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奶奶有萌萌哒

作者 陈灿富 08月12日2019年

老家奶奶有萌萌哒
■陈灿富(华盛顿州)
                            一
依乡亲郝先生之约去他住家茶聚,已近傍晚。
郝先生的木屋后面,是一所偌大后花园。我坐在之间相接的客厅,慢品广东红茶,茶香飘溢中,我透过厚实玻璃门注视后花园,只见树木耸立,枝繁叶茂。忽来一阵风,叶晃荡,花香淡,透过门缝淌进来。
有友人调侃,世间最美的风景,大多藏在荒山野岭中。此社区大概有20户人家,都是颇有规模的独立木屋。长年经商的郝先生爱宁静,故而择此而居。
刚才我驾车驶入社区,就似绕着山林路段,沿途弯弯转转,难觅相向或对向行驶的小车,由心而生安谧宁静之感。据说,社区出没繁多野生动物,黑熊、豹子、野猪亦见其踪。偶见松鼠、兔子、山羊穿梭,野鹿在路边徜徉。大鸟小鸟在树梢缝隙处跳跃,叽叽喳喳。树上的鸟儿可能受到惊扰,不约而同停止叫鸣,使人恍若穿越时光,一如在深幽缄默的空间沉浸。
我端起手上红茶再品,耳边传过来敲击玻璃门声音。抬头望去,悚然心惊。灯火朦胧下,所见的动物体毛粗硬,健壮如硕,虎虎生风。
我本能躲避:“什么动物?”郝先生继续斟茶:“女儿说老家奶奶有宠物犬,所以在家也要养宠物犬。”他拍拍玻璃门,漫不经心说,“它有个好听名字,叫喇叭花。”
郝先生口气轻松,我却惊惧。人们说,人与动物最大区别是人类有思维有理智,其他动物欠缺。即使藏獒没野性,它终究归类畜牲。倘若藏獒兽性大发,管你天皇老子平民百姓,张牙舞爪扑上前啃一顿,如何是好?
我忧虑郝先生让藏獒进门,阻止:“管它喇叭花牵牛花,暂时不要让它进来。”
郝先生爽朗:“没事,尽管放心。”他宽慰道,“喇叭花是家养品种,没有野性,不会伤人。”他朝玻璃门挥挥手,藏獒乖乖伏下来。                                                                  
                             二
关于藏獒的传闻屡见不鲜,今日却是第一次面对面。
藏獒又名西藏獒、獒犬、番狗、龙狗,体型高大,身长大多1米上下。原产在中国青藏高原严寒地区,长期在恶劣冰雪环境下生存。血统纯正的藏獒,凶猛、力大、善斗,有犬中之王声誉。有人将藏獒视作宠物犬。这些年,作为宠物犬的藏獒,可谓由“豪华昂贵”乃至“贱如土狗”,两者天壤之别:
其一,报载早年有一天,由30辆奔驰轿车组成的车队,在中国西北某机场等候。这支“豪华阵容”车队并非迎接达官显贵,竟在迎接一条时价达400万人民币的藏獒。如此显赫的车队惹人非议,有人说举动太奢侈,有“炫富”嫌疑;也有人说,因为藏獒高贵,为爱犬举行隆重仪式无可厚非。
其二,近年媒体报道,风靡一时身价不菲的藏獒,被狗贩子以几十元一只买走,甚至塞进铁笼运至屠宰场。媒体说曾经炙手可热的藏獒,命运大起大落,因为藏獒市场价格混乱。供给者看贩卖藏獒盈利可观,侧重藏獒的外形美感,不再重视血统,“假”藏獒乘虚而入,客人担心买假货吃亏,开价低下来。纯正藏獒无利可获,只得退出市场。不过,拥有“江湖地位”的藏獒,其他宠物犬应当难以取代。
此时此刻,听郝先生说他女儿认为老家奶奶有宠物犬,她才在家里也养宠物犬,顿时我心生好奇,壮胆透过玻璃门看藏獒。
记得有人说,面对藏獒不能表现出高度恐惧,更不能与它目光正面接触。因为藏獒识得看人表情,你与它目视,它误会你挑衅,极有可能扑上前。我打量藏獒一眼,想不到藏獒也在看我。郝先生说:“喇叭花,保持安静。”藏獒又一次懂事地紧伏地上,不声不响。
                       
                          三
3年前,郝先生与小女儿来友人阮先生住家玩耍。与郝女年龄相仿的阮女,恰好带回一条宠物犬。宠物犬毛绒绒的,逗人喜爱。
郝女弯下腰抚弄小犬。阮女说:“小犬是家养品种藏獒。”
郝女脱口而出:“爸爸,老家奶奶有宠物犬,我在家里也要养一条宠物犬。”
离开阮家前,郝女要求爸爸给她买宠物犬。对宠物犬本无兴趣的郝先生,想着敷衍了事,经不起郝女央求。郝先生问:“老家奶奶的宠物犬是什么品种?”
郝女摇摇头说:“这个我不懂,但我替奶奶的宠物犬起名叫萌萌哒。萌萌哒好可爱,每天陪伴在奶奶身边。”
郝母一直住在乡村老家。多年来,郝先生与太太屡次劝说,郝女也出言恳求奶奶,期待老人移民海外团聚。老人毫不犹豫地拒绝:“我在老家住了几十年,都说龙床不如狗窝,老屋住着舒心,哪儿也不去。”显见老母亲故土难离。无奈之下,郝先生只得放弃。
郝先生说:“奶奶爱小动物,你也爱小动物,我们就要小藏獒。”
在宠物店抱回小藏獒,郝女兴高采烈地说:“爸爸,请您给藏獒起名字。”
郝先生笑着说:“既然你能替老家奶奶宠物犬起名字,小藏獒更该由你起名字。”
小藏獒前额长有一团颇为奇特的绒毛,郝女想都不想说:“老家奶奶的宠物犬叫萌萌哒,我的宠物犬叫喇叭花。”
郝先生疑惑:“为什么叫喇叭花?”
郝女说:“藏獒这束绒毛,像极了老家奶奶院里的喇叭花。”
自小时起,郝女每年要爸爸妈妈带她返老家探望奶奶。奶奶在老家屋子后花园,种下了好多好美的花卉。欢乐开心的郝女,总是抱着奶奶的萌萌哒看花赏花。
郝先生高兴:“你说喇叭花好看,藏獒就叫喇叭花。”
                         四
喇叭花,给郝家带来了无数欢快与喜悦。在郝女精心护养下,喇叭花一天天长大了。时间慢慢流过了,粗壮结实的喇叭花温顺善良,近乎成了郝女的“护花使者”。
有一天傍晚,郝女牵着喇叭花环绕公园散步。公园靠近公路,有两个西人小伙驾车途经,看到健硕似牛的喇叭花,停车想逗弄一下。不料,喇叭花误会西人小伙子欺负郝女,作势欲扑,吓得西人小伙魂飞魄散,赶紧驾车离开。
一个周末早上,郝先生与太太轻敲郝女房门,叫她同出市区办事。郝女打开房门,郝太太突见女儿被窝探出狗头,吓了一跳。原来伏在地垫睡觉的喇叭花,听见郝先生与太太敲门,它调皮淘气,趁郝女开门跳入被窝捉迷藏。
郝先生说,郝女上大学,无暇护养藏獒,忙于生意的郝先生与太太,不得已抽时间替女儿照料喇叭花,喇叭花俨然是郝家成员之一。它做错事,挨郝先生与太太训话,默不作声;如果怪错喇叭花,它就寻机“报复”。
一天午间,郝先生与太太训斥喇叭花,然后外出办事,临时忘了关上卧室的门。喇叭花走进房间,将床上棉被、枕头掀个乱七八糟。
每逢假日,郝女回家就将喇叭花看作宝贝。人与动物,融合了一种深厚情谊。

                           五
后花园风声似涛,树叶纷纷沾在玻璃窗。喇叭花摇头晃脑,甩开铺在它身上的叶子。
我赞赏地说:“喇叭花的名字,确实好听。”郝先生告诉我,郝女有过想法,将喇叭花带回老家让奶奶看看,与萌萌哒交朋友。后经打听,带藏獒上飞机不可能,她唯有借助手机视频,将喇叭花传给奶奶观看。奶奶抱起萌萌哒与喇叭花对视,欢畅大笑:“奶奶喜爱萌萌哒,孙女的喇叭花,奶奶也喜欢。乖孙女,奶奶替你爱萌萌哒,你替奶奶爱喇叭花。”
郝先生又说,女儿虽在海外土生土长,但勤力苦读中文,抽空上中文学校。她中文会话不错,亦写得一手好书法。受潜移默化的熏陶和影响,郝女保持热爱中国文化之心,对乡村老家怀着浓情厚意。
他说:“女儿在老家院子,包括我们住家的后花园,亲手种下喇叭花。”
我说:“老家奶奶有萌萌哒,海外郝女有喇叭花。”我指着玻璃窗外的藏獒,“无论萌萌哒还是喇叭花,我们应当与它交朋友。”
郝先生说:“万物有灵和谐共生,人们将动物当作朋友看待,动物亦会将人们视作朋友。”我接话:“那么,我应该欢迎喇叭花进来。”
郝先生伸手拉开玻璃门,开怀地说:“喇叭花见我们亲密无间,一定乐意与你交朋友。”
喇叭花跨过门槛。它体型庞大,眼神明亮,与平时所见的宠物犬无异。郝先生将喇叭花拉到身边,一遍遍轻抚喇叭花,再指着我笑吟吟地说:“喇叭花,这先生是我好友。”
我朝喇叭花竖起大拇指:“喇叭花果然好看。”
我小心翼翼触摸喇叭花两下,喇叭花贴近我身上亲昵几次。我的情绪由高度紧张乃至放松,恍若一块沉甸甸的巨石掉下地来。
之后的日子,只要来郝先生社区住家,灵醒的喇叭花听见我脚步声,亲热地等候我进门。
我愉悦地说:“喇叭花,坐在我身边。”喇叭花听话。
我又说:“喇叭花去后花园,看看喇叭花漂亮不漂亮?”喇叭花转身奔出后花园。
有一天,放假回来的郝女听我与喇叭花对话,她惦念地说:“我又想回乡村老家了,探望奶奶也看看萌萌哒。”
郝先生望着身边的喇叭花说:“好呵,我们回老家探望奶奶,再逗逗萌萌哒,看看院子的喇叭花。”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