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鹰和猫

作者 12月24日2018年

 

猫头鹰在黄昏起飞

 

猫轻蔑黑夜就像鱼轻蔑水

 

习以为常的事物

 

是如此亲密,以至于他们无所措其爪牙

 

击碎、消化和转变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消息

 

困顿而终于成为

 

那些可疑预言的附庸

 

甚至就是预言自身

 

我们不能用饥饿来形容

 

一座城市或一段历史

 

我们形容这些眼睛明亮的生灵

 

只能说,他们就是我们

 

我们的童年、功过、难堪的失败

 

档案里的一条附记

 

一度,再度,永远曾经

 

在某个无以名状的年代

 

 

乌鸦很久以来就变黑了

 

这也是一种

 

朝向不朽的努力

 

鱼很久以来就放弃了声音

 

蜻蜓其实是可以在星光下生息的

 

但仍然选择了白天

 

我们生活在地上

 

是对天空的厌恶

 

我们往往羡慕我们所厌恶的

 

 

下得太久的雨像困倦的栏栅

 

窒息着呼吸中每一道仇恨的影子

 

扯断的雨丝变成了头发

 

从头发中纷披而下的

 

是善意的歧途

 

狼的道路,田鼠的秘穴

 

猴子和黄雀们出乎常理的行迹

 

浮云尽头的一道鞭影

 

被大海磨蚀的青铜

 

但没有一条路

 

告诉我们黑暗的真正寓意

 

告诉我们黑暗的汁液是甜美的

 

 

从泡沫中诞生,如何对应

 

一个坏脾气的神的头脑

 

从胁下穿出的长枪

 

那么狡猾地避开了盔甲

 

然而轻盈,只有轻盈,不管

 

是空洞还是丰腴的,从高处急坠

 

像突然收回的赞颂

 

避免了丑闻。在柔顺的大地上

 

叹息一声,抖抖身子

 

不慌不忙地走向

 

杂草摇动的地方

 

那里,隔着过去所有的怀疑

 

是无尽旋转的急流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