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场 “你想要什么样的友谊?”不经意地,他问我。刚刚闯进三月的风适度降调了刺目与嚣张,吻来几声令人意外的暖色。他抬起双手轻轻分开我额前的碎发,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有一支引弦定位的弓箭,正瞄准我刻意伪装的镇静。 同事三年,隔排而坐,默契止步于工作。他是软件架构师,我是测试工程师,职位注定我俩是短兵相接的共生体——孑孓凭借消化液抗体的保护悠然寄居在苹果猪笼草体内,奈何猪笼草只能感谢这品尝不到的囊中美味为自己提供了可利用的氮元素。对边界条件极为敏感的我擅长捕捉一切从致命到微小的系统设计漏洞,我公布的测试缺陷报告,起初他是不屑的,举止间的彬彬有礼难掩骨子里的恃才傲物...
2019年5月30日 九州作家,天天快报...
尺八之诺蔡维忠  一 明月孤峰尺八箫,心如沧海念如潮。茫茫彼岸何由渡,吹彻一音即是桥。——逍遥《尺八》 日本尺八大师塚本竹甫临终时有两件事放不下。第一件事是尺八传承。屈指一算,自心地觉心禅师将尺八从中国传入日本,开辟了普化尺八传统以来,已经有七百多年了。竹甫是第三十九代传人。作为一个古典门派的传人,面对现代浪潮的冲击,他确实面临挑战。竹甫早在儿子塚本平八郎八岁时就让他拜自己为师,授他名号竹仙。他觉得儿子在娘胎里就听惯了尺八,有天分。所谓收弟子,不是举行个仪式那么简单的事。竹甫按照日本传统,建立师徒关系时解除...
荒原上的图画  蔡维忠 我上大学时听说,在遥远的南美洲荒原上,不知是谁留下了许多巨大而神秘的线条和图画,据猜测和外星人有关。2016年,为了秘鲁之行,我特意关注了荒原的地理位置,发现它就在秘鲁南部,叫做纳兹卡荒原。它勾起我尘封已久的好奇心。于是,我从首都利马出发,乘了六小时的夜车南下,于清晨到达荒原旁边的小机场,然后乘小型飞机,开始了荒原上空的探秘。纳兹卡荒原的东边是安第斯山脉,西边是太平洋。来自太平洋的水气从它的上空飘过,化雨 ...
晋江经济报 五里桥文学副刊...
 曾在纽约做文青              ■应帆(纽约)                        ...
两个月前,我们附近的树林里来了一对大雕鸮。从发现它们的行踪那天起,我几乎每天都找机会去观察与记录它们。大雕鸮是生活在美洲地区的大型猫头鹰,它们通常以树林为家,白天躲在树上睡觉,天黑后出去捕猎,用它们强而有力的利爪捕杀林间各种小型哺乳动物。这片树林有成千上万棵树,只有上百棵是松树,散落在不同的位置。大雕鸮喜欢栖身松树上,因为其它树木的叶子在深秋时都落光了,只有仍然青翠的松针还能给大鸟一些隐蔽的空间。冬天的树林是死寂的。大雕鸮来了后,我仿佛看见仙气冉冉升起,缭绕在每一道透进林间的光芒中。即使那光是冷白的,或是暗淡的,我依然会为有大雕鸮的存在而满心欢喜,觉得整片树林都鲜活起来了。...
 (注:福建泉州南音2009年正式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第四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南音是一种源于宋元时代的闽南地区的民间音乐,随着闽南人的海外移民流行于东南亚及台港澳地区。)南音,我从小耳濡目染,可我迄今也没有爱上她。父亲是弦管的演奏好手。箫、笛、琵琶可谓样样精通。可南音从不曾打动过我的心灵,它只是作为童年的影像记忆留存在生命里。在生活中偶然触及时,便会唤醒童年生活过的那个乡村的氛围、那些曾经生动地存在过的人、事、物。南音,在我们乡下俗称弦管、南管。南音的演唱(奏)形式,按使用乐器分为“顶四管”与“下四管”两种。“顶四管”中以洞箫为主者称“洞管”,乐...
  三月微暖,东风随花,暗香袭来,旅美作家南希女士漂洋过海,带新作《足尖旋转》和作家青青一起来到大树空间,与大家分享她笔下有关爱与梦想、孤独与漂泊、文化差异与身份认同的故事。人性悲悯四字,如“春风沐雨”般温柔强大,在回忆创作动机时,南希老师提到自己当记者时的一些见闻,也是因为这样一个职业契机,她能够看到日常生活之外的“非常之事”。经过多年准备,二十年前种下的种子,最终在她的心口生根发芽,通过笔尖,书写成书。现在南希身在美国,是一位服装设计师,从知青到记者,从“陪读太太”,到设计师,从中国知识分子到远渡重洋的华人,南希实现了自己角色的一次次转换,也...
1947:折磨上海市长的几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