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拾遗

作者 08月10日2019年

 

中国传统文化拾遗

任京生

原载《加西周末》第508期“菲莎文萃”

        一问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人们自然会答道是儒家文化,抑或是儒释道文化。

        可是,儒释道都只有二千多年历史。人们要追问三千年前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什么,那就要继续探究了。

        受地理环境的影响,中国自古就形成了以农耕为主的小农经济体系,以及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农业文化。人们常说“民以食为天”。人类有多个需求层次,第一层次乃是生存需求,而要满足生存需求的最基本条件就是食物的获取。其实,不仅人类如此,世界上所有生物都如此,所有生物的生存过程都是找寻食物的过程。

      与游牧文化为主的欧洲社会相比,欧洲社会的游牧民族食物种类远不如农耕民族那样繁多。以农耕为主,兼养家禽的中华民族,依靠丰富多彩的农作物创造出了举世无双的八大菜系,饮食已经不仅仅是为了生存果腹的需要,而是一种交际、娱乐、审美的需要,由此形成了中华民族独特的饮食文化。因而也可以说,中国三千年前的传统文化主线之一就是饮食文化。

       不要一提饮食就以为中华民族是一个贪吃的民族。人是具有审美取向的,是靠着身体上的眼、耳、鼻、舌、身这五大感官去感受外界事物的美好的。西方文化重在眼、耳、身,因此,以眼睛进行审美就发展了注重写实的美术绘画,以写实手段还原现实世界的美;以耳朵进行审美就发展了音乐,造就了一代又一代音乐大师,发明了各种美妙乐器;以身体进行审美则西人注重拥抱、亲吻等实际性的接触,凡事喜欢动手操作,以身体进行切身感触。

        中国文化自古也注重眼、耳审美,中国古诗词讲究韵律,唐宋词实际上就是用来配曲的歌唱的文学。而中国文化更加注重鼻、舌的审美,因此中国人以嗅觉和舌尖审美,就发展了举世无双的饮食文化。而中国封建社会男女授受不亲,人际关系讲究含蓄,因此就发展了人们的想象空间,中国画注重意向美、朦胧美。

      当人们满足了生存需求之后,接着就上升到了安全的需求,中国自古养生术就风靡社会,救死扶伤的中医也得到长足发展。为什么中国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这与其中医文化、养生文化不无关系。因此,中医文化、养生文化也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特色。

      农耕民族不像游牧民族那样具有广泛的流动性,农耕社会人们依恋土地,具有乡土情结,一家一户、一村一寨在自己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形成了世代相传的社会交往方式,也即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儒家文化的一条主线就是伦理道德,伦理道德就是对中国传统人际关系的提升和修正。因而,有关人际关系的文化也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特色。

       两千多年前终于出现了孔子,创造了儒家文化,儒家文化倡导仁义礼智信,对于净化社会关系、提升人的道德品质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从那以后儒家文化被公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

       如果按照儒家文化的伦理道德标准去看中国的古代社会,那应该是一个道德高尚、世风淳朴的礼仪之邦。可是,很多历史资料记载的黑暗一面却令人咂舌。例如手足相残的宫廷政争,征战不休的社会灾殃,鱼肉百姓的官场腐败,等等。就像人们今天听到的是五讲四美、雷锋精神的宣扬,现实社会却是其反面一样。这一点,就要从自然界进化演变的角度去分析了。

       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人类遵循的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随着社会的发展、生产力的提高,人类渐渐摆脱动物的一些野蛮本性,向着文明方向去追求。儒家文化的出现,就在于总结了民族的劣根性,根据人们所向往的美好理想制定了一套为人处世的规矩让人们去学习、去遵从,这样社会就变得美好,因此得到了历代士大夫阶层的广泛推崇。儒家文化就像是一个盖子,把以往人性中的魑魅魍魉装进了潘多拉的盒子,压盖其上,使其两千多年不得翻身。可以想见,今天人们打破了这个盒盖,让妖魔鬼怪尽情出笼,社会上出现了这样腐败的现象为什么愈演愈烈?就不难理解了。我们向世人解释唯有的理由只有: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是这样,今天的世风日下是文革大灾之后的大疫。

       由传统文化我们想到了舞台妆与平日照。一问起来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服装,人们自然会说是旗袍。可细想想,中国传统社会是人人穿旗袍吗?不是。普通百姓的装扮是极其简陋,具有乡土气息的。但是人们心里还是具有审美取向的,人们追求美、热爱美,人们热衷看舞台上的演员穿着鲜艳的服装翩翩起舞内心无比享受。这是一种对美的追求和赏析。

       传统文化不也是这样吗?儒家文化就像是舞台装;而饮食文化、中医文化、人际关系文化则好比是百姓装。你要想了解中华民族的理想追求,就去研究儒家文化;你要想认识中华民族的现实存在,就需要去了解饮食文化、中医文化、人际关系文化。一个代表了士大夫阶层所推崇的主文化,一个是民间普遍流行,世代相传的亚文化,二者相辅相成,共同组成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