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散文)         ...
    白天里,我们和一帮子朋友去长岛更东边的海边玩。虽然是临近的镇子,却是不一样的风情了,甚至他们的海滩都是要另外收费的。七月,大海是蓝的,小山是绿的,海岸线是蜿蜒着延展到远方的。一切又都是年轻着的,叫人难以想象不是夏天的日子。    晚上,他们去另外一位朋友家看烟花,我们选择在家里呆着享受二人世界。天色还没暗,远处的烟花已经此一声彼一声地呼应着。明明知道是庆祝独立日的烟花,我们还是被一惊一乍地对笑,就如被日复一日地被某些小确幸砸中。   ...
徽州淘宝记           ...
“玛丽皇后”流亡记           ...
发表于《上海观察》3月19日  https://www.jfdaily.com/wx/detail.do?id=226509 美国进入疫情的全国紧急状态了可以说,自从日韩疫情爆发后,新冠在全世界的蔓延就一日千里,快过5G。可是美国人一直老神在在。我的观察,这种镇定,一是来自他们对此传染病的认知,认为新冠无非就是重一点的流感,死亡率相当或更低;二是来自某种自信,认为美国从地域到族群,都有足够的坚固性抵御这个2019年版的Coronavirus。事实上不光美国白人,一部分亚裔也是如此。三个多星期前,洛杉矶地区发生了部分华裔抢购大米的情况,另一部分华裔冷...
狗子■夏婳(北卡)狗子是我外公弟弟的孩子,外公和他弟弟两家唯一的男娃,我应该称做舅舅的人。中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出生的,什么“二狗”“大虎”之类,喊起来应声的一大片。但我们家在省会城市,舅舅为何会叫狗子,而没有像他的姐姐们都有比较文雅的名字?年少的我曾百思不得其解,后来逐渐想明白。正是因为他上面有三位姐姐,我妈又是独女,所以他才会拥有那样的名字,贱贱的名字好养活。他的出生承载着好多希望。我自幼和父母不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和亲戚之间更是生疏。如今想起来,只拥有狗子的极少片段记忆,仿如简笔画,空洞的寥寥几笔,没有详细内容。可在某个层面,我却自以为是地认为可以体谅他的某种心境。印...
相约九十■刘聪伶(马萨诸塞州)奶奶越来越虚弱,什么也不肯吃,我们求她,她就喝两口糖水。医生说她没什么毛病。90岁的奶奶就是什么也不吃,她安静地等待爷爷来接她。爷爷走了12年了,比奶奶大12岁的爷爷在他90岁那年离开了我们。他走的时候,放心不下的就是奶奶。他对我说:“你们的奶奶,胆子小。”奶奶跟爷爷结婚的时候只有13岁,她害怕眼前这个大男人,大眼睛、浓眉毛的美男子,没有笑容,对她连正眼都不看一下。可怜的她,小小的年纪就父母双亡,跟着外公生活一段日子后就被许配给了爷爷。其实爷爷是一个非常和蔼的人,但奶奶还是怕他,自然因为他比她大了整整12岁。13岁的她那么楚楚可怜,她全...
爱可以遗传(散文)■刘加蓉(加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经常为救助猫猫狗狗耽误了很多事,尤其是写作。我曾雄心勃勃要写人生三部曲,可除了两部小说外,其它还是空中楼阁。我曾下决心,就做最后一次,把这批猫安顿好就收手。可是,只要接到一通电话,听到那头说“不救它们就会死”的时候,我又义无反顾地冲过去,还给自己找个理由: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有人说过,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我外婆做了一辈子好事,妈妈也一直坚持到自己不能再坐公交车才停止。至今,我已做了十余年。有人十分感叹,说我像我妈,像外婆,甚至还说,爱就是我们家的遗传。环境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最适合不过。我...
世界日报 家园版...
永恒■杨超(加州)新建的个人展厅里,跳跃着古典名曲的音符,时而轻快,时而自由,时而紧凑,时而舒缓……他左手托着下巴,翘起右脚,斜靠在椅上,一顶黑色平顶布帽盖住前额,帽檐下目光炯炯,望着落地窗外暮霭里摆动的树梢,静静地聆听、构思……他相信自己所做的,总有一天会成为永恒。他有着不同的称谓:雕塑家、油画家、教授、老师。他最喜欢被称作“老师”。一、成长他姓黄,单名河,生于上世纪50年代中。舅舅为他起名时说,中国的黄河曾经给这片土地带来过灾难,现在给他起这个名字——黄河,希望他造福人民。舅舅是岭南有名的鹰雕塑大师。受他的影响,黄河喜欢上了美术,后来遇到几个志趣相投的同学,让他更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