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屈原和楚国的一段文字

作者 09月25日2019年

这是我一篇长文中的一小段。文章写得比较费劲,但是我钟情这些历史题材,乐此不疲(其实有点小疲) 

 

屈原是一个纯粹的人,身上有着传统贵族的典雅气质。有着这样秉性的人,在那个礼崩乐坏、薄情寡义的时代,注定是要孤独痛苦的。不过,在屈原这里,这种痛苦比起国家的苦难,是小巫见大巫。屈原是从楚文化的沃野里生长出来的诗人,祖上有着楚人英勇的传统。屈原对自己的祖国一往情深,无怨无悔。由于历史的局限,他认为他报效祖国的依托,就是楚国国君楚怀王。而楚怀王又是那么一个有着致命性格弱点的国君,活生生断送了一个巅峰状态的楚国。这是楚国的悲剧,也是屈原的悲剧。 

 

楚国诞生了屈原这样伟大而光辉的人,也诞生了像伍子胥和巫臣那样比较复杂的人。对于他们,我不知道如何评价。他们都遭受过来自楚国内部的迫害,不仅都与楚国决裂,更都利用外力或亲自领兵进攻自己的祖国。他们都曾经撼动过楚国,给楚国带来巨大的灾难。但终究,留给中华文化无可撼动之瑰宝的,是屈原,而不是他们。

 

或也许,我根本就不应该做这样的比较,因为这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 

 

公元前224年,秦王嬴政倾全国兵力,以王翦为将帅,率军六十万大举攻楚国。此时楚国人知道国家危亡在即,也倾全国兵力迎击秦军,以项燕为主将,准备决一死战。王翦先是采用避其锋芒的战略,坚守营寨不与楚军交锋。项燕多次到营前挑战不果。相持一年后,公元前223年,秦军利用楚军松懈的空当突袭,大败楚军,攻入寿春,俘虏楚君负。项燕自杀,楚国灭亡。这一年,是屈原投江的五十五年后。

 

从离开中原、翻越伏牛山、进入汉水流域开始,到公元前223年被秦所灭,楚人大约走过了一千年的路。一千年忍辱负重、自强不息;一千年追梦寻觅、璀璨光辉……这一千年中,楚国曾经是亚洲最强盛的国家、最美丽的国度。 

 

楚国灭亡后,处于秦暴力统治下的原楚地流传着一句话:“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后来,项燕之子项梁加入了陈胜吴广的起义,并迎来了楚怀王第二熊心,试图弥合当年熊槐赴秦而不归带给楚人的剧痛。公元前207年,项羽破釜沉舟,楚军一以当十,在巨鹿歼灭了秦军主力。接着,项羽火烧咸阳秦宫,熊熊大火延烧了三个月之久。 

 

当然,即便项羽能够击败刘邦,屈原的那个楚国也回不来了。以凤凰为其图腾的楚文化,带着她迷人的青铜流线、编钟清响、彩漆丝绸和浪漫神秘的巫祭歌舞,她华夏首段长城,首个郡县,她滋润万亩良田的安丰塘,她优雅的诗文和深邃的哲思,汇入了楚人最初的故乡——华夏大地的文明海洋之中,成为中华文化里瑰丽浪漫的组成部分,是中华文化刚柔相济、海纳百川的原生动力之一。楚国,连同屈原,就以这样伟大的方式延续着她伟大的生命,一如屈原《涉江》所云:“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同光。”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