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风骨(散文诗三章)  《冬天的树》 你是冬日里的唯一风景。 赤裸的枝桠,套印在灰蒙的背景里,宛如黑白分明的版画。 比起初春的绚烂、仲夏的热烈,现在的你,似乎更有品味、更具风骨! 哦,是不是抛弃了一切,放下了所有,生命就显得更加纯粹与淡泊? 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总是给了我别样的感受。你颀长的身姿如伸展的神经,在冷冷的风中,屹立着一段高耸的凄迷。 是的,你平生似乎没有迁徙过一步,但我却分明看见你走过云山雾水...
关于雪(散文诗三章)   《雪呀雪》  气温骤降,纽约的体温也在下降。 在瑟瑟寒风的威逼下,摩天楼被冻成了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凌。 就在这时,你匆匆地、在黎明之前赶来,将一件硕大无比的雪绒衣,覆盖在裸露的大地、房舍、树木以及露宿街头的小车上,覆盖在一切的一切上面。 洁白蓬松的雪花,仿佛一朵朵撒落下来暖意融融的花瓣。 你的慷慨与大方,遮蔽了丑陋和缺陷,让世界为之焕然一新。 ——但我不会指责你的虚伪。 ...
01月17日2019年

过错

作者
错...
01月17日2019年

方块字(现代诗)

作者
方块字 文/陈金茂  我想那个仓颉一定是正直之人,要不那汉字为何都是方方正正的模样 方,是沧桑的棱正,是风云的角每一块都是历久弥坚的秦砖汉瓦垒起的长城像一条闪射的游龙在光与电的交合里在消逝与融渗之中不断地向外逶迤蜿蜒 方方正正也是我喜欢的样子像一撇一捺,正直地行走正直,也许它让人吃尽了苦头,却足以藐视所有的心计与诡谲 浑厚的夜色里,伫立着我一个朴实的名词在西风椰雨的字典里像一抹与生俱来的绿落地生根 ...
01月17日2019年

中国鼓(现代诗)

作者
中国鼓 文/陈金茂〔美国〕  空虚的时候我就躲进这红色的空虚里一张皮跟另一张皮便是我的又一个天地 等待,似乎等待血腥的敲击呐喊漫过草莽也旌旗般捲过虎啸龙吟 一根枯骨擂响了声音的高度即便是排山倒海万钧雷霆也无法完全代替 但我更喜欢江南小径般纤细的柔柔低语仿佛那是无法阻止千年前的一场黯然别离 像夏日里的蜻蜓点水每一个清脆的吻都能在我心底荡开一圈圈一圈圈的  ...
01月13日2019年

黄昏

作者
黄昏蔡维忠 ...
01月13日2019年

岁月之光 (外一首)

作者
  岁月之光...
01月05日2019年

一只燕的八年前后

作者
  这是八年前一首诗及其续篇,发表于:天涯诗癫,海角醉剑 - 国际日报    八年前 我对着一只黑色的跛脚鹰 这样呐喊:  “你这只披着凤凰华衣的秃鹰, 你这不祥的、丑陋和邪逆的象征 我虽是南方飞来的雏燕 心里却藏着和你奋勇一搏的决心   秋天,等清冽的季节来临 我的身体已经翅壮羽丰 我要向你展现我的强悍 还有虚伪底下你懦弱的灵” ...
12月28日2018年

与时间共舞

作者
                         ...
12月25日2018年

等待日出

作者
  日出前的寂静 仿佛回忆的底片 慢慢沉浸 往日渐浮,如梭镖 滑向深海的边缘 那里,有童年的清影 少年的迷惘与初恋的苦涩 当海鸥掠过桥头 桔红的烟云  绽放的暗花 如影随形 如同二环桥头的灯火 芒刺般地照亮  离别的惆怅 刺痛你我 心尚年轻 终被时光流放到 岁月的墓地,日落时分 听到依稀的脚步 穿海而过 放逐成彼岸的此时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