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芬的烦恼

作者 03月21日2020年

淑芬的烦恼(小说)

■夏婳(北卡)

淑芬姓王,这个名字太寻常,随便上百度或者谷歌一搜,估计没有一箩筐,但装满一抽屉是没有问题的。她名如其人,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特别注意。其实她蛮想可以一鸣惊人,惹起关注甚至威名远震什么的。不过似乎是命里注定的,她的无声无息与生俱来,凭她的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改变。

王淑芬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在很注重传宗接代的父母眼里,她的位置可有可无。说得更严重些,她不存在可能还会让他们更加喜闻乐见些。

王淑芬曾设想,如果自己再漂亮点,再聪明点,再能干点,再乖巧点,再……再……可是世事根本没有如果,她就是个不折不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

将近不惑之年,王淑芬也似乎在苦闷中完完全全接受了这个现实,只是偶尔在秋意和春意盎然的时候,又会困惑一下,比如对某些人的说辞或者某些社会现象。

有人说,女人都是花,有的富贵如牡丹,有的素雅如兰花,还有的娇艳如玫瑰,各个不同,多姿多彩。王淑芬觉得,如果要把自己硬挤进这个行列的话,狗尾巴花或是爆米花比较贴切。这个定位,得到了她老公大力赞赏和夸奖:“非常形象,最难能可贵的是有自知之明。”

还有人说,女人的一生怎么过都是不好的,这句话引起王淑芬极大的共鸣。她觉得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一生中还是有那么多目标尚未实现,理想中的生活永远遥不可及。同时这句话也让她获得很大的心理平衡,原来不管是什么花,都一样逃不了凋谢的命运。殊路同归是让她很开心的总结词。

王淑芬曾把自己郁闷归结于她的名字,姑且不论这名字太过平常,细思起来还非常别扭。淑的意思应是贤淑,与之相对应也应该是安静。但是芬呢,虽然和落英缤纷不是同一个字,但也属一类,那不是很热闹的事情吗?热闹和安静搅在一起,绝对就是并存的矛盾体,也注定了淑芬烦恼不断。

在物质并不丰富的童年,淑芬绞尽脑汁地想该如何战胜样样比她强的姐姐,和样样不如她但以性别定胜负的弟弟,从而在父母那儿得到一些奖励和疼爱,不过最后都以未果或者失败告终。

后来读书学习再到工作,她的天赋和能力都摆在那里,做什么都无法达到“出色”二字。她便开始对此习以为常,如果形势逆转,反而会坐立不安。不过好在基本没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她一直安之若怡,确切地说,是很和谐地和她的烦恼生活在一起。

王淑芬很遗憾没有满满是爱的童年,甚至因为陪嫁的寒酸,她的婚礼堪称简陋。还有二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却没有获得提升的小职员位置也让她烦恼。不过她也知道,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有遗憾的,没有遗憾的是神,不是人。只是她困惑为何有些事情仿佛天定。

不过命运给过王淑芬一次乾坤大挪移的变化,当时她有些不知所措,觉得诚惶诚恐,仿佛颁奖典礼上一直认定陪跑的人意外获奖,激动和兴奋得不知如何表现。刚想出一句得体的话语,却发现得奖感言时间已过,需要走下舞台。而“得奖”之后的日子也有变化,她进入了更大的烦恼漩涡。

王淑芬的“得奖”源自她的老公。成婚时,老公在她家和周围邻里中并未引起任何轰动,甚至连波动都没有。老公和她一样被归入其貌不扬,才不出众的队伍。王淑芬对于婚姻很慎重,但婚姻从来就是一场赌博,态度和资本根本无法决定输赢。资本倒是可以确定赌的场合和次数。横观纵观王淑芬也是没有多少资本的。淑芬的老公是事业单位的研究人员,与她当外科医生的姐夫和在银行工作的弟弟相比,内在外在待遇都是远远不及。

儿子一晃十几岁了,淑芬当年的不甘心早被生活的柴米油盐抹煞得所剩无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老公却在大多数人的生活抛物线划过最高点开始迅速下滑时,甩出了星星级别亮闪闪的至高点。

那是1996年,在很多人,尤其小城市民眼里,海外生活似天堂的时候,老公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申请到了加拿大的移民。拿到登陆纸的王淑芬瞬间变成了家里、单位耀眼的明星。父母、姐姐、弟弟、同事、朋友甚至领导都对她刮目相看。一下子窜到云端的感觉除了让她不知如何是好之外,就是让王淑芬深切体会到了张爱玲说的成名要早。奔40岁的她发现很多嘚瑟炫耀的方式太少女化了,硬要套用会有贻笑大方的下场。

不过王淑芬还是好好享受了一回千载难逢的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待遇。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在人生的巅峰,命运原来待她也不薄。

只是这样的情形持续太短。他们一家三口乘坐飞机降落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时,送机和到达截然不同的画面昭示着移民的结果。

独立大房子、豪车、把父母家人接来海外不过都是挂在嘴边藏在心里的理想而已。他们住着地下室,为了生存,老公一拿到工卡,就在冰天雪地中骑着自行车去一家汽车装配厂两班倒打工了。

在政府开设的免费英文班中学习的王淑芬,就像刚尝上心仪已久的糖果,却倏地又被夺走糖果的孩子,躺在地上不知以何种方式表达不满,更不知如何追回糖果。

费了好大的劲儿,王淑芬终于把家里人的殷切期望先存放僻静处,开始思考如何可以让人生再度辉煌。王淑芬首现寄望于曾给她灿烂的老公。但今时不同往日,他安于修配厂的工作,那里福利好,还轻松不费脑。对于王淑芬出人头地的念头,老公直接泼冷水浇灭:“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

再转头看下一代,虽然儿子的资质随王淑芬,在中国读书从来就没有什么起色,但出国后却风生水起,样样都拔尖,这把王淑芬的烦恼驱逐了一大半。儿子的个性也随着学业一样突飞猛进,他一早定下目标,将致力于研究环境保护。这个棒子很闷头,王淑芬很久没缓过气来。她虽然也知道这是很高尚的时兴行业,但也确定这和高薪和成名根本不搭界。

一直以为命运给了个彩霞满天的峰回路转,却不料又迅速将王淑芬打回原形。对尝过糖果滋味的王淑芬来说更加烦恼,因为糖果的甜味在她心中久久挥之不去,用以前的理论已无法安抚她躁动的心。

同期移民的盟友大家相互打气,读书再就业是唯一认为确实可行的途径。但读什么呢?有人说实际点,读护理、会计,考保险卖房经纪牌;能干的继续医生律师工程师都行。王淑芬仔细掂量了自己,高不成低不就,仿佛回到当年的婚恋市场,就恨自己资本不够。

王淑芬浑浑噩噩学完英文后又参加了加拿大政府补助项目妇女再就业培训。死马当作活马医,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会引领她走向何处。

老师第一天上课,就带着来自五大洲四大洋世界各地不同肤色的女性来到建筑物外的花圃。春天近了,水仙、郁金香、草叶兰竞相盛开,百合也有花骨朵,芍药也在吐芽分枝伸展。老师问她们觉得哪种花最美,大家众说纷纭,各有所爱。

“各有各的的特色吧,不过我最喜欢芍药!”王淑芬总结道。

老师似乎漫不经心地说:“我也是,不过其它花也很美,而且如果都换成了芍药,是不是很单调和枯燥?这个世界的纷繁美丽就在于有各色花的盛开,如果自己是一朵水仙,就静静地散发水仙的香气,何苦逼自己去做芍药?”

王淑芬听得一愣,她抬头看了看蓝得不真实的天,忽然觉得心上多年的困惑一扫而空,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呼吸变得异常顺畅起来……

最新自 夏婳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