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作者 09月23日2019年

镜子(小说)


■卢迈(纽约)

 

那年代,乡下还没有镜子。
阿玲自小母亲就说她长得丑。她只知道丑的反面是美。
她问妈:“那个阿珍, 是丑还是美? ”
妈说:“你跟她长得差不多。”
她又问:“那个阿贞长得丑吗?”
妈又说:“你跟她长得差不多。”
一天,阿玲又问:“我有父亲吗?”
“在我有了你的时候跑了。所以,你不要跟男孩子来往。”母亲的眼泪滴了下来 。
阿玲就不再问了。
母女二人有两亩地,种菜收割后拿到镇上交给收购站,日子还好过。
15岁,母亲让阿玲代替她干活,用背萝把菜送到镇上的市集,找二叔的档口换钱。
在路口,经常有几个小伙子,他们一见到她就会停下来问:“你是从哪个村子来的?要不要帮忙? ”
她没有回答。换了钱就回家了。
阿玲30岁时,她妈得病走了,阿玲一直单身。
10年以后,村子富起来了,新村长就是二叔。二叔说要帮村里的鳏寡孤独建房子。阿玲终于搬出她与母亲住过的茅草房,住进了新屋,有床有柜有桌子。两个房中间一个厅,有张圆形吃饭枱。对面的房还空着。一个星期后,二叔来看她。问她新屋好不好。她说好。第二天,二叔拿着行李来了,住进对面那间房,阿玲吓得跌倒在地上。
二叔慢慢的从袋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来:是一面镜子。“阿玲,要不要看你自己长什么样?”
她好奇地站起来, 把镜子拿过来一看,镜子里有她妈年轻时的样子:鹅蛋脸,柳眉,凤眼小嘴,高鼻梁。
“一个美人”,二叔说:“40年前,为了你妈,我命都不要了,从家里逃出来了,跟你妈过了一阵子,又被老父派来的家丁抓了回去……几十年了,我父母走了,你妈也走了,我还是单身。”
阿玲望着二叔,他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阿玲啊,我是你爹……”

最新自 卢迈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