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诗集》

作者 05月22日2018年

 

 

《花间诗集》

 

    宋德利

 

 

 

 

   

 

Mountain spring

 

宋德利《花间诗集》读后、并谨以

                       此诗献给宋德利教授

 

To Mr. Song after reading his collection of poetry

Written by Mei Liren

Translated by Song Deli

 

 

点点、滴滴、涓涓,

Little by little, drop by drop, tricklet by tricklet,

从悬岩流下。

Flowing down from cliff.

带着泥土的气息,

With earth's breath,

带着野花的芳香,

With scent of wildflowers,

蝴蝶在你身旁翩飞,

Butterflies fly beside you,

山鸟与你一同鸣唱,

Mountain birds chirping with you,

你透明、清澈,

You’re transparent and clear,

汩汩流淌。

Babbling and gurgling.  

流过长满绿苔的岩石,

Flowing thru rocks covered by green moss,

流过绿草萋萋的山岗,

Running tru hills overgrown by green grass,

在明月、星光下低吟,

Crooning under the bright moon and star light,

用稚嫩的生命迎接朝阳。

Welcoming the morning sun with tender life.

你流过那些青葱岁月,

You’ve flowed thru the nice youth,

流过千沟万壑,

You’ve run thru numerous rivers and gullies,

流过丛山峻岭,

You’ve run thru lofty mountains and high ranges,

终于,

Finally,

波澜壮阔、白帆满江。

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and white sails.

品味着春花秋月,

Tasting spring flowers and the autumn moon,

饱览着天下美景,

Having a great view of fine views under the heaven,

经历着人世沧桑。

Undergoing instability of human affairs.

终于,

At the end,

你流进了浩瀚的大海,

You flowed into the vast sea,

用无边的浪涛、博大的胸怀,

With boundless waves and a broad mind,

连接着东方、西方,

Greeting the East and the West,

用心、用情、用执着的意志,

With heart, with feelings, with clinging will,

奏出华美的乐章。

Playing beautiful music.

Nov. 23rd, 2016.

 

 

 

 

  1. 忆童年

 

一.

 

八岁知爱画,

只惜无人教。

多少寒暑日,

独自将色调。

 

二.


喜歌十一始,

常爱探姑时。

九里河阴路,

无刻不唱诗。

 

三.


十三学写诗,

哪解文章律。

只把好风景,

平淡七字里。

 

四.


点豆春风暖,

播瓜细雨湿。

三伏淋灼日,

割草正忙时。
披霜砍白菜,

藏窖不宜迟。

隆冬夜风响,

不眠出捡枝。
大年无所事,

替母看娃子。

孩提人人有,

我愿写成诗。
此宜常所忆,

此宜常所思。

旨在不忘记,

莫渝好品质。 

 


2. 还乡


逢雨排节还故乡,

巧停落垡杏花窗。

XXXXXXX 

XXXXXXX

 

1961年春就读于廊坊中学高中一年级

 

 

3.


柳垂细草燕齐鸣,

白浪翻过两牧童。

运河岸上众耕者,

汗浇春籽望秋成。

 

1963年3月21日时年十八岁河北省武清县杨村中学

 

 

  1. 送新兵


丹心粒粒照英姿,

阔步赳赳赴军师。

何时最怀离别意,

春风再暖柳青时。

 

1963年十八岁春于河北省武清县杨村中学

 

 

  1. 晨踱


天街夜雨洗峰秀,

明霞染尽小镇透。

竹筏满江因水起,

逶迤不费推移力。

 

1967年夏 江西省永修县永修河畔

 

 

  1. 小憩


青山似潮连天涯,

窗外沧江因雨发。

流入晶莹玉杯里,

化作馥郁庐山茶。

 

1967年夏九江市

 

 

  1. 游爱晚亭


翠竹青松里,

跃然一飞亭。

春风尝此起,

惊雷曾此生。

日就江天阔,

月将山花明。

最喜三秋后,

更有霜叶红。

 

1967年夏长沙岳麓山

 

 

  1. 之湖南祁东


逶逶迤迤路,

饱尝爱山心。

白如玉,

黄如金。

黑如墨,

青如笋。

屋前水塘里,

小石圆欲滚。

万尺云天外,

绵延大山峻。

我行百里路,

何仅爱山身?

其实最爱者,

乃是爱山春。

 

1967年夏湖南祁东

 

 

  1. 拂晓


列车滚滚奔腾疾,

千窗美景看不及。

红霞正从日边起,

更有良辰妙得奇。

 

1967年秋天津

 

 

  1. 秋收


阳光灿灿风悠悠,

稻香千里旗断路。

歌声笑浪青天里,

万顷金波好个秋。

 

1968年秋天津

 


    

  1. 夜间平田

     

夜半荷锄归,

冷风习习吹。

浑身沾泥水,

惬意入心扉。

 

1969年5月16日天津南郊部队农场

 

 

  1. 雨后

     

五月多喜雨,

满田已发青。

日夜忙不休,

换得好收成。

 

1969年天津南郊

 

 

  1. 春湖

     

平湖烟雨欣欣落,

远近沙汀绿茸茸。

泽边有人歌不已,

春在心花别样红。

 

1970年春天津南郊

 

 

 

  1. 稻田放水


明月高高照清泉,

谈笑风生下秧田。

凉风入骨方知爽,

夜露沾衣不觉寒。
喜勘秋谷多如海,

苦思汗水状如澜。

情击沸海连云汉,

稻花香里唱丰年。

 

1970年夏天津南郊

 

 

  1. 小憩

     

溪头野花里,

赤脚坐相谈。

汩汩清渠水,

朗朗二心间。

 

1970年夏天津南郊

 

 

  1. 慰友诗


- 好友虞和富因母病故久久未归

 

其一


悲心切切日夜浮,

遥恐兄弟哀得殊。

寄意流星过扬子,

何时海滩共学书?

 

其二


常借观图妥梦乡,

眈眈所向唯溧阳。

莫道千里迢迢远,

思绪乘风早过江。

 

1970年4月天津南郊部队农场

 

 

  1. 隔湖听钢琴协奏曲《黄河》


泱泱大河曲,

滚滚天上来。

思风发胸臆,

哮然湖自开。

 

1970年春天津南郊部队农场

 

 

  1. 别坦桑尼亚学员辛巴少校


今别一壕之战友,

峥嵘岁月漫重游。

松间月下听故事,

亭前雪后植谊柳。
大城泽畔同练武,

小楼灯底共学书。

迢迢两地隔远水,

可见虹桥跨海出。

 

1971年夏北京昌平军政大学

 

 

  1. 读家书


拆开信儿心不安,

胸中即刻卷巨澜。

别人家书贵如金,

我的家书重于山。
莫似他人钱如水,

我的分文抵万贯。

我的家书如警钟,

常敲常鸣好无边。
教我艰苦而朴素,

不要忘本颜色鲜。

须当努力奔事业,

不得浮生半日闲。

 

1971年10月17日北京昌平军政大学

 

 

  1. 桃园剪花


春山生紫雾,

修枝剪花忙。

鸟嬉争乱语,

蕊醉沁幽香。

落英红雨下,

笑浪轻雷扬。

七月蟠桃美,

先与谁人尝?

 

1972年春北京昌平军政大学

 

 

  1. 野炊

     

秋雨绵如丝,

山风凉且湿。

野灶烧难旺,

行军不堪迟。

到时看米饭,
粒粒白心子。

炊者心惭怍,

食者乐不支。

此饭吃长劲,

冲锋苦不辞。

 

1972年秋下连当兵河北省拉练行军途中

 

 

  1. 夜行军


山飞月追,

隐隐现现。

风吹水回,

涟涟漫漫。

我行在山后,

我行在山前。

我行在山下,
我行在山巅。

山路何盘盘,

首尾接天。

车灯何灿灿,

光弥河汉。

不雨何雷,

车轮飞转。
不云何龙,

车队萦环。

凌厉越万水,

逶迤跨千山。

我行穿滦水,

我行越燕山。

我行复天上,

我行复人间。

 

1972年8月 记河北保定松林店至内蒙古赤峰拉练途中

 

 

  1. 宿营


月上燕山脊,

露宿滦河西。

草软充衾被,

天高做幕帷。

因风听蟋蟀,
入梦杀声急。

人醒山犹睡,

方觉露沾衣。

 

1972年8月

 

 

  1. 承德瓶子山


烟峰雾树,

神瓶突兀。

千载悠悠,

凿天接露。

仙露酿酒,

流香飘馥。
千杯万斛,

敬献风流。

 

1972年8月

 

 

  1. 香山行

     

忽觉应惜凉秋晚,

度病偷闲到香山。

哪来和风拂人面,

处处霜叶红欲燃。

 

1972年秋北京红山口军政大学校部医院

 

 

  1. 与菲律宾友人谈


海内行云客,

天涯友心连。

倾山倒海志,

莫逆语绵绵。

 

1972年

 

 

 

  1. 陪同赞比亚朋友游十三陵

     

燕山脚下十三陵,

多少血汗修造成。

不知盛气今何在,

空留古墓各西东。
今代英雄一挥手,

新辟良田无数有。

当年禁土成乐土,

一任远近宾客游。

 

1972年

 

 

  1. 夜练


 - 与赞比亚学员练夜袭炮楼

 

夜静天如墨,

发兵敌堡东。

两路西沟上,

两路由北攻。

一队刺岗哨,
一队打先锋。

攀石须仔细,

拨枝要轻盈。

敌哨斜枪困,

我军挥刀猛。
不见还击者,

但闻喊杀声。

顿时敌营乱,

不无求饶命。

手雷连天震,
龟壳划为坑。

历时三五分,

迅速合聚拢。

一路哈哈笑,

归来乐融融。
今日多流汗,

来年建奇功。

 

1972年北京昌平军政大学

 

 

  1. 南京长江大桥


一江一条龙,

一桥一弯虹。

苍龙饮沧海,

长虹锁长空。

桥堡铸天外,
江墩踞龙宫。

就夜观灯火,

直是银河明。

仰视天成矮,

伸手可扪星。
俯视水渺远,

疑在天街行。

挽来千百险,

化作一桥雄。

真从云中坠,
非打地下成。

遥望大环宇,

深邃永无穷。

 

1972年

 

 

  1. 赠友诗


其一

 

正月十五冬已尽,

岭上寒气犹袭人。

别看大山仍披雪,

细草初黄也是春。

 

其二


归心如火般般暖,

忘却棉衣能祛寒。

谁知一夜北风起,

咳到如今还未痊。

 

其三


蛛丝小路密麻麻,

不知哪条到天涯。

站在山顶朝下看,

顿觉条条清如画。

 

1972年北京昌平军政大学

 

 

 

  1. 太行(山)行


- 由石家庄赴井陉微水

 


太行深秋里,

柿子红欲燃。

仰视盘山路,

隐隐上云端。

车马鱼贯行,
如鹰任盘旋。

俯视千丈谷,

气冷毛悚然。

俄尔近山巅,

正愁下山难。
不期大山顶,

忽连大平川。

峰回且转路,

光景处处鲜。

 

1973年秋

 

 

  1. 瑞士印象

 

其一,牧场

 

平展展,

绿光光,

奶牛儿鸣叫着踢碎露珠,

细草儿摇曳着散发清香。

今朝似一片片明静的湖水,

明朝是一杯杯甘醇的乳浆。

 

其二,森林

 

笔挺挺,

精神抖擞;

齐臻臻,

气势磅礴。

田野,城镇;

山野,路旁。

无论走到哪里

都见你英姿飒爽。

 

1981年瑞士伯尔尼

 

 

 

  1. 春思


为什么我不是一片白云,
不然我便会疾驰向东志不可遏。
那里有故乡无边的原野初绿,
那里有故乡破土的春苗正渴。
而我便会化作如丝喜雨,
渗入油黑的沃土,
滋润翠绿的嫩禾。

 

1982年春 伊拉克摩苏尔

 

  1. 山花

 

纤细柔嫩的蓓蕾,

刺破冬日尘封的泥土,

映着绚丽的朝霞,

把蓝色的星儿漫山里撒。

战战兢兢摘下小花一朵,

小心翼翼夹在书页之中,

为把永恒的美丽,

变成美丽的永恒。

 

1982年春伊拉克

 

 

 


雷乍停,
雨方息,
山风习习犹未毕,
吹开野花香满地,
撒入云天化虹霓。
虹弯弯,
霓曲曲,
一头系中国,
一头连西伊,
我与母亲两地心,
紧紧锁一起。

 

1982年 伊拉克

 

 

  1. 山花


色如雪,
状如杯,
清晨接露水。
露满花,
酒满杯,
看一看人迷,
闻一闻心醉。
披霞采一朵,
捧在心窝,
翘首向东,
高举过双眉。

 

1982年夏 伊拉克

 

 

  1. 两河情


伊甸园流出了底格里斯河,
弯弯曲曲从我身边流过。
朝也吟诗,
暮也唱歌;
朝朝暮暮,
把古老的梦境向我述说。
千年梦,
万年做,
总是梦见东方的兄弟黄河

1982年伊拉克底格里斯河畔

 

 

  1. 梦罗盘


梦里我变成一只怪罗盘,
不向北也不向南,
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总不变。
莫非罗盘出故障,
莫非地极有变迁?
前也非,
后也非,
只因妈妈的心儿在东方显神威,
母子二心原本紧相随。

 

1982年秋伊拉克巴格达

 

 

  1. 蟋蟀


西伊的蟋蟀劲头大,
无冬论夏叫喳喳。
西伊的蟋蟀胆子大,
爬上枕边来说悄悄话:
支那支那别忘家,
常写信儿给妈妈。

 

注释:支那,China (中国)的译音。

 

 

  1. 红叶秋思


地中海刮来一阵秋风,
吹红伊拉克山崖树,
一丛,两丛----
忙里偷闲携侣去登山,
披霞摘来红叶,
一片,两片----
红叶一片,
红云一团,
喜滋滋捧在手里,
乐融融浮想联翩。
我就是一片红叶,
我就是一团红云。
呼啦啦两脚生风身腾跃,
远迢迢东飞落入香山红叶林。

 

1983年伊拉克摩苏尔卡巴山

 

 

  1. 荒漠与甘泉


热浪在约旦沙海上回旋,

和着铜铃声声不断。

耀眼的金缕裙衫,

掩映着红润的笑靥。

咯咯的笑声伴着响鞭,

惊动了驴背上桶儿将水泼溅。

呀,原来荒漠里也有甘泉。


    
1983年夏

 

 

  1. 自信


自信我的心田并非枯井一眼,

自信我的心田深藏着智慧的渊源。

只要开掘不断,

必将流出汩汩清泉。

 

1983年夏

 

 

 

  1. 凭吊南京中山陵

    群峰跃跃,
    苍江湍湍。
    松涛响翠,
    山岚绵旋。
    气爽风清,
    蓝天素殿。
    千阶万蹬,
    直入云端。
    白墙绿瓦,
    飞宇翩迁。
    雕梁刻栋,
    门转廊环。
    凭栏俯瞰,
    玉椁银颜。
    革命先驱,
    安然长眠。
    英灵英灵,
    我来召唤。
    时光巨变,
    图画娇艳。
    快快起身,
    极目同览。
    可慰汝心,
    饱偿遗愿。

 

1984年秋南京

 

 

  1. 白与黑

 

白是黑的希望,

黑是白的归宿。

 

1997年6月11日 天津

 

 

  1. 白天黑夜

 

白天在黑夜中诞生,

却又在黑夜中消亡。

黑夜孕育光明,

黑夜也吞噬光明。

 

1997年6月11日 天津

 

 

  1. 萤火虫

 

方向,

否。

目标,

无。

长夜漫漫魂飞苦,

只为身后那点辉煌。

 

1997年6月25日 天津

 

 

 

你把光明带给黑夜,

也把欢乐带给人间。

你在泪水中死亡,

却讲述一个道理:

欢乐的代价是悲哀,

光明的代价是死亡。

 

1997年6月16日天津

 

 

 

只要身边有盏灯,

梦乡里就是一片光明。

 

1997年7月19日天津

 

 

  1. 雨落花心

 

晶莹剔透的雨滴,

你是云儿的泪。

飘然离开天空,

却又未曾着地。

是悲是喜,

何必深理。

既然恋上花魂,

就把生命托付给花心。

 

1997年6月25日天津

 

 

  1. 山花

 

纤细柔嫩的蓓蕾,

刺破冬日尘封的泥土,

映着绚丽的朝霞,

把蓝色的星儿漫山里撒。

战战兢兢摘下小花一朵,

小心翼翼夹在书页之中,

为把永恒的美丽,

变成美丽的永恒。

 

1982年春伊拉克

 

 

  1. 夕阳

 

你把白天的余热,

变成漫天的云锦,

然后悄然回到寂静的黑夜,

再去奋力酿造明天的彩云。

 

1998年4月22日纽约

 

 

  1. 花萼

 

你托着未绽的蓓蕾,

精心护理幼小的生命;

你托着怒放的鲜花,

悄然高举缤纷的彩云;

你系着香甜的硕果,

欣然传播丰收的喜讯。

有了你,

蓓蕾受到称赞;

有了你,

鲜花受到歌颂;

有了你,

硕果受到崇敬。

蓓蕾,青春的含义;

鲜花,美丽的别名;

硕果,成功地象征。

而你,这小小的花萼,

人们该如何将你称颂?

 

1985年冬天津

 

 

  1. 霜花

 

霜花,

小小的霜花,

不像雪花那样灵秀,

不似冰块那般晶莹,

但你决不自惭形秽,

为装点大地尽心尽能。

可是否,

你正为大地编织银色丝绒?

 

霜花,

小小的霜花,

不像雪花那样持久,

不似冰块那般长命,

但你决不自暴自弃,

为赢得时间尽心尽能。

可是否,

星星还在眨眼你就早已苏醒?

 

霜花,

小小的霜花,

你是黎明的前导,

你是冬令的先行。

没有你引不来朝霞红日,

没有你唤不来雪舞冰封。

试须问,

待到大地红装素裹,

何处寻觅你的身影?

 

1985年冬天津

 

 

 

大海,

你就是我的母亲。

你那迎风怒放的浪花,

就是母亲满头的白发。

你那无边的涟漪,

就是母亲满脸的皱纹。

大海呀,

我的母亲,

我想对你有所赠予,

我想对你有所回报。

但我一无所有,

只能把一只只坚实的脚印,

镌刻在海滩。

你伸出巨舌,

总想一抒舔犊之情。

我怕风,

我怕雨,

于是步履逡巡悄然离去。

你没有舔到我的双脚,

去舔掉了我的足迹。

苍天作证,

鸥鸟为凭,

这脚印确是我对大海的赠予,

更是我对母亲的回报。

 

1997年春南戴河

 

 

  1. 月夜

 

我和月亮有个约。

他挂在天上,

我站在窗前。

我们相对无言,

却已心照不宣。

月亮想来地上,

我想飞上云天。

 

1997年夏天津

 

 

  1. 小径

 

躲着月亮,

瞒着星星,

弯弯曲曲,

爬进花丛。

暗中品尝神秘,

独自探寻幽深。

 

1997年8月5日天津

 

 

  1. 银星海棠

 

斑斑点点的叶,

那是繁星密布的夜空。

饱蘸无限的深邃,

铸就永恒的生命。

色如滴血的花,

化作心中的明灯。

用永不熄灭的光焰,

装点多彩多姿的人生。

 

1997年8月5日天津

 

 

  1. 雨中花

 

敞开美丽的胸襟,

袒露赤诚的心怀。

把纯朴的心交给雨水,

岂不是把热诚交给冰凉?

 

1997年夏天津

 

 

  1. 雨中叶

 

无数滴晶莹,

惊破无数场朦胧。

吸收的化作绿血,

滴下的凝成清泪。

 

1997年7月20日天津

 

 

  1. 湖与溪

 

湖再大也是静止的,

因为它封闭;

溪再小也是流动的,

因为它开放。

只有流动才有希望,

只有流动才能注入大海。

 

1997年7月19日

 

 

 

挣脱林的羁绊,

谢绝山的挽留;

风萧萧兮冷寂,

雨飘飘兮孤独。

几度欢喜,

几度忧愁;

始终无怨无悔,

只顾奋力奔流。

拦不住的是,

如雷的期盼,

似电的追求。

 

1997年7月7日天津

 

 

 

绿雨润青苔,

斑斑驳驳磐石后。

不奢求阳光,

不贪寻沃土。

即令久旱形枯槁,

根底也把魂藏住。

一朝喜雨浇个透,

茸茸似昨情依旧。

 

1997年7月7日天津

 

 

  1. 彩云

 

高瞻远瞩,

你形神兼备,气宇轩昂;

置身其中,

你虚无缥缈,气势全无。

你这只可远看的佳丽,

你这不能近观的尤物。

 

1996年6月14日天津

 

 

  1. 乌云

 

在天为龙,

徒有翻腾卷涌吞天灭日之表,

落地成水,

方有摧枯拉朽不可一世之实。

 

1997年6月14日天津

 

 

  1. 春读

 

双眸倦矣,

哪堪久读?

书逾百行,

浮云蔽目。

掩卷支颐,

忽觉雨声住。

蓦推窗,

满眼绿得心惊抖。

是春绿了叶,

还是叶绿了春?

高瞻远眺寻答案,

依稀似在心头。

 

1997年春天津

 

 

  1. 落叶

 

好大一棵树,

好多一树花。

正值万紫千红季,

却有叶儿落!

欢乐的呻吟,

向我昭示,

痛苦的笑声,

向我提醒,

并非只在秋季才有落叶,

并非一切落叶都是寿终正寝。

 

1997年6月26日天津

 

 

  1. 憧憬

 

站在月亮的这面,

憧憬月亮的背面。

我深知,

月亮的背面是太阳,

月亮的背面是光明。

 

1997年6月27日天津

 

 

  1. 黑蜻蜓

 

一只小小黑蜻蜓,

抓住吾衣不放松。

挥之不惧,

拂之不惊。

一只小小黑精灵,

恋着吾心情意浓。

美兮吾所爱,

乖兮吾所钟。

吾心慈兮不忍弃,

吾心悲兮携之归。

岂料三更后,

猝然命归西。

扪心实惭怍,

悔之安可追?

早知爱的终极乃是悲,

何不当初驱之飞!

 

1997年6月25日天津

 

 

  1. 蟋蟀

 

翻改1982年于伊拉克所写旧诗,

诲人乎,自况乎?

 

荒石野花里,

形卑声咽,

为使命,

孜孜不倦令人赞美,

报秋使节可敬可佩。

精美陶罐中,

形威声厉,

图虚名,

唯唯诺诺受人驱使,

乞怜奴隶可悲可泣。

蟋蟀蟋蟀,

一言相劝,

墙跟石缝逍遥自在,

山间溪畔地阔天宽。

生于斯而长于斯,

归于斯而老于斯,

可矣乎?

足矣哉!

 

1997年5月30日天津

 

 

  1. 荷塘

 

花之梦水中醉,

梦之花水上浮。

梦之花托起一片片彩云,

花之梦化作一缕缕芳馨。

田田绿云,

阵阵喜雨,

那都是我儿时的情。

那都是我儿时的趣。

 

1997年夏天津

 

 

深深扎在地下,

愈深愈喜。

默默为叶吸收翠绿,

悄悄为花采集嫣红。

一生不见日月,

从来无悔无怨。

 

1997年6月21日天津

 

 

  1. 树梢

 

终日站在高处,

得到阳光最多,

可总是不能满意,

不然为何总在摇头。

 

1997年夏天津

 

 

 

  1. 新月

 

你是待拉的弓,

使人想到力量;

你是待圆的镜,

使人有所期盼。

 

1997年夏天津

 

 

  1. 鸟儿座右铭

 

花枝不是久栖处,

应向长空展翅飞。

 

1997年夏天津

 

 

  1. 花儿备忘录

 

你不要得意忘形,

因为你生得太美,

美有时就是祸根!

 

1997年夏天津

 

 

  1. 游山

 

远看得其影,

近看得其形;

察则得其骨,

思则得其灵。

远看山无门,

渐近山自开;

进则失险峻,

凌顶开胸怀。

 

1992年春天津

 

 

 

有他的路就有你的路,

尽管向前走,

他的路就是你的路。

 

1997年6月15日天津

 

 

  1. 行路

 

畏首畏尾,

谦恭礼让,

行路一何艰!

随潮逐浪,

奋力前行,

脚下变通途。

 

1997年6月15日天津

 

 

  1. 机遇

 

机遇在哪里?

谁寻找机遇,

谁就是你的机遇!

 

1997年夏天津

 

  1. 石子

 

你把一块石子扔进湖中,

不仅沉溺了一条亿万斯年的生命,

也打碎了一面监视天宇的镜子。

 

1997年6月16日天津

 

 

  1. 悲哀与欢乐

 

(适度)悲哀是悲哀者的护身符,

(极度)欢乐是欢乐者的坟墓。

 

1997年天津

 

 

  1. 痛苦与欢乐

 

痛苦是欢乐的源泉,

欢乐是痛苦的延续。

 

1997年天津

 

 

  1. 孤独

 

没有孤独就没有成功,

伟大的孤独成就伟大的事业。

 

1997年天津

 

 

  1. 联合国

 

蕞尔之地,

国中之国。

管的是亿人事,

理的是万国情。

小情大事,

大事小情,

总也离不开两个字:和平。

联合国,

国联合。

是你家,

也是我家。

红艳艳,

我的那面五星红旗,

就在灿烂的阳光下高高地挂。

哗啦啦,

我的那面五星国旗,

就在和煦的春风中把我迎迓。

 

1998年9月3日纽约

 

 

  1. 自由女神

 

一堆铜块,

倒进熔炉,

液态的金属,

铸成固态的偶像。

一经政治点化,

克隆成美国第二个上帝。

 

1998年纽约

 

 

  1. 中央公园

 

曼哈顿最后一块

未开垦的处女地,

曼哈顿唯一一座

天然风光博物馆。

园内天然的森林

与园外人造的石林

比肩而立;

园内古昔的静谧

与园外现代的喧嚣

一墙之隔。

黑色的岩石,

是曼哈顿裸露的脊梁,

在金灿灿的阳光下

闪着远古的光芒;

蜿蜒的小路,

是曼哈顿丰富的脉络,

在白蒙蒙的细雨中

流着原始的血浆。

漫步在现代的园林,

恍若置身蒙昧的洪荒。

幻梦耶?

现实耶?

叹观止矣,

图画难描尽。

 

1998年9月4日纽约

 

 

  1. 秋夜

 

似圆非圆的月,

若冷非冷的光;

朦朦胧胧的意境,

总有几分凄凉。

将落未落的月,

半明半暗的光;

迷迷茫茫的梦境,

总有几分惆怅。

最是姮娥知人意,

遣来风儿传教诲;

人生苦短,

岂容彷徨?

精神重抖,

方为正纲。

团团圞圞的月,

辉辉煌煌的光;

跃跃欲试的心境,

多了几分希望。

 

1998年8月17日夜新泽西

 

 

  1. 暖冬

 

入冬见迎春花半开,忽动环保之兴,故而喜忧参半。

喜的是一叶知秋,半花识春。忧的是地球变暖,并非

好事一桩。

 

秋往冬来,

浑沌之际,

五洲四海云水暖,

乱了节气。

丹枫已退,

白雪当出。

却怎奈,

溪瘦篱疏,

金盏笑靥娟娟秀,

羞答答早早地露。

问不温不冷,

乌乌秃秃的风,

吹自西,

吹自东?

缘何不遣瑞雪,

先送迎春?

是花认错了季,

还是季开错了花?

 

1999年初冬新泽西

 

 

 

  1. 暮春

 

青山霁后云犹在,

虹断烟残。

风乍起,

漫天樱花散。

小桥北,

小桥南,

红楼绿阁三五间。

门紧闭,

无人迹,

落英凭谁惜?

子规声声啼。

 

2000年5月新泽西

 

 

  1. 落花

 

如了春风春雨的愿,

遂了赏花人的意,

悄然而落碾作泥。

碾作泥,

何足惜?

来自大地,

回归大地。

待到来年赏花季,

重上枝头,

再传播春的信息。

 

2000年春新泽西

 

 

  1. 送凉

 

不减春衫因夏爽,

早晚有些凉意。

更细雨蒙蒙,

享不尽余凉剩冷。

传故国七月流火,

高温持续。

日如烤,

夜如炙,

怎生得了?

梦里送凉凉不到,

滞留在花旗山水间。

我欲因之化云马,

疾驰东去。

遮炎炎日,

化凉凉雨,

把个热字消。

 

2000年夏新泽西

注:花旗,美国的别称。

 

 

 

团团圆圆,

绰绰约约。

乐不成言,

喜还生怯。

笑吟吟,

普照中秋夜。

慷慷慨慨,

把日边借来的光儿,

一股脑地泻。

泻泻泻,

泻向人间情真切,

圣无邪。

圣无邪,

碧空万里烟尘绝。

岂管它,

闲风多事,

拥云驱雾,

将淡淡浓浓的雨儿挟?

 

2000年中秋佳节新泽西

 

 

  1. 卖花郎

 

黑金刚铁打钢铸,

三尊两尊,

忙不迭在侧路,

和雨侍奉春。

青蓝紫赤橙黄绿,

织锦绣色彩缤纷。

人惊叹,

猛金刚也有巧巧手,

壮花郎也有俏俏心。

巧巧手,俏俏心,

随心所欲也相宜。

芳心日日堪细细,

倩影年年总依依。

最是令人欣喜处,

春兰秋菊可同时。

 

1999年花季纽约

 

 

  1. 秋晓

 

三十年前,出差九江,结识张君。

今九江灾变,殊甚挂牵。抚今追昔,

晓梦难续。感慨系之,遂成此诗。

 

鸦儿聒噪,

雀儿啁啾,

惊碎我清凉梦。

轻拈帘叶,

闲依花窗,

细数星星,

漫寻曙光。

天尚早,

须将晨梦续,

好让情儿了。

却怎奈忽见床头年历,

惊得心儿跳,

魂儿跑。

似这般梦境实难再,

也只得作罢待天晓。

却原来,

三十年前今日,

与张君九江一别,

打点行装,

也是这般的早。

曾记否,

为等客船,

静待启程,

与君道别竹窗下。

同览扬子水,

共品庐山茶。

促膝把手,

掏不尽心里话,

恰似江涛一派,

滚滚东流下。

俱往矣,

三十年地球东,

三十年地球西,

而今我鬼使神差到花旗,

却怎生天天传来坏消息。

只道是苍天降祸,

长江肆虐,

受灾者众,

九江尤烈。

君安否,

常挂记,

便欲凌空,

飘然直上向东飞,

化作蛟龙,

吸尽长江水。

 

1998年8月21日纽约

 

 

 

  1. 春雪

 

无心,无心,

奋力苦争春。

冬已尽,

偏效梨花报芳音。

漫天寂寂参差舞,

落地悄悄细无痕。

岂不是,

空费了美姿,

枉断了香魂?

无悔,无悔,

有一分活力,

就要学

三月花、四月云、五月雨。

纵不能忝入繁花之列,

也要像

甜甜雨丝润大地。

待来日,

对山花,

向野草,

赏千番美景,

抒万般佳绪,

心不惭,

意不愧。

 

1999年3月30日纽约

 

 

  1. 画趣

 

平生最爱莲梅,自幼喜画之。应

吴君之求,画而赠之,并赋此诗。

 

冬日莲花夏日梅,

握定彩笔,

偏将时序逆。

时序逆,

何足奇?

物我随心两相宜。

两相宜,

添情趣,

乐在其中心欢娱。

赏莲隆冬日,

如翠塘听雨,

淅淅沥沥地滴。

观梅酷暑天,

似香山望雪,

纷纷扬扬地飞。

莫怪人间情乖戾,

休叹身边景枯寂。

搜情觅景凭自己,

得来情致才独具。

岁华瞬息,

白驹过隙,

时不我待须珍惜。

劝君学我挥彩笔,

奇情妙景亲手绘,

乐无极。

 

1998年11月23日纽约

 

 

  1. 寻仙

 

牡丹,故国仙子。闻此地亦有栽培,

然几度寻而未果。今再寻,终偿夙愿。

大有他乡遇故知,泪眼喜相看之慨。

 

春尽花稀,

百无聊赖,

彳亍山街觅。

朝也寻觅,

暮也寻觅,

朝暮都寻觅,

只因寻仙情未已。

情未已,

惊天地,

花神为我露仙迹。

呀!

溪头忽转灿阳照,

正层楼叠宇,

清风暗浴。

好一派,

槛曲流丹,

径斜飞翠,

粉金弥香蕊。

这便是,

故园仙子梦中遇,

醒来叫人好生地觅。

觅觅觅,

觅得却无语,

任由风儿戏。

戏我心忒痴,

寻仙品出天涯味,

犹有凄凉意。

不是凄凉意,

乃是思乡绪。

绪太浓,

情太重。

 

1999年初夏新泽西

 

 

  1. 山菊

 

神采奕奕,

向悬崖绝壁,

探三两枝。

惜蜂媒蝶使,

无情怕新寒,

忍将清芬弃,

早已是闻风丧胆,

销声匿迹无处觅。

更秋君不知爱惜,

遣雨打霜欺。

打也无所谓,

欺也只等闲。

世间磨难冷于冰,

霜雨何足惧?
万转千回思想过,

梦绕魂牵效香梅,

恨无雪相陪。

 

1999年10月30日新泽西

 

 

  1. 秋韵

 

重阳已过着新冷,

枫又如花露又浓。

半夜潇潇雨,

一夜飒飒风,

晓来满地红。

轻举步,

举步轻,

为把秋留住,

不忍踏残英。

痴人如我呆模样,

拳拳一片童稚心。

莫笑,莫笑,

应惜秋红短似春。

 

1999年枫红之季新泽西

 

 

  1. 秋思

 

斜日黄昏,

信步枫林。

正凉风飒飒,

如哦如吟;

恰红叶片片,

若染若焚。

登高极目眺,

千里暮云平。

遥怜故乡此季,

秋露比酒浓。

醉得千山艳,

熏得万壑红。

联翩浮想,

陶然自痴。

思随云去,

爱与风驰。

恨不得

共一点飞鸿东下,

早了却

天涯客归乡心事。

 

1999年10月30日新泽西

 

 

  1. 尼亚加拉瀑布

 

百尺银练舞,

半空烟浪飞。

十里涛声震,

一江碧水回。

轰隆隆,

不阴何雷?

光灿灿,

不霁何虹?

乱云含雨般迷,

正好天光日亮时候。

是阴是晴,

怪也不怪?

冰丝带雪般冷,

却是衣单袖短时节。

是冬是夏,

奇也不奇?

千千百百个

风云雷雨阴晴日,

似如此这般

轰鸣咆哮咆哮轰鸣;

百百千千个

春夏秋冬寒暑天,

若这般如此

沸腾倾泻倾泻沸腾。

不虚此行偿夙愿,

等闲莫与俗人看。

瀑布看我不烦不厌,

我看瀑布不厌不烦。

 

1998年8月30日纽约

 

 

  1. 白百合

 

风流不把红为主,

晶莹六出大如斗。

几株幽独,

戴月随风舞。

随风舞,

暗香浮,

馥郁比酒浓。

袅袅依依,

缭绕上九重。

只醉得,

嫦娥趔趄乱舞步,

吴刚慵倦懒挥斧。

月朦胧,

影朦胧,

更七八个流萤,

飘忽有无中。

万籁寂,

夜融融,

何物最关情?

纤纤细蕊胭脂粉,

欲坠不坠露滴零。

露滴零乃是杯中物,

殷殷把君祝:

百情合意,

万事如花。

 

1999年7月17日纽约

 

注:

1.雪花六瓣,得名六出。百合亦六瓣,且色白,遂喻之。

  大如斗者,乃极言其大。

2.传说月中吴刚,因受天庭之罚,以斧砍桂树不止。

 

 

 

小扇玲珑一首诗,

千读百诵无厌时。

饱含翠竹临风的韵律,

满带清泉出山的风采。

摆一摆习习凉风扑面,

摇一摇朗朗诗情满怀。

我念小扇扇念我,

世态炎凉总关情。

不因花落伤春空叹息,

不为霜起悲秋泪轻弹。

摇一摇拂去如烟的昨日,

摆一摆迎来似锦的明天。

 

1998年8月8日纽约

 

 

 

之一

 

冲破庄周梦,

方觉乾坤奇。

敢效鲲鹏,

怒展垂天翼。

寻寻觅觅,

乘风驾浪到泽西,

捎来故园春消息。

 

之二

 

恳乞梁祝魂,

借得七彩翼。

天高日远,

超然红尘外。

翩翩款款,

万里迢迢到花旗,

问我归期未有期。

 

2000年7月初新泽西

 

注:

1.泽西,美国的新泽西州。

2.庄周梦和梁祝魂,分别指庄子梦中化蝶,以及

      梁山伯与祝英台死后化蝶的传说。

 

 

  1. 杜鹃

 

蜀王杜宇,禅位引退。后悔欲归,复位不遂。

抑郁而死,化鸟杜鹃。至春则啼,声声唤归。

苦啼咯血,山花尽染。亦名杜鹃,以志怀念。

一花一鸟,美丽神话。触目思乡,情深不已。

 

杜鹃鸟

 

一声两声三四声,

梦中惊闻山鸟鸣,

或在西林或在东。

声声不息催人恼,

半送乡音,

半问归程。

嘀嘀咕咕!

我若明日回,

敢问川君陪不陪?

 

杜鹃花

 

十丛百丛千万丛,

一丛一段回归梦。

说它似火太俗,

说它似霞太庸。

好一个,

不俗不庸的杜鹃红,

缘何这般如此费形容?

曾记否,

蜀王化鸟常啼血,

染透春花情无尽。

声声唤归去,

滴滴铸花魂。

 

2000年7月7日新泽西

 

注:川君指杜鹃鸟。

 

 

 

(上)

 

老来木讷口舌笨,

讲不出思儿,

才更思儿。

只思得,

身如秋叶摇,

心如恶鼠咬,

气如残雾飘。

千金不换思儿梦,

梦天涯游子常把好运交。

思儿何时最?

病痛时,

卧床时,

月满时,

逢节时,

风时雨时,

忙时闲时,

谁说得清到底是几时?

 

(下)

 

一片梧叶一片秋,

一滴凉雨一滴愁。

万千思绪何来由?

香茶无心品,

佳肴不想沾;

吃糖也苦,

吃盐也淡。

闭目养神和衣卧,

看你还烦不烦?

一更二更三更尽,

辗转反侧难入梦。

入梦也辛苦,

唏嘘添凄楚。

别来诸多事,

隐隐如潮涌。

牵肠触绪,

都只为,

高堂二老,

总在心头。

 

2000年秋纽约

 

 

 

 

雨中吟

 

淅淅沥沥,

朦朦迷迷。

烟花雾树,

遮断溪边路。

小伞一把撑天地,

不忍看冷雨闭合欢。

也罢,也罢。

听雨,吟诗;

吟诗,听雨。

无奈,无奈,

理不顺的相思情,

走不完的望乡路。

雨太沉,

心太重。

 

注:合欢,落叶乔木,羽状复叶,小叶对生,

        昼开夜合。初夏开花,状似红缨,故又

        名马缨花。

 

 

雪中吟

 

天涯思苦,

独自寂寞人不知。

欲诉凄楚没凭借,

几番提笔恨无词。

孤灯残照,

夜深矣。

临窗倦览,

一任梨花狂飞舞。

无心赏,

困依床头,

花笺涂鸦字字愁。

梦中吟

思君念君想君,

应然当然必然。

别后迢迢万里,

正阴霾满天倍增寒。

最难堪,

一夜千年,

隔海难见,

也只得借梦妥愿。

君不见,

说梦容易入梦难,

入梦也茫然。

泪眼相拥,

哽咽无言。

魂断,

肠断。

 

2000年冬纽约

 

 

  1. 雪怨

 

元旦佳节,期盼风和日丽。没成想,彤云密布,豪雪纷飞,

山隔地阻,大煞风景。更有甚者,害得我,上班历尽艰辛,

下班巴士全无。入夜不得归,只得借宿友家。感慨系之,

遂成此诗。

 

自恃三白瑞,

独赏六出美。

有甚稀奇?

发寒着人冷,

吸热惹人饥。

绵绵丝絮而不暖,

倩倩梨花却无香。

装龙作雅,

卖弄风骚。

迷得我绞尽脑汁寻佳句,

呕心沥血构华章。

害得我一冬诗债因你累,

搜肠刮肚苦难当。

更有甚,

你欺寒怕热不自量,

横冲直撞势轻狂。

千里关山被你阻,

空误了多少人美好时光!

哼,谁怕你?

好风凭助力,

借来的威风休提。

一旦风停朝日起,

化作泥,

看你还神气不神气!

 

2001年1月5日纽约

 

注:

1.大雪飘落,天、地、万物皆白,故古人称雪为“三白。

      又雪花呈六角形,故也称之为“六出”。“瑞”则

      出自“瑞雪兆丰年”之说。

2.此处“龙”指雪。宋代张元《雪诗》有句云:

     “战死玉龙三百万,败鳞风卷满天飞。”

 

 

  1. 仙客来

 

冬仍睡,春已醒。圣诞、元旦、春节,如龙须串珠,接迎不暇。

更街市厅堂,花团锦簇,赏人心,悦人目。然令我怦然心动,

追忆无穷者,莫甚于风姿绰约的仙客来。

 

龙蛇嬗替,

天涯梦醒。

良天美景,

佳庆频仍。

有仙客沓来纷至,

得无乐融融?

纵幽幽南山犹披雪,

闹市早已胭脂浓。

忆少年,

徒汗颜。

羡君曾把彩笔弄,

风华意气何从容!

惜只惜,

狂心一片空幼稚,

香韵依约看未清。

画衣画面难画骨,

得来貌似神不同。

羞,

你欲笑还止;

愧,

我欲言不能。

几度春消万里客,

流水西东又相逢。

凝眸,

细辩。

十分春色七分情,

骄花宠柳不似侬。 

 

2001年1月6日纽约

 

注:

写此诗时,正值龙年将去,蛇年在望之际。是谓

“龙蛇嬗替”。

 

 

  1. 风铃

 

不甘寂寞,

远离孤独。

有风自八方来,

不亦乐乎!

抓定屋檐何所求?

一点风儿可可。

微风徐来,

如凤鸟啄玉;

疾风摇曳,

若荷塘落雨。

冷风带雪冻不哑,

热风挟电歌正酣。

谁听那,

怕热的昏鸦噪,

畏寒的哀雁嚎。

怕只怕,

能言的碧池紫燕心儿妒,

善唱的翠柳黄鹂面儿羞。

休休休,

罢罢罢。

万千顾虑都扔下,

欢歌畅舞才潇洒,

快把风儿迓。

 

2001年1月6日纽约

 

 

 

  1. 清明

 

山花点火,

岸柳生烟。

东风逗纤草,

西冈春正酣。

转眼,

惊诧!

密匝匝,

碑林墓海无边涯;

杳冥冥,

聋哑世界乾坤大。

销得了生前是非恩怨,

容得下身后千军万马。

玉石并陈,

凡圣合居,

去者谁忌?

凤雀同飞,

龙蛇混杂,

生者怕怕。

忙不迭,

费规划。

碑,

自家立;

名,

自家雕。

细思量:

石上芳名几人晓?

纸上清名天下飘。

名利流烟,

富贵虚花。

春来自有春归处,

莫为它太牵挂,

爱归哪答归哪答。

 

2001年清明新泽西

 

 

  1. 元宵

 

一镜当空,

万家欢腾。

大街小巷仙乐神灯闹永夜,

丰餐盛宴冰丸玉馔庆常圆。

蒙而已!

惜游人况旅,

空对时序移。

纵佳节在即,

也只得空叹息。

空叹息,

天涯海角梦迷离。

好景易入梦,

入梦也易醒,

醒来魂难定。

都只因故国良宵梦中景。

梦中景,

催人愁。

月满西窗凭栏久,

泪水滔滔细衣袖,

该化作,

几多床前明月,

地上青霜?

 

2001年元宵节之夜 新泽西

 

 

  1. 闲居

 

迁一新居,辟一书斋。壁板锃亮,一尘不染。

纹清理晰,拙朴可人。仔细端详,认真揣摩。

若山若水,若风若云。昭然若描,壮美如画。

真可谓:大千气象,自然天成。是为序。

 

茶余赏乐,

饭后读书,

想愁哪得闲工夫?

更近日,

渐觉满墙都是画,

却原来,

气象万千在我家。

望明月清湖,

平沙落雁,

好端端,

窗前一片秋。

观奇峰突兀,

瘦石嶙峋,

巍峨峨,

门后万仞山。

更行云流水,

浪窜波腾,

恰似那,

金戈铁马惊魂梦,

时远时近若有声。

嗟天公造化,

鬼斧神工。

探乾坤幽趣,

怡情养性。

感悟在我,

点化在天。

忙里偷闲常留意,

宁心静气想联翩。

韶光明媚时时有,

景致迷人处处新。

纵然是,

诸事倥偬,

万绪纷纭,

也定将,

心旷眉展,

神怡气舒。

 

2000年7月2日新泽西

 

 

 

  1. 夜读

 

斜月穿窗,

凉风入户。

已是更深人静,

正好读书时候。

似这般废食忘寝,

拼的就是贪学无度。

秋冬连春夏,

雨雪复晴阴。

枉度光阴否?

常做扪心问。

笔不离手,

书不离心。

酸甜苦辣填胸臆,

冷暖枯荣铸诗文。

峥峥嵘蝾万千日,

辗辗转转到如今。

依旧是殷殷勤勤,

青春年少那颗学子心。

 

1998年8月24日新泽西

 

 

 

  1. 卜居

 

清溪相待,

绿树相爱。

一座红楼,

十级碧苔。

今天梦明天梦白天梦黑天梦,

就是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

梦得到也罢,

梦不到也罢,

更无心管谁人枯荣与成败。

万株碧草,

千点流萤。

只待黄昏后,

好在灯下读书,

自筑长城。

 

1998年8月26日新泽西

 

 

 

  1. 秋声

 

临窗试清风,

惊闻蟋蟀鸣。

朗朗山间月,

无处不秋声。

 

1998年8月新泽西

 

 

  1. 我家

 

山衔澄澄月,

溪环淡淡花。

隐隐风铃响,

流萤照我家。

 

1998年8月新泽西

 

 

  1. 成诗

 

看尽春花看秋月,

读罢唐诗读宋词。

恬淡如星平平志,

风霜雨雪皆成诗。

 

1998年8月新泽西

 

 

 

  1. 何年

 

小梦依稀淡如烟,

露台短坐遥望天。

白云苍狗忙如许,

不问人间是何年。

 

1998年8月新泽西

 

 

 

  1. 乡思

 

- 大运河故乡情

 

晚云收,

夕阳挂;

一川碧水南流下,

两岸槐花香气发。

百里长堤,

千亩滩地;

麦田翻涌如海,

瓜果甜美如蜜。

凉风徐徐扑面刮,

农人荷锄正归家;

牧童倒骑牛背,

身披一身彩霞。

歌儿阵阵,

鞭儿嘎嘎。

羊儿咩咩,

雀儿喳喳;

只搅得,

狗儿汪汪,

鸦儿呱呱。

 

1998年8月30日纽约

 

 

 

  1. 春日感怀

 

一襟桃花雨,

两袖杨柳风;

山鸟一呼春到也,

换了人间。

惜芳菲世界,

新燕违约,

迟迟不见到天涯。

纵乡思万种,

该怎生传递?

莫非是,

桥头犹带残雪,

误了故园春消息?

逢春盼息,

常把流年忆,

最忆是孩提。

提篮挖菜,

挥鞭扶犁。

穿花追鸟,

折柳吹笛。

童年风物皆可贵,

最贵少年心。

 

1999年春新泽西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

你默然等待在屋角。

一旦风云突变,

你挺身而出毫不犹豫,

遮风避雨不遗余力,

为他人撑起一片安宁的天地。

可待到风休雨住,

是否还有人将你挂记?

 

1998年4月8日纽约

 

 

  1. 初雪

 

平明不语,

忘情婀娜舞,

酷酷酷!

淡淡地寒,

轻轻地冷,

拂面也温柔。

更转眼天地素,

七彩无。

惟有绵绵絮,

好为行人路。

月照黄昏后,

摇身一变失温存。

暗结冰,

悄封路,

得意可心,

可心亦可气,

竟将人儿戏!

跌得我皮儿绽骨儿酥,

惊得你魂儿散魄儿丢。

痛定思痛,

夜永难眠。

想也莫恼,

思也莫烦。

似这般如此人生路,

寡顺多艰。

 

2000年1月13日新泽西

 

 

 

  1. 肥字怨

 

物以稀为贵,

人以瘦为珍。

一瘦遮百丑,

再瘦解千愁。

辞海烟波浩淼,

独独一个肥字了得!

小小一字本无心,

平平凡凡到如今。

怎料想,

愁疯了这许多风流儿女!

紧缩食,

争节饮,

衣带巨宽终不悔,

形容枯槁情甘愿。

都只盼,

一梦喜得小蛮腰,

乐得心儿醉。

君差矣!

肥瘦是小,

健康是大。

更何况,

燕瘦环肥,

各得其美。

切忌消肥损气,

悔悔悔。

 

2000年12月17日纽约

 

 

 

  1. 笑脸

 

按:这是专为小女莞尔写的小诗。莞尔小时爱笑,故而取成语“莞尔一笑”的前两个字命名。近日有两件事让我想起这首小诗。第一,网友林盛发的头像笑眯眯的,令人见到非常开心;第二,这里一名网友的博客名也叫“莞尔一笑”,她的一首杰作深深打动了我,令我情不自禁地将其翻译成英文。这几种因素促使我把这首小诗翻出来,发在这里,旨在提倡大家无论对人对已,常要面带微笑,这无疑对己对人皆大欢喜,颇有裨益。

 

笑脸笑脸,

何其灿烂!

恰似高山雪莲,

宛若死水微澜。

更比阳光融冰雪,

拂尘扫阴霾;

又如祥云从天降,

紫气自东来。

笑脸笑脸,

一绽如花。

诚挚烂漫,

天真无邪。

予人以笑,

胜赐珠宝。

予己以笑,

胜服灵药。

感谢上苍

赐我笑脸。

无烦无恼,

快乐永年。

 

1999年7月31日纽约

 

 

 

  1. 旧照

 

青春得到永驻,

但只是灵魂出窍的幻影。

合上的眼睛永远紧闭,

心灵之窗再也无法开启。

口洞大开永远不能关闭,

往日的心声仍在耳边萦绕。

永不离散的宴席早已乏味,

有色无香只可做画饼充饥。

 

2000年11月26日纽约

 

 

 

眼镜:

 

帮一时帮不了永久,

离开它眼前依然云遮雾罩。

穿衣镜:

个中之物足可乱真,

只可惜都是反的。

 

显微镜:

 

以虚夸的手段,

揭示科学的真理。

哈哈镜:

追求完美的自我,

无聊时也常借以自我扭曲。

 

后视镜:

 

瞻前别忘顾后,

背后的危险猛于虎。

 

2000年11月26日纽约

 

 

  1. 热锅上的蚂蚁

 

为逃避艰辛,

你离开远征的队伍,

为摆脱寒冷,

你爬上舒适的热锅,

但最终你得到安逸,

还是受到煎熬?

 

1998年4月22日新泽西

 

 

 

 

林间草地,

一夜皆无。

好多雪,

绒绒几许厚?

何须心急?

一朝蓝天红日照,

端的是茵茵依旧,

白消绿出。

 

1997年12月13日新泽西

 

 

  1. 逢仙

 

为美国中文电视记者张碔的摄影作品《牡丹》配诗

 

姚黄魏紫十几枝,

一枝一位花仙子;

暗里颦眉说相识,

害我独自看多时!

 

2007年6月2日新泽西

 

注:
这帧牡丹图让我眼前一亮,大有血压增高,心跳过速之虞。“吾本一花痴,平生苦爱花
;宁可居无肉,不可居无花”。见到花,我就像与朋友久别重逢,更像与美人一见钟
情。我从小生于乡野之间,长于花草之中,对花花草草自是有一种年深日久的情愫。我
曾画过不少花,更为不少花写过诗。虽对百花百草一视同仁,但对花仙牡丹,却又情有
独钟。1997年来美国后,曾一度对牡丹苦寻苦找,也曾为此写过一首《寻仙》,描述我
当时思花寻花的心境与行动。现附于后,以资参考,亦可作为这首《逢仙》诗的姊妹
篇。拙诗虽无深意,但你的牡丹图,对一名普通观赏者的影响,却可由此管中窥豹,略
见一斑。个中原因暂且不必赘述,然其美学价值,自当不可小觑。

 

 

  1. 山溪

 

为张碔山溪图《心泉汩汩》题

 

清溪石上流,

细浪参差舞;

心泉汩汩情如注,

魂绕相思树。

情深,

意笃。

 

2007年6月2日新泽西


注:
在你自称以散漫为摄影特色的同时,居然有如此精致的作品,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上周
日,我打开你网页上的影集,一目十幅,快速浏览,突然之间,鼠标停止,二目圆睁。
怎么?如此精美绝伦的画面,难道出自你这毛头小伙之手?一时间,我简直难以相信自
己的眼睛。记得我曾兴奋地和你说,你这幅作品简直就是年历上精选的日本风景画。年
历制作者千里挑一,万里选二的得意之作,也不过如此!包括山水在内的大自然,都有
阴阳两面孔,既有温存的一面,也有粗犷的一面。你这幅作品表现的当然只是前者,我
渴望欣赏到你对后者拍摄的精彩作品,诸如尼亚加拉大瀑布之类狂狮怒吼式的山水风
貌。我曾在1991年冬季到加拿大观赏过尼亚加拉大瀑布,后来我也曾根据追忆,写过一
篇描述尼亚加拉大瀑布的诗,现附于后。

 

 

 

  1. 狂奔

 

为张碔狂奔图《朝墓地进发》题

 

二目圆瞪,

双腿狂奔;

乱了方寸,

慌了心神。

借问帅哥何处去?

似这般风风火火,

旁若无人。

苦等无言,

吾差矣!

似这般无魂虚影,

如何作答?

无声也好,

不答也罢。

常恨世人新意少,

侈谈今世虚华。

殊不知,

日日夜夜,

分分秒秒,

哪一刻不是往墓地里奔,

向死里边跑?

跑跑跑,

何时才能到?

只有天知晓!

 

2007年6月3日新泽西

 

注:
在你诸多的摄影作品中,《朝墓地进发》是最先感动我的一帧。看到画面中那位身材颀
长的年轻人无来由地甩开双腿,大步流星地往前奔跑,本来就已经有几分好笑,然而,
看到你为此取的题目竟然是“朝墓地进发”,我当即便忍俊不止,印象极其深刻,至今
难忘。只要一提起你的摄影作品,我一闭上眼睛,首先跃入我脑际的就是《朝墓地进发
》。其实,就画面而言,我并没有看出什么太特殊之处,因为奔跑本来是人类极其普通
的动作,即便这位帅哥的腿长了点,但也绝非有什么反常之处。我觉得这帧作品妙就妙
在题目上。令人始料未及的题目,配上极其普通的画面,立即使作品活色生香,既幽默
,又极富哲理。仔细体味,有谁不是在向自己的墓地进发呢?也许当下你只是向商场进
发,向学校进发,向机关进发,向纽约进发,向北京进发,但从长远目光来看,归根结
底,又有谁敢说自己不是向墓地进发?简直太妙啦!真可谓至矣尽矣,蔑以加矣!你
看,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题目,就起到如此巨大的作用。此时此刻,什么画龙点睛,什么
点石成金,任由多么贴切的词语来相容它的作用,都显得苍白无力。我说这些,是因为
我也曾经这样做过。我曾经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前留影纪念,但洗出的照片却令人大
失所望。不仅面部表情如阴云密布,郁闷至极,而且身子挺得笔直,本来略微驼背的我
,平时想挺这么直都竭尽全力而不可得,没想到一到联合国门口,不知哪里来的一股邪
劲儿,腰板竟然挺得和大楼一般无二,两者相比,简直是两根笔直又笔直,平行又平行
的直线,巍然屹立在东河边。不过,我给这幅照片取了个好名字,叫作:欲与高楼试比
直。你看,这不就成了一幅满风趣的幽默画吗?我还曾把其它类型的糟糕照片如法炮制
,比如给二目紧闭的配上这样两句文字:“合上的眼睛永远紧闭,心灵之窗再也无法开
启”。为嘴巴大张的配上:“口洞大开永远不能关闭,往日的心声仍在耳边萦绕”。给
参加宴会的照片配上:“永不离散的宴席早已乏味,有色无香只可做画饼充饥”。这样
一来,不少本来毫无可取之处的照片,却因为适当的题目而摇身一变,成为风趣盎然的
摄影“小品”。当然,这件事需要极高的技巧与智慧。幽默来自睿智,诙谐来自机警。
这要靠平时多注意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和艺术修养,否则这将成为一句空话。

 

 


133. 了愿

 

为张碔墓地图《小石闲卧》题

 

山影依稀舞秋枫,

小石闲卧草花中。

怡然觅得灿阳照,

百年深愿一了清。

 

2007年6月3日新泽西

 

注:
这也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佳作。然而不知你是否能够认可我的评价。你会问,这仅仅是一
幅墓地小照,何来奢华之谈,更遑论奢华之最。众所周知,人的年龄不同,经历不同,
会对同样的事物产生不同的感受。按你的年龄,按你的经历,你也许只是在墓地里随便
一按快门,本没有过多考虑背后隐藏的生死大事。毋庸置言,一个人无论活多大年纪,
早晚必有一死。既然如此,死后是否有起码的葬身之地,及至如何埋葬,葬于何处,就
成了一个人不可回避的问题。不同的人,对埋葬之地有不同的要求。仅以中国大陆的人
为例,那些“老革命”恐怕都想在死后入住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图的是荣耀的名气,
隆重的仪式。亿万富翁向往的可能是豪华的墓地,图的就是气派的场面,奢华的墓室。
而普通民众可能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他们只求死了就埋。不,现在实行火葬,死了先
烧,烧了再埋。不过这也只是在农村。在城市,则是烧了不能埋,而是烧了要存,也就
是存放在陵园狭窄拥挤的骨灰盒存放地。对于死者来说,那里人生地不熟,拥挤幽暗,
往生之后,未能驾鹤西归,本来早已郁闷无比,如果再置身于那样的乏味之地,实属不
得已而为之。即便如此,在人口大爆炸的当今世界,如能觅得那一方小小的蕞尔之地作
为永久的安身之处,也算差强人意。不过相形之下,你所拍摄到的那样一方墓地,远离
尘世间的喧嚣繁响,宁幽静谧,清新典雅,虽谈不上豪华气派,但和上述情况相比,也
算够奢华的了。言至于此,我那“奢华”之说的由来,想必已经朗如白昼。在我现在的
住地附近,有一大片墓地,上班下班,经常从那里经过。久而久之,我便想就墓地写点
东西,哪怕只写一首短诗,也算对得起经常打头碰面的幽冥密友。到了2000年我终于写
出《清明》一诗,表述了我所追求的价值观和生死观。此诗附后,你一看便知。说到此
处,我觉得拙诗颇有情节,似可拍成一段短小的情节故事片。另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我
写的那片墓地,似乎是人口稠密的大都会,景象宏伟肃穆,属于粗线条的范畴,而你拍
的这片墓地,则像人口稀少的世外桃源,景象雅致优美,属于细线条的范畴。

 

 

 

  1. 震撼

 

为张碔云天图《天低云暗》题

 

天低云暗,

雾卷烟腾;

望之魂飞魄散,

思之胆战心惊。

惊之余,

叹之际,

忽见小小人儿一个,

令人惊喜!

林边昂首,

水边屹立;

信步闲庭不足取,

风吹雨打何足惧?

人生苦短,

务必常虑:

阴云度雨常如是,

冰寒月冷不稀奇;

活的就是这番滋味,

拼的就是这股干劲!

 

2007年6月3日 新泽西

 

注:
欣赏你的摄影集,仿佛徜徉在妙趣横生的谐趣园。不过这不是你作品的全部。就在我快
速更换画面的时候,突然有一幅作品使我手中的鼠标戛然而止,因为我已经被画面上磅
礴的气势所震撼。震撼力,是艺术品成功的要件之一。你的《天低云暗》便属于此类作
品。整幅画面的三分之二是天空中滚滚翻涌的乌云。其余三分之一是大海与陆地。陆地
上有一片树林。我猜想,如果走近前去,这片树林也许都是参天大树,但在这幅画面里
,在高天滚滚乌云急的烘托之下,大有天低树矮之势,令人憋闷得透不过气来。此时我
似乎感到浑身发冷。试问,如果一幅作品让人看了浑身发冷,这算不算震撼力?我不是
艺术鉴赏家,更不是摄影艺术评论家,因此不知道专家们该如何评价你的这幅作品。但
作为一个摄影门外汉式的普通欣赏者,已经感受到其中的美学价值。此外,作为一名
“多愁善感”的欣赏者和写作者,我还在震感之余获得不少宝贵的启示。看到画面中那
个几乎难以辨认,因此极易被一般观赏者所忽视的“小小人儿”,一种崇敬之情油然而
生。因为他显示出的那种顶风冒雨,天不怕,地不怕的豪迈气概,确实难能可贵。云,
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独特的风景。云,可有绚丽无比,颇具阴柔之美的少女状,亦有气势
磅礴,颇富阳刚之美的猛男状,更有摧枯拉朽,吞天灭日的恶魔状。能够拍到多姿多彩
的云,是我对你的期望。我想看到你拍出更多,更美,更能令我震撼,也就是令我感到
更冷的云图。

(完)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