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晨 (外一首)

作者 03月11日2020年

一个清晨

 

凌晨五点
我被一场地震摇醒
八点,上班路上
只见白云满天

那一片接一片的白云
像极了什么,又似乎
什么都不像

哀痛,不会这么轻浅
思念,不会这样单薄
真理,不应如此虚幻
理性,不该这般模棱
将军肩上的使命
何曾如云飘浮
战士撒出的鲜血
何曾水样清冷

到达目的地时
新日拨云而现
长风万里
迷惑顿成清晰
无论哀痛、思念、理性
无论真理、使命、牺牲
全在至上的无语里 (《九州作家》)

注:2020年2月21日凌晨五点多,洛杉矶北部的佳思地地震。上班路上,见云海满天集结,有所思所感,遂成此诗。

 

拐点

期盼中的拐点还没有到来
有人继续逆风而上
有人开始匆匆离散
如同逃避末日一般
他们逃出那片曾经的云梦泽
逃出炎帝和黄帝争斗的地方
逃出黄土高坡、芦苇荡
逃出五千年的荣光

那些被岁月碾压过的诗行
至今依然倔强地温暖
然而这个拐点上
虚构却被真实废了武功
文字再也编不出谎言
在这里,烈火烧不尽绿原
春天,却仿佛无限遥远

于是,我双膝跪地,向造物呼喊
千呼万唤,祈望上天垂怜
当眼泪流完,血液风干
拐点,变成一座威严的两面山:
一面是死亡的阴诡,一面是阳光的烂漫
拐点,化为时间的节点,连接
不肯消逝的过往,和谦卑祥和的前方 (《侨报》)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