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译魂宋德利

作者 04月08日2018年

 

 

我是译魂宋德利

 

 

译魂惊魂

 

我是译魂宋德利,此话由我亲自说出口,有读者会觉得我未免有点太不知天高地厚。不过,恳请朋友稍安勿躁,且听我慢慢道来。

日前,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给我写信,想证实我是死是活,因为他在网络上发现不少信息都与苗洪撰写的《宋德利·东方译魂》一书有关。他一看书名,吓得惊魂难定,以为那个宋德利已经不在人世,不然怎么会有人写他的魂呢?他本以为只要点开信息,一看里面具体内容就会水落石出。但遗憾得很,点击后没有具体内容。

可就在犯嘀咕,怀疑我已经变成魂的时候,他无意之间于2月24日看到了中央电视台CCTV-2 【第一时间】好书推荐节目中介绍我和我的新书《迷途之鸟》。

于是他就到网络上查找,果然发现有译者为宋德利的《迷途之鸟》一书,于2018年1月1日由东方出版社出版。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不少书讯,尤其是2月3日晚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品味书香节目中,还用一小时专门做了一个访谈节目,介绍我和《迷途之鸟》。还有几条信息说《迷途之鸟》被评为2018年最值得一读的新书之一。一条评出七本,《迷途之鸟》位列第四;另一条评出五本,《迷途之鸟》位列第三,还有一条评出六本,《迷途之鸟》位列第一。

所有这些新发现,都引起他对真假宋德利极大的好奇和极大的关注,决心弄个明白。事情还算顺利,他很快就从我老同学那里得到确实的情况。《宋德利·东方译魂》说的那个魂,就是还活着的宋德利,也就是《迷途之鸟》的译者宋德利,而且还是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的那个宋德利,当然也就是我这个还活着的魂,因为主持人明明白白地介绍说那个宋德利是天津武清人,南开大学外文系毕业。

2014年我的原创作品《译心》一书,由金城出版社蜜蜂传媒公司出版。那本书其实是我的翻译自传。我从1963年十八岁进入南开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读书开始,写到毕业之后相继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天津外贸公司、伊拉克摩苏尔水坝工程、美国纽约中文电视台等单位做翻译的情况。最后的截止时间是2014年,那一年我正好退休。由于时限的原因,那本书里无法写入从退休至今的翻译状况。有鉴于此,我就开始在《译心》的基础上写真正的自传。书稿中添加不少新内容,其中包括孩提时代以及小学中学阶段,与翻译相关或无关但却有趣的故事。

写书当然要有恰当的书名,几经修改,都不尽人意,可就在这时,此文开头所说的有趣情况发生了,我想如果据此给这本真正意义上的自传取名《我是译魂宋德利》,似乎还不错。

 

至深谢意

 

2015年有幸结识苗洪先生。苗洪先生曾经是电视节目主持人,而且也是一位著名的文艺评论家,更是我的一位贵人。

我和他结识的原因很特殊。前不久我为自己推崇的优秀打工诗人周启早翻译诗集。除了诗歌之外,还自然地要翻译几篇评论,这其中就有苗洪先生一篇。很自然,他就读到了我附在译稿前面的个人简介。

苗洪先生看到我的简历后给我写信说:“了解了您的个人阅历之后,非常震撼。感觉您在中西文化的交流工作中,成绩斐然。欣慰与感动之余,我很希望以我独特的叙述格式为您撰写一篇至少能够在海外华人世界引发一定影响的传记报告。我决定创作一部关于您的大型传记文学《蓝与黑——宋德利文化思想纵览》。30万字,3个月完成。”

他写得神速,现在已经完成,题目定为:《东方译魂》大型传记文学:记翻译巨匠宋德利。

苗先生大作结束后,序言待写。待谁写呢?经询问,他说待我来写。我心生疑窦,写书者不写序言,反倒由书中人物的我来写,岂非咄咄怪事?但苗先生坚持由我或其他人来写。有鉴于此,我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仔细想想,也好,我可以借此机会发表一些看法,至少也可以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有人为我写文学传记,这令我感慨万千,也令我对苗先生心存深深的谢意!

 

 

忐忑不安

 

苗洪先生是从宏观角度评论我的,因此用词用语,做结论都极其大胆夸张,这使我感到非常吃惊。他说:“其实,您的事业成就是源自您的民族魂,而不是心。所以,不从这一点出发,就无法挖掘您灵魂深处更具内涵的东西。您放心吧,我相信我能够创作出一部集哲学,文化,道德,艺术,语言学融为一体的传记作品。让世界人民重新认识您的辉煌价值!”

苗洪先生不仅称我为翻译巨匠,是东方译魂,还称我的诗歌已经有了完整的哲学体系,我的思想是宋德利主义。更夸张的是他认为我就是中国的海明威,就是中国的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作者)。

苗洪先生给我这么多金碧辉煌的桂冠。我呢,有来无往非礼也,真应回赠给他一顶当之无愧的桂冠,他就是中国的“川普”!直言夸张,既不顾及我是否称职,也不顾及我是否能够接受。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之后,他回信说:“老师,您太谦逊了。尊重您是您应该得到的荣誉!或许,这谦逊正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通病。有些知识分子明明在学术方面也好,理论方面也好取得了斐然的成就,却依然在那里表现出极大的‘厚道’。其实没有必要。我曾经和北京大学的几位教授聊过天,那种谦逊的态度令人发指,也令人费解。我不是很喜欢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谦逊化。咱们每天都讲知识分子的气节或脊梁骨,您自己都不能直起腰来自我肯定,还有什么气节或脊梁骨?您千万别生气,我喜欢直来直去。”

他在书稿里说,中国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海明威,没有自己的马尔克斯?其实不是没有,是因为中国人不去开发,不去发现。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扪心自问,觉得他的话确实不无道理。中国人总是被“谦虚”的枷锁束缚,迈不开前进的脚步。当别的国家都在那里挖掘发现自家的海明威和马尔克斯的时候,中国人却在这里絮絮叨叨地大摆谦卑的风度,喃喃自语地说我们这里没有吧。

两相对照,仔细思考,千真万确,连我们自己都这样认为,那国际上还会有什么人到你家里来挖掘发现你们的海明威和马尔克斯呢?

他的话对我也非常震撼!是啊,我对自己历来坚持谦卑的风度,那我是不是还有什么气节或脊梁骨可谈呢?

话虽如此说,我心中却依然忐忑不安。总觉得,他语出惊人,赐予我如此吓人的桂冠,恰如将我架在火上炙烤。我真怕自己被烤糊,烤焦,烤死!

 

 

殷切期盼

 

我夜间翻译或写作疲劳的时候,常在网上随意欣赏一段电视节目,或者一部经典国产影片。

昨天夜间,我看了一段题为《你有一封信·影子恋人》的电视节目。节目讲的是一段网恋故事。

22岁的小红姑娘通过网聊,结识了男青年小文。小红心情不佳时,常常向小文倾诉。久而久之,小红便爱上了小文,并且渴望和小文见面。于是来到《你有一封信》电视节目。在主持人的帮助下,两人来到节目现场。小红和小文之间隔着一封偌大的信封。小红如饥似渴,恨不能立即与小文见面。然而小文却百般推辞,就是不想让小红见到自己。小文说网上帅小伙的照片不是他,他没有那么帅,年龄也比那要大。可是小红就是想见小文。主持人于是丑话在先,说小文可能比小红大很多;可能长得很不好看;甚至还可能有残疾。然而小红却心如古井,无动于衷。说什么也要和小文在一起,因为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

万般无奈,小文只好同意与小红见面。大信封撤走,真实的小文赫然站立在小红面前。原来小文今年26岁,比小红大四岁。更令人吃惊的是,小文非常矮小,看上去就像小男孩,因为病理原因,今后永远不会长高。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小红对小文这位“影子恋人”依然不离不舍,爱恋如初。

这段故事对我触动颇深。想想现在的我,看看苗洪先生为我写的文学传记。我们的情形何其相似乃尔!

如果把传记当成电视节目的那个大信封,读者就是小红,那我就是“影子恋人”小文。

读者通过阅读苗洪的文字,很可能对我产生美好的印象。但如果将传记这个阻隔我和读者的“大信封”撤掉,我就会原形毕露。仅从翻译的角度看,我绝对不够完美,如果读到我文字,也许,不是也许,而是一定会发现不少纰漏,有些甚至属于低级错误。如此一来,我岂不就是虚幻完美的“影子恋人”?

    

古人云:“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引用这句古话,绝非自谦,乃是事实。因此,我殷切地希望读者能够像小红一样,对我这个翻译界的“影子恋人”也能宽宏大度,慷慨包容。如果发现我还算有某些长处,也不要给我戴什么高帽;如果发现我并非如传记写的那样美好,也千万不要给我扣上“误人子弟”之类的帽子。

 

 

意外收获

 

其实,我首先是一个写诗的,而后才是一个做翻译的。而且写诗的时间远远超过做翻译的时间。我从1957年十四岁读初二的时候就开始写诗,至今马上就已经六十年啦!翻译的时间才四十年左右。

然而我的主要事业是翻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一名诗人。但其实,在种类繁多的大部头翻译工作之余,还进行大量的诗歌创作,包括:用汉语写诗;用英语写诗;用汉语翻译英语诗;用英语翻译汉语诗;用汉语解读汉语诗。粗略地估计一下,大约也会有3000首了。

我把苗洪先生为我写文学传记的事,以及心中的纠结写信告诉了我的另一位贵人北美中文作家协会理事长,《侨报》总裁游江先生。我说苗先生是从宏观角度着笔,因此有些地方属于粗线条,为了增补一些具体情况,我甚至也从微观的角度开始写自传。

没想到他决定把我的信发表在《侨报》文学时代版上。果然,2016年12月13日,我的这封信以“我为什么必须写自传”为题,在文学时代版的头版头条发表了。赫然在目的大字通栏标题,篇幅占了多半个版面,实在令我大喜过望!

 

 

诗言吾志

 

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的纠结其实并没有完全消除。此后不久,2017年1月14日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举办新年联欢会。不少作家都拿着自己出版的著作讲述各自的体会。

    

听到他们的介绍,自然联想到我,说到出版的书籍,其实不少与会者恐怕也不如我多,我这数十年来总共撰写各类书稿100余部,正式出版的也已经有30余部。但基本上都是翻译作品,似乎无法与原创作品相比。在作家与译家之间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行沟”,即行业之沟。想到此处,自觉心中戚戚然。

    

当晚,此事纠缠得我难以成眠,于是起床将自己的体会敲在电脑里,稍加整理,颇有诗的意蕴。随后我把这篇随感诗分别发给几位贵人。

    

第一位,北美中文作家协会理事长,《侨报》总裁游江先生。游先生立即回信说:“宋先生好!谢谢您昨天来参加活动,翻译家在翻译的同时也是在进行再创作,谁说不是作家?我一直沒有和您提起过我太太的外公,原上译的社长孙家晋先生,郑振铎的弟子,我也认为他既是翻译家也是作家。”

    

第二位,我的南开大学学长谷羽教授。他在回信中勉励我说:“德利你好,直抒胸臆,一气呵成,是首好诗,第一反应:古来圣贤皆寂寞,曲高和寡正常事。不过这首诗只写了一半,汉译英;你还有另一半,英译汉。两方面都写出来,那才是你这个完整的翻译家,当然,汉译英的分量更重,英译汉的数量更多。珍惜自己,保护自己,做最好的自己。让译著说话,耐心等待时机!为你说话的人在国内,比如娄德平、苗洪、高元祥、谷羽。等到《诗经》《楚辞》《乐府》《唐诗》《宋词》《元曲》出版,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宋德利,评论宋德利,如何以一己之力传播中华文化,再塑六座丰碑!”

    

第三位,我的同乡及中学大学校友高元祥教授。他别出心裁,在回信中写了一首诗来鼓励我,并建议我把我的原诗和他的和诗,以及我的书单一并写在序言里。尤其重要的是书单,因为它可让读者感受一下什么叫震撼,什么叫翻译巨匠,什么叫东方译魂。

有鉴于此,把我和他的两首诗,以及我的一份书单列在下面,如果显得不伦不类,敬请读者海涵!

 

 

我是谁?

  ——参加北美中文作家协会2017年新年联欢会有感

 

 宋德利

 

1.我是谁?

 

我是一名伪作家!

我是一名局外人!

夜半三更,

思绪万千;

披衣而起,

彳亍窗前;

面对明月,

仰望高天;

扪心自问:

我是谁?

我是一名伪作家!

我是一名局外人!

我钦佩他人的写作智慧,

我自愧不如;

我羡慕他人的笔耕成就,

我如坐针毡。

作家协会是大家庭,

节日联欢喜照全家福;

快乐无比,

欢心无限;

我却心潮澎湃,

倍感格格不入。

我不愿违心地忝列作家榜单,

我不愿占用他人珍贵的镜头;

于是我便潜藏在最后一排,

隐形于前排人背后。

我是一名伪作家?

我是一名局外人?

我问窗外的残雪,

我该如何为自己定位;

我问林间的夜风,

我该怎样为自己评估。

残雪莞尔一笑,

夜风调侃谐谑:

你纯属另类奇葩,

但也有点伟大!

 

 2.我是代言人

 

我是代言人。

我代言盘古女娲,

我代言炎黄二帝,

我代言孔孟,

我代言老庄,

我代言孙子,

我代言诗经,

我代言楚辞,

我代言乐府,

我代言唐诗,

我代言宋词,

我代言元曲,

我代言聊斋志异,

我代言四大名著。

我以洪荒之力,

代言他们

从中国洪荒的远古走来,

一直行走数千年,

从东半球走到西半球。

我是东方传道者,

我传的是中华文化之道。

这里的朋友在精心阐述

通往白宫之路,

进入名校之道;

而我却在这里焚膏继晷,

铺设中国文化的丝绸之路。

 

3.我不是逃亡者

 

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使者,

我没有在这里腾达的奢望;

我的使命是传播中华文化,

促进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我不是乐不思蜀的逃亡者,

我只求衣食不愁,

我不求富足,

只要能生存,

我就做自己的文化使者,

甘心情愿,乐而忘忧。

我是能屈能伸的小蚕,

在美国的土地上吐中国丝。

尽管我吐的丝微乎其微,

尽管我吐的丝无人鉴赏,

我依然义无反顾。

我是痴迷故土的杜鹃鸟,

在美国的树林里,

极尽全力地讴歌中华文化,

哪怕耗尽最后一丝精力,

哪怕泣尽最后一滴血。

我是沉在海底的比目鱼,

我在潜心观察大海。

我不是婀娜多姿的热带鱼,

囿于尺幅鱼缸之内,

自作多情地供人评头论尾。

我不是个人情感的抒发者,

我是他人情感的阐释者,

我把个人的情怀抒发在

他人著作的翻译中。

2017年1月15日 美国新泽西

 

也说“伪作家”,也说”局外人”

 

高元祥

 

好一个“伪作家”,

好一个“局外人”。

但是仅仅以此就足以充分证明

你是一位德才兼备的真正作家。

你所代言的是

中国历史几乎所有纪年的开拓者,

你所翻译的是

东西文化几乎所有大系的传播者。

正是因为你

修炼了深厚的中国文化的扎实功底,

又具有精准的英语语言的深厚造诣,

才让你既是一位东方文化的传道者,

又成为一位中西文化交融的演绎者;

正是因为你

滞留海外而未能如期归来仍依然痴心不改,

才成就你既是一位宏观地球文化的守望者,

又是一位剖析人类微观世界道德的解读者;

你自认为既是一只默默无闻地作茧的春蚕,

又是一只不知疲倦终生啼血呼号的红杜鹃;

既是一尾生就两眼向上追求光明的比目鱼,

也是一生默默忠于职守冷眼履职的长寿龟;

你被他人误解为是

那乐不思蜀的背井离乡流亡者,

你却为自己定位于

心思笃定的汉唐文化传承使者。

这样自觉地

将多重身份压载于一身者,

唯有许身将中华文化精髓

与海外天然沃土的

共荣共生的大使者,

何人焉能若何?

唯有我们那位

苦行僧式的当代勾践和玄奘,

我们这位为铺设现代东西方通天丝绸之路的

精通中外的双语作家莫属!

我们身边这位产生于21世纪由历史时代造就的

伟岸的民间使者德利是也!

 

 

书单助阵

 

我从事各类翻译40余年,翻译撰写各类书稿100余部,超千万字。

 

【英译汉】

 

《出人头地》、《神奇的人性》、《爱之荒漠》、《新欢梦》、《噩梦,30小时》、《野性》、《夏日恋歌》、《他人之妻》、《黑兰花》、《夏威夷》、《风屋鬼火》、《羞愤的自白》、《间谍》、《死亡天使》、《人面兽心》、《逃离巴黎》、《风信子》、《艾米丽·迪金森诗选》、《萨拉·黛丝迪尔诗选》、《泰戈尔·迷途之鸟(散体)》、《泰戈尔·迷途之鸟(韵体)》、《鲍勃·迪伦歌词选》、《伦敦风景》、《道德情操论》、《达摩克利斯的暗室》、《小妾丰碑》、《罪恶的漩涡》、《黑寡妇》、《培根随笔集》、《瓦尔登湖》等。

 

【汉译英】

《聊斋志异·选译》、《聊斋志异·选译新编》、《聊斋志异全译之一》、《西游记·编译》、《论语》、《论语新编》、《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孙子兵法》、《历代经典文选》、《菜根谭》、《佛家禅语》、《诗经选译》、《楚辞选译》、《乐府选译》、《唐诗选译》、《宋词选译》、《元曲选译》、《娄xx诗集》、《娄xx俳句集》、《陆x·一位美轮美奂的小诗人之歌》、《陆x·伊丽莎白女王》、《诗坛四公子诗集》、《郑x诗集》、《周xx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周xx诗集·血泪书》、《陈x诗集》、《王xx诗集》、《赵xx诗集》、《张xx诗集》、《天津诗人诗选》、《桑xx诗歌精选精译》、《红旗下的小鬼》、《天津画册》、《东方美学·中国古字画鉴赏》

 

【原创】

《红楼梦万言诗(汉英对照)》、《三国演义万言诗》、《水浒传万言诗(汉英对照)》、《西游记万言诗》、《聊斋志异万言诗》《华夏圣贤编年史诗》、《国学中的成语(汉英对照)》、《中外文化名人列传》、《译心》、《译韵》、《译禅》、《译梦》、《宋氏译经》、《花间诗集(汉英对照)》、《俳句集(英汉对照)》、《语丝心韵》、《读人笔记》、《宋德利自传》、《居美散记》《美猴王(汉英对照诗歌)》、《美猴王(英汉对照诗歌)》

 

【其他】

《外贸纺织品业务实用手册》、《外贸英语分语体口语实用手册》、《外贸英语一日一题》、《外贸英语正误汇集》、《外贸英语函信件百日通》、《外贸英语惯用词语解析》、《外贸英语分类句型》、《外经贸英语疑难详解手册》、《外经贸实用英语口语手册》、《外经贸英语应用文手册》、《外经贸英语词语总汇》、《英语学习面面谈》、《人的现代化素质探索·合译》、《国际商务英语实用手册·主编》、《英语应用文即成模式实典·主编》、《实用外贸英语函电与词汇手册·主编》、《英语乌龙极短篇》

 

2016年2017年分别荣获

东西方艺术家协会翻译终身成就奖

中国老子研究会等6单位中外文化交流终身成就奖

 

2018年3月19日  美国新泽西

 

3 评论

  • 评论链接 宋德利 04月08日2018年 发布人 宋德利

    我的人头像怎么是这幅照片呢?哈哈!我发过一个人头像啊。怎么修改呢?

  • 评论链接 宋德利 04月08日2018年 发布人 宋德利

    文章发出后,为什么这么乱呢 ?包括字体大小和颜色深浅,整篇文章很不一致。再有空行也不清楚。

  • 评论链接 宋德利 04月08日2018年 发布人 宋德利

    非常高兴,试发成功!欢迎朋友赐教!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