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富二代》

作者 孟悟 10月05日2019年

 

丁海南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以如此奇葩的方式碎了饭碗。那天也是怪,午餐时间,他打开公司厨房的冰箱门,才发现忘了带午餐。他看见冰箱里有个披萨盒子,只当是公司开了派对后没吃完的披萨,便吃了两块。没想到有人在他身边狂叫,原来是同事加里(Gary)怒发冲冠,一对牛眼瞪得吓人,蔚蓝的眼珠子因震怒而添了紫红色。不就是几块披萨吗?犯得着变色吗?

一声道歉就解决的问题,海南居然就被炒了。海南懵了,他一个网络工程师,大学毕业后,在佛罗里达这家海鲜集团公司干了3年,成绩卓著。部门领导何塞(Jose)对海南说,我今天早晨在海边跑步,看见密密麻麻的死鱼,赤潮又要来了!每次赤潮一来,公司总要出些诡异的事。海南明白,公司是经营海鲜产业的集团企业,赤潮是海鲜业的死敌。但他是可用之材啊,怎么被扫地出门?加里算什么?

何塞说,加里的父亲是公司40年的产品销售商,公司不能得罪。海南记得,加里有次在卫生间里吸大麻,海南正好进去,那味道肆无忌惮,横冲直闯。这种情况放在任何一家机构,抓住了,绝对是开除的结局。海南以为再也见不到加里,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他堂而皇之地站在公司财务部的门口,跟一个发型怪异的女孩打情骂俏。

那女孩名叫丽莲(Lillian),好好的头发染成了绿色,还扎了几片鲜艳的枫叶。丽莲特立独行过了度,经常乱停车,不是残疾人的车位,就是总裁的车位,被警告了多次她也不想改。是的,她很有个性,用公司的邮件去跟外面的男人眉来眼去,谈来谈去都是床上的欢喜事。海南是网络工程师,来来往往的邮件全看见了,遇到情况当然要向上面汇报。上面并没有叫丽莲滚蛋,海南不知道丽莲有什么背景,丽莲只是离开了财务部去了仓库,她在仓库很自由,听歌、跳舞、看电影都没人管她。但是偷偷吸烟,居然引发了火灾,幸好及时扑灭,没有导致重大损失。

海南怎么想得通?吸粉的,玩火的,都在公司过得悠然自得,他只是拿错了午餐,就被炒了鱿鱼。

何塞告诉海南,丽莲的爷爷是公司的创始人,丽莲从小娇生惯养,在大学读了两年就混不走了,在哪儿工作都干不长,在哪儿都乱搞男女关系。正经的年轻男孩,她看不上眼,偏喜欢跟有家庭的男人上床,感觉特刺激,特有成就感。时间长了,总会有些强悍的女人张牙舞爪来找丽莲。有次,丽莲跟一个肥壮凶猛的女人过招,双双进了监狱。父母只好求丽莲的爷爷收留她。

何塞对海南说,这公司迟早要被这些富二代搞残,你是有本事的人,走到哪儿都不怕。何塞知道海南这一走,H—1工卡就算作废了,他是个尽心的好人,帮他推荐到了一家游艇设计公司做合同工程师。

何塞不知道,海南是中国富二代,没必要吊死在H—1工卡上。尽管职场颠簸,但海南选择坚持。女友林双双在电话里对他说:“不如早点回家吧。”

许多年前,海南和双双相遇在校园的海滩。他们共同就读的大学在佛罗里达的西海岸,海滩雪白晶莹,温柔细腻,海水亮晶晶的,像闪烁的琉璃,时不时能看见缤纷的热带鱼。双双对海南说:“老乡,晚上来看海吧,海水美极了。”

到了晚上,奇迹出现了,蓝莹莹的海浪,发着光,亮着彩,活泼可爱地扑向沙滩,一海的璀璨光耀,一海的滟滟随波,莫非是银河眷恋人间,故意落进了大海?海南和双双走在岸边,追看那神奇的“海光”,留在沙滩上的脚印也在闪闪发光。

海南对双双说:“夜光海很美,发出蓝光的是夜光藻,当夜光藻密度过高时会发生赤潮。”

双双问海南:“赤潮是什么?”

海南说:“海水中的浮游植物高度聚集,细菌增殖了,跟海中的鱼虾抢夺氧气。我在福建的时候就见过赤潮,海水一大片红黄色,渔民无比厌恨,他们养殖的海鲜全部阵亡。”

双双说:“我没有看见红黄色的赤潮,但我看见被海水冲上来的大鱼,有几个中国同学还捡回家烧豆腐吃。”

海南说:“千万不能吃,那鱼是毒死的。”

双双说:“我们在内陆长大,哪有赤潮的经验,看见鱼就欢喜,你是在福建长大的吗?”

海南说:“我和你是老乡,都是在内陆长大,但是我爷爷和外公在福建开过厂,我去玩过。”

那一刻,双双明白了,海南跟她一样都是富二代。

双双的专业是金融,毕业后在一家银行上班,用业余时间攻读MBA。两个富二代相约:“靠能力说话,在美国的职场立足,就算有天海归了,也要收获一箩筐。”但是,双双家里突然惊雷闪电,父亲在深夜打电话,声音发抖,让女儿马上订票回家。那一刻,双双心惊肉跳,她扑进海南的怀里说:“莫非老爸遭遇了商业黑浪?犯了什么经济问题,是不是被警察抓进了监狱?”海南安慰她:“你爸若真有事,打电话的应该是你妈。”

父亲老林亲自到机场接双双,双双见了老爸的人,知道没出事。但是,老爸脸灰眼肿,肯定出了事。老林把双双接到酒店,给女儿坦白了一件大事。老林是房地产开发商,锣鼓喧天得意着呢,其产业有酒店、度假村、住宅小区,近些年又开始朝文化影视方面投资,在他投资的一部电视剧里,他跟剧中一女演员混搭上了,甜言蜜语中,她成了他的“小三”。“小三”只是个十八线艺人,但是野心大着呢,想当大明星,想让金主捧红她。老林不傻,“小三”演技平平,又没有惊人的颜值。老林想着家有贤妻,还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他生命中的奋斗都是为了她们。而“小三”勒索无度,让他心生厌烦,想拿钱一刀了断。“小三”说,我肚子里已经有了活蹦蹦的孩子了,最好不要闹出人命。

双双问父亲,你敢确定那孩子是您的?老林说,公司司机带孩子去医院做了鉴定。双双知道,母亲对外面的状况一无所知,而老林现在最担心的是妻子,那个眼睛里只有老公和孩子的女人,那个跟他同甘共苦的女人。

老林继续向女儿述说灾难史,那女人时不时抱着儿子,带着保姆,在他公司的大门口晃来晃去。

自从有了这个女人,老林的王国就开始了风霜雨雪,历经种种艰难:三角债、拖欠工资、员工在办公室自杀、小区业主拉横幅抗议……3个月前,他在郊区开发的住宅区,盖着盖着,突然塌陷了,十几个工人被陷在里面,三个重伤,两个死亡,记者的报道完全是恶毒的嘲讽:“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这样的楼房请不要卖给活人,直接转项做墓地开发。”

老林向双双坦白:“我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双双脑明眼亮,口齿清晰,她给父亲出主意:“您如果不想公司崩溃,目前只有一条路,把公司交给我,资产全部转移到我的名下。”

老林一听,下半身像陷在了泥潭里,他问:“什么意思?我成了给你打工的?”双双说:“给我打工是您最好的结局,您的事业和家庭才能稳稳保住,那女人若是再抱着野种来闹,我自有法子应付她。老妈那边您也不要怕,我两句话就会把她哄顺。”

双双这一归国便成了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双双对海南说:“时势造英雄。”海南说:“佩服你,女英雄,不是说好这个夏天回美国吗?”双双的声音一下抬高了,像上级对下级的口吻:“我每天忙得像螺旋桨,公司状况纷繁复杂,你应该回来帮我。”

海南笑道:“我回去帮你?在你手下打工?”双双说:“给我打工又怎么了,你现在还不是在给老美打工?”海南说:“给老美打工学本事,再说了,你小小年龄扛一个公司吗?”双双哼道:“我干得正好,你少打击我,你不愿回中国,那边是不是有了飘扬的彩旗?”海南说:“我是扛得动彩旗的人吗?你如果心里有我,应该马上回来。”

海南为什么不愿即刻回中国,他有他解不开的心结。父母都是个性很强的人,谁也不服谁,各搞各的产业。海南15岁就被父母送到了美国。他知道父母在外面莺歌燕舞,两个人都有自己的情人,可又喜欢在他面前装高尚长辈。

海南的爷爷和外公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下海,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富裕的那批人。两个人都经营汽车和摩托车配件,在同行竞争中结了仇。两个仇家的孩子成了情人,双方家长强烈反对,一对鸳鸯私奔到了海南,女的在幼儿园当老师,男的是合资厂的流水线工人,他们不到20岁就有了儿子,取名海南。当双方父母找到他们的时候,海南已经一岁了。

小海南活泼灵动,人见人爱,两个富豪抱起他时,心都化了,于是化敌为友,一笑泯恩仇。海南便跟着父母回到老家,过上了养尊处优的日子。海南的父母还是孩子的时候便有了孩子,他们急躁、冲动,没耐心,对花花世界又充满了好奇心。海南是跟着姑妈长大的。海南早熟,他知道父母为什么不离婚,家族产业的捆绑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海南的爷爷和外公都对海南寄予厚望,希望他学商,长大后执掌家族集团产业。海南从小就安静,喜欢计算机,也喜欢音乐和文学,对商界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只想远离。海南曾对双双说过:“人在美国虽然辛苦,但是日子安静,如果能拿下绿卡,我不想回去。”

双双说:“我理解你,你不想回去面对父母。但是你也要理解他们。”海南说:“婚姻是神圣的,要履行责任和义务,如果负不了责,那就结束后重新开始。我实在无法忍受乌烟瘴气的混乱。”

双双说:“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他们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如果他们跟其他人结婚有了孩子,那你的财产不是分流了吗,一条河变成三个支流,我要是你,宁可让他们乱来也不要离婚。”

海南摇头说:“真情比财富更宝贵,我们要是结了婚,我会一心一意对你。”双双用手指弹他的额头:“你这个小傻瓜蛮可爱的,我一定要嫁给你。”

海南在手机里对双双说:“你说过要嫁给我,早点回美国,把大位还给你爸,你既无经验,又无魄力,掌控得了全局吗?”双双说:“只有我才能扭转乾坤。父母辛苦打下的江山,我有义务保护好,绝不能让外敌侵犯。”海南问:“你应付得了每个外敌吗?”双双说:“总有一天,你会理解我,总有一天,你也要回来面对。”

双双的话,说了不到半个月,海南就回中国了,家里出了大事,而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父母已经离婚,各自很快有了新家,比较奇葩的是,母亲婚后再度怀孕。这消息还是双双告诉他的。双双的表姐在一家国际医院当护士,发现海南的母亲在一年轻帅哥的陪同下来医院产检。海南母亲光明正大告诉双双表姐,他们是夫妻。

海南被这个消息震得大脑抽筋,四肢麻木。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打电话质问母亲:“离婚再婚很正常,生孩子也很正常,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这是成人的行为吗?高尚体面吗?”

母亲声音高昂:“你去问问你那高尚的爹,他老婆也要下崽了,前天,我去医院拿药还碰见了她,她和我的预产期差不了几天。”

遭遇这种奇葩爹妈,海南装不出淡定,他决定回中国问清楚。或许爹妈都羞愧内疚,躲着推着不想见他。最后安抚他的是姑妈,姑妈说:“妈和你小妈都是高龄怀孕,不仅他们都怕出意外,我们也都担心。”海南说:“是的,我成了外敌,要侵犯他们的世界。”

姑妈说:“你不知道,他们已经闹过一场了,闹得天翻地覆,差点把你爷爷奶奶气得断气,现在安静了,大家都喊阿弥佗佛。”

海南的父母一直貌合神离,各玩各的,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那层帘子没有彻底拉开,维护了彼此的面子。去年夏天,在桃山的度假村,四个人面对面相遇了,其实相遇了也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头一甩,装作是陌生人,关键是夫妻二人的共同朋友也带家人在度假。一群人在自助餐厅里,不知道该怎样称呼,这下脸可丢大了,两人互戴绿帽,互泼绿豆汤,全世界就当看笑话。

一回到自己的家里,海南爸就给海南妈一个耳光,海南妈毫不示弱扑上去,又撕又咬,又跳又喊,但是力气敌不过男人,只能发出凄厉尖锐的惨叫,像受伤的母狼。别墅区的邻居听见了,怕出人命,连忙报警。小区保安和警察都到了,夫妻二人干得一头一脸的血,却笑着对警察说,人民内部矛盾,已经和解了,给你们添麻烦了,都回去吧。

都闹到这个份上,如果不离,那是天地不容,海南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坚持支持他们分道。至于远在美国的海南,爷爷的意思还是应该告诉孙子,孙子从小就懂事,他能理解发生的一切。姑妈说,先缓一缓,你那孙子的小妈又怀了孙子,她快奔40岁了,是高龄产妇哦。

姑妈经历过一件惊心动魂的坠婴事件。一个9岁的小女孩看妈妈成日以泪洗面,老爸在外面养了“小三”,从此很少回家。小姑娘直接闹到“小三”家去,当着老爸和“小三”的面,把4个月的婴儿扔到窗外。姑妈曾是省专业篮球队员,天生速度快,那天她正好经过公寓楼,条件反射飞奔上前,眼快手疾捷接住了婴儿,接住了一个被诅咒的生命。

“姑妈好英勇!”海南对姑妈笑道:“搞了半天,原来你们在防我,我要把婴儿当篮球?”

姑妈说:“这事跟你挂不了钩,你一直都是个早熟的孩子。只是凭直觉,这样的事情不要先告诉你。”

“不告诉你,说明他们有鬼。”双双对海南说,“你这个时候千万不要糊涂。”海南说:“陪我回美国吧,我现在脑子太乱了。”

双双说:“再乱也不要乱了方向,你应该得到的,一分也不能少。”海南愣愣地看着她:“什么意思?”双双气定神闲跟海南分析:“我早说过,你父母本来是一条大河,现在流成了三条小河,你若是转身跑了,你的那条小河也会流着流着就干了。如今,你父母都要生小孩,你爷爷和外公的专注力也会改变。”海南说:“现实就是这样,只能面对,我对他们的产业没有兴趣。”

双双说:“你为什么不为我们的未来考虑,我现在经营爸爸的公司,四面楚歌,那妖精带着她的野小人常来捣乱,我需要你撑我!”

海南问:“我能撑你什么?”双双说:“我们结婚吧,告诉他们,你要回中国创业,需要他们的资助。”海南沉默了半天,抬起头来,眼色阴郁:“不能马上答应你。”

海南回到佛罗里达,走在他和她初次相遇的海滩,海滩上散布着大大小小的死鱼、死蟹、还有让人头皮发麻的海蛇。夕阳虚弱地藏在云层后面,折射出暧昧不清的光晕,笼罩了诡异的海滩。赤潮真的来了!他想起赤潮前的“夜光海”,梦幻迷人的海波中,她笑靥如花,声音清甜如歌。

双双收到海南的回复:“再见,我们是不一样的富二代。”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