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获奖名单公布_大奖    长篇历史小说《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荣获“首届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 (由深圳作协和阿里文学联合主办)历史大奖,这是继《井源乡的传说》入围、《吉女花》获银奖及《玲玲玉声》获佳作奖之后,我的中、长篇小说第四次获奖。心里感到非常的欢喜和感恩。   ...
07月07日2019年

失重

作者
洗脸时,她想去拿放在淋浴间玻璃门后面架子上的洁面乳。早上,她先生洗澡时,为图方便把洁面乳带进浴室的淋浴间。于是,她侧过身,一边伸手去够放在架子上的那筒洁面乳,一边想着她正在写的一篇小说中的一个场景。她经常这样,脑子想着一件事儿,手上做着另一件事,好像火车的惯性一样,停不下来。好容易够着了洁面乳,她依旧侧身想从玻璃门里面倒退出来。...
07月01日2019年

弟弟打劫了我

作者
我的弟弟叫三顿。最近,我常常在梦里见到他,比较清楚的一次,是他在苏北老家的那座城市,在他最漂亮的青年时期,警察把细皮嫩肉的三顿铐得紧紧的,关在大牢里。我在铁笼子外难过得要哭,我也是个警察啊,我央求同伴,铐上我吧,铐上我吧,他不懂事,他还要照看老爸老妈,给我弟弟自由!我的同事不答应,还说,他是个乌鸦,放出去,世界就全黑了,再也没有天明……梦被院外的那只大乌鸦叫醒了,我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不想睁开眼睛,继续想着弟弟的种种场景和形象。我们最近一次见面,是我从旧金山赶回深圳过年,他已胖得很了,头发也半白,只在笑时才甩开一脸的沧桑,露出一个围棋手常有的恬静。他还是那个我想赢、可总也赢不了的棋手。我...
   史海戏水(小小说三则)■心怡(纽约) 1.保尔和安娜 话说十八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大英帝国在新大陆连连吃败仗,惹得乔治三世愁眉不解,三天两头去酒吧解闷。一日,一位年轻英俊的酒保认出微服的国王,见他喝得醉醺醺,泪一把、涕一把哭诉的样子,忙把他叫到后院。酒保说道:“臣有一计。”国王听了酒保献上的计谋,顿时喜笑颜开,抱着酒保在地上打了四个滚。1779年2月,寒意未尽,酒保——他的名字叫保尔·撒切尔——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踏上了“维克多”号轮船。“维克多”在大西洋走了一个月,终于靠岸。保尔上岸一看,发现人家的话他都听不懂,才知他...
06月09日2019年

上海的屋顶

作者
 1982年,我上大学二年级。暑假去南方旅行,目的地是上海,因为姐姐在上海。但我们并没有在上海汇合,姐姐和姐夫提前到了南京,我们将从南京一路南下,南京是我南行的第一站。那是我第一次到南方去。我从哈尔滨出发,一路向南,天很高远,空气凉爽。出了山海关,天气便热起来,分分秒秒的不同。到了南京,热度已达到极致。姐姐姐夫在火车站等我。姐姐穿一件白色短袖的确良衬衫,格子斜裙,脸上满是笑容。我们住在表舅家里,家里有一个表哥,人很清秀,一头天然卷发,名字叫黄华,姐姐叫他“外交部长”。他在地质队工作,此时有闲,就成为我们的导游。我们行走在南京的城门之间、城墙之上。我第一次领略了南京是怎样一...
06月04日2019年

另一半

作者
秋天是临江最惧怕的季节。一来,秋本是收获的季节,可是,当儿子到波士顿工作了之后,她就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收获可期。二来,临江怕冷,而秋直指寒冬,远离暖春,更不用提盛夏。不过,绚烂的秋色透过一层薄玻璃,还是吸引了她。她走到爱犬罗密欧跟前,轻声问道:“怎么样,出去吗?”罗密欧撑起脑袋,看了她一下,目光暗淡;它耷拉着耳朵,没有站起来。临江轻轻叹了一口气,摸了摸狗,自己走出了房门。她走到不远处一家小学,她带着儿子来这里踢过无数次足球。后来,又和罗密欧在这里的草坪上玩过飞盘。小学的围栏上雕刻着各式男女学童。他们看上去个个天真烂漫,且个个往前看。每次走到这里,她都会站一会儿,端详那些雕像。心底一...
05月25日2019年

无尽里

作者
 无尽里 ■凌岚(康州) 母亲去世后,无尽里的那群猫让我很头疼。 无尽里位于南京城南,是一条长不足400米的小街,在水西门,三山街和七家湾围起的回民老区里,接邻红土桥。无尽里有几栋上世纪九十年代建的国营厂的宿舍楼,我爸妈的家就是宿舍楼中的一套两居室,他们在那里住了30多年。 喂猫是我妈独居后开始的。我爸去世后,她到美国跟我们住了两年,实在不习惯,决定回南京住。独住影响健康,养宠物是一个办法,养猫最省事。...
05月19日2019年

小雨

作者
 小雨(小说) ■夫英(加州) 我的好朋友韩兮在微信里问我:“你已不年轻了,为什么就不能认认真真地对待一段感情呢?” 我说:“有时真想。” 韩兮发来一个“撇嘴”的表情,接着他把知名作家茨威格曾说过的一段话用粗体字转发给我:“……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对韩兮的好言相劝或恶语相向,我一向都是嗤之以鼻。 无论韩兮与我在女人的问题上怎样争执不休,他又是怎样对我放荡不羁的个人生活大加挞伐甚至对我进行恶意的人身攻击,但他的生日Party我还是要去的。因为他那...
05月05日2019年

优雅的告别

作者
 优雅的告别            ...
04月26日2019年

作者
最新一期《流》电子杂志刊出了我的《圆》第一部分,现转载如下: 关于短篇小说《圆》这部短篇小说以现在为支点,采用基本逆时序形式(从年老写到年轻,最后回到支点并继续推进),分阶段描述了一个女人的故事,她的人生轨迹以及她对命运的抗争。这个人物和她的故事是有原型的,但该作品经过了小说的再构造和文学层面的创作。作者在最后,通过奇迹和人性的良善,给了不幸的人物一抹夕阳的光芒。而这个奇迹和良好人性是真实的,它为人生提供支柱和希望。 圆 1一九八三年的闽南紫薯小镇,还穿着旧式布扣偏襟衫的凉英六十岁。儿子下葬的当天,凉英就被媳妇锦英赶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