空俯瞰大地 见你,宛如一只色彩斑驳的凤凰 向着两个蔚蓝的海口展开双翅 你的灵魂随风万里 光照神州的中土和边陲  很久很久以前 我曾经与你无间亲密 而今,我的诗句横渡四个大洋 越过泰山灿烂的峰巅 飘落在...
01月28日2019年

诗两首

作者
 合影之后的删除  手机勃发了世纪奇趣 人手一机的兴奋是自信 自拍与合影各领风骚 争先和恐后是一大风景  笑颊的笑颊 摆谱的摆谱 镜头前 极尽献媚之能事  给自己留影是自己爱自己 与领导合影堪称人生幸事 一张张照片千秋了历史  不幸是经常发生的不幸 合影人不幸下台成了囚犯...
01月22日2019年

作者
    在色彩与块的织锦间 你若隐若现 穿过五千年岁月 时光的拾慧 如同大殿、金鼎与红墙 被岁月悄无声息 往昔的辉煌已成 历史的尘埃 而终究不朽的是传奇 在一代代人的仰慕 泪水、献血与伤痛的见证中 你无语,仅用沉默 致哀了千百万的灵魂 在光与影交织的璀璨中 你成为回忆   原载于印尼《国际日報》2018年11月24日
01月21日2019年

一只燕的八年前后

作者
   世界文化之窗 2018年12月22日   八年前我对着一只黑色的跛脚鹰这样呐喊: “你这只披着凤凰华衣的秃鹰,你这不祥的、丑陋和邪逆的象征我虽是南方飞来的雏燕心里却藏着和你奋勇一搏的决心 秋天,等清冽的季节来临我的身体已经翅壮羽丰我要向你展现我的强悍还有虚伪底下你懦弱的灵” 八年后生命的季节被冰川阻拦我的故事没有续章 羽毛没有丰满,强悍无处伸张我仍然是一只 无法远征的燕既然我不是那铺天盖地的黑暗我的光明便烟消云散 可那一天,一串铃声敲开冰一般的云层苍穹给了我一枚蔚蓝,和蔚蓝中一个光彩照人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