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转之间

作者 夏婳 03月31日2019年
加拿大多伦多的雪季就是长,从去年的10月都下到了今年的2月,似乎还没有停歇的意思
。老张抬眼看了一下屋外,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似乎开始有些懒洋洋了,他忍不住喜上眉梢。
看下时间,快中午12点,他开始收拾,准备关店门。老张早就和老板打好招呼,儿子今天从美
国回来,带着老张天大的骄傲——精算师牌照,老张要提早回去普家庆祝。
老张扫见摆在柜台边上老板的礼物,那是老板一大早送过来的,还附着一个厚厚的红包,
老板恭喜的话说得发自肺腑,也带着感慨万千,老张收时有热泪盈眶之感。
老张其实不老,刚过天命之年。不过,老张自己觉得心态和身体都老了,对这称呼他也习
以为常。十几年前,老张和“老”字还一点儿边都靠不上时,就带着老婆、儿子技术移民到了加
拿大。
初期的移民苦他们一点儿没落地都经历了,大约一年后,老张终于找到一份符合他电子工
程专业方面的工作,在中国做大学教师的老婆做了仓库管理,一切开始美好,他们随即跨入有
房有车一族。老张好一番扬眉吐气,对他爹宣称:“还是移民对了,要在中国,一辈子也无法享
受到住别墅!”
好日子没过几天,美国“9·11”事件发生,就业形势顿时到处哀鸿遍野,也波及到加拿大,
首都渥太华的IT行业精壮男士下岗了一大片,多伦多的老张也没有例外。政府的补助用完好久
,依然没找到专业工作,家里不仅地下室租出去,连楼上的卧室也只留下了主卧,剩下的两间
分租给了留学生。老婆耐不住了:“这哪里还是家呀?跟汽车旅馆似的,我们以前在中国好歹还
属于精英范围呢!”
恰巧那时,在中国的朋友扩张公司,诚邀老张这样的人才,本来就不希望他们出国的老张
爹娘更是声声狂呼:“归来吧!归来吧!”老张坐不住了,对回中国开始摩拳擦掌。老张经常畅
想,要是回去了自己现在的模样,要知道朋友的公司如今做到了资产几十个亿,不管什么时候
都是一副春风得意的形象。那要是加盟了,老张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
,老张的房子也不过只值朋友众多车里的一辆车的价钱。
老张没有回去的根本原因是他儿子,当年还是青少年的小张跟着他们一道移民出来,一度
因为语言不好、没有朋友,自闭得厉害,让老张夫妇忧心不已。后来,好容易从困惑中破茧,
适应并爱上了这边的生活。儿子说不喜欢中国填鸭式教育、竞争压力巨大的学习环境,他喜欢
这里宽松面广的教育,信誓旦旦:“坚决不回去,死活不回去!”万般无奈的老张开始打算与老
婆变身牛郎织女,很有见地的老婆一口咬定:“要回一道回,要留一起留,欲走还留,先办了离
婚再说。”
老张那时哭天抢地的心都有,也是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老张步行半小时到了最近的
一元店,买了几块儿子喜欢的巧克力,思量着,开春要还是找不着工作,就去做体力工。在老
张前面付款的一位老人买了一大堆东西,雪地里蹒跚地走着,老张毫不犹豫地上前帮忙。
这个忙一帮就帮了十几年,老人成了老张的老板,这些年来,老板年纪更大了,里里外外
都是老张一把手在支撑着。老婆不忿老张的自甘堕落,唠叨抱怨从未停止:临时救救急好了,
怎么可以做一辈子杂货店的工人?在中国早就是高级工程师的职称了,居然可以心安理得地做
些没一点技术含量的体力活做一生?西装领带衬衣挂在衣柜都蒙尘,也没有了当年的一点意气
 
风发。难道移民就是为了当杂货店小工吗?早知如此不如直接在中国开个店。
面对老婆的喋喋不休,老张总是笑笑不再接话,沧桑之后,他真的老了,他期望的不过是
稳定的日子,就如当年他的爹娘一样。那些曾经的壮志,他再也撑不起了,就由小张来实现吧
小张蛮争气的,很有主见,大学挑选专业,就高瞻远瞩地要学精算,老张的“子承父业”扑
了个大空,他踉跄着挣扎:“电子工程有何不好?那可是你们多伦多大学最高分的录取专业!”
小张不以为然:“好东西你不是尝过了?没有必要代代相传!”毕业后,小张在美国南部找
了份工,期待一家团圆一起的老张还没从当初的趔趄中站直,小张就滑得老远去了,剩下他独
自在原地空悲切。
渐渐平息下来的老张忽然又觉柳暗花明,儿子去美国南部也不错,那边气候好,房价便宜
,过去养老很好,如今,小张把精算师牌拿下,等他绿卡办好后,老张应该也可以退休了,到
时,带着老爹娘美国、加拿大各住半年。老张不想落叶归根养老了,在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
间散步也算是乐事一桩。
老张关好店,想着打包一些熟菜,走进同条街的卤味铺子,铺里的大姐也是中国人,熟识
了十多年。大姐看到老张,直喊要他请客,老张笑容满面:“好,好,请你们吃烧鹅!”
大姐递过来整只烧鹅:“不收钱,算我们恭喜你!老张啊,你这移民可真值了!”
老张想起,自己在微信群发了小张拿精算师牌的照片之后,收获最多的就是这句话,那个
开公司的朋友道贺里也含着这句话。他忽然五味杂呈,值吗?是哪些跟哪些划等号或大于号!
这些年,酸甜苦辣、艰辛无奈,怎么去计算?撇去自己和老婆的这堆不算,老爹娘的那笔呢?
老爹娘是不愿意移民的,迫于无奈是最确切的形容词,都可以称得上绑架,老张才把老两口弄
来了加拿大。老张有时想自己是否太自私,孝顺的旗帜下是爹娘的勉强,可不勉强又能怎样?
难道让老两口在中国自生自灭不成?
老爹娘这些日子都是喜上眉梢的,炫耀着用各种方式和中国亲友分享,老友们的回复让他
们更有轻飘飘上天了的感觉,他们迫不及待告诉老张:听说在中国有这类牌照的精算师还不到
100人呢!真是人中龙凤啊!小张的的确确让他们光宗耀祖了一把。老爹颤巍巍乐呵呵表扬老
张:“移民这步棋,你是走对了!”
老张被他爹总结性的发言按下了其它滋味,晚宴就在热烈的氛围中拉开序幕。老张开了一
瓶泸州老窖,老爹娘和老婆激动都加入了队伍,浅尝了一口。
小张悄无声息地吃着饭,饭桌上最淡定就属他。老张和老婆针对柴米油盐,方方面面细细
地问了个遍,其实,他们不见小张不过小半年的光景,天天微信,事无巨细,他们了解得都很
清楚。小张前不久独自回了中国一趟,回来后对中国的欣欣向荣赞不绝口,对他所在的这美国
小城生出很多的不满来,说城市太小,什么都是固定格局,没什么压力也没有什么动力,而中
国的生机蓬勃却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有跃跃欲试加入并大展宏图之心。老张听了没有当回事
,此山还望他山高是人之常情,只是到了老张目前的坏境年纪和心态就是安稳地过日子,抱孙
子一家人一起不要再有什么变动了。
“你的绿卡办得咋样了?”酒菜几巡之后,老张终于抛出一个最最关心的问题,这个问题似
乎很久没有涉及了。在老张的意识里,这是一大家人今后生活定向的一个关键筹码。
“不知道,也无所谓,正关注中国我这行业的动向呢,有机会的话回中国去看看发展!”小
张的回答差点把老张惊得眼珠子掉到餐桌上。
“回中国?干嘛要回中国?为什么?为啥?人家多少人想要绿卡都拿不到?人家都说在海外
混不下去的才回中国,而且,回中国很多人变‘海带’,还有……”老张急得讲话都语无伦次。
“你那是什么年月的老黄历了?中国现在发展得很好,机会肯定比美国多,应该更适合我。
回中国变精英还是‘海带’,应该视各人的情况而异吧,绿卡还有大把人拿了放弃的呢……”小张
的口气云淡风轻。
“你这孩子,这么不负责任?我和你妈,还有爷爷奶奶这一大家子,搬来搬去,容易吗?你
这是打乱满盘计划,你知道不知道?”老张真的恼羞成怒。
“什么计划?你的计划?我自己的计划本来就是拿了精算牌之后去中国发展!”小张有些奇
怪老张的反应。
“可是,回中国发展哪有那么容易?在中国,我们也没有人脉,你是在这边长大的,适应得
了中国的工作环境和模式妈?你要知道物离乡贵,人离乡贱。我当初也是这么考虑不周全,不
然,现在怎么会还在做你妈眼里一钱不值的杂货店工人?要是留在故土,我可是高工待遇呀,
就是退休了还会被高薪返聘的……”
 
小张埋头吃饭仿佛没有听见老张的话语,老张气结,啥也说不出来了,他不记得那顿
饭什么时候结束的,依稀恍然间,自己独自喝完了那瓶老窖,在老婆搀扶下爬到楼上卧室
,他耳边一直闹哄哄的各种声音中,最响的是自己当年和老爹的理论:“加拿大是发达国家
,肯定比中国好,机会也多,应该更适合我……”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