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

作者 夫英 05月19日2019年

 

小雨(小说

 

夫英(加州)

 

我的好朋友韩兮在微信里问我:“你已不年轻了,为什么就不能认认真真地对待一段感情呢?”

 

我说:“有时真想。”

 

韩兮发来一个“撇嘴”的表情,接着他把知名作家茨威格曾说过的一段话用粗体字转发给我:“……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对韩兮的好言相劝或恶语相向,我一向都是嗤之以鼻。

 

无论韩兮与我在女人的问题上怎样争执不休,他又是怎样对我放荡不羁的个人生活大加挞伐甚至对我进行恶意的人身攻击,但他的生日Party我还是要去的。因为他那里一向都是红飞翠舞、玉动珠摇之地,一场美丽的艳遇说不定就会发生在那里。

 

那是一个雨天。小雨,很缠绵的小雨,湿润的空气里仿佛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我喜欢这样的天气,因为记不清多少次与多少个中意的女人浪漫的邂逅,都是发生在这样的天气里。找个机会为漂亮女人撑伞是我除写作之外的另一大特长。而雨伞下一旦氤氲起缠绵暧昧的情绪,顺着剧情的发展,我便很可能驾轻就熟地把那些事先预谋好的零散桥段拼凑起来,充实到颠鸾倒凤的卧榻之欢。

 

不过,那些被我称之为浪漫的邂逅却没有一次是为了爱情。事实上,在我无数次与异性交往的经历中,也确实没有发现过那个叫做爱情的鬼东西。所谓的爱情,不过都是以此名义寻求某种利益的盘算或是某种需要的苟合。

 

然而,我是一个作家,写爱情似乎已成了我写作必不可少的元素。我的确写出过一些可歌可泣、令人称道的爱情故事,我甚至怀疑我是用一种怎样的超能力在自己的文学作品里,把爱情写得那样完美真实,惟妙惟肖。韩兮就曾讥讽我是现代版的唐璜或卡萨诺瓦。对此,我欣然接受。

 

韩兮的生日Party很是排场,这还是要归功于他那买一栋豪华别墅就像我买一条万宝路香烟那样容易的老爹。温暖明亮的大房子,鲜花、美酒,自助式的美味佳肴丰盛而高端。

 

我端着一杯云岭冰红,坐在楼梯铺着巴洛克式带有绛紫色花纹图案的地毯上自斟自饮。在这里,我可以俯瞰到大厅里形形色色的艳妇靓女。我的目光像扫描器一样地从她们的身体和脸上掠过,觊觎着可能发生的又一次艳遇。韩兮说我是一个道貌岸然的“渣男”,彻头彻尾的爱情骗子。对此,我也欣然接受。

 

有人在按门铃,喧嚣的大厅里好像没有任何一个人听到那个细微却又短促的门铃声,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而且是那样的清晰真切。

 

我支撑起被酒精麻醉得有些虚飘飘的身体下楼向大门走去。我看到韩兮好像也听到了第二次的门铃声,他放下手里的酒杯,走过去先我一步把门打开。

 

门外,夜色弥漫 ,细雨绵绵。她安静地站在门廊边造型典雅的欧式围墙灯的一侧,柔和的暖色光线像水波一样地流过她的脸颊,流过她悬垂于雪白脖颈间浓密柔软却略微有些湿润的发丝,在她婉约清丽的脸上扫出一抹淡淡的妩媚。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 小雨。

 

哦,小雨!就好像幻梦中悄然降下的雨丝飘落在我的眼前,清婉、温润,却又是那样出尘脱俗般的惊艳。刹那间,仿佛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双清澈明媚的眸子在令人心动的遐想中闪着静谧的柔光。

 

不知道是醉眸微醺所造成的错觉,还是蜂蝶随香的本性使然,我感觉小雨的眼睛始终停留在我的身上,更确切地说,她是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我也在注视着她。我确信,我与小雨对视的时间起码在5秒钟以上。而正是这一场销魂荡魄的凝睇,使我忽然预感到,小雨那清澈如一湾碧水的眼眸,是否就是我曾放浪形骸的灵魂最终落脚的港湾,真正梦寐以求的一见钟情,是否在这一刻奇迹般地发生了。

 

韩兮热情地与小雨打着招呼,再三邀请她一同进屋参加他的生日Party。而小雨却似乎完全忽略了韩兮的盛情,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她礼节性地祝福韩兮生日快乐,并把一包东西递给他,算是完成了她此行的目的。然后,便将视线重新落回到我的身上,并令我十分意外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诧异地看着她,脑子里飞快地闪现着过去曾与我有过交结的异性女友或露水恋人。我发誓,我从没见过小雨,也从未见到过这么美丽清纯,这么令我心动的女孩子。

 

“你怎么会认识我?”我吃惊地问。

 

“你不就是《相见不晚》的作者吗?书上有你的照片。刚刚读完,直到现在还感动着呢。”小雨轻声细语地说,脸上掠过几分羞涩,眼里却满是敬重和崇拜。

 

韩兮冲我挤了一下眼,笑着对小雨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像你这样涉世未深的傻丫头外,不会再有人相信他胡编乱造的鬼话了。”

 

小雨显然对韩兮的调侃很不满意,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你怎么就编不出这么好的作品?”

 

韩兮别有用心地把目光转向我说:“我哪有他那些多姿多彩的经历?”

 

屋里有人大声叫着韩兮。他一边应着一边对我说:“小雨就交给你了,如果能把她请进屋里就再好不过了,如果小雨执意要走,就拜托你送送她。”

 

“好的好的。”我满口答应着,迅速回屋取出雨伞。

 

在这样的雨夜,面对着这么美丽的小雨,不知我的雨伞会不会撑起又一段新的恋情。尽管韩兮临进门时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警告我不要沾染这个简单清纯的女孩子。然而,美色当前,我怎么能错过这霏霏细雨中的美丽邂逅,怎么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一见钟情。

 

门廊边围墙灯柔和的光线被外面逐渐大起来的雨幕包裹成一团朦朦胧胧的橘黄色,那些被敲打着的植物和从房檐边流淌下来的雨滴发出悦耳的声音。小雨看着越来越大的雨有些踌躇地回过头来对我说道:“雨,把我给留住了。”

 

“要不然,我们进屋吧。”我小声说,生怕她真的会采纳我的建议。

 

“我不愿意和陌生人打交道。”

 

“可我也算是陌生人吧?”

 

“你怎么能是陌生人?”小雨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清澈的眸子里闪现着稚童般的纯真。她看着我认真地说:“我已经在你的书里认识了你,并且好像和你已经成为老朋友了呢。”

 

“书里写的和现实生活终究有是差别的。你说在书里认识了我,也许只是在书里而已。”

 

“差别很大吗?”小雨歪着头问。

 

“不小。”我说:“书里写的通常都是作者内心深处的乌托邦,而严酷的现实可能正好与之相反。”我不知为什么要对她这样说,因为我几乎很少和女人说真话,更不愿意向她们袒露自己真实的想法。对于那些稍有姿色并让我中意的女人,与她们打情骂俏,搭讪、挑逗,甚至骚扰,都是我的拿手好戏。可面对着小雨,面对她那双纯净得仿佛能清洗人的灵魂的眼睛,我心里的龌龊和猥琐仿佛顷刻间被清洗得干干净净。

 

“你说,今晚,现在,是在书里还是在现实中?”小雨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问着我,她的眼睛里似乎蕴含着一种隐隐可见的温情。我看着她,突然感受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温柔气息扑面而来,而这种美妙的感觉是之前不曾有过的。

 

“面对此情此景,说真的,我感觉真像是又走进了书里。”看着她那一双仿佛能看透我心思的大眼睛,我却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羞涩。

 

“你会写下来吗?”她问。

 

“写什么?”

 

“写今晚。”

 

“当然不会。”

 

“为啥?”

 

“没有内容啊。”我坏笑着摊开两手,用轻松随意的样子来掩饰内心的狡黠。

 

雨还在下,雨水从半圆形的露台上洒落下来,像是给我和她的这么一小块有限的空间里挂上了一层晶莹的珠帘,隔绝了屋里的喧嚣,隔绝了外面的风雨。两个人的世界,酝酿着两个人的故事。而此刻,雨若是停了,故事便可能嘎然而止。老天保佑,雨还在下,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小雨还在我身边,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不愿意进屋,又走不出去,倒不如在这里坐坐。”我指了一下大门边的长椅,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她。

 

“也好。反正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倒不如跟大作家聊聊,或许能聊出一些你所需要的内容呢。”小雨并没有矜持,大大方方地坐到了长椅上。

 

大房子里不时传出肆无忌惮的嬉笑声和鬼哭狼嚎般的唱歌声,露台外面的小雨倒是下得很安静,很缠绵。小雨坐在长椅的一端,微侧着身子,眼睛却直视着我,嘴角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我倒是显得有些局促起来,这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历尽无数春色的情场老手而言,应该算是一种奇怪的现象。面对着初次见面的小雨,一种强烈的、莫名其妙的情绪与冲动正隐隐地向我袭来,而这似乎都是出于心里蓦然升起的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恋爱的感觉。

 

“干嘛那么拘谨?”小雨看着我依然站在原处,笑着嗔怪道: “不是你建议我们坐下来聊聊吗?”

 

“好吧。”我说:“你可以相信我吗?”

 

“怎么会不相信。”小雨的两颊泛起了的红晕,眸子里却若隐若现地透出了一丝疑惑。她说:“我相信,没有一个美的灵魂,怎么能写出像《相见不晚》这样美的作品。”

 

小雨说得很真诚,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恭维,而我自己却感到了一种莫大的讽刺在撕扒着我试图遮掩着的面具。面对着她,我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深层次的爱恋。我知道,这场美丽的邂逅即便是灿若星河,也不过是转瞬即逝。而一旦擦肩而过,便可能抱憾终生。

 

“我有一种感觉,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看着眼前这个已让我意乱情迷的小雨,我有些吃力地说:“也许这种感觉在你看来是莫名其妙,是自作多情,是轻率,是肤浅。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特别真实的感受。见到你,就好像在我艰难的写作过程中突然迸发出一个令人心动的灵感,让我欲罢不能。”

 

“真的吗?”小雨的脸上瞬间闪过一抹会意的笑容,眼神却变得讳莫如深起来。她说:“我明白,人的嘴可能会说谎,但眼睛不能。假如不是错觉,我从你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一种并不会引起任何女孩子反感的侵略性。如果不是把你的书读进了心里,现在的我,恐怕也是很难淡定了。”

 

“我的书说明不了我,只有我的眼睛才能够。”我深沉地说:“不过,我一定会写,写今晚,写现在。而且,写出的内容一定会与一生一世的爱情有关。”我避开了她的有些飘忽,并隐隐显露出一丝困惑的目光,坐到了长椅的另一端,我们中间大约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她扭动了一下身体面向我,眼睛里好像又恢复了之前的温情。

 

“是不是就像你在《相见不晚》里,写爱丽莎和二嘎子在雨中邂逅的那一章,写得真是太美了,看得我如醉如痴。”

 

“你知道吗,写那一章的时候,我是沉浸在怎样的一种向往之中。”

 

“向往?”小雨大睁着眼睛看着我问:“你……没有过那样的经历吗?”

 

“没有,从来没有过。”我觉得我说的是真话。

 

身边的小雨沉默了,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却不厌其烦地絮语着。

 

“虽然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正像你说的那样,眼睛是不会说谎的。我也正是一瞬间便从你的眼睛里找到了我一直求之而不得的东西。”我深情地看着小雨说。

 

“说真话,我倒是挺愿意看你的眼睛。”小雨耳语般温柔地说:“看着你的眼睛,就像在读你的书。”

 

“既然是这样,就让我们做一个对视的游戏你看如何。”我一本正经地对她说,这也是我事先预谋好的。

 

“我看着你的眼睛,你也看着我的眼睛,看我们能坚持多久。五秒、十秒、三十秒……你随时可以把眼睛移开,但我自信,绝不会在你之前败下阵来。”

 

   “挺好玩的。”小雨似乎挺感兴趣,虽然她的脸上已然泛起了两抹红晕,但还是欣然地接受了我的提议。

 

   “好吧,请看着我的眼睛。”我郑重地宣布。

 

于是,我和她便在这暖融融的柔光下,轻袅袅的细雨中,用眼睛进行了一场温情的博弈。

 

我不知道这种无言的默契表达了多少语言,这种无声的沉默传递了多少情感。我只是想用我炙热的目光来说明我对她的倾心与钟情。这场悄然来临的爱恋,摧毁了之前我所有的荒唐执念,她用她清澈的目光,洗涤了隐藏在我灵魂深处淤积的猥琐与龌龊。我想,这突如其来的净化,或许就是爱的力量。我不知道我之前的荒谬是否会使我失去追求她的勇气,但我知道,从今往后不会再有哪一双眼睛会让我如此倾心,如此钟情。

 

我们的对视说不清是短暂还是漫长。在这期间,仿佛一切都是处于一种静止的状态之中。终于,小雨移开了她那双已经让我如痴如醉的眼睛。然而,从她那星眸如水的眼光里和艳若桃花的面容中,不知道她是否也已经如醉如痴了。

 

“回家了。”小雨站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又看了看外面淋淋漓漓的小雨回过身来对我说:“这场游戏真的挺好玩的。不过,是我输了。”

 

“如果我说是一见钟情呢?”

 

“好像……有点突然。”

 

“那就算是游戏吧。”我低声说,避开了她的依然温柔着的目光,掏出手机低声说:“加个微信吧。”

 

小雨迟疑了一下,略带一点歉意地说:“也许,我们还会见面的。”

 

“也许。”我说:“什么时候呢?”

 

小雨歪着头想了想:“几天后韩兮的新书发布会我也会去的。”

 

“好的,到时候我们再见。”我从门边拿过雨伞说:“我送你。”

 

“不用了。”小雨捋了捋还有些湿润的头发,一边往外走一边对我说:“我自己可以的。”

 

我失落地站在那里,手里的雨伞掉落到地上。须臾,小雨那如梦如幻的美丽身影也消失在被雨丝编织的梦幻之中。

 

当这一场悄无声息的小雨停歇了以后,我对小雨真情的爱恋却一发不可收拾。从那以后的日子里,我好像第一次感受到了情感的折磨和失眠的痛苦。而一想到那一夜的那一场小雨,我的脸上依然会漾起沉醉般的笑容。

 

两天后,韩兮给我发来微信。他不知道那一天我和小雨发生了什么,但他严厉地警告我,绝不可以让我龌龊的灵魂和肮脏的身体玷污了那么美好纯净的女孩子。他发誓要把我之前的种种劣迹告诉小雨。

 

我回复韩兮:“不管结果怎样,小雨都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初恋。”

 

韩兮新书发布会的那天,我果然见到了小雨。她站在浅蓝色的大玻璃窗下,依然是那么清纯美丽。一抹金色的阳光透过大玻璃窗斜射下来,照在她的脸上,她的那双闪着魔幻般迷人光芒的大眼睛显得更加清澈了。我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就像那天晚上一样深情地注视着她,她也是那样地注视着我。

 

韩兮在远处冲我狡黠地笑着,他指着手里的手机向我示意着。我会意地打开手机,看到他又一次把茨威格的那句好像已经被嚼烂了的话用粗体字转发给我。

 

我懂了……

 

我和小雨整个的见面过程不超过两三分钟的时间。除了彼此的对视,她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抱歉。”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