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新店春游

作者 05月28日2019年

晋江经济报 五里桥文学副刊 2019年5月27日


这是我第一次来新店,谈感觉得有四个字才能形容:惊艳,暖心。

新店景观区的入口是一条田园中的林荫路。路边是两排葱郁挺拔的榕树,树顶自然向中弯斜,构成路的天然拱门;又如忠诚的哨兵,守护着新店乡土。

新店有关单位一位叫晓兰的姐妹和另一位兄弟热情为我们斟茶。那一壶铁观音带着新店的浓香,格外沁肺。不多时,许大限书记来了。许兄弟看上去也就三十二、三。他的神态举止,基本颠覆了以前我从电影上看到的支部书记形象。不难看出,许兄弟对自己的村庄是十分熟悉的。在村里临时搭建的市场周围,他向我们介绍了祖籍新店的著名共产党先辈许集美的家庭、事迹和2018年秋落成的许集美忠诚碑。此外,新店中心地带的红色专栏,在“丹心护社稷,铁骨护山河”的标题下面,也记录着其他数位新店当年英雄战士的生平和事迹,如许书燕、许书调等。不远处,一个巨大的红底黄字“永远跟党走”横匾悬立楼前,显示新店地区深厚的革命传统。

走过红色专栏,一个闽南风格的翘檐红砖平房建筑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新店的许氏宗祠。许书记说:“我们这个宗祠和一般的不同。”除了一般都有的案台和跪拜膝垫外,新店许氏宗祠的内墙挂着一系列字画,上面记载着中华历史上著名的许氏先贤的故事。这一系列字画以炎帝神农氏打头。据载,许氏出自姜姓,始祖为尧舜时期昆吾氏首领许由,溯源可至炎帝神农氏。后有伯夷、文叔等先贤,还有东汉著名的文字学家许慎。许氏南迁应是始于魏晋南北朝,新店许氏宗祠里则特别记载了唐僖宗时侍御史许爱入闽,镇守漳泉二州,后入晋江石龟的历史。一个许氏宗祠,传承着华夏的血脉和精灵。

和许氏宗祠相辉映的是新店的圆通宝殿。这座佛教殿堂是在原唐代青莲庵旧址上建造的,内供千手观音。原唐代的一些古石物依然放存殿内,2016年四月立的《重建新店青莲寺碑记》记述了当时各方鼎力支持的盛况。

许氏宗祠和圆通宝殿的周围,除了与宗祠同样风格的民居建筑群外,便是充满了新店人乡心热情和美好想象的各式微景观,这里面也渗透着书记徐大限满满的一份心血。有些残垣断壁,是许书记刻意保留下来的。它们巧配周遭的树木花草,形成令人遐想的另一种洞天。

这些风姿百状的微景观,也是新店村民慷慨奉献的结果。村民们自己动手,编织、书写、雕琢,巧用实物,让闽南特有的簸箕、花盆、坛坛罐罐,成为风格各异的景中物,古朴中透露着它们的创造者的心魂智慧,有妙不可言之功。

新店村民对自己乡土的深爱以及作为新店人的自豪感,让我想到了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地芷江。芷江城,除了她的多民族、多元文化外,到处可见代表着胜利的大V字形、代表和平的和平鸽。进入这个美丽英雄的城市,那种欢乐、热情和自豪感迎面扑来。
而新店,村子虽小,人心放飞;纯静的田野中诞生了新店人的爱心和豪迈之情。当我步入一个个目不暇接的新店微景观中,触摸其中温度,品赏满园秀色,我能神接新店人的精神风貌和梦想追求。正如他们写在簸箕上的话那般,新店村有温度,新店人有故事,他们用自己独特的想象,灵巧的双手,编织他们的故事,点燃新店之火。

在新店,阔别四十多年,我再抱童年攀爬的龙眼树,又见孩提好奇的合欢枝。虽然我没有生长在新店村,但新店用她普世的心胸,拥抱我不绝的乡愁。

 

写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