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作者 夏媔 08月12日2019年

相亲


■夏媔(北卡州)


高青霞离婚后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新的生活,倒不是她对那段婚姻有多留恋。她信奉香港作家李碧华的话:“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任何一段感情都会变坏!”而婚书在这方面捆绑的无限性,更让它成为感情消逝的催化剂。所以,她的婚姻磕磕碰碰跨过七年之痒变成鸡肋时,她还蛮庆幸的。至少没到去之而后快的地步,就这样平淡无味到老也好。她——高青霞,普通的中学老师,普通的家境,普通的姿色,平凡到没入人群就难寻见,仿佛工厂生产线上出来的机器零件,她并不奢望太多。
可前夫不愿意与她一起啃鸡肋,积极向外发展,不仅喝牛奶还牵回来整条怀着小牛的母牛。高青霞二话没说,闪电般地把离婚手续办了,财产也是对半分的。她当时一门心思赶紧扔了变坏了的鸡肋,给无辜的孩子留一条活路。挥刀斩乱麻。事后,高青霞发现,这刀是捅了马蜂窝,她仿佛瞬间被人发现如此与众不同,这让她始料未及又不知所措。
在高青霞生活的不算发达的三线小城,人们对“离婚”这个字眼已经特别熟悉,但又似乎觉得是在遥远的天边。一旦离婚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身边,伸手可及,谁都不希望错过表达意见的机会。闲言碎语是平地而起:“不过是名字雷同而已,真以为自己是林青霞啊?说离就离,这么拿翘的!”“她怎么会放手那么爽快,肯定自己也有点不清不楚的!”“冲她绝情的样子,她老公之前也算是受够了!”“女侠呀,新时代的榜样,值得大家好好学习!”
如果只是无关痛痒的闲话还好,高青霞可以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问题是,她成了大家茶余饭后取笑和骚扰的对象,连她工作的学校看门的大爷对她的笑都无端地暧昧起来。老妈责怪她为何不让前夫名誉扫地、财产归零出门。甚至从不和睦的前婆婆也连哭带骂地数落了她几通,搞不清状况的她好久才想明白,婆婆应该是不愿意重新跌入带小娃的深渊,更别说连带上高青霞儿子也受同学的冷语。
高青霞不承想她这个失婚中年妇女的麻烦接踵而来,原以为离婚的过程是痛苦的,之后就会比从前幸福。对她,离婚过程并没什么刻骨的痛,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高青霞从没享受到。
高青霞还在冥思苦想所以然时,老妈付诸行动了,她有旗帜鲜明的理论:国不可一日无君,正值壮年的女人家怎能少了大男人?老妈那代人革命干劲十足,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情,立刻发动群众,效率直奔5G网速去了。只是成果不大,那些人要介绍给高青霞的人选,要么条件和高青霞相当,可年龄赶超她父母辈了;要么年龄合适,但她要变成重度扶贫高手,婚姻才可平衡。别说高青霞没有要见的欲望,就是她老妈都感觉索然无味。周围民众还明里暗里地警醒她们:需要审时度势,识时务者为俊杰!
高青霞有些不忿。现在离婚难道真是如此?男人好比二手房,好的地段升值无限,女人好比二手车,再豪的落地了也只有巨贬的份。她老妈也郁闷了一段日子,不过,转而发现了另一条“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光明大道。
这让高青霞着实吓了一大跳,她从没想过自己一把年纪会与相亲来场金风玉露的相逢,更没想到她的相亲会相出新高度新宽度,居然从中国大陆横跨到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美利坚合众国去了。
“加拿大太冷,欧洲的话,华人少,还是美国好!”老妈说这些话时口气轻飘得仿佛她女儿是身份尊贵的待嫁公主,各国王孙公子趋之若鹜来求婚似的。美国——高青霞即刻想起《北京人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国女人》,还有,儿子或许可以上哈佛大学了?结果是离这些都很遥远的南部小城。
“大城市生活压力大,何必遭这份洋罪?这城市前不久还举办国际性的电影节呢!好歹中国大城市也有直达飞机,跟我们的城市绝对不是一个档次,我们不过才办过油菜花节!”老妈的潜能似乎一下全给挖掘出来,理论实践一套一套,没有任何海外关系且对海外一无知晓的她,居然短时间都了解得头头是道,还成功地绕道牵上了几位条件很不错的候选人。
第一位台湾人,60多岁,孙子比高青霞的孩子还大,太太癌症去世了,说是很有钱,餐馆旅馆皆有。
第二位离异人士,50岁不到,孩子也已大学毕业,自己在某IT公司任中层管理。
第三位年龄与高青霞差不多,大公司普通职员,太太车祸过世,有两个年幼的孩子。
老妈拿着信息一对比,马上得出结论,第二位最合适,仿佛不见面就可以直接把婚事办了似的,急切地回馈给介绍人。介绍人半天没吱声,老妈道:“要不,让他们微信电话上沟通沟通再说。”介绍人吞吞吐吐:“网络上都是虚拟的,搞不好一见面就歇菜,劳民费时又伤财,不如青霞来趟美国,每一位都见见,有合适的马上结婚。”
高老妈一合计,原来全是纸上谈兵,介绍人是不放心吗?转念一想,被耽误的是女儿,再说高青霞办签证是绿灯狂闪,她顺利拿到了十年多次往返美国签证。老妈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原则,即刻订了机票,按下想要陪同前来蠢蠢欲动的心,用机票翻翻的钱买了真金白银给介绍人当礼物,并许诺事成另有重酬。
老妈千叮咛万嘱咐高青霞:虽然理想目标是二,但也绝对不能忽视其他,条件好的自然选择也多。无论哪个,成了就好,世上的事哪有十全十美的?真能嫁到美国去,不仅洗清前夫的奇耻,简直可以冲上云霄、扬眉吐气了。老妈左右几番前景无限延伸的话把高青霞的心颠簸得七上八下,原来肩负的不仅是自己的婚事,还掌控着上下三代的命运……
收了厚礼的介绍人办事十分利落,处在时差中的高青霞两天内三位全见过了。首先见的是两孩子的父亲,凌乱的头发、邋遢的衣着让高青霞生出几分单身父亲生活不易的同情心。来者似乎也看到了这点,马上积极开始安排高青霞加入生活、改变现状的宏伟构想中,要求她回去把驾照考到,车技练好,房子卖了。然后,他也不看高青霞变了的脸色,继续畅想:“你们三线城市,房子200万人民币应该卖得到吧?这样,我们在这里几乎不用贷款就可以买栋不错的房子……”
其次见那位老头,头发染得黝黑,脸保养得不错,倒不那么显年龄。一口台湾腔的普通话,笑得很绅士:“青霞,好美的名字,我们台湾早期的大美女就叫林青霞,大陆也开始流行叫这样的名字吗?”
高青霞心说:“不会也认为我们吃不起茶叶蛋吧!”
她无意中扫见老人手上大大小小的老人斑和高高隆起的青筋,高青霞觉得太扎眼。老头邀请她去看看他的旅馆,她犹疑地说改天了……
最后,她见到老妈乐观其成的那位,有着大叔吴秀波的儒雅,顷刻照亮了高青霞心意阑珊的天空。但对方的态度淡淡的,高青霞感觉一眼看穿了那忧伤,腾起要帮忙扫除忧伤的心,对方却似乎没怎么接收到。
介绍人急不可耐地给高老妈详细汇报成果,高度赞扬了高青霞的魅力,然后两位激动无比地讨论着这相亲大事的每一个细节和期待的走向。
高青霞一旁认真地听着,她倏地想起自己见那位像影星的帅哥时瞬间的脸红。她悲哀地发现,婚恋其实就是一个交易市场,不管在世界哪个角落,标价若得不到对方的认可,就不会顺利成交。而爱情这个市场,最奇特也最靠不住,可以价值千金也可以分文不值,还来去无影踪,其实也可有可无……
高青霞连着打了几个哈欠,她需要好好睡上一觉把时差倒过来,然后再好好地想一想:究竟重新调整价码,还是继续等待合适的?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