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雕鸮观察与拍摄札记

作者 04月26日2019年

两个月前,我们附近的树林里来了一对大雕鸮。从发现它们的行踪那天起,我几乎每天都找机会去观察与记录它们。

大雕鸮是生活在美洲地区的大型猫头鹰,它们通常以树林为家,白天躲在树上睡觉,天黑后出去捕猎,用它们强而有力的利爪捕杀林间各种小型哺乳动物。

这片树林有成千上万棵树,只有上百棵是松树,散落在不同的位置。大雕鸮喜欢栖身松树上,因为其它树木的叶子在深秋时都落光了,只有仍然青翠的松针还能给大鸟一些隐蔽的空间。

冬天的树林是死寂的。大雕鸮来了后,我仿佛看见仙气冉冉升起,缭绕在每一道透进林间的光芒中。即使那光是冷白的,或是暗淡的,我依然会为有大雕鸮的存在而满心欢喜,觉得整片树林都鲜活起来了。

我发现这一对大雕鸮比较害羞,对外界的任何干扰都很警觉,它们也没有每天都呆在同一棵树上。所以,每次我在林间行走,都得花很多时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一棵一棵地搜寻松树上的鸮影。一旦看到,我的内心会非常激动,但必须保持镇定,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通常,我一动不动地静立一会儿后,它们就习惯了我的存在,加上我穿着与自然色调搭配的迷彩服,让他们容易将我与自然融为一体了,这个时候,我才举起相机拍摄。

大雕鸮有一双充满着黄金般色彩的眼睛,但我从不刻意去追求拍摄到它们睁大眼睛的样子。我向来坚持记录野生动物在轻松自然的状态下的场景,所以,很多时候,我拍摄到的图片,是它们眯眼假寐或侧脸看别处的样子,我觉得这样的场景才是最真实最自然的。

前一阵子时常下雨,树林里的小路多泥泞,坑坑洼洼的,不好走,所以进树林徒步的人非常稀少。没有过多的干扰因素,我常常独自一人长时间享受着观察大雕鸮的乐趣,看它们眯眼酣睡或者转动头部君王般扫视四野,偶尔会与我的眼神接触,无声地交流。此时,与自然生灵相融无间的感觉异常美妙,我心底涌起来的幸福感是波浪般的,带着曲线,一阵又一阵地涌上心头。

一天傍晚,我照例去树林里找大雕鸮,起先没找着,到夕阳落下后,隐约听见它们的叫声。循着声音一路探过去,终于看到两只,停栖在相隔数米的两根枝上。它们这个时候明显比白天活跃多了,一只发出咕咕的叫声,另一只随即附和,此起彼伏,仿佛两个爱侣,在枝头用自己的语言进行交流。

我与它们保持近50米的距离,将相机长镜头倚靠在树墩上拍摄视频,第一次完整地记录到它们发出叫声时的神态与动作。

我原本还期望能拍到它们进行交配或者飞出去捕捉鼠类的动作,无奈北方的冬夜来得早,不一会天色就成灰黑,它们俩的身影也迅即模糊。

我为观察到它们的隐秘生活空间而感到欣喜,以至于回程时感觉四面有轻薄的雾气缓慢升起,或许只是普通的霜降,但我却觉得那是无数个自由而飘逸的精灵,要飞起来包围我,包容我……

这种幻觉甚至一度让我迷失了方向,还好手机上有指南针,身上带着手电筒,一路往东,最后找到小溪,涉水而过,走出树林,回到人间。

我原本期望这一对大雕鸮能够在这里永久性地安家落户,春天来临时再生养一窝的小鸮。可是这几天发现它们已经离开了,可能是被上一周的北极漩涡极寒天气驱赶到南方去了吧。

“它们带走了仙气

留给我的

是失恋般的惆怅”

但我衷心地祝福它们,在新的栖息地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生活与繁衍。

最新自 阮克强

写个评论