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九十

作者 刘聪伶 03月14日2020年

相约九十

■刘聪伶(马萨诸塞州)

奶奶越来越虚弱,什么也不肯吃,我们求她,她就喝两口糖水。

医生说她没什么毛病。90岁的奶奶就是什么也不吃,她安静地等待爷爷来接她。

爷爷走了12年了,比奶奶大12岁的爷爷在他90岁那年离开了我们。他走的时候,放心不下的就是奶奶。他对我说:“你们的奶奶,胆子小。”

奶奶跟爷爷结婚的时候只有13岁,她害怕眼前这个大男人,大眼睛、浓眉毛的美男子,没有笑容,对她连正眼都不看一下。可怜的她,小小的年纪就父母双亡,跟着外公生活一段日子后就被许配给了爷爷。

其实爷爷是一个非常和蔼的人,但奶奶还是怕他,自然因为他比她大了整整12岁。13岁的她那么楚楚可怜,她全然不知道,那个大男人严肃的外表下涌动着满腔呵护她一辈子的怜爱和热忱。

为了养家,爷爷去参军了,辗转战场,他攒钱给奶奶买了一枚金戒指,怕丢,又把金戒指缝在鞋子里;后来被解放军俘虏了,因为他学习革命思想进步快,加上有文化、会算帐,部队想留他当司务长,他却想着鞋子里的金戒指,想着在家乡的奶奶,拿了解放军发放的路费就回家了。尽管以后他无数次表示后悔没当成“革命老干部”,但奶奶戴上金戒指时的幸福表情应是他最为欣喜的人生瞬间吧。

奶奶从没念过书,她的所有思想都是随着爷爷的,爷爷的观点就是她的观点,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爷爷说了算。也许她觉得不需要她想什么,爷爷都安排好了;也许她觉得反正爷爷也不听她的,她想了也是白想。她崇拜爷爷,我小的时候,她总对我说:“你爷爷聪明,特别聪明。”

爷爷的确聪明,方圆几里的乡亲都说他老人家聪明,也受到大家的尊重,很多重要的仪式都由他主持,很多家庭有了纠纷都来找他定夺。爷爷的嗓子特别清亮,大老远就能听见他的声音。

我和弟弟都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童年,他们只有我爸爸一个孩子,原本有个女儿三岁时不幸离世了。我降生的时候,他们如获至宝。我不到两岁就被送到他们那里,受到百般宠爱,真可谓“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后来两个弟弟也跟我一样,很小就被父母送到他们身边,直到上学时才回到城里。爷爷奶奶的慈爱和善良是我和弟弟人生之路上永远的光明。

奶奶不吃饭,急坏了我们全家,父母劝不好,我和弟弟专程去看望她老人家。

“您吃一点吧。”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说,一遍又一遍地把勺子送到她嘴边,奶奶不张嘴,只是摇头。

我想,大约是奶奶想着爷爷在天堂等她过去呢。

那时候,奶奶说:“你大那么多,要先走的啊。”

爷爷就说:“我活多少岁,你就活多少岁。”

奶奶说:“我不要活那么老啊。”

爷爷说:“我在那边等你。”爷爷90岁的时候走了。

奶奶90岁了,过生日那天,她老人家开始不吃饭了。

奶奶是在遵守爷爷生前说过的话吗?跟他一样活到90岁?

这样的约定,这样的承诺!

我泪流满面地搂着奶奶,她的眼神已非常浑浊了,看着未知的远方。偶尔,嘴唇蠕动着不知道在喃喃什么。

我们还在期盼奇迹发生,希望她老人家开始吃饭,哪怕少吃一点!

爷爷,您在天堂给奶奶捎句话来,告诉她必须好好吃饭!告诉她,相约九十,那只是笑谈,那不是约定,更不是承诺啊!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