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很重要

作者 应帆、李文心 02月08日2019年

ying li 1

笔名很重要

 

文心:应帆,狗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你的文学创作成果如何呀?

 

应帆:说来惭愧,这一年也就王渝老师照顾俺,在咱们会刊《东西》发了几篇东西!

 

文心:谦虚。我记得你在什么《压路机》的杂志上发了一个中篇小说啥的呀!

 

应帆:人家老牌重点杂志《鸭绿江》怎么到你心里口里就成了《压路机》了呢?!

 

文心:对不起,对不起,对,对,是《鸭绿江》。记得咱们协会好多作家都上榜了。你的小说写的啥呀?

 

应帆:我都不好意思说呢。一篇N年前的叫《团圆》的小说,跟着咱协会的女作家们沾光在那里露了一小脸。

 

文心:说起女作家啊,她们的创作势头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呀!

 

应帆:是呀。不过对着她们羡慕嫉妒恨的同时,我也发现一个秘密。

 

文心:学理工的,就不一样哈。啥秘密?

 

应帆:笔名很重要!

 

文心:笔名不也就是个名字嘛。哪里重要?

 

应帆:我是说笔名的规律。比如……

 

文心:比如什么?

 

应帆:笔名里带个阿拉伯数字的作家比较容易红!

 

文心:举例来说。

 

应帆:咱们协会的一楠,二湘,陈九,十一鸾……

 

文心:这几位写作方面还真是成果累累,名字里也都有数字。

 

应帆:还有花一城,蔡四伟,陆蔚青……

 

文心:且慢!陆蔚青名字里没有数字呀!

 

应帆:她的姓呀,陆者,六也!

 

文心:这也能扯上?!

 

应帆:可不是。当然了,我还发现笔名可能帮助作家成功的第二个规律。

 

文心:愿闻其详。

 

应帆:那就是名字里应该有带色儿的字。

 

文心:哦?继续举例说明。

 

应帆:陆蔚青带了个“青”字,蔚蓝先生的“蓝”字,西海岸《红杉林》的主编吕红,咱协会的顾问、北京的白舒荣老师姓“白”,咱们大纽约地区亲爱的黄翔老师有个“黄”字……

 

文心:还有吗?

 

应帆:有啊,纽约蓝蓝占了两个“蓝”,纽约桃花虽然不明着带色,其实粉红得不要不要的!还有南希的“蓝”,梓樱的“紫”……

 

文心:你又扯远了!而且你N、L不分呀!南希的“南”是Nan,不是Lan。梓樱那个“梓”可不是紫……

 

应帆:开玩笑啦。南希的长篇小说《娥眉月》去年在海内外先后出版,散文也频频获奖。梓樱呢也不遑多让,拿了海外华文著述报道类的大奖,还抱上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小外孙呢!

 

文心:那梓樱的名字有什么讲究没有?

 

应帆:有啊!她的名字里有“木”字,我发现带“木”字的笔名都很助文运。

 

文心:我的李也有木。怎么文运好像还不行呢?

 

应帆:你那是本姓本名。

 

文心:哦,这还不行?

 

应帆:而且你的木字不够多。

 

文心:怎讲?

 

应帆:你看,林楠名字里有三个“木”字,陈瑞琳也有双木琳,宣老师名字有个“树”,那是又一个村子的木呢。本会还有个叫“木愉”的,显然是意识到名字里有木的愉悦感和重要性了!

 

文心:听你说的头头是道的。说到“愉”字,我就想起王渝老师了。她的名字没有这些。我怎么看她创作力越来越旺盛呢!

 

应帆: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笔名啊,还有更重要的秘密。

 

文心:啥?赶紧的,给我们分享分享。

 

应帆:名字里带王很重要,带水也很重要。

 

文心:你不是说王水吧?那不就是硫酸嘛!

 

应帆:啥呀,这水者,乃墨水也,文思泉涌也!我还听说王渝老师小时候常流鼻血,她母亲就按偏方用黑墨水灌她,没想到灌出个大编辑、大诗人、大作家出来。

 

文心:你越说越玄乎了。真的假的呀?咱问问王老师!

 

(穿插问一下王渝。)

 

应帆:瞧,我没说谎吧!咱协会里姓王的还多着呢,王威王琰王瑞芸等等,名字带王这笔画的就更多了。你看呀,陈瑞琳名字有两个王字,海外华文文学评论独此一家呀!吴玲瑶两个王字,那幽默散文写的,我每次看了都要笑倒!再说水字吧,你看江岚名字里有风有山还有水,既有山水,又有风水,所以写得风生水起……

 

文心:我替你数吧:凌岚名字里有两点水,也是既有山水又有风水。陈河有一条河的水。二湘有两条江的水……

 

应帆:游江名字里有很多水,如鱼得水,那《九十九种乡愁》编得多好呀……

 

文心:有点道理。在座的洪君植名字里有“洪”水,还有木,既是诗人,又是翻译家和出版人。他的小伙伴冯桢炯的名字也是有水又有木。

 

应帆:冯桢炯这名字更好了,有水,有木,还有火!你看他最近的诗歌发表得多火呀,频频入选诗选刊、上诗歌排行榜呀!

 

文心:得,你还水火土木金一起上了!

 

应帆:可不是!你瞧鼎公,王鼎钧三个字里有王,有金!宣老师,有树,“铮”里也有金!陈金茂先生名字里可是带了真“金”!

 

文心:那土呢火呢?

 

应帆:刘荒田先生,一田的土呀!秋尘女士,有火又有土!想起来了,新泽西的枫雨,名字里也有木有雨水,还要风有风要雨又有雨......

 

文心:打住打住!那我问你,咱们“纽约客闲话”的大主编刘倩呢?

 

应帆:好名字呀!倩字里有颜色“青”。刘好,有刀,做编辑必须的,改稿子嘛!刘还有“文”字,好!协会里姓刘的也不少呢,刘聪玲刘加蓉..... 刘荒田先生也姓刘呀!

 

文心:那咱协会另一个散文大家张宗子的名字呢?

 

应帆:一代宗师,文学之子。不流凡俗、睥睨天下的气势呀!协会里还有瞎子、芥子、子姜,女作协又有子皮等等带“子”的名字,真是趋“子”若鹜呀!BTW,你知道的,俺太太的名字也有个“子”。

 

文心:哈,那你文运不错大概全是沾弟妹的光了!那,咱们长岛的好兄弟阮克强诗写得那么好。他的名字有什么讲究?

 

应帆:超级棒呀!好多诗人都抢这个名字的,比如还有诗人叫“谢克强”、“赵克强”。最有名的当然是李克强总理,写出了《仰望星空》的新诗名作嘛!

 

文心:你把温家宝和李克强串成一个人了吧!得,说到总理, 咱秘书长蔡维忠可算一个协会的总理。他的名字有啥讲究吗?

 

应帆:那可有讲究了!“维”字里有土吧?“忠”字是啥?一个中心呀,所以他是我们协会的中心和重心呀!

 

文心:哈,这马上都猪年了,你还不忘拍“马”屁呢!

 

应帆:你才跟我说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嘛!其实我想说,“蔡”字头上有草,“忠”字底下有心。有草很重要,有心也重要!

 

文心:“操心”很重要!?那我姓里有“木”,有“子”,名里有“文”,有“心”,还可以跟“木心”挂上钩呢!我怎么还没红起来呢?

 

应帆:快了快了,有文有心有木有子,你啊,和鼎公一样,都是“山东的好儿子”!

 

文心:我看,在你眼里就没有不好的笔名、不好的偏旁部首,对吧?

 

应帆:所以说呀,咱中华文字博大精深,得点赞呀!

 

文心:搞半天,你啥秘诀也没说呀!就是咱中文好、中文姓名好而已!

 

应帆:你可算是瞧清楚、听明白了!得,咱逗乐儿也不耽误事儿了,大伙儿还等着看更精彩的文艺节目呢。

 

文心:可不是。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应帆/文心:猪年到,祝大家身体健康, “诸”事顺利,下笔如有神“助”!

 

ying li 2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