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07日2019年

等来晨曦

作者
我眷恋落日却等来了黄昏 我追逐月亮却掉进了深沟 我仰望北斗却遇到了迷雾 我安于黑夜却等来了晨曦
06月30日2019年

克里雅之魂

作者
世界日报副刊 2019年6月28日 多变的河川泯灭了丝路古道却不舍带走你的魂; 残垣如密码般延伸爬上老人古铜色额顶示意你的前世今生。 破碎的驼峰下几多宫殿的温润富美融进万顷沙浪; 焦枯的树干依然坚挺拱卫着一棵半青半褐的胡杨。 哦!克里雅你无极的沧桑暗淡了一汪野绿莽莽昆仑掩埋不了你匆匆身影 我心,如那累累沙砾仅存最后一滴水珠梦你以洪荒之力,与你的精灵千秋相映 注: 克里雅人居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边缘,族源不详。  
06月28日2019年

初夏的海边

作者
按照日历这是一个值得记忆的下午季节至此再没有倒退的可能 夏天来了,海就来了我们像制定新年计划一样在海边构筑今年的第一座沙堡 亲爱的孩子在微咸的海风里吹出一串彩色的泡泡 天空里有鳞状的云仿佛静止的蓝色海面上曾经涌起的细朵的白浪 一个被热情的太阳无情灼伤的下午 最初的尖叫和疼痛之后他们说疗伤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 而我们深知  季节至此再没有倒退的可能
06月09日2019年

天地分离 (外一首)

作者
  《长江诗歌》 天地分离 仿佛,我坐在一艘船上 船,正驶向它未知的终点  心,变得很大 心,变得很小 我泪流满面 我沉默寡言  异乡富丽的大街两旁 妖艳的花枝扭着亭亭的腰身 而我 只记得奶奶耳边别着的白玉兰 妈妈种在瓦盆里的日日春  “入乡随土,入境随俗……” ...
05月13日2019年

诗的迷思

作者
 诗的迷思            ...
04月19日2019年

树林里的早春

作者
树林里的早春 树木开始发芽往南边流动的溪水在拐弯的地方有跳跃起来的冲动一些飞溅的水花就这样弄湿她的裙 她看见绿头鸭在溪中汲食成排的水草全都温柔地低头 多么安静啊,她想如果薄雾给她蒙上面纱如果站立的树全都躬身逢迎 不知道她要变成轻盈的蝴蝶还是整天雀跃的森林新娘  夜行狂想 驾车夜行往长岛东部去音箱里播放着Imagine Dragons的“Bad...
03月21日2019年

日出

作者
《凤凰诗社》第52期,2019年3月18日今天早晨我最后一次仰望日头升起看她如何从婴儿般满身红润化为数不尽的万道金丝巨杉、小草和台阶上的水滴都沐浴在她妩媚的微笑里她升上来,沉甸甸的身姿让我想起在世上听到的第一个声响——奶奶那高音量的、慈爱的呼唤想起在这世上看到的第一个身影——哥哥蹦蹦跳跳来到我的摇篮旁明天,不知我将在哪里与太阳再见她的光亮下面,是否还会有扎进石缝里的树根、带着泥香的花瓣?处在一个无比轻盈纯净的世界我是否还会想念四季迭代中这个陶与麦穗遍野的大地? 双虹,一笔名虔谦,本名曾明路。中学开始发表诗文。北大念书...
03月18日2019年

雨的标点

作者
给大地的文章雨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一一锦囊云雨倒下来刚着地一颗颗即入土吐芽大名荣称逗号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还分蘖出顿号...
03月05日2019年

每一步都是新的错误

作者
 我有感觉,某人正躺在他的呕吐物上,或者在舔他身上的血。周围,她炸弹一样地裂了,滚出失望、无助和无能。泪水夹着愤怒,承载着我的粗语,我,选择和损害,所有的能量被消耗,软弱压倒了我。想飞向高处,每一步都是新的错误,为无名而战。我输给了自己,躯体和大脑袋压垮了我,我期待,消失在水平线上。一个新的方向,咬住了时间,我,陷入一个转轮里,赌着时间,企图把一张嵌合着野百合和金丝的画,送到我的出生地。忘记过去,如今,我枕着热风和嫩绿,单一地看着太阳、水和地球,肆意挥霍着时...
03月01日2019年

夜行下城

作者
(原载于《侨报》2018年3月31日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刊“东西”版面)离开克里斯托佛在冷雨细织的夜幕下在小石块铺就的街道上在他的名字或者她的名字被交错呼唤着的下城迷宫里迷路是必然的下城老旧老旧的城池里引领生活潮流的尽是些了无牵挂的年轻人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